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婆塞戒經》淺釋-2

淨慧法師開示     智慈錄音整理

集會品第一

如是我聞,此經是佛說真實。時間是一時,地點是祇陀林中的阿那邠抵精舍,聽眾有比丘僧一千二百五十人、比丘尼僧五百人,一千名善男子,五百名善女人,還有五百乞兒。請法的是長者子,也就是地方有威望的一人之子,非常有影響力,佛稱之為「善生」。

善生向佛請法,外道講供養六方,東西南北上下,各方均有護佑;佛法中有沒有六方之說呢?

佛說,佛法中也有六方。六方就是六度,即: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供養六方雖增長壽命和財富,但佛法中的增長財命和外道不一樣,外道供養六方增長財命是有為的,即生財命;而佛法中的增長財命是無為的。首先是壽命,阿惟越致菩薩的壽命無可稱量,佛的壽命更是不可稱量;其次是財富,極樂世界的人思衣得衣,思食來食,妙不可言。這個財富即功德,是無窮無盡的,與世間的有為財富完全是兩碼事,沒有可比的。

善生向佛請法,什麼是菩提?

佛說,得菩提者名為菩薩。菩薩是菩提性,具足這個功德。上面講的財,就是菩薩具足和菩薩的功德,壽就是極樂。怎麼理解「修六度萬行就是菩薩」?

第一、得菩提者應為佛,菩薩一定能夠成佛,在沒成佛之前稱為菩薩,也稱佛子。

第二、具足菩薩的功德,為菩提性,才稱菩薩。不是「眾生皆有佛性」就是佛,而是善惡業因合和,感召不同果報。菩薩是無量眾善因緣合和,證道後發菩提心,才具足菩提性,成為菩薩。

眾生在什麼情況之下才會發菩提心呢,有修外道的,見外道不究竟,有眾生身住寂靜,內善因緣成熟了;有的眾生見惡、聞惡之後,感覺到作惡、行惡沒有意義而覺醒;有的知自身無常,有的是貪瞋癡被佛呵斥,有的見外道有五通,有的眾生想知道宇宙奧秘,有的眾生憐憫眾生,有的眾生愛眾生,這些都引發眾生發菩提心。

外道、在家人和出家人都有發菩提心的。由於環境不一樣,具體情況也不一樣,但基礎是一個,即無量劫來修的善因,都是往昔所修,因緣所致。因緣不同,願力相同,證果後感佛恩、報佛恩,捨離福報而替佛分憂,承傳佛法度眾生,這就是發菩提心。

菩提心有下中上三種,下者,勤修無量善法;中者,菩提心有退心和恐怖心;恐怖心是度眾生的人當魔王來擾害,帶來疾病或麻煩及損害周圍人時所生;退心是我捨身命財救度他,他還不好好修行,不知珍惜己身與佛法時所生。上者,一切時中為一切眾生精修善法,修六度萬行沒有恐怖,沒有退轉。三者之間,下可轉中,中可轉上,上可轉中,中可轉下。問題在於自己退不退,恐怖不恐怖。沒發菩提心的人,剛修兩天,或修那麼一點,就發願度人,結果出一點麻煩,立刻就轉彎。自己不修行或不具足功德,自己一想或別人一說是菩薩,就認為自己是菩薩,那是邪道。自以為受了清淨戒或者別人說我是菩薩,我就是菩薩,這樣的人著相生心而行邪道。

菩薩如何修行大乘,就是行六度修大智慧;就是欲知宇宙人生真相,莊嚴佛淨土,不惜身命,內財外財均可捨。

菩薩有兩種;一是退轉;二是不退轉。退轉的不退道,一般情況下,品位前的新發意菩薩,有退轉心無退道心。品位以上的菩薩為不退道菩薩,直至成佛。

世間發菩提心的人中,菩薩還有兩種,一是出家,持十重戒,具足清淨戒,這是不退的出家菩薩;二是在家菩薩,在家菩薩持六重戒,具足清淨戒,這是不退的在家菩薩。在家人發菩提心,勝於一切辟支佛。出家人發菩提心不難,在家人發菩提心難,名為不可思議。

發菩提心品第二

 善生向佛請法說,眾生為什麼要發菩提心呢?

