六年​​一窺 137 瀏覽數

釋法曜(Dhammadipa sak)

莊嚴及大覺寺方丈 美佛會副會長

接受莊嚴寺方丈這一職,一眨眼就近六年。點點滴滴的人生,回想起來,確實是歷歷在目,不得不感歎時光快如箭矢。原以為自己對佛法的知見和修持,以及對佛教流佈的去向,可以與大家分享。就如人生的課題一樣,事實總是不盡人意。自己確實要接受因緣法則和多多修福報吧。

我想,美佛會走了五十載,應該說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說多說少總是在推動佛教上的功績也是有目共睹的。從大覺寺的成立到1985年莊嚴寺的建立,確實是耗盡了一番心思,爲的是希望能正確地介紹佛教給美國以及照顧亞洲移民。以往有顯明長老一直住在莊嚴寺,也吸引了不少僧眾來此向他請法。我猜這絕大部份僧眾們為的是潛學修身以利眾生來親近顯公老和尚。隨後也有不少僧人接任會長或方丈各振其長來推動佛教。

在美國的佛教不僅僅要面對語言文化的考驗,也要化解因受到新基督教思想影響的新教徒挑戰。資本主義,美國優越感,民主定義不一,新基督教運動等等都是佛教在美要應對的課題。美佛會要照顧中西文化,這項課目就得好好了解。如何讓佛教生根在美國卻又不離東方價值觀,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沒有扎實的西方和東方語言的修養幾乎是辨不到的事。更何況所謂的西方又有東歐,西歐和美洲等不同文化思想,東方主要有南亞,東亞,東南亞等等文化。

我認為佛教在美國的基礎是非常薄弱的,從最初譯成英文佛經迄今,美國認識佛教也不過是一百年而已。尤其在早期,一般民眾接觸的佛教都是不重視文字,只重視師承的禪宗。而另外一種佛教的發展卻在美國的學府中積極推廣,也造就了不少的佛學教授。無可置疑的,一般美國民眾可以容易接受佛教思想。然而在佛教還是需要了解經教和文化,這樣才能在美國適應語言文化而開展出來。從佛陀的角度來看,僧眾肯定是代表佛教,自然而然隨著時間的改變,生出了需要修持之外,也要適應時代的腳步。

身為一個出家眾,本來就以修心養性、專注禪修和弘揚智慧為本。就如一個想要對他本科有深入了解的大學生一樣,是要專心潛學而成為一個有學識和有風度之人。如果僧眾都能在學識和修持方面鍥而不捨,謙虛潛學,意定神如,還能以當地的語言弘化,佛教在美肯定能種下非常好且良性的基石,為美國社會甚至全球做出完美的利益。

在這個期間,我看到的是僧眾和合,人數增加以及在語言方面精進。能讓僧眾的發展各取所長,也辦了不少的活動,美國本土人士參與修持和各項活動的人數日趨增加。除了佛陀的精神,佛法的教誡,僧團是給我們一個很好的旗幟,沒有僧眾,四眾就沒法成立。

路是走不完的,但是方向要對。佛教的最主要目的在何?或許各宗各乘不一定有絕對的想法。然而最終能有賢能僧才和解脫知見肯定是教主佛陀出世的最終目的 。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