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閉關法會側記

數月前,聽說莊嚴寺將於十一月底,舉辦千手千眼大悲懺法會。敝人生於末法時代,自知業障深重,不先行禮拜懺悔,修其他法門亦不能迅速得益,故早就下定決心,準備苦修兩日,不求瑞相,但願消業。

歡喜心

把美佛慧訊搬回來,晚飯後母子倆在書房地上貼起名條來,我們把印出來的名條仔細剪下來,再逐一貼在慧訊後面,這真是一件費時又煩人的事情,可是當我在剪在貼的時候,非但沒有不耐和怨煩之心,還發自內心深處的歡喜,連自己都感到好笑,腦中頓浮出「歡喜心」這三個字來。

大陸佛教參訪記

我於四月十六日抵達北京,五月二十八日離開上海,在大陸整整停留了一個半月的時間。參訪了三大佛山和二十八個名寺,看到一些我無法想像的事情。

主客喻

我等苦眾生,枉受諸生死,由不了主客,而生諸迷亂。
誤認客為主,而欲其常住,客去則傷悲,枉生諸苦惱。

與達賴喇嘛閒談兩則

十月十五日達賴喇嘛光臨莊嚴寺,參加大佛殿破土典禮,可謂盛況空前。他及隨從人員十四日夜抵達清涼地,在接待中我有幸和他談了一席話,茲記兩則分享讀者。

千處祈求千處應

這是一個現代的感應故事,真實而動人,發生在十一年前的台中市。故事的主角親口敘述當年發生在他母親身上的遭遇,不可思議的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的感應事蹟,特記錄為文分享有緣讀者,以共見證菩薩慈悲,不捨眾生、廣度有情的聖德。

古絲綢朝聖之旅2-從武威到高昌故城

威市區小巧而典雅,鳩摩羅什寺就位於武威市中心。抵達鳩摩羅什寺時,偌大的停車場只有我們一輛車。從停車場便可見到一座高塔,導遊告訴我們,那塔就是羅什塔(即鳩摩羅什圓寂荼毗後「薪滅形碎,唯舌不壞」之舌舍利塔。塔呈八角型,共十二層約32公尺高,全以條形方磚砌成。

社團介紹-賓州理海佛學社

理海佛學社」,成立於一九八七年五月,是一位研究佛學多年的陳大雄居士所發起的。最初,他邀請了幾位對佛學有興趣的朋友一起研討,從此理海谷(Lehigh Va1ley)出現了佛教的道場,讓對佛學有興趣的人能聚在一起研討共修。本社所強調的,是對基本佛法的認識(解門)和體

英文的「我」-I,是大寫,而「你,他,她,我們,他們,你們」全是小寫,還有一個代名詞是大寫的,那就是He(祂),這個He只有指「上帝」時方可大寫。由此可看出,在歐美人士的心目中,「我」和「上帝」是最大,最重要,最崇高的。

周宣德居士簡介

先嚴宣德公,號子慎,民國十三年生於江西省南昌市,十一年北京大學畢業後,獻身教育。抗戰勝利後奉派赴台,接收台糖公司,為使佛教廣被,在台首創「空中弘法」,利用電台廣播,使法音宣流,

一季的豐收-記美佛第四屆佛學夏令營

清展的薄霧,似輕紗般地在觀音殿前的林間游移著,一群生氣蓬勃的孩子,在觀音殿前的廣場排列開來。驀然「啊!」的一聲,在清新而略帶涼意的林間迴盪著。

母親的謊言

『還完債再走』

小和尚救回一個輕生者。

那人悠悠醒轉,對方丈說:「謝謝大師。但是您們不必費力氣救我,我已下定決心不再活了。今天不死,明天也還是要去了結的。」

方丈嘆了口氣說:「我確實制止不了你。可是我問你,你的債都還了嗎?」

那人感到很奇怪:「我家境雖貧寒,但尚可溫飽,並不曾借債。」

方丈緩緩開口:「你的生命借自父母,你便欠下父母的債;你的吃、穿、用借自天地山川,便欠下天地的債;你的知識和智慧借自先生,便欠下先生的債。人這一輩子欠下諸如此類的債真是太多了,你都償還了嗎?」

那人惶然說:「如此說來,我確實欠下了債。可我並不知道如何才能償還?」

方丈笑笑說:「這有何難?只兩字就足夠了。」

那人迷惑了說:「請大師指點。」

方丈又是輕輕一笑:「珍惜」二字而已。

那人沈思了一會兒,朝方丈拜了幾拜,轉身出了寺門,精神抖擻地走了。

珍惜!珍惜生命,珍惜當下,珍惜你所擁有的一切,朋友、家人、親情、友情、愛情!珍惜生活。

送往生之語

這篇是近日筆者為朋友在出殯當日所說的片語,其實目的無非是讓活著的人能藉此生滅因緣也領受佛法的智慧。若活著的人能因此而想要了解生命的真相,願意接受佛法,這樣的功德才是對亡者最好的迴向。

