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抉擇的大考

姜淑惠醫師 如意是一位三十歲婦女,從事保險業務工作多年,曾懷孕三次,二次 順產,一次胎死腹中,夫妻為此傷痛好一 […]

傾聽孩子的心聲

張渝寧 千禧年,對於我們全家人絕對是個關鍵年。好不容易,元祈、元欣在柏克萊唸了四年書,住在學生宿舍裡,我們迫不 […]

一個被遺忘的地方 青康藏高原-囊謙

吳宇謂 慈輝之愛潤昂千 高地民眾智慧開    本人受慈輝佛教基金會會長楊洪師兄之委派,跟紐約KTC中心住持,喇 […]

尋寶記

閑自訪高僧 煙山萬層層

台灣夏天的太陽是夠辣的了,趁著太陽還未發威,一早我們便躑躅在濁水溪旁的蓮因山,只為一圓訪善知識的願。

今年四月回台,一位朋友知道我學佛,就介紹我去拜見圓因法師,她說:「老法師今年九十一,在蓮因寺後山閉關潛修三十年!道行很高!只有星期 六和日才接見訪客。」就因為這句話,當我說要去山上拜見法師時,媽媽便不放心的要陪我去,她說:「妳一個女孩子,荒山野外,讓我陪妳去吧!」

只知道老法師的茅蓬在蓮因寺的後山,母女倆就歡歡喜喜的出門了。

到了蓮因寺旁,只見後山翠巒重重疊疊,大有山深雲深不知處之勢,遠遠的一處農舍,正想上前問路,人還未靠近,一隻兇猛的黑狗便飛竄而出,對 著我們猛吠!後面跟著一位樸雅的婦人,當她知道我們要找圓因法師時,便熱心的指著蓮因寺後方的三根電線桿說:「因師父就在電線桿旁,車子可以到達。」就因 為她這幾句話,我們再度上車,車過農舍後,路更加狹窄,窄到一部車勉強可過,路旁繁茂的檳榔樹及果樹,枝葉鬱鬱蒼蒼的,掃過車身。才要開始爬坡,路就斷 了,窄窄的水泥路,被大水沖得剩下砂土,母女只得棄車而行。

從菩提之夜: 談莊嚴寺佛學夏令營

夏雨過後的山區,夜涼如水,莊嚴寺大佛殿裡大放異彩,燈光通明, 長老、法師、學員及義工們圍成一個典雅的半圓,經過數日薰陶充電 後,夏令營的四組學員們,正摩拳擦掌,準備藉由菩提之夜的演出, 繳交他們的成績單。

我找了一個不起眼的位子,靜候節目開始。眼目游移間,但覺今年參 加的學員比往年多,場地也特別寬敞莊嚴,甚至眼前這尊盈潔的巨佛 ,那莊嚴的臉都漾著慈藹的笑!想想也是,莊嚴寺的佛學夏令營,沒 刊登廣告,也沒登報,但來參加的人數,郤是一年比一年多,而千禧 年的第一次菩提之夜,選在大佛殿舉行,意義特別深遠。

節目開始了,張維光及楊甦蘇兩位菩提眷屬合作無間,將節目一個接 一個推出,節目緊湊而充滿了教育,最令人感動的是小老師們編排的 「走過從前」,這些在莊嚴寺長大的孩子,從有夏令營開始,他們就 跟著家長們來莊嚴寺,最初幾年,家長在觀音殿上課,他們就在寺裡 追趕跑跳蹦!採野花、追野兔,和野鹿賽跑,如此過了五年,直到明 光法師來主持兒童夏令營後,才把這些孩子收編成軍,第一年的兒童 夏令營,明光法師特別從台灣請來大隊人馬,從教材管理,課程安排 到場記、師資等,全由大雄精舍一手承包!

