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阿彌陀經》略註(1)

話說前頭

略注本經分三部分:第一部分為概說,簡介本經脈絡和義理;第二部分解釋經題和介紹譯者;第三部分解釋本經正文。本經經文分三大段:

  1. 序 分:從「如是我聞」到「無量諸天大眾俱」。
  2. 正宗分:從「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到「為一切世間說此難信之  法,是為甚難」。
  1. 流通分:從「佛說此經已」到經文結束。

在這三分中,序分和流通分都是結集經典的古德們記錄的,而正宗分全是佛無問自說,其中又可根據三轉法輪而分三大段,至文再辨。

一、概說

經中的序分,從「如是我聞」到「無量諸天大眾俱」,是結集經典古德們所加,其中含藏很深的道理,將在解釋經文時再細說。之後的正宗分便是佛無問自說,這暗示本經是佛果德上的境界,無人能問,唯有智者才可信受,所以佛告訴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這正是三轉法輪中的第一示轉,佛直截了當的開示極樂世界的依報(國土)和正報(佛),令眾生發起信願心,念佛往生極樂世界,以親近「今現在說法」的阿彌陀佛,這是對善根、福德、因緣非常成熟的眾生而說的。這一類眾生一聞佛說此二「有」,即能生起歡喜踴躍之心,深知兆載永劫輪回,終有離苦之日。正如溺水之人,浮沉之間,忽見救生圈從天而降,其歡喜慶倖又豈是筆墨所能形容!所以當佛說有極樂世界、有一尊阿彌陀佛,現在正在講經說法,即能體會佛是為苦惱眾生指明一條離苦得樂的究竟之道,當下即能承擔,無疑無慮,深信此即是今生了生死成佛道的無上寶筏。

這二「有」是佛指方立相,為淨土法門訂下修行的方向,即淨土門是從有門而入。這是佛觀機逗教,知道五濁惡世的眾生大都著相,所以佛就順情而化,雖是從有門而入,但是一到極樂世界,即證彼無為法性之樂。所以延壽祖師說:「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又,蓮池祖師在《阿彌陀經疏鈔》中說:「著事而念能相繼,不虛入品之功;執理而心實未明,反受落空之禍。」證之今時之世,執理而心能明者,已不多見,何況愈往後,眾生根器愈陋劣,若不從有門而入,眾生脫苦無望,如此又豈合佛出世的本懷!

善導祖師在《觀經四帖疏・定善義》中也說:「今此觀門等唯指方立相,住心而取境,總不明無相離念也。如來懸知末代罪濁凡夫,立相住心,尚不能得,何況離相而求事者,如似無術通人居空立舍也。」這雖是針對觀想念佛而說,但證之《阿彌陀經》,可知是同一義趣。在經中,世尊無一處勸人無相離念,反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勸大眾生起信願心,執持佛名,求生極樂世界。

《中論‧四諦品》說:「諸佛依二諦,為眾生說法,一以世俗諦,二第一義諦。」又說:「若不依俗諦,不得第一義;不得第一義,則不得涅槃。」淨土法門三根普被、利頓全收,所以佛表面上只說「有」,也就是俗諦,其實已蘊含第一義諦。在本經中,佛偏重在俗諦上,是因為信願稱名的念佛法門,要廣被現前當來一切根器。佛用這種方法講這部經,不僅上根利智的眾生可心領神會,直接從俗諦而入第一義諦,當下獲得佛法的真實受用;而中下根性的眾生也可依著聖言量,對於極樂世界和阿彌陀佛這兩種事實上的有,生起信願心稱名念佛往生淨土,獲得一生不退直至成佛的殊勝果報,這也正是《中論》所說的,依俗諦而得第一義諦,乃至證得大涅槃的真實寫照,雖比不上大根器眾生直接契入第一義諦,但「歸元無二路」,成佛是必然的。

然而依據佛的這兩句開示即能直下承擔,死盡偷心,誓願往生淨土者實在不多,所以佛在此示轉之後,即開始三轉法輪的第二勸轉。勸轉分兩大段:

  1. 首先佛介紹西方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先是國土莊嚴,後是正報莊嚴。正報莊嚴中先介紹阿彌陀佛的功德,即名號的意義,蓋阿彌陀佛的所有功德不離此名號;之後是菩薩們的莊嚴,即略述往生淨土的眾生所得到的利益,以這三種莊嚴解釋「其國眾生,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故名極樂」。雖只是簡略介紹,卻足以令眾生生起信願念佛之心。
  2. 勸轉的第二段,即佛順理成章的告訴眾生,往生淨土的正行—執持阿彌陀佛名號,及信願稱名的功德利益。