佛說,共有二十四種原因:

一、增長壽命,這裡的增長壽命不是年齡增長而是與宇宙同壽。

二、增長財物,這裡的財務不是世間的財物,而是享用不盡的法藏和寶藏,即功德。

三、續佛慧命傳佛法,紹隆佛種。

四、度脫眾生發菩提心,為不捨眾生故。

五、自觀無量劫來不發菩提心,永遠得不到真正的解脫。

六、諸佛不能度脫我身,是我身自度,自己的業自己了,自己不努力修道,想讓佛度脫、讓佛替擔業障是不可能的;不求自度就是貪,為佛菩薩呵斥。

七、眾善奉行,眾善奉行又不為善而善。

八、不為自己得好名聲或利益而修善,為眾生脫離苦海而修善,功德不會失掉,反在積聚;否則只在積聚福田,得善報,終將失掉;我們做善事是為激勵眾生,為堅固其道心而去做;同樣做善事發心不一樣,效果就不一樣了。

九、超越人天果報。

十、超越聲聞緣覺報。

十一、為證菩提,以苦為樂,就是修苦樂法,以煩惱為良師益友。

十二、如佛一樣,國土莊嚴,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化度無量眾生。菩薩度眾生,一為己度,即報眾生恩;二為佛度,即報佛恩。

十三、我和過去佛、未來佛因地發心修行是一樣的。

十四、文字般若不是般若,實相般若才是般若。實相般若是自修、自證,佛法是可修、可證,誰修誰證,誰證誰得,誰得誰悟;誰想讀文字證果,永遠都不可能。

十五、觀察住六度萬行的菩薩,雖然有退轉心,仍然是聲聞、緣覺所不能比;新發意菩薩,聲聞、緣覺也不能比;品位菩薩超越四果羅漢與辟支佛。

十六、勇猛精進,修行最上道;就是在修行過程中,不要滿足現狀,要自己默默「做」到最好,而不是「說」到最好。

十七、讓一切眾生離苦得樂,一切苦果我皆代受;讓殺我、辱我、慢我、輕我、欺我、詐我的人,都去往生佛淨土,業報由我來擔;一般人發菩提心難,就難在這裡。

十八、承擔眾生之苦,讓眾生修善得福,超越外道的人天福報。

十九、直至成佛也不捨離眾生,還有三轉法華。

二十、雖身無常,處在煩惱之中,卻不被其染著,求得解脫。

廿一、是身體所行,口中所言,皆令眾生歡喜,入佛知見,永斷苦惱。

廿二、願為眾生受苦惱心甘情願。

廿三、做警世明燈,斷眾生智慧不足所產生的障礙,也稱「見、思」二惑;如知見障,拿著一句話鑽牛角尖,不知道佛法圓融無礙;佛經可沒說拿著哪句話就能得解脫。

廿四、引領眾生依法修行,斷眾生無常因和無常苦,還有業習帶來的煩惱障礙;如身障、業障等。

佛說,發菩提心還要具足十個條件:

一、親近善友,不親近殺盜淫妄等人。

二、斷瞋恨心,自處逆境或見親人處逆境而不生瞋,不生報復心;還有看電視、報紙情愛凶殺、陰謀陷害之事等,也不生愛憎之心。

三、隨師教誨,教導要聽,呵斥更要聽;不聽呵斥的人,猶如樹枝長杈,不把杈修理掉,長不高。

四、生憐憫心,見苦、弱、殘和年少、年老、被拋棄之人,要種悲田,心生憐憫;再有就是放生,辦水陸法會。

五、勤修精進,不懈怠,不放逸;現在修行最難做到的,就是耐不住寂寞,而找刺激、找靈感等;懈怠、放逸,就不是菩薩行人。

六、不見他過,不見這個世間之過及他人之過,只管自己的修行,做好本分的事。

七、雖見他人有過而心不悔,不去攻擊指責,而是給予寬容感化。

八、得善法之後,不生驕慢;特別是得到佛教密法的人,不要以為這個法門比其他法門高;法法平等,只不過由善因緣積聚所感召,而有這個功德。

九、見他善業,不生妒心;歡迎他人比我強,比我好。

十、關注眾生如一子想;對一切眾生,蠕動含靈,像對待自己獨生子一樣,寶中之寶。

有智慧的人,於修行中發菩提心;世間也有乘願再來之人,踐行菩提心。這樣的人能夠把自己往昔如須彌山的業障消掉,發菩提心的修行人,在靜坐過程中,或者在言行當中,就像陽光照在雪上一樣,業障無聲無息的被融化。而聽經聞法,還能幫助自己消業。

乘願再來的菩薩發菩提心,不需要上述條件,五條就夠:

一、乘願不捨五濁惡世眾生;具體說就是不捨與自己有緣的人。

二、知如來有不可思議的神通妙力都是精進踐行菩提心而證得。

三、常聽聞佛法,用八種妙音度化菩薩、緣覺、聲聞、天龍、鬼神、修羅。乘願再來的菩薩講佛法的時候,一些天王等都臨道場受教護持;一種音聲有八種妙音,根據不同眾生各自不同根性,都能聽明白。

四、知道自己的功德尚不圓滿,業習要用身苦了掉;身受苦了,舊業就是圓滿功德的過程。

五、了眾生苦,就是了自己的苦。正所謂:普度眾生為己度,不為佛度為己忙。眾生父母我為子,累劫養育恩綿長。環境空間諸眾生,相依互存共興亡。無明業感萬千相,一體同悲人不詳。

悲品第三

善生向佛請法說,外道六師不講因果;而佛說因有兩種,一是生因,即一切事的起因;二是了因,即果報。佛說因果,初發菩提心的人為了什麼因,還是什麼果,他是為因發菩提心,還是為果發菩提心呢?

佛說,或說一因、二因、三因,乃至十二因。

一因者只說因;二因者說因果。三因者說煩惱、業、身體,從環境包括對象,世間一切存在。四因者-我們的身體是地水火風。

五因者-色受想行識。六因者-色聲香味觸法。七因者-六根加上第七意識。八因者-前七因加第八阿賴耶識。九因者-性也。十因者-十地也。十一因是-十地菩薩證菩提,化度眾生。十二因-六根對六塵,十二因緣也。

這個世界,一切有漏法,無量無邊的因,有智慧的人,想知道嗎?只有佛能全部通曉,就發心成佛吧。佛接著說,一切眾生發菩提心既為因又為果,有的先為因後為果;有的先為果後為因。但是無論哪一種,都是從慈悲開始的,慈悲是一切眾生發菩提心的因。慈是平等的善;悲是拔眾生的苦;失去慈悲無慧根,一切修行從慈悲修起。

善生向佛請法說,怎麼修行才能得慈悲呢?

佛說,發菩提心的菩薩為拔濟一切沉淪苦海的眾生而生悲心。又見眾生沒有十力,四無所畏,大悲三念,處處對魔境心生畏懼而生悲心。

十力即:

一、一切處智力;

二、三世業智力;

三、諸禪解脫三昧力;

四、五根上中下力;

五、種種欲樂智力;

六、一切種智力;

七、一切道智力;

八、得宿命智力;

九、得天眼智力;

十、漏盡智力。

四無所畏即:

一、一切智無所畏;

二、漏盡無所畏;

三、諸法障道無所畏;

四、說盡苦道無所畏。

大悲三念即:

一、眾生信佛,佛不生歡喜心,常安住於正念正智;