動中禪修手札

每年夏天一到,就開始留心起月訊裡動中禪的消息。

我喜歡走路,尤其是在莊嚴寺這一片生機洋溢的森林裡頭,原來喜歡 這個法門,無非滲雜了自己喜歡在林野中散步的習性,打個禪七就這 樣像渡假一樣,如果有了悟,對我而言實在佔了莫大的便宜,可是一 年一年地下來,這簡單卻奇妙的禪法,不斷地導引我學佛的前路,當 我讀誦大乘經典愈來愈覺得親切時,每年的動中禪七,已逐漸成為我 修行生命中極為慎重而寶貴的一件事。如今,對待動中禪這一場甚深 的法緣,興起的真實,真正是一股「法乳深恩」的感念之情。我尋出 了二年前的舊稿,為行將來臨的三場動中禪七,只想發揮一丁點兒拋 磚引玉的影響。

這是康懇師父第三次來美主七,三年前曾受惠於師父高明的導引,能 再度跟隨著師父修學,心裡有著甚深的期望。看來十分清淨解脫的阿 姜康懇,其實是個菩薩行者,在他泰寮邊境的叢林道場中,不僅要弘 法渡眾,還照顧了附近村落裡無數貧病的居民,師父能夠再來誠屬不 易。

莊嚴園遊組曲

前奏曲

nl67p11.jpg (44627 bytes)

莊嚴寺有園遊會是從母親節開始的。

剛開始是為了向天下慈母表一表佛子的孝心,學習佛陀教導我們視天 下所有女人皆如我母的精神,於是從九二年開始,每年的母親節這天 ,許許多多識與不識的佛友們,主動聚集,人人捲起袖子,個個拿出 看家本領,甚至把老祖母傳授的絕技也奉獻出來,譜出色香味皆備的 「香積國王」;還有的捐出珍藏,捨出自己的最愛,織成琳瑯滿目的 「般若天地」。園遊會這天,不管學佛與否,人人扶老攜幼,車子一 輛輛的開進莊嚴世界,遊園、觀山看水,輕鬆自在的參訪莊嚴世界, 跟法師們學禮佛行儀,聆聽法師們講開示,大家都說:「這一天上莊 嚴寺,最沒心裡壓力了!」因為平常進出佛寺,不但衣著隨便不得, 即便是上殿也有很多的規矩要守。

「園遊會」就這樣從九二年開始,每年的母親節這天上場,直到九七 年五月大佛殿落成啟用,因同月要辦兩次大活動,顧及人力物力而停 辦,翌年佛友們又摩拳擦掌,準備大顯身手,會長明光法師為紀念大 佛殿落成,感念許多護法大德對大佛殿的付出,乃將園遊會改到五月 下旬,大佛殿落成紀念日舉行。

泰國二日

沒到泰國不知自己的富足;沒到湄南河畔不知人間疾苦; 國王與貧民一同舖陳了曼谷的浪漫與純真!
因 緣

只因為「累可」師姐告訴我,在泰國有位比丘尼創辦了一所幼稚園,獨力支撐 十分辛苦,要我前去實地採訪,就這樣我繞了半個地球去曼谷,在那裡呆了四 十八個小時,就迫不及待的逃離!
熱情浪漫的泰國

從台北經過三個半小時的航程,飛機平穩地降落在曼谷國際機場,從小窗望去, 窗外綠油油的,看來是高爾夫球場與機場為鄰!甫出機門,熱浪迎面撲來,未 出機場我已嗅到了泰國的「熱情」的威力!想想從紐約出發時是衛生衣加外套, 到了台灣丟下厚重外套,留著長衣與長褲,誰知才下飛機便汗流浹背!看來泰 國人還真熱情!

通關後鑽進滿西法師的車子,才知道泰國的駕駛座在車子的右邊,車子是靠右 行駛的!車出機場,六線大道,車潮川流不息,絲毫嗅不出這裡曾受經融風暴! 車內的我,用那好奇的眼,掃描車外景色,但見兩旁盡是低矮的木造平房和地 攤,那模樣彷彿四十年前的台灣;摩托車,小貨車,如一條條精靈的蛇,在馬 路穿來穿去!約十來分鐘便到了滿西法師的幼稚園。

前進災區

哭泣的南投 變色的山水

nl64p04s.jpg (21661 bytes)經過整整廿四個小時的顛簸,終於踏上故土,一塊日夜懸念的地方。

台灣的清晨,空氣中飄浮著暖暖的氣流,舉目所見,人人短衣短褲, 絲毫嗅不出秋的蕭瑟。坐上二弟的車子,一路南下,路上雖然兩眼酸 累,卻捨不得瞌眼,睜著眼盯著窗,仔細搜尋地牛發威後的傷痕。