至此,本經修行的方法,往生極樂世界的三種資糧:信、願、行,已和盤托出,眾生若能依教奉行,不辜負佛的相勸,就可蒙阿彌陀佛和聖眾們臨終接引,因此而獲得「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的利益。一到極樂世界,即是不退轉菩薩,乃至必成正覺,其果報豈可思議。

依四悉檀說,勸轉完全具足四種悉檀。先是描述極樂世界的依報莊嚴以引發眾生歡喜,這是屬世界悉檀;其次是勸眾生「若有聞者,應當發願,願生彼國」及執持名號,這是屬各各為人悉檀,令眾生受持信願稱名念佛法門以增長善根;接著限定時日執持名號則屬對治悉檀,用這種方法可破除眾生懈怠等煩惱習氣;最後以命終往生極樂世界來表示第一義悉檀,不管什麼樣根性的眾生,只要往生淨土,就決定可以究竟成佛。以上雖用四悉檀來配合經文次第,其實每一段經文都圓滿具足了四種悉檀,而每一個悉檀都可證入第一義諦。佛說法是初善、中善、後善,如蜜皆甜,眾生在哪個階段獲得法益,取決於各自的善根、福德、因緣。

極樂世界雖「無有眾苦,但受諸樂」,但有的眾生仍會疑惑。例如會以為他方可能有更合適的世界,或覺得往生極樂世界的眾生竟「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補處,其數甚多」,這麼不可思議的果報,實在令人難以置信,所以佛有必要再為眾生轉第三法輪—證轉。

首先是六方諸佛(玄奘大師的譯本《稱讚淨土佛攝受經》翻譯為十方)讚歎極樂世界,並結出《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為本經經題,以此證明極樂世界及念佛法門的殊勝超絕,為十方世界一切諸佛所認同。其後得本師釋迦牟尼佛總結與讚歎,並強調能在五濁惡世成佛,「為一切世間說此難信之法,是為甚難」,此正說明信願稱名念佛法門,是佛出世教化眾生之本懷,以此勸眾生歡喜信受、發願念佛往生極樂世界。經文的最後(從「佛說此經已」到「作禮而去」)是結集經典的古德們加上的,也含有勸眾生依信、願、行修行而往生極樂世界的意思。

在證轉中也同樣圓滿的具足四悉檀。通過諸佛和本師的讚歎,眾生得以明白本經具有不可思議的功德,如經中說的「聞是經受持者,及聞諸佛名者,是諸善男子、善女人皆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因此而喜歡這個法門(世界悉檀),並進一步信受奉行(各各為人悉檀)而破除了懷疑不信等煩惱(對治悉檀),如此便可獲得往生極樂世界不退成佛的果報(第一義悉檀)。實際上,諸佛一起來作證明,正表明信願持名念佛法門是佛的知見,唯有佛才可以徹底流通。如果不是深顯第一義諦,讓眾生可究竟證入真理,十方諸佛又何必全部出來讚歎這個法門?諸佛的一番深切婆心,佛弟子們都應深深去體會,並依教修行。

本經的正宗分,雖相應的用三轉法輪來配,但其實是每一轉都具足三轉法輪。以前面的示轉為例:佛直接開示有極樂世界(依報)、有阿彌陀佛(正報),這是佛親知親見的事實,所言真實不虛就是證轉;而佛無問介紹極樂世界,正是要勸眾生修學信願稱名這一殊勝法門,因為它能帶給眾生真實利益,這即是勸轉。由此可見,示轉就已具備了勸轉和證轉。正宗分的勸轉和證轉也同様具備三轉法輪,善知識們可細心體會。

有人認為既然娑婆世界和極樂世界是不二的,直接在自己的世界繼續修學就好,何必去他方世界去修學?事實上,正因為自他不二,所以不妨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進一步說,雖然娑婆、極樂不二,但那只是在理體上而說,從現象和作用來說,那有天壤之別了,正如水的體性是濕的,然而淨水和濁水在相和用上,卻有極大的差別,往生到極樂世界所得利益,又豈是娑婆世界所能比擬的。

不過,仍然有人疑惑,因為在《無量壽經》中,佛說在娑婆世界「正心正意齋戒清淨一日一夜,勝在無量壽國為善百歲」,話雖如此,可是又有幾個人有把握一定可以做到「正心正意齋戒清淨一日一夜」?更何況還要持之以恆,這談何容易啊!就算是勝過在極樂世界為善百歲,也只是一日而已,甚至還只是極少數的凡夫可以做得到,然而在極樂世界的菩薩們就不一樣了,因為他們有無量壽,加上無惡緣,因此在極樂世界為善何止百歲,實際上是為善無量壽。由此可見,在極樂世界修行,比在娑婆世界安全穩當!又,縱然「正心正意齋戒清淨一日一夜」,亦只得世間福報,並沒了生脫死,仍然是生死凡夫,又豈能和極樂世界入大乘正定聚的菩薩相比?