  由於在美國,出家師父較少,很多時候要在家人與朋友幫忙送往生。所以不揣粗陋提供有此需要的佛友們參考。

(亡者名字),請好好聽著。

維摩大士頓除疑 猶如赫日銷霜雪

平日喜以背誦「永嘉大師證道歌」做為個人修學佛法的恆課。正巧,拜讀了135期美佛慧訊上淨下慧長老的開示 ─ 淺說維摩詰所說經〈上〉,是引以為文:

壹、證道歌
『祇知犯重障菩提,不見如來開秘訣。
有二比丘犯婬殺,波離螢光增罪詰;
維摩大士頓除疑,猶如赫日銷霜雪。』

誰與話當年

大 永 九九歎爾至,筋骨差云健, 淨苑託微軀,持修守方寸。 花事日日好,筍蕨餐餐鮮, 桑榆燦晚景,長謝主人賢。 […]

安靈安心安身

  不管是英年早逝或壽終正寢,每個骨灰罈旁必有親人守著,只見有人雙手合十,默立罈旁念著佛號,也有喃喃自語向罈主話別的,說的也是,當罈主被送進千蓮台,銅門一鎖,若簽了永久封口的,將來想再看一眼親人的骨灰罈都難!難怪中午用齋時分,他們仍捨不得留下親人靈骨,陪在罈旁。

「明」師加持 佛力調心

  回想接觸佛法因緣,既有義理的概念作用,又有信仰的朦朧感召。後來兩者都在強化,但總覺中間有一道隔膜阻擋。是佛隨念,將它們熔鑄一體,誘發出新的能量。

禪七講堂上,開印師父細數佛陀十大功德,正本清源的解析、聲情並茂的描述,引領我們穿越2500年時空,走近靈鷲山。師父帶來的那尊冰清玉潔的佛像,眉目儀態變得越來越生動,無上的天人師,分明在關切、垂注著我們,散發出無盡的慈悲和智慧。

  修習時取像閉目,影像難以持久,但功德名號的聲音和對佛陀業績的感念之情不時充盈全身。恍然間,覺得自己化為一個渺小的生命體,依靠著偉岸的佛陀。當然離佛陀的「本懷」還很遠,但對佛陀胸懷的寬廣無際,多少有了真切的感受。

作品會說話~寫在「佛教禪茶藝術展」之後~

6月19日至26日的“佛教禪茶藝術展”落幕了,佳評如潮,許多人讚不絶口。這樣子的藝術展在美國是頭一遭。

茶會和剪綵當天,我準備了“福建武夷的紅袍”、“杭州西湖的龍井”、“台灣梨山的綠茶”、都是一時之選,座席和茶人的安排也都是匠心獨運的。茶人雖都是倉促成軍,我倒不擔心,因為裡面一定會有“茶林的大內高手”,迷津一破,話匣子一開,種族的界限,宗教信仰的迷思,藝術的共同喜好…,一刹那,生活中的緊迫與防人的心牆迎刃而解,在大日如來的佛蔭下,我們成功地向大眾介紹茶文化及茶與僧家的淵源。茶會的設置本不為口腹之慾,而是精神上的默契。茶,讓人清醒明覺,滌垢去污。在茶煙裊裊中,傳遞禪的正知正念。有禪的正念正知,茶色、茶澤、茶道就在其中。

什麼是「觀自在」呢?

什麼是「觀自在」呢?能現前觀照到自己有一個本來自在的真心,這個真心,始終如如不動,遠離一切憂悲苦惱,本來清淨,永遠自在「這個真心,芸芸眾生各皆有份」這個真心,凡愚聖賢本來具足「但我們日用而不知,卻總在苦海無邊中漂蕩」那麼,真心,究竟何處尋?佛菩薩示現世間,就是要解答這個問題,「所以,先教斷惡,再導修善,循循善誘,為明本心」真心,是自己的本體,是無我性,清淨本然的主人,「妄心,是我愛、我瞋、我癡、我慢染污執著的客人」。我們顛倒主客,不知回頭,所以沉淪生死,苦痛不止…,此刻起,發心離開苦惱,尋回本性中的自在「此事不難,端在有心」願善思量!

超定長老陞座德州玉佛寺方丈

三月的休士頓,大地春回,風和日麗,十九日這天上午九點,位於休士頓西南隅的德州佛教會玉佛寺大雄寶殿裡,海會雲集,當主持人宣布「恭請法師入席」時,與會大眾,雙手合十,身穿艷紅旗袍的合唱團員低吟佛號,一隊披著海青的青年,持香案去迎請主法和與會的法師們入席,此刻我隨眾雙手合十,傾聽和諧的佛號,欣賞眼前這幅流水般的動畫,為德州佛教會健全的組織制度,為分工合作而譜出莊嚴會場而動容。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