二、眾生不信佛,佛也不生憂惱,常安住於正念正智;

三、同時一類信一類不信,佛知之亦不生歡喜憂戚,常安住於正念正智。

又見眾生不知善行正路,又沒有善知識引導,而生悲心;又見眾生深陷五欲泥潭,不知自救而出離不了,而生悲心;又見眾生常為貪著財物、妻子等不知無常而不能捨離,而生悲心;又見眾生為惡知識、邪知邪見迷惑,不知醒悟,而生悲心;又見眾生身口意造諸不善之業,多受苦果,害自己而不自知,而生悲心;又見眾生雖渴求無欲,卻被業習牽引而不得解脫,而生悲心;又見眾生雖欲求樂,卻不造樂因,不知樂因由修行、佈施而得,不去皈依受戒,而生悲心;又見眾生於無我而生我想;即這個身體是無常的,明明只有暫時的使用權,卻生常久想;世間一切無常,幾十年後埋入塵土,哪還有這個人存在啊,就是一把土或一個記錄而已,而生悲心;又見眾生有生死而不常住,流轉於五道有情眾生(修羅不單算一道),被六根牽著走,而生悲心;又見眾生怕生懼死,但天天造作生死之因,而生悲心;又見眾生身心受苦,又去造身心受苦的新業,而生悲心;又見眾生愛別離苦,為受因緣而不能斷愛,而生悲心;又見眾生處於無明暗處,不知尋找智慧佛法明燈,而生悲心;又見眾生為五欲樂,造無量惡業,殺生、偷盜、邪淫、破禁戒等,而生悲心;又見眾生雖知五欲樂為苦,又求五欲樂不息,而生悲心;又見眾生流轉於各種各樣的苦,不知持戒修行能斷除苦因,而生悲心;又見眾生雖皈依三寶,仍為名聞利養而違犯戒律,當墮地獄、餓鬼、畜生,這樣的人又不知悔改,而生悲心;又見眾生自己的身體與壽命、自己的安全和言論,都不能作主,還要聽命於客觀,而生悲心;又見眾生身體殘疾行動不便,而生悲心;又見眾生處於饑荒之中,身體瘦弱,或見眾生處於原始生活狀態,佛、法、僧三寶之名都聽聞不到,更不知修行善法,而生悲心;又見人為生存,互相劫奪、搶殺,而生悲心;又見眾生處於戰爭中,互相殘殺,惡心增盛,以惡報惡,越窮越打仗,而生悲心;又見眾生值佛出世,聞佛甘露淨法仍不接受,被愚癡或世間聰明誤而不覺,而生悲心;又見眾生信邪惡友,拿著無明找煩惱,始終不知追求善知識,教行於善法,而生悲心;又見眾生多有財寶不能善捨種福田,為富不仁,而生悲心;又見眾生耕田作種,工作經商等,都在有為當中苦求,而不知善求,而生悲心;又見眾生、父母、兄妹、妻子、兒女、親友、宗室不相愛念,互相打罵、打鬥、爭奪,而生悲心;又見眾生對世間一切善法不為,見世間的一切惡法皆為,乃至三界諸天人有定樂,有智之人見這些猶如地獄,而眾生愚癡,為貪欲而行惡,而生悲心;菩薩見眾生苦,才生起慈悲心。

一些外道經論不究竟、不了義、不永恆,只是三界之內的有為。在毘盧遮那佛的法性身內,享受定樂的聲聞、緣覺等;如不發菩提心,菩薩行人見之就像見毒蛇猛獸一樣可怕。菩薩不捨眾生才慈悲說法,讓一切眾生都能發菩提心。

佛說未證得佛道的菩薩,有上述觀只能是悲因,因為沒有能力去救度。發菩提心可以,但沒有能力救度。只有證得佛道的菩薩,如大願地藏王菩薩、大悲觀世音菩薩、大智文殊師利菩薩等,才有能力施以慈悲,救濟眾生。稱念地藏王菩薩名號的人,生病能轉好;稱念觀世音菩薩名號的人,能消除三災八難;稱念文殊師利菩薩名號的人,沒有智慧能獲得智慧;如果人做事沒有恆心就稱念普賢王菩薩名號。