在《無量壽經》中,佛提到娑婆世界是個五濁惡世,無非是勸眾生要發起真實的願力,厭離娑婆,欣往極樂,然後乘願再來廣度眾生。在極樂世界和在娑婆世界修行,確實有難易之不同,在《淨土指歸集》卷上,引述遵式大師比較娑婆和極樂修行難易的法語,茲歸納如下:

娑婆修行十難:一、不常值佛;二、不聞說法;三、惡友牽纏;四、群魔惱亂;五、輪回不息;六、難逃惡趣;七、塵緣障道;八、壽命短促;九、修行退失;十、塵劫難成大道。

淨土十易為:一、常得見佛;二、常聞法音;三、賢聖會集;四、遠離魔事;五、不受輪回;六、永離惡道;七、勝緣助道;八、壽命無量;九、入正定聚;十、一生行滿,得無上菩提。

以上修行的難易顯而易見,所以《大寶積經・無量壽如來會》(唐譯本)說:「由於此法不聽聞故,有一億菩薩退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無量壽經》也說:「當來之世,經道滅盡,我以慈悲哀湣,特留此經止住百歲。」《無量壽經》亦稱《阿彌陀經》(吳支謙的譯本),其中所說的理事、因果與本經是一致的,古德稱《無量壽經》為《大經》,《阿彌陀經》為《小經》。由此可見,本經對眾生的利益是非常的深遠和究竟,我等聽聞此經,唯有信受奉行,往生淨土,證得無上菩提,才可報答佛無問自說本經的大悲心。

二、經題和譯者

(一)經題:《佛說阿彌陀經》

(講)即本經經題,若按經文,經題應該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玄奘大師所中譯的《稱讚淨土佛攝受經》是本經的另一譯本,現只對本經的經題稍作解釋。

  1. 佛:梵語佛陀的省略,譯為覺者,有自覺、覺他、覺行圓滿三種意思。自覺是區別於凡夫的不自覺;覺他是區別於二乘聖人的不發菩提心來普遍覺悟一切眾生;覺行圓滿是區別於大乘菩薩覺悟眾生的功行不夠圓滿。這裡的佛是指娑婆世界教主,本師釋迦牟尼佛。釋迦譯為能,即能惠於眾生真實之利;牟尼譯為寂默,即雖廣度眾生而內不著相。又,佛因有大悲,所以不住涅槃而能普度眾生;因為有大智,所以雖廣度一切眾生而不見能度所度,內心如如不動。由此可見,「釋迦牟尼」這個佛號也代表著大悲和大智。
  2. 說:此經既是佛親口宣說,而且是無問自說,可見此經的義理、利益皆不可思議,經中佛自說此經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阿彌陀經》文約義富,唯佛與佛才能徹底了知。又,「說」在古文中也同於悅。佛在《法華經》說,佛之所以出現於世,是為了一大事因緣,即開示悟入佛的知見,也就是說,要教導眾生如何成佛。現在佛為眾生講信願稱名這一生成佛的念佛法門,暢世尊出世之本懷,故歡喜為大眾開示演說。
  3. 阿彌陀:此可作二解,一者人,「阿彌陀」指極樂世界教主阿彌陀佛。阿翻為無,彌陀翻為量,所以阿彌陀佛是無量覺的意思。在眾多無量功德中,佛特別舉出無量壽和無量光,此二名號的意思將在解釋經文時再細說。二者法,即「阿彌陀」指無量光、無量壽,也就是圓滿之佛果。就法而言,即是佛開示眾生通過信願持名而成就圓滿究竟佛果—無量光和無量壽。就人而言,即佛勸眾生要依阿彌陀佛大願,稱念佛名往生極樂世界。若人若法,皆不離阿彌陀佛,就佛而言,人法實是一體。「阿彌陀」是佛所證的法,因證此法,故名阿彌陀佛。現再以此功德法所凝聚的名號教授大眾,令聞名起行者往生淨土,證果(法)成佛(人)。