從桃園、苗栗、台中而至彰化,一路仍是車水馬龍,直到車子轉進南 投,窗外開始出現帳蓬的縱影,一頂頂的矗立在農舍前,在樹林下, 在寬闊的公園裡,街上是一片又一片經過清理後的空地,一輛輛大卡 車,載走了一車又一車的棄碴,街口指揮交通的阿兵哥,彷彿一具活 動的泥人,手中揮舞的紅旗,蒙上厚厚泥粉!午後的南投似乎充塞著 無力,整個南投上空灰濛濛的,遠山近景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叫人 分辨不出是灰塵,還是南投人哭乾的淚粉!

那一片又一片的空地,原是一間又一間的住屋,屋裡原本圈住一團溫 暖一份美滿,如今清理過的空地猶留有磚痕,那殷紅的磚如傷者的血 ,留下的鋼筋,如猙獰的怪物,一根根地向四方攀爬,張顯著地牛餘 威,我以視線細細撫摸那清理過後的空地,冥想那夜屋主的驚嚇與無 助,惦念著他們是否安全逃離現場,現在他們受傷的心是否平復﹖

車過集集後,青翠的山峰出現一大塊又一大塊的土石,片片黃土彷彿 從山頂傾倒而下的玉米粉,黃黃的,草木不生,令人觸目驚心!那好 山好水,怎麼會變成這付模樣!往昔這山這水,晨昏澄澈,山是山水 是水;而今山水變色,連藍天都懶得出來探頭,灰烏的雲層下,山顛 水湄一片迷濛,彷彿向天哭訴九二一那晚,地牛不按常理出牌,亂發 牛威!舉目所見,淒淒迷迷的,讓我不知從何取景﹖

終於見到了日夜懸念的老祖母,她顫著肩抖著臂,摟著一路千里尋來 的孫女,淚涔涔地喃喃念著:「念了好久,想了好久,終於盼到妳回 來!」她常講我是她身上某一塊肉變的!

左鄰右舍,有的圍牆倒了,有的屋斜了,有的地裂了,雖無傷亡,重 建卻也是一筆額外的支出!而家裡真的牆好地平,絲毫無損,不禁感 念菩薩慈悲,感念上蒼保佑!

尼泊爾西藏朝聖點滴

一、世界屋脊上的天馬旗

nl64p05s.jpg (16999 bytes)西藏往往給人一個神秘的感覺,在地理上,西藏有「世界屋脊」之稱 ,以表示它處於地球最高海拔的地方。西藏本土的人,稱他們住的地 方為「雪域」,以表示這是一個終年積雪的國土。西藏的人民又那麼 虔誠的信奉佛教,壯麗莊嚴的廟宇與淳樸善良的人民成強烈的正比, 吸引著漸漸迷失於文明發展的世界各國。

我真的想不到,我竟然可以踏足於這塊世界屋脊的雪域上,實際地感 受這神妙國土的壯麗與莊嚴。

我是在九九年九月十二日從美國紐約踏上旅程,經尼泊爾加德滿都以 陸路進入藏區,由後藏驅車入前藏(後藏接近印度,前藏接近中國) 。此行以朝聖的心情,沿途參拜各著名的寺宇佛剎及高僧大德閉關靜 修聖地。九月二十七日離開拉薩,飛往四川成都;結束了西藏尼泊爾 的朝聖旅程。

當我由成都返回香港之後,許多佛友都詢問我這次西藏朝聖的心得。 我給他們簡單直接的答案是:我感覺到自己的內心被洗刷一淨。

為什麼會有內心被洗刷一番的感覺呢?

我們這些生活在物質豐富,文明進步的佛教徒,嘴巴常背誦著心經的 「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味觸法……」空性智慧的教導,但事 實上能空掉多少滾滾紅塵的色、聲、香、味、觸、法的執著呢?在西 藏朝聖的路上,藏地豁闊的風光,藏民淳樸的個性,寺廟僧侶的苦修 ,信眾的虔敬真誠,都令我自形慚愧,讓我在聞思上大開眼界,? b 對自身修行的鞭策要更嚴謹精進!