有化身成就的菩薩,要以示現身弘法度眾生,只能稱為悲。只有證得佛道的菩薩與慧共行,不動搖,不轉義,對一切眾生無差別想,能平等救度,才是大慈大悲。未證得佛道修行慈悲的菩薩,雖不能直接救度眾生脫離苦海,但已有了弘法利生無量無邊的功德,可以承佛願力度眾生,就是替佛結緣,接引這些眾生去佛國土。這些功德都是修行六度萬行而證得,並示現修行六度萬行而圓滿的。

佛說出家人修慈悲不難,在家人修慈悲難;因為在家人多惡因緣纏繞。例如你不想飲酒打牌,卻有人找上門邀約。在家人若不修慈悲,等於沒有得到優婆塞戒。受了清淨戒,而不修慈悲,受戒也等於沒得戒,戒在身上沒有作用;只有修慈悲心的人,不受戒也具足戒。而出家人容易修五度,缺佈施,也就是說,出家人修佈施難,六度萬行其他那五度都好修,唯獨佈施不容易圓滿。在家人能自食其力修佈施,供養三寶,救濟窮人,行弘法利生的法佈施也能做到。這就是在家人修行比出家人容易的地方。但是佈施恰恰是六度萬行之首;所以,出家人往往多少世出家而不容易出離,而在家人一旦發菩提心,出離的就快,是珍貴的火中金蓮。一切事物都有二重性,在家人有容易做到的一面,如不管是乞討的、殘疾人,還是怨親債主來求衣、求食、求力等,願意做都能做到;出家人卻很難。

在家人發菩提心,修菩薩行要以修慈悲為先,以修慈悲為根本,佈施是修慈悲的表現。有了佈施,再去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於一切時中做到難施能施,難忍能忍,難做能做,這樣積善果如須彌山,必證佛道。出家人佈施難,修道相對就慢些,慢在沒有佈施的功德,沒有種福田、種悲田的能力,向前行就相對困難。所以,有智慧的出家人一定要學會佈施,自己有錢佈施給身邊同修,或是給廟外的殘疾人種悲田,不要用於自己買高檔袈裟等。種悲田功德大,等於值佛住世供養佛。同時,要作法佈施;不能講法的,隨喜法師或以身行正法而弘法,讓周圍人受益也等於法供養。

解脫品第四

佛說,在家有修慈悲心的人,應該知道得到法體,才能得到解脫。人人的身體都一樣,但不是法體。身體是法中輪迴之物體,不是得佛法而依法修行的法體,修行人要從生死煩惱中解脫出離,身體必須得到佛法,承載佛法,依法持戒,才是得法體。

善生向佛請法說,體是什麼呢?又怎麼能得到法呢?

佛說,體者,身口意是。我們這個身體的身口意,即是載法之器。人和人表面一樣,內心功德不一樣,差別是十法界,地獄、畜生、餓鬼、修羅、人、天人、聲聞、緣覺、菩薩、佛。

法從方便得,即有緣聽聞佛法之後,能認真思維,相信佛說的法。具體說有三種方便:

一、惠施,以平等心給他人恩惠,即內外財和法供養;

二、持戒,身是法器,戒是船,掌舵無漏奔彼岸。離戒無師空往來,法體戒行自莊嚴;

三、多聞,即多讀誦經典,多聽法師講法。

這三種方便從哪裡來?佛住世,從佛而來;佛入涅槃以後從善知識那裡來,否則無方便,也談不上法體。世人多數不知法體,少數人得法體而不知珍惜,破佛戒律而失法體。一樣的身體,一旦破戒失法體,不受護法護佑,身體在而法離體,就是法的實相離體。破戒之人想修也修不成了,只有生大懺悔心,立刻停止還能有挽救的機會,這是補漏。

善生向佛請法說,得解脫的人是從惠施、持戒、多聞三方便得,有定數嗎?