又,佛特為眾生介紹阿彌陀佛及極樂世界,略有二義:

(1)是因阿彌陀佛在因地為法藏比丘時,發四十八大願行菩薩道,雖是凡聖同收,但主要是為凡夫眾生,這可從願文的內容看出。善導祖師在《觀經四帖疏・玄義分》中說:「然諸佛大悲於苦者,心偏湣念常沒眾生,是以勸歸淨土。亦如溺水之人,急須偏救,岸上之者何用濟為?」此五濁世間凡多聖少,所以正契眾生的根機,若不演說信願念佛的淨土法門,此界凡夫亦不知何時才能究竟離苦得樂。

(2)因往生極樂世界的念佛法門,與娑婆世界的眾生特別有緣,《無量壽經》說:「於此世界有六十七億不退菩薩往生彼國,一一菩薩已曾供養無數諸佛,次如彌勒者也。諸小行菩薩及修習少功德者,不可稱計,皆當往生。」根據佛教史料,古今中外歷代往生極樂世界的善知識已相當可觀,何況沒記載下來的。而且阿彌陀佛的左右兩大脅士,觀世音菩薩和大勢至菩薩和娑婆世間有緣,如《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經》(宋譯本)中說,此二菩薩「現居此界,作大利樂,命終之後,當生彼國」。 在《大佛頂首楞嚴經》中,大勢至菩薩說:「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淨土。」這些都證明極樂世界與我們特別有緣,何況將來經道滅盡,只剩下這個法門能讓眾生得以度脫生死輪回成就無上菩提,所以佛要無問自說,介紹阿彌陀佛及極樂世界,以利益現前當來一切眾生。

又,此經本名《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經中所稱讚的不可思議功德包括二類:一者極樂世界之功德莊嚴,此包括三種:國土功德、阿彌陀佛功德、菩薩聖眾功德;二者五濁眾生信願持名,即能在當生蒙佛接引往生淨土,一入彼國,即是不退轉菩薩,直至圓滿無上菩提,法門易行,而功德究竟圓滿,此誠不可思議也。

然此二類不可思議之功德,皆是阿彌陀佛大願大行大慈悲力之所成就,故鳩摩羅什大師即用「阿彌陀」三字統攝。而經題中的「一切諸佛所護念」正指信願持名者為諸佛之所護念,信願持名者與阿彌陀佛大願相應,故蒙阿彌陀佛攝受護念;得阿彌陀佛護念,即得一切諸佛護念,佛佛道同,佛心無二,往生極樂世界見阿彌陀佛,即見十方一切諸佛。所以本經雖原名《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但鳩摩羅什大師根據經文義蘊,標之為《佛說阿彌陀經》,以「阿彌陀」三字統攝「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可謂深得此經之精髓。蓋經中所說的,即是勸眾生信願持名往生極樂世界,但能至心信願持名,即得一切諸佛護念,往生極樂世界,即能親知親證極樂世界之三種不可思議之功德莊嚴。用「阿彌陀」三字,既統攝原題之義蘊而無餘,又令行者一目了然知所下手(稱念阿彌陀佛),知所歸命(往生淨土皆乘阿彌陀佛大願攝受為增上緣)。大師譯筆之善巧精當,亦不可思議也!

(4)經:梵文為修多羅,直譯為線,意指佛所說的言教文字雖有別,但義理前後貫穿一致。意譯為契經,簡稱經,意思是上契諸佛所說的妙理,下契眾生之根器,所以一切佛經都在開導不同根性的眾生證悟真理。本經修行的綱領是信、願、行三資糧,這在經題中就已顯示:

①「佛說」表信,因為佛語真實,絕無虛誑,所以應該深信不疑。

②「阿彌陀」表願,此分兩面:就佛來說,是指阿彌陀佛在因地行菩

薩道時,發了廣度眾生的四十八願,因此才成就極樂世界依正莊嚴,此阿彌陀佛聖號正是大願所莊嚴成就的;就聞法大眾來說,《無量壽經》說:「其佛本願力,聞名欲往生,皆悉到彼國,自致不退轉。」大眾聽從本師勸告,稱念阿彌陀佛聖號發願求生極樂世界正符合阿彌陀佛的本願。

