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破、放下,天地寬

俗云「無事天地寬」,這句話是說,如果心中無事,到處都可以自由自在;學佛修行就是教我們不論遇到多少事情,或遇到多麼困難的事情,永遠要做自己「心」的主宰。

To Accumulate and Cherish Bliss

The key to managing an enterprise is to increase income and decrease expenditures. The key to managing a family is diligence and economy. Thus, over the past two thousand years, our traditions have taught us to be diligent and economize on expenses. The path to success is to accumulate and cherish bliss.

說話的藝術

在行住坐臥中,一件極普通的小事,由於說話的方式不同,所獲得的效果和回報也不大相同,因此不僅要會做,也要會說。而人際溝通,我們最常犯的毛病就是:固執己見、老是站在自己的立場看問題。以自己狹隘的經驗去處理事情,勢必搞得壁壘分明,爭論不休,無法獲得圓滿的結果。

脾氣來了,福氣就沒有了

每個人都能夠輕易說出,誰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個人可能是父母、孩子、伴侶…,但是奇怪的是,我們卻常因為「不是那麼重要的事」,傷害了「最重要的人」。

仁俊長老,我永遠懷念您!

我們約60人乘坐一艘船,從NJ的Point Pleasant Beach航向外海約三里之處,將仁公長老的骨灰灑於大海中,我滿懷感思親手將一小匙的骨灰灑於大海中,願仁公與海同在、與天同在,當然…我了解骨灰是物質,終有壞空、分解、不見的一天,但我相信仁公的身影、教導必長留於我心。

法會結束後,船回航靠岸途中,小時候的影像歷歷分明地浮現腦中,願與大眾分享:
生長於台灣的我,小時候即聽聞上妙下蓮老和尚開示中提到:美國有一位仁俊長老,一生精勤修持佛法、誨人不倦,非常嚴格的要求自己如法如律,故事是這麼說到:有一回仁俊長老在某一寺廟,要進大殿禮佛,因太忽忙而忘了脫鞋子,待踏進大殿門檻後,才發覺自己尚未脫鞋,心中深悔不已,痛責自己如此粗心、不恭敬佛殿、佛陀,居然穿著殿外骯髒的鞋子進入乾淨的內殿,為什麼會如此大意呢?深深的向佛懺悔,在懺悔之餘並處罰自己,於殿外、殿內重覆穿鞋、脫鞋來來回回一百次,務求自己絕不再犯同樣的過錯。

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的事蹟

117歲走路不沾地,手提四百斤,雲居山經常下雨,地面都是泥巴,一般人走一趟回來,鞋子沾了好多泥巴;可是老和尚的鞋子從來不見泥巴。奇怪的是,當我們走在他後面,注意他走路的時候,明明見到他的鞋子踩在泥巴上;但是回來後,再看他的鞋子,就是沒沾半點泥巴。這其中的奧妙,至今我們還搞不清楚。

我於一九五六年八月,當年我十九歲,高中畢業後就離家,從安徽省含山縣到江西省永修縣雲居山真如寺,投靠虛雲老和尚求出家。他老人家收我為徒,親自為我剃度,取名宣德,號紹雲。當年冬月去南華寺受具足戒,之後回雲居山常住。幾個月後,開始當老和尚的侍者。
老和尚當年117歲,身高兩米多,雙手下垂過膝,雙目炯炯有神,晚上在煤油燈下看報紙,字很小他都不戴眼鏡。牙齒整齊沒缺損,聽他說,是九十歲後才再生的。他的聲音非常宏亮,有時在禪堂講開示,聲音一大,把禪堂裡的報鐘,震動得嗡嗡作響。1953年7月老和尚到雲居山時,山上滿目瓦礫,荒草遍地,只有三間破舊大寮和四個僧人。這是1939年慘遭日本炮火,殿堂樓閣毀壞殆盡後,剩下的一片荒涼景況。

獨釣寒江雪的比丘菩薩—我所認識的仁公長老

2月16日我到新竹參加福嚴精舍舉行的「仁俊長老圓寂追思讚頌法會」,僧俗二眾擠滿了精舍,沒想到旅居美國近四十年,台灣佛教界並沒有忘卻仁公,佛光山、法鼓山及中台禪寺的住持及僧眾代表也參加了這場莊嚴的法會。

茶道

躬躬 茶葉因沸水才能釋放出深蘊的清香,生命也只有遭遇一次次挫折,才能留下人生的幽香……   一個屢屢失意的年輕 […]

找到觀音

日本311的大震災,引發瞬間的海嘯,和波及廣大的核能輻射災變,無情的惡水,漫天突起,漂溺一切人畜,數不清的人,在剎那間,消失了。
看著這一幕幕慘景,您想到了什麼?您的心是否有著撕裂的苦?