最令我感到不同的一個現象是:目前可見的中國佛教傳統(包括香港 、台灣、中國大陸及海外華人社區)的佛教徒,在進入佛寺或皈依佛 門的心態,往往是索取個人回報(生活上無災無難,福祿平安,或死 得無病無痛,子孫後代昌盛等);但藏人拜佛則往往是無盡的給予及 無窮的大願。

關中二三事

關中歲月無寒暑 閉關三年如三日
猶記那日才入關 今日重返又如何

一九九九年七月廿五日的上午,紐約上州哈德遜河中段的 Wappingers Falls一個寧靜的小鎮,突然來了許多外地人,一輛輛的 車子馳往哈德遜河畔的藏教閉關中心。他們都是在這裡參加三年三個 月又三天的閉關行者的親人,使向來寧靜的小鎮熱鬧滾滾。

再過不久,就能見到三年不見的親人,來迎接行者的眷屬臉上自然多 了一層春陽,雖然大家都是初次相見,在這裡彼此卻彷彿是多年的友 人,他們三三兩兩漫步在屋後草原,在林蔭下閑話桑麻,等待的時刻 總是令人既緊張又興奮的,即將與三年未見的親人團聚,還真有點情 卻呢!

十時許,喇嘛諾那(Lama Norlha)和中心的 喇嘛們「全付武裝」,穿戴整齊,不但披上 色彩艷麗的僧袍,連絳紅色的大禮帽也戴在頭上,有的持香爐 ,有的擎舉旗幡,一行由導師喇嘛諾那領先,長長的隊伍從中心到關 房,去迎接那些與世隔絕三年餘的閉關行者。

不退菩薩為伴侶

五月十日上午八時左右,我在美國德州接到妹妹來自台北的電話,知 道父親已於台北時間下午七時十七分往生了。訂妥了當日返台的機票 後,我立即報告正在紐約東初禪寺的聖嚴師父。師父說父親在這一期 生命中的果報業力已經告一段落,是為捨報往生。師父要了父親的名 字以便念佛迴向給父親,並囑我一路念佛回台北。

父親也是皈依師父的三寶弟子,法名果猷,往生時八十三歲。

兩年多前,宿有腎臟病的父親因攝護腺肥大症開刀治療,復原得很慢 ,大小便常常不能如意控制,在生活上增加了許多不方便,心理上也 很焦躁不穩定,母親和長年陪伴父母的八妹身心都受到極大的壓力。 於是我們用每月輪值的辦法,散居在海內外的兄弟姊妹們每人輪流回 家兩個月,侍奉照顧二老,盡一點為人子的責任。

在這開刀後兩年多的日子裡,父親示現給我們生、老、病、死、怨憎 會、愛別離、求不得、五陰熾盛等人生八苦的種種境界,每一個階段 都帶給我們極其深刻的感受。眼見至親受到病痛的折磨,身體逐漸衰 弱,生命幾乎沒有多大的意義;除了不斷的看病服藥,剩下的全是身 體上的負擔和精神上的煎熬,身為子女的我們,既無法替代也無法減 輕他的痛苦。事實上,父親的焦躁不安還時常引發我們的埋怨、不耐 ,甚至瞋心,這對學佛的我們實在是一大考驗。不可諱言,我們的心 情常常隨著這些境界流轉,不由自主。在看見自己念頭的生生滅滅, 起起落落時,也明白了這世間一切變化無常和遷流不住;而父親往生 後,我們對生命的虛幻不可掌握也有了更多一層的認知。這一點,與 父親相伴六十五年的母親體會最深。

南北一家親

昔日同窗共眠,今日一在南來一在北,
弘法度眾無南北,原來南北是一家!
  