佛說,法體既是從惠施、持戒、多聞得,又無有定數。有的人雖於無量劫中以無量財施,但也不能依法解脫;而有的人於一施中,以一把麥子施一乞兒卻能得法解脫。根本區別在於功德不同,有人於無量佛所嚴格守持戒律,亦不能得法解脫;有人一日一夜受戒,受持八戒就能得法解脫。有一位法師皈依三天,第一天沒靜坐,第二天靜坐了一日一夜,第三天閻王就通知「你的生死已了。」這不就是解脫了嗎?一日一夜就得解脫,現世的人就有這樣的,佛沒說空話啊。

什麼原因呢?功德不一樣,發心不一樣,願力不一樣。有的人於無量佛所受持讀誦三藏十二部經典,亦不能得法解脫;有的人只讀一四句偈,就能得法解脫。六祖慧能大師,不就聽了一遍《金剛經》就得法解脫嗎?世界上就有具這種善根的人,不是沒有,而且不只一位,還有多少沒露世,不被人知道而已。就是因為功德不一樣,願力不一樣。一切眾生心不同,而心不同,功德、因緣就不同,在《佛說大乘金剛經論》中,佛說祖祖聯芳,一佛授手,千佛授手;一菩薩護佑,十方諸菩薩護佑。沒有這個功德,就沒有祖祖聯芳的因緣。

佛說,如果修行人,不能一心觀察到生死無常所帶來的痛苦,觀察不到證果聖人的涅槃安樂與法喜。這樣的人,無論去行惠施、持戒、多聞,也不能得法解脫。能觀察到這些的是得禪定之人,靜坐才能入定境,有定境的人必然觀到自己過去生的苦,觀到證果聖人的安樂,連身也得到法喜。這樣的人,雖然少施、少戒、少聞,也能得法解脫。

佛說,有這樣得解脫的人,可以從「三時」中得法:一是值佛住世和佛法住世時;二是緣覺出世,辟支佛出世時,修觀十二因緣法;三是聽到色究竟天天王講法時,也能得法解脫。

佛到這個世界上來,無師自證。怎麼自證呢?在淨居天聽到自己的報身佛在說法,聽法以後,即身成佛。這樣的法,欲界天得不到,因為欲界天放逸;色界天得不到,因為色界天無惠施,不持戒,不多聞;無色界天得不到,因為無色界天的天人無身口,沒有身體,不用口說話,只有一個意識在定境中存在,他們有意定。法體是身口意三具足,一個不能缺,缺一不能得法體。所以,只有在色究竟天上得。北俱盧洲科技發達,人長壽,非常幸福;雖有身口意,卻不可能去惠施、持戒、多聞,不能得法解脫。現世只有三種人能得法解脫,一是聲聞;二是緣覺;三是菩薩。只有遇善知識轉聲聞、緣覺為新發意菩薩,行菩薩道,才能得法解脫而不退轉,並且永遠不會失去,也不會被魔破壞。不退轉的人自心生起正知正見,自心的魔蘊被破掉;心內無魔,外界的魔就魔不了;即所謂:魔蘊已破,魔軍自敗。

善生向佛請法說,善知識怎麼才能分辨出一個人是能得法解脫還是不能得法解脫呢?