拔草隨想

  離家兩個星期回來,老天!後院已被雜草「攻城掠地」面目全非!

  六月中旬我家師兄為了「省事」,請園藝公司派人來把前後院的草坪,換成耐熱耐旱的草種-百慕達(Bermuda)。
  兩個壯丁先把肥嫩的草,割得幾乎與地平,而且株株見根,再用機器鬆土,撒下Bermuda種籽後蓋了一層黃色的乾草,
  囑我們一天澆兩次水,等草萌芽後改成一天澆一次,師兄為了省事,真的很賣力還把專家教的絕學-讓草和玫瑰喝啤酒。
  六月下旬,我們離家回莊嚴寺時,草已萌芽,看上去一片朝氣蓬勃,無限生機,誰知現在後院已被雜草攻佔!
  目睹此景,如何是好?用化學藥物嗎?
  不!

越南春捲的省思

一般人對喜的感受,大都建立在人我分別的對待中,對自己成就的功德便生歡喜;見到他人成就善法功德時,卻不耐他榮,進而生嫉妒和瞋恨;輕者背後說人風涼話,重者加以毀謗或破壞。

《普賢行願品》有云:「所有世間一毫之善,我皆隨喜」,就是要我們對任何人行善法,哪怕是一絲一毫,都以平等心和無瞋嫉的心,全然隨順歡喜。人與人之間,唯有泯除人我順逆的差別對待,才能超越瞋、喜的對立,才能無條件的隨順歡喜,修習種種功德利益眾生。因此,修習「隨喜功德」,能幫助我們以平等心,隨順因緣利樂一切眾生,也能藉此擴大心量,包容萬物,蕩滌心中的瞋惱與不平等,一步步趣向諸佛清淨、平等、慈悲的境界。

從外賣到創意餐廳

我的朋友婚後和太太兩人,離開紐約中國城,開著車子來到了康州,在一個小鎮落腳,開了一家簡單的外賣店,兩人選好了地點後,從鋪地磚到廚房爐灶,從店裡的佈置到菜單設計,從採購到洗切到下鍋,到成品呈現在顧客手中,都是朋友和太太親自打點,兩人“胼手胝足”,尤其是朋友,一人當好幾個人用!
外賣店開在辦公室附近,中午是生意最忙的時候,黃昏一過下班時間,真是“門可羅雀”,夫妻面對租金和材料壓力,選擇耐著性子等候,哪怕是過了九點打烊時間,遇到夜歸車燈接近店門口,朋友仍是熱忱接待,讓夜歸人溫暖回去。

With You On The Path (2) 與你同行(2)

獄友信佛後最常問的問題及答覆

ATONEMENT 補償、贖罪:
Q: I’ve read that the most terrible thing one can do, the most evil action that will bring the worst reaction, is to kill one’s parents. I am guilty of killing my mother and father. I am not the person I was then, no, I wasn’t strung out on drugs at the time of this horrible incident. I wish it had never happened. My question is: Am I beyond repair? Will I forever be caught in the cycle of death, rebirth, death, and so on? What can I do to atone, if that’s possible?
問:我曾經讀過,一個人能夠做的最可怕的事情,會帶來最壞報應的最邪惡的行為,就是去殺了自己的父母。我有殺我母親及父親的罪名。我現在不是當時的那個人,不是的,在恐怖事件發生的當時,我並未因吸毒而神智不清。我真希望沒發生這種事情。我的問題是:我是否不能補救了?我是否永遠都要受到死、生、死這種不停的循環?如果有可能的話,我能夠做什麼來補償呢?

結緣的人生

九月十八日收到一封電子信(email),那是九月初一位慕名來莊嚴寺參訪的美國中年婦女寫的,信中字裡行間,溢透著懇切與甜美,彷彿捧讀慈母手書,叫人溫馨感動,故記下這段因緣與眾分享:

  那天,莊嚴寺梁皇法會午供進行中,來了四位氣質高雅神情慈祥的中年婦女,她們進了大佛殿後,恭敬地立在最後一排,看法師們拜佛時,她們也雙手合十,跟著行90度的鞠躬禮,儀式進行中,她們雖然聽不懂唱誦內容,可是很有耐心和禮貌,臉上始終漾著微笑,法會結束後我趨前探詢,知道她們是首度來訪,本想請義工為她們導覽解說,不意每位義工都忙,於是由我帶著四位菩薩參觀。

愉快的人生

人,既然生在這個世間,就應該愉快的活著,這樣才有意義。
然而,生活中有許多的痛苦、傷心和無奈。生活,明明是痛苦和煩惱的。

或許,有時沒痛苦的感覺。譬如,佛家說“生苦”,人在出生的那一刻,痛苦非常,所以大都是張大嘴巴“哇哇”地哭。可是,有誰能說出那種“痛苦”的感覺呢?我們記不起來,長大以後也沒人願意去探究。聽母親說,我倒是有點不同,在出生那刻並沒有哭,後來接生婆把我倒提起來,用另一隻手打我的屁股,我才“哇”的哭出聲來。這聽起來很奇怪,本來沒痛苦,為什麼非要強迫他痛苦呢?難道人生就是要接受痛苦的嗎?