三十年前他們同在台灣南部的佛光山叢林大學就讀,白天他們在一起上課,夜晚他們同睡一床,數年精進勤修,他倆不但在佛學上奠定了深厚的基礎,也締造了兩人 日後堅固的道誼。離開佛光山叢林大學後,他倆各據東西,雖然隔著太平洋,一位因一字之差,在美國南方協助淨海法師建立玉佛寺,一位留在寶島創立十方禪林, 經過二十年的辛勤耕耘,德州佛教會及十方禪林各在地球兩端大轉法輪,大放異彩,二十年後的今天,一位晉山為德州玉佛方丈,一位晉山為莊嚴寺方丈,他們便是 現任德州玉佛寺的方丈──宏意法師,及莊嚴寺現任方丈──首愚法師,且聽他們細訴當年…

在宏意法師記憶的版圖裡,那位樸實不苟言笑的師兄,白天在一起上課時,他總是勤作筆記,夜晚熄燈養息前,總見他在打坐,半夜矇矇矓矓的,睜 開眼,老天哪!那人還在打坐哩!看他精進,不苟言笑,又喜歡閉關,加以同學的印象中,他是個「老」修行,因此宏意法師想,此兄離開學校後,若不是去閉關, 便是到深山去修行!去做個自了的阿羅漢!

德州玉佛寺宏意法師晉山側記

德州佛教會玉佛寺於六月六日﹝星期日﹞上午十時,在大雄寶殿舉行淨海法師退居暨宏意法師繼任住持陞座典禮。十方高僧大德、社會名望、休士頓市中英報 社以及會友信眾近千人蒞臨盛會。大雄寶殿坐無虛席,觀禮人潮湧至樓上大悲殿,和前殿彌勒殿。大眾齊聚肅靜,莫不以恭敬至誠之心,共沾法益。

陞座典禮莊嚴隆重,處處蘊含佛子尊法、敬法與護法的精神。玉佛寺首任方丈永惺長老,特地由香港回來主持送座;另有臺灣東山及福嚴佛學院院長 真華長老,洛杉磯觀音禪寺住持超定法師,新任紐約莊嚴寺住持首愚法師等等,海內外道場佛子,不辭辛苦,遠飛重洋峻嶺,親臨大典祝賀,其道誼深厚,盛情感 人!

淨海法師於一九九三年榮任玉佛寺住持,至今已歷兩任六年,他特別推舉年輕賢能的宏意法師接任。在致詞中他表示:「中國佛教制度,歷隋唐等朝 代的演變,至今早已和原始印度佛制有很大的不同。一般傳統佛教制度有子孫制和十方制,但玉佛寺所遵行的並非這兩種制度。我們的原則與宗旨是為續佛心燈,利 濟眾生,推選最賢能的人來擔任。」淨海法師雖由住持退居,但仍繼續執行德州佛教會會長一職。他謙稱:「我退而不休,在宏意法師之下,勤奮盡力做我本份的 事。」淨海法師謙沖仁慈,氣度浩翰,令人敬佩萬分!

我長大了

我是個幸福的獨生子,集三千寵愛在一身,直到有一天在恒春海邊, 我才知道自己長大了……成長包含了多少的-
-愛與寬容-

我的爸爸是任何人都會引以為榮的人。

他是一位名律師,精通國際法,客戶全是大公司,因此收入相當好。可是他卻常常替弱勢團體服務,替他們提供免費的服務。不僅此也,他每週都有一天會去「勵德補習班」去替那些青少年受刑人補習功課,每次高中放榜的時候,他都會很緊張地注意有些受刑人榜上是否有名。

我是獨子,當然是三千寵愛在一身,爸爸沒有慣壞我,可是他給我的實在太多了。我們家很寬敞,也佈置得極為優雅。爸爸的書房是清一色的深色傢 俱、深色的書架、深色的橡木牆壁、大型的深色書桌、書桌上造型古雅的檯燈,爸爸每天晚上都要在他書桌上處理一些公事,我小時常乘機進去玩。爸爸有時也會解 釋給我聽他處理某些案件的邏輯。他的思路永遠如此合乎邏輯,以至我從小就學會了他的那一套思維方式,也難怪每次我發言時常常會思路很清晰,老師們當然一直 都喜歡我。

爸爸的書房裡放滿了書,一半是法律的,另一半是文學的,爸爸鼓勵我看那些經典名著。因為他常出國,我很小就去外國看過世界著名的博物館。我隱隱約約地感到爸爸要使我成為一位非常有教養的人,在爸爸的這種刻意安排之下,再笨的孩子也會有教養的。