佛說,不管是出家人還是在家人,一是能夠至心聽法,專一其心思維經義;二是能夠行作,不說世俗世論;三是對佛法不起疑惑心,一起疑惑,本來可度之人變成不可度;四是聽到三惡道苦的時候,心生恐怖,毛骨悚然;修菩薩道的人聽到這,見哪個人一破戒心都直哆嗦,見誰拿塊肉都不忍瞧,這不是恐懼而是悲;五是堅持齋戒,小心自己的過失;不管多細小的過失都不去犯;這樣才是身體力行地去尊師重教,才是修行人,才能得法解脫;六是知報佛恩,怎麼行作才是報佛恩呢?尊師重教必須要從身體力行開始,去靜坐念佛,適量做一些粗活,對於正反兩方面幫助的人,要知感恩,要知報答;七是心內求法,不要拿別的法師講過的理論當標尺,用這把標尺去衡量這個,衡量那個,那位法師解脫了,學會他的理論,也能解脫嗎?這樣的人多愚啊!能如此行作的人,能得法解脫。

佛說,外道人能生到非想非非想處天,壽無量劫,不能得法解脫,早晚是地獄人。不管是外道、大羅仙,生到非想非非想處天,不發菩提心的人都是地獄人。若沒有得法解脫,不管今天是國王、宰官還是平民百姓,在佛的眼裡都是地獄人,還要受無量劫的苦惱。只有得法解脫的修行人,才稱涅槃人。世間只有這兩種人,一是地獄人;二是涅槃人。佛住世時,乞婆供養佛的一盞燈,風吹不滅。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佛對這位乞婆的真心供養心生憐憫,佛即度之,佛力加持,什麼風也吹不滅她真心供養這盞燈。而佛對當時的王子提婆達多不生憐憫心,當墮地獄。他雖是王子,沒發菩提心,行惡事破壞佛教,當生即墮地獄。佛發憐憫心的對象不分高低貴賤,對低下的人可能發起,對尊貴的人可能不發起。根據人的因緣,是不是出於真心。

佛說,舍利弗等小乘人發菩提心以後又退菩提行,沒有依法解脫。但是,根基還是優勝於聲聞緣覺;舍利弗發菩提心以後,退失菩提行不得解脫,但由於發了菩提心,其功德還是高於聲聞緣覺,佛出世隨佛多聞,還有機會,菩提種子留下了。法分三乘,聲聞,緣覺,菩薩。菩薩是唯一佛乘,三乘的法不同,體不同,行不同,果也不同。有出家人、在家人於無量世中,各求戒,有的是沙彌戒,有的是比丘戒,有的是菩薩戒;還有優婆塞、優婆夷戒,並如聞而行,卻不能得戒。為什麼呢?因為在沒得法解脫前,只能說受戒或守戒,沒解脫之前,人還是人,只能是守戒修行人而已。人得到解脫,才為涅槃人。沒發起菩提心,聲聞、緣覺仍然不能逃離地獄,八萬四千劫以後還要墮落。只有諸菩薩得法解脫,終不造業,不求生到欲界天、色界天和無色界天去享天福,而是示現常生眾生之處。發菩提心的人,如果在定中知道有生天享福報的,立即向佛發願,自我去掉天業。可是不生天,還要繼續修行,還要生為人,見天福如毒蛇猛獸。這樣的人才是真正修戒、修定、修慧,善業結集,才能得法解脫。

佛說,一果羅漢不過三身得解脫,即七返生死中,有三生人間身,四生天人身,得四果羅漢。所得解脫為暫時的解脫,緣覺之人也是這樣。唯有菩薩得法解脫,解脫之後還要經過無量身,仍行不退心不退,勝過聲聞緣覺。菩薩在佛國少施、少戒、少聞,即得無量果。為度眾生故,示現入三惡道,不受三惡道苦。菩薩證入調柔地,無明漸微漸弱,心逆煩惱流;即菩薩入世逆世行,逆世離世非厭世;識破無常因緣情,自度度人大英雄。

這個世間有四種人,一是凡夫人,順生死流;二是聲聞人,逆生死流;三是緣覺人,不逆不順;四是菩薩人,到達彼岸。什麼是菩薩呢?常覺悟眾生心,不以外道教人,不受外道典籍,不受三惡道、修羅、人天、聲聞、緣覺五道法所約束。身在三界,在濁世,心無障礙,法中無我,這就是菩薩。發菩提心、行菩薩道的