一滴水珠看世界

收到《曹溪水》雜誌的時候,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雜誌的封面,然後我仔細地看,心裡由然萌生出一些歡喜,多麼奇妙而又自然天成的一幅畫啊!從其中那顆幾欲滴落的水珠裡面,我看到的是,一個正柳綠花紅的春天景象,而另外那顆半圓的水珠,映照出的卻是寺院梵宇般清明世界。

這水珠,也許是清晨的朝露,也許是午後的落雨;這景象,也許是某處民居,也許是曹溪南華寺;這枚蔥綠的葉,也許是芭蕉,也許是美人蕉…所有的這些,我都無從得知。但重要的不是這些,而是這畫面所帶給我的一種意境之美,它使我想到了「滴水藏海」四個字,使我想到了世界原來可以縮影到一滴水珠裡。

滅卻心頭火 勝點佛前燈

報紙有一則這樣的新聞:一個青年,因為追討朋友欠他的五百元,而失手刺死朋友。庭審的時候,青年的母親得知兒子將被判處死刑而暈倒。而失去兒子的母親竟向法官求情,求法官從輕發落兇手,並表示她能夠理解另一位即將失去孩子的母親的痛楚。最後,青年被免於死刑,改判十二年的有期徒刑。青年向朋友的母親長跪不起,表示他極為深切的懺悔和感激。

這件事給我很深的思考。自古以來,「欠債還錢,殺人償命」是天經地義的事,青年刺死了他的朋友,他朋友的母親理當要求他為其子抵命,這在法律,在人情上,都無可厚非。但這位母親在經歷了喪子之痛後,反倒深切同情起那位即將失去兒子的「仇人」的母親,同命相憐使她「因為懂得,所以慈悲」的寬恕了那個青年,並代他向法官求情。這位母親的偉大在於她那顆偉大的心靈!
由此,我想起了一句俗語:「滅卻心頭火,勝點佛前燈」。

安禪何須勞山水

清代宰相孫將鳴曾為資國寺題了這樣一副楹聯:“浮生若夢誰非寄,到處能安即是家”。大意是這位宰相感歎塵世浮沉恍如夢境,哪一個人的生命不是暫時寄託到人間來的呢!但只要我們能夠珍惜當下的生活,隨遇而安,就能夠做到四海為家了。

這裡,孫將鳴強調的是人的心態作用,不管生活怎樣,你的心安穩了,生命也就安穩了。所以反觀自心,尋找那心的解脫才是最高境界,而絕非一味向外尋求外境或者依賴外援而得。正如那則小故事:某人去廟中拜佛求幸福,發現一位跟佛一模一樣的人也在求佛,便問他:“你怎麼跟佛長得一個模樣?”那人道:“我就是佛。”“你就是佛,那你為什麼還要求你自己呢?”“求人不如求己。”佛答道。世人遇事總會想得到別人幫助,卻恰恰忘了自己,久而久之形成一種依賴,於是自己便成了累贅。而反過來,一求己,就成了佛。

見好不求難

佛陀在世的時候,有一個富甲天下的小國王。他深信今生位高權重,是自己過去生布施,造福的結果,所以他歡喜造福。

有一天,發出通告說:「人不分遠近,也不分種族;七天內來此,一定有求必應。」他把珍寶分成一堆堆的,來求助的人,固定每人給一堆。

  佛陀知道這個國王發如是心,可是他這樣造福,並不能真正解脫,因為他還是有所求──求來生的福。

  於是,佛陀化成一位婆羅門教的乞士來到國王面前。國王說:「你有什麼困難儘管說,不用客氣,我一定滿足你的需求。」

修剪欲望

曼谷西郊有一座寺院,因地處偏僻,香火一直不旺。

老住持圓寂後,索提法師來到這裡接替住持一職。初來乍到,他繞寺巡視,發現寺院周圍山坡上到處長滿雜亂無章的灌木,法師找了把剪刀,時不時的就去修剪一棵灌木,半年過去了!那棵灌木被修成一個漂亮的圓球。人們看了不解便問住持,住持卻笑而不答。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