得獎感言

今天美國佛教會慶祝成立三十五週年紀念,為讚揚數位長老居士多年來對本會所作卓越的貢獻而贈送獎狀,以代表達崇德感恩之思。大永奉命代表先師會長上敏下智長老接受獎狀之餘,頗有感觸,願借少少時間,一伸心曲。

一九七五年當沈居士決定創建大佛殿時,敏公老人家認為在此地能建立一所規模宏大的佛寺,可以成為將來向歐美乃至全世界人士宏揚佛法的重鎮。 所以老人對於這一大事,非常重視。他平生謹嚴自律,避地海隅以來無論公私方面遭遇多大艱難困苦,從不開口化緣,此次為了興建莊嚴寺,不惜耑返香港,向各界 募得港幣十數萬元,在香港雕塑佛像。而在大殿建造過程中,沈居士凡有所諮商,總是竭智盡心地作出回應與建議。

首先提議大佛殿中供奉的佛像,用萬佛繞毗盧的方式,宏廣又莊嚴。實在說,我那時初入佛門,對於毗盧遮那佛是法身佛的名稱,還是第一次聽到。

一九七六年十月十日,美佛會僧俗、男女、華洋、長少一行三十多人,在今天的「莊嚴世界」當年的「莊嚴寺建址」,一處密林山區開山闢路。我們 依照沈居士的吩咐,從密密樹林中,順著繫有紅繩子的樹幹方向前進,那是董事陳綱先生夫人頭一天所作的佈置,由301公路旁,攀著小樹枝穿越而前,直到今天 七寶湖畔。

大家一起動手,砍樹、移石、敏公雖然已近七十高齡,他毫不猶豫地脫下僧袍,捲起袖子,協同一位美國青年Dan Stevanson兩人一組,合力鋸樹。臉孔紅紅,精神奕奕,一聲不吭,鋸了一株又一株。事後總計那一天大家鋸倒的高達三、四層樓,四手合圍的樹,有十幾 株,雙手合圍的有三、四十株,由公路入口處,到湖邊約有半英里長的一條小徑,初步完成,它是莊嚴世界在大地上劃下的第一筆。

山中多石,體積還不小,擋在路中,必須移去,將來才能行車。有一座約有八仙桌大的巨石,半埋土中,土質堅實,頑石笨重,合八九人之力,無法 推動,我們的仁公長老,揮動大鐵鎚猛砸,直砸了許多下,土質鬆動,石頭裂了縫,這才被挖了出來。(說到此處,四座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向在座的仁公長老致 敬,仁公也辴然而笑。)聖嚴長老在當時三位長老中,是最年輕的一位,他體質清瘦,但做工卻不含糊,幾段雜亂擁塞在水潭裡的老樹幹,法師涉水一一清除,一點 也不顯文弱。

Uncle Shen

Shu-Ya and I went to New York City in the early morning of 3/13/99 to pick up Uncle Shen and take him back to the Monastery.

It was a Saturday morning. Most of the people were still sleeping so there was no traffic all the way to the City. When we arrived at the hospital, we parked the car and walked up to the 4th floor. When we opened the door, Wow! His bags were packed and neatly laid on the floor, and Uncle Shen and Ah-Yuk were dressed and ready to go. Everyone seemed anxious to leave. After all, this was probably the longest that Uncle Shen has ever stayed in a hospital.

I looked closely at Uncle Shen and was relieved to see that he still had his usual smile and sparkling eyes.

We helped Uncle Shen walk out of the hospital room to the car with extra care and caution. Step by step he slowly moved close to the car. He put first his left leg, then his right leg inside. After he was settled, Yoke fastened his seat belt, and we drove back to the Monastery.

現代給孤獨長者 沈伯伯示疾

三月十三日,一早淑雅和我進城去接沈伯伯回家。

星期六的上午,上班族仍在床上會周公,從莊嚴世界到紐約市,一路暢通無阻。到了醫院, 停妥車,登上四樓,推開房門;哇,地上大包小包的行李,沈伯伯和阿玉都已穿戴整齊,看來大家都迫不及待的想離開這裡。想想也是的,這次恐怕是沈伯伯一生中,呆在醫院最久的一次呢!