③「經」即法門義,代表行,即通過修行信願念佛法門往生極樂世界證得無上菩提。

這裡是略舉一例,也可用「佛說」代表願(佛乘本願來五濁惡世說法度眾生)或行(言教開示);「阿彌陀」代表信(名號即實相,即諸佛無上功德,理當諦信)或行(稱名念佛),「經」代表信(佛語真實不虛)或願(一字一句皆佛悲願流露),蓋佛法圓融不可思議。信願行三者,一而三,三而一,不可截然分割,舉一即含攝其餘二者,善知識們須善於融會貫通。

(二)譯者 –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1. 姚秦:

又稱後秦(公元384年 – 417年),是羌族貴族姚萇在南北朝時建立的政權。因在這之前有秦始皇和符堅建立的秦朝,所以加王室的姓「姚」以作區別。

  1. 三藏:

即經、律、論三藏,藏是器的意思,即含藏教法義。佛入滅後,弟子們結集經典,依據戒、定、慧三學的重點,將佛經分為經(定)、律(戒)、論(慧)。這是佛經的大略分類,實際經、律、論三藏是互融互攝,即經不僅詮釋定學,也詮釋戒學和慧學,律、論亦復如是。

  1. 法師:

有二義:一者自己要以法為師,所謂歸依法是;二者因通達佛法,所以可為人師表傳授佛法、續佛慧命。三藏法師即自己依經律論三藏修行,同時也以所知的三藏經典傳授眾生。

  1. 鳩摩羅什:

譯為童壽,龜茲國人(今新疆庫車),姚秦弘始三年(公元401年)到長安,在西明閣和逍遙園譯出佛經74部,384卷。弘始十一年於長安入滅,臨終曰:「吾所傳無謬,則焚身之後,舌不焦爛。」火化之後果然舌根不壞,以此證明大師所譯的經論不違佛意。

大師和真諦、玄奘、不空三大師並稱中國四大譯家。在《律相感通傳》中,唐朝道宣律師曾問天人陸玄暢,為何羅什法師所譯的經典很多人受持?天人回答:「其人聰明善解大乘,以下諸人並皆俊艾,一代之寶也。絕後光前,仰之所不及。故其所譯以悟達為先,得佛遺寄之意也。又從毘婆屍佛已來譯經。」又說:「什師今位階三賢。」

羅什大師為七佛譯師,以乘願再來的身分翻譯佛經,所翻的經典以意譯為主,非常適合中國人的風格,如本經的經題翻成「佛說阿彌陀經」,正顯信願稱名的宗旨,其譯筆的善巧由此可見一般。

  1. 譯:即是將梵文翻成中文。

三、經文

如是我聞,如是的「如」是如實不變義,「是」即無非義,「如是」合起來就是真實不變而又絕對無非的意思,也就是真理的另一名稱。

我聞:

「我」是阿難尊者的自稱,「聞」表示親自從佛那裡聽聞到這部經典。

經典都是以這四字開始,一是佛的遺教,佛在入滅前,告訴弟子將來結集經典時,經首冠以「如是我聞」這四個字;二表示唯有佛的言教才是最相應於真理(現量),既不是推測(比量),更不是妄語(非量),所以用「如是」二字來表示。

就本經而言,「如是」是佛以其現量境界如實知道信願稱名的淨土法門是三根普被、利鈍全收的無上法門,眾生若能依教奉行,必能得到往生淨土一生成佛的果報,這樣的理事因果決定無非。所以只要聽聞這部經典,就應以具足深信切願之心稱念阿彌陀佛名號,如此即必得阿彌陀佛臨終接引往生極樂世界,一到彼國,就是不退轉菩薩,速證無上正等正覺。在《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經》中(宋譯本),當阿難尊者見到極樂世界的莊嚴相時,即向佛說:「彼佛淨刹得未曾有,我亦願樂生於彼土。」這是尊者為現前當來的眾生作出的榜樣,希望有緣遇到淨土法門的眾生也能像他一樣,生起信願念佛求生淨土之心,往生極樂世界親證「如是」

一時:

佛經中關於法會時間都用「一時」,而沒確切的記載,大略有四種原因:

  1. 地球上各地時間有時差之故,關於時間,只用「一時」以表有此法會發生。
  2. 時間是不相應行法,在《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卷二中,時間的定義是:謂於因果相續流轉,假立為時。何以故?由有因果相續轉故,若此因果已生已滅,立過去時;若末生,立未來時:已生未滅,立現在時。既是假法,那麼就算是有確切的記載,也還是虛妄不實,所以用「一時」也可破凡夫對時間相的執著。
  3. 佛講經說法從未間斷,並不是只在這一時講《阿彌陀經》,之後就不再宣講。隋朝的天臺智者大師離佛入滅已過千年,當大師讀《法華經》而入定時,卻見佛依然在靈鷲山講《法華經》,即是一例。
  4. 只要眾生機緣成熟,佛就在任何時間和地點應機說法,所以用「一時」來表示眾生聽法的時節因緣。十方世界既有無量的眾生,而他們得度的機緣也不斷成熟,於是佛就化身千百億,隨時隨地不停的講經以利益眾生,因此很難用一個具體的時間來記錄一場法的盛會,於是用「一時」來表示。由此可知,「一時」並不限定在哪一時,如果現在的眾生聽聞這部經典並信受奉行,那跟三千年前的那場法會亦無不同,必蒙諸佛攝受加持,蓋佛一直都在攝受眾生,何況是信佛念佛者,更是一切諸佛之所護念,與佛有深緣故。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一、舍衛國:是佛當時弘法的主要地區,國名憍薩羅,舍衛是其首都。

二、祇樹給孤獨園:又祇洹精舍或祇園精舍,是祇陀太子和給孤獨長者共

同捐建的。這座精舍建立因緣在《賢愚經》卷十這麼說:憍薩羅國有位長者名叫須達多,因經常周濟鰥寡孤獨,而得給孤獨長者之名。長者曾在摩揭陀國的王舍城聽佛說法而證得須陀洹果,因此感念佛恩,於是發大心,希望本國人民也能獲得佛法利益,就建造精舍迎請世尊講經說法。當時長者看中祇陀太子的花園,於是向太子求售,太子說:「如果您能用金磚鋪滿園地,這花園就賣給你。」太子以為這種要求,長者必知難而退,沒想到長者竟運金磚鋪滿花園的地面,長者的誠心感動了太子,於是發心和長者一起將花園獻出建造精舍,所以稱「祇樹(祇陀太子的樹)給孤獨園(長者的園地)」。

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

略舉參與法會的聽眾。先舉出聲聞弟子,此有二義:一者是這些大比丘僧是佛的常隨眾;二者是比丘僧團乃眾中尊,代表三寶住世的形象,所以將聲聞弟子列在最前面。

一、大:一者比丘在四眾弟子中為大,二者此千二百五十比丘皆證聲聞乘的最高果位—阿羅漢。又,這些大比丘就跡而言,是「眾所知識」,就本而言,即是「外現聲聞相,內秘菩薩行」的大乘菩薩,如《大方廣如來不思議境界經》說「有無量千億菩薩相聲聞形」,其中就包括舍利弗、大目犍連、羅睺羅等,故稱「大」。

二、比丘:受具足戒的出家眾,主要有三種意思:

1.乞士:即內向佛乞法以資法身慧命,外向施主乞食以資色身壽命。

2.破惡:惡即煩惱義。出家是為解脫生死,所謂勤修戒定慧,熄滅貪嗔癡,以此報三寶深恩,續佛慧命。

3.怖魔:魔指欲界第六層天的天魔。天魔染著生死,見有人出家受比丘戒,將要出離三界證得涅槃,脫離天魔掌控,因而覺得恐怖。

三、僧:全稱僧伽,翻為和合眾。有兩種和合:

1.理和:即修行佛法,同見道諦,故理和的僧團需須陀洹果聖人以上。

2.事和:即六和敬,所謂見和同解、身和同住、口和無諍、意和同悅、戒和同修、利和同均。事和僧團凡夫出家人亦可成就。

又,據《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五說,僧有四種:勝義僧,世俗僧,啞羊僧,無慚愧僧。這些大比丘們屬勝義僧攝。

四、千二百五十人俱:據《過去現在因果經》,是指耶舍長者子朋黨五十人,優樓頻螺迦葉師徒五百人,那提迦葉師徒二百五十人,伽耶迦葉師徒二百五十人,舍利弗師徒一百人,大目犍連師徒一百人,他們很早蒙佛教化,證得阿羅漢果,因感念佛恩,常隨不捨,故稱常隨眾。

以上是佛經翻譯成熟後的固定格式,稱為六種成就。「如是」是信成就,「我聞」是聞成就,「一時」是時成就,「佛」是主成就,「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是處成就,「千二百五十人」是眾成就。因為有六種成就,所以佛即大開法筵,教法由此而興,眾生也因此而得佛法的利益。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