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美佛會的回顧 92 瀏覽數

Gary Edward Link 蓋瑞.愛德華.林克

隨著美國佛教會五十周年慶的即將來到,讓我有機緣回顧過去十五年來,與莊嚴寺的互動以及加入美國佛教會的心路歷程。

  我的辦公室在紐約州的冷泉市,我每天上下班都要開車經過莊嚴寺的入口處。那時,我一直以為那是一個私人的地方,和哈德遜河沿路上的修道院一樣,應該要尊重、不可去打攪那兒的住戶。

  十五年前的一天,我鼓起勇氣,決定開車進去繞一圈。我告訴自己不要下車,只是繞一下就好。結果,我花了三分鐘的時間,好像沒人注意到我。一個星期後,報紙上刊登他們於週日提供素食,一般民眾是歡迎的。哇,太好了!我告訴我內人-Heidi, 我們去莊嚴寺吃午餐及參觀。

  我必須承認,在當時我一點宗教的修行都沒有,在傳統意義上說,我從來不是什麼信仰宗教的人。我一直在尋找一些有意義的東西,但從未落實。因此,在享受完美好的素食後,他們說我們可以隨意看看。大佛殿裡有許多免費的書,但我不知道我拿的是什麼樣的書,莊嚴寺的小冊子、未來的活動預告以及 Ajahn Sumedho 寫的《四聖諦》、一本大乘的書《慧能的經》。總之,大乘書籍在那時對我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因此我一直讀著《四聖諦》。幸運的是,這本書已經成為我建議別人先看的書。我覺得在一個人探索大乘的領域之前,建立一個早期小乘佛法的穩固基礎是很重要的。

  讀了一點佛法之後,激起了我的興趣,我要馬上鑽進佛法的全部。在即將來到的活動時間表裡,我看到一個名字-Richard Baksa。我知道 Richard 是因為他在博南郡上班。我給他送 email 並告訴他,我要參與莊嚴寺的所有活動。他告訴我:「別急,慢慢來,有許多事可以做。可以從義工開始做起。」又說,寺裡需要一些導覽員,他很樂意訓練我。我聽了非常高興!

  受訓成為導覽員對我而言,是既興奮又害怕的事。興奮的是我感到自己是莊嚴寺的一份子,害怕的則因為我向來沒有真正在眾人面前,在授權之下講話。尤其是有關一個我知道甚少的主題(佛法)。但是我堅持下來了。Richard 要我跟著他見習,幾次實際導覽見習後,很快地我便畢業了,我有了自己的導覽手冊。我已經準備好了我的第一次導覽。 

   對於曾經當過導覽的人來說,很快地便會知道你需要適應所有不同的情況。「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一樣,這句話適用於在莊嚴寺當導覽。我第一個要導覽的團體是一些年長者,他們當天是要去不同的地方,莊嚴寺是其中的一站。因之,我耐心地等著巴士開上長長的車道,車停後,第一個老人走下巴士,環顧四週之後說:「這地方太爛了!」老天,我鼓足餘勇,掛上微笑,穩步走上前去。他們不想走路,不想說話,也不喜歡我們的食物。我只能盡力做完我的導覽,導覽完畢後,我進步了。
  做一個導覽員,你會碰到許多不同的團體,年長的、學生(年輕及年老的)、宗教的,我甚至導覽過從西點軍校來的90位學員,同時還提供他們食物!對於想貢獻時間的人,我總是提議他們去當導覽員。許多義工太害羞,但這是一個很好的方法去克服羞怯,去對人群說話,一路行來,也可以發掘一點你自己。

  同一時間,我也參加了在觀音殿的週日禪坐。這是英語課程,由智宏法師教導。他在康州的 New Britain 有他自己的寺廟,當時我才知道法師也在教佛法的課程,我幸運地能跟他學習了兩年。

  也是在那個時候,我成為李祖鵠先生的朋友。他負責莊嚴寺(美佛會)的佛書流通,因此吸引了我的注意。在學習佛法方面,他是我最完美的橋樑,是我的好友以及「菩薩道」的老師。其後我幫李先生處理許許多多的佛書,這些書籍通常是免費送給請書的人。我送了一些書到全美國不同的監獄及個人,許多囚犯仍要求多寄些佛書,以便和獄中朋友分享。誰知道佛法在獄中是那麼地受歡迎?我也收到許多犯人寄來有關佛法的私人信件。這在了解別人和自己的困境,是一種多麼好的經驗和美好的途徑!我感激有這樣的機緣。 

  我在莊嚴寺的義工活動越來越多,會見修道士、當嚮導及幫忙佛書流通等等。在這些義務活動當中,其他的機會也開始隨之而來。有人要我成為「菩堤之友」,那是此人必須獻身於佛、法、僧,同時回饋佛教社團,聽說「菩堤之友」要經過三年的鑑賞期之後,才有資格提出申請會員,申請之後還要通過董事會審核,才算是美國佛教會的會員。美國佛教會是上級組織,下有莊嚴寺及在紐約Bronx的大覺寺,它有豐富及多樣化的歷史。 

  三年之後,我成為美國佛教會的會員,同時參加了第一次的年會。我感到非常榮幸。我是當時少數幾位西方人會員之一。在年會裡,我們討論了各個不同的委員會,美國佛教會如何深入社區之現況,財務情形、建築、公共關係、美佛慧訊等。讓人馬上感受到運轉一個寺廟和組織的大量工作。

  不久之後,有人考慮我當一個董事。在年會裡選董事,我的名字也在候選名單中,結果會員選了我當董事。但我必須承認在票選進行當中,我是緊張的。我很感激他們對我的能力有信心。

  此後,我花了更多時間護持美國佛教會不同的工作。從第一次踏上莊嚴寺的土地到現在,我做了導覽員、法會的策劃人、幫忙犯人寄書、週日禪坐、交通管制、廚房、在圖書館演講、供稿給美佛慧訊、夏令營教學等等。做為一個董事,我目前參與建設委員會、財務委員會及書記委員會。 

  喜愛佛法及莊嚴寺的人,我鼓勵他們來當義工。佈施是六度波羅蜜裡的第一個,而且在我們佛教徒修行的耕耘上非常重要!我真誠地希望在未來的五十年裡,有更多的人發心來義工,成為菩提之友,變成莊嚴寺和美國佛教會的會員及董事。如此,我們在美國就能夠建立一個更光明的未來。

  回顧過去我在莊嚴寺及美國佛教會,對自己所接觸到的所有機緣,我非常感激!我學了許許多多的佛法、了解我自己,結識了許多良師益友,我非常感恩!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