我上前去看看沈伯伯的臉,還好,那慣有的笑容仍掛在臉頰,看著那如春陽般的眼神,我也 跟著笑出聲來!

在阿玉和淑雅的協助中,他很小心的,一步一步地,緩步移到車前,左腳跨上車子,再小心 地把右腳跨上去,終於兩隻腳都上車了,調整坐姿,阿玉幫他繫妥安全帶後,我把車駛回莊 嚴世界。

離開市區轉入Taconic State Parkway後,車輛漸少,為了讓沈伯伯休息,車上三人靜默無 語,誰也捨不得劃破這份寧靜。回想十天前,同樣的組合,我們送沈伯伯進城就醫時,路上 風雪交加,接近紐約市時,雪雖停,但天上仍留著厚厚的烏雲,那烏雲就像巨大的翅膀,遮 天蔽地般的垂下來,壓在每個人的心上,而今窗外晴空萬里,也許連上蒼也和我們一樣的欣 喜呢!經過了這漫長的十天,此刻,沒有什麼比沈伯伯的健康更重要了!

啟發覺悟之心

我們之所以會有痛苦、迷惑乃因不知何謂真正的快樂及得到真正快樂的方法,也不知道導至痛苦的原因。我們大都只追求片刻、短暫的快樂,以為這 就是真正的快樂,而這短暫的快樂卻常令我們失望、不滿足。我們所謂的快樂是建立在外在的人事上,以為有和諧的家庭,投緣的朋友,趁心的工作、職位就快樂。 然而外在人事的本質是有條件的,且經常變化,它們終會衰退、破裂、剝離、死亡,這是自然現象,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但由於我們的執著、迷惑、愚痴而視而不 見。當不幸事件發生在我們身上時,我們受驚嚇、沮喪,然後自責,以為自己做錯了甚麼事。其實我們並沒有做錯事,而是我們所依賴的人事,並無法帶給我們真正 的快樂。大多數我們的愛皆有求於對方給我快樂,而且要對方一直給我快樂,這對我們所愛的人,帶來了一個很可怕的負擔,因為沒有人可以讓我們永遠快樂,我們 的父、母、夫、妻、子、女皆無法讓我們永遠快樂。

心是甚麼?心的本質是清明、了知的。它沒有實體、形狀,我們無以觸摸、品嚐或聞它,但它確實是存在的。我們的肉體終會毀壞,但心是恆常不滅的。它的存在依賴於前一刻的意識、覺知。今日之心的存在不是因為肉體,而是昨日之心,一直追述至無始之始的心。

兩度掩關內觀禪修日誌(二)

第三天 ─ 淨化妄心的智慧

已經進入觀息法的第三天,覺得自己的進步仍然很慢,專注力敵不過 妄念的瀑流。回心一想,反正我己得到第一個利益──知道自己的粗 重不定,今後我就朝這個方向去訓練自己的正念正定。如此一來,比 較沒有那麼懊惱,定心的效果比較好點了。

在今天晚上的開示中,老師把八正道中的慧學部份剖白得清楚扼要。 八正道中的「正見」,「正思維」都是屬於慧學的部份。老師說:在 佛陀時代的其他外道都有很嚴格的戒律及甚深禪定,但佛陀卻仍然不 認為戒與定足以讓人徹底除去苦惱。不錯,戒與定是很重要的基礎, 但如果沒有發展出淨化內心的洞見,戒律與禪那只能讓人在心的表層 發展出安祥喜悅,仍未能淨化心底深處的習氣。

淨化內心的洞見就是佛陀告訴我們的慧學。經由對呼吸的覺知,我們 才平靜的去接受一個事實──我們是那麼的執著,執著於過去的貪愛 或憎惡,也執著於未來的欲望與恐懼,卻往往不願意去覺察當下的實 際真相。

我們的習氣是執取我與我所有的一切;執取我的見解,我信仰的宗教 的儀式;執取習定俗成的戒律,不管這些執取可能來自貪婪,瞋恨或 愚痴,均盲目的執取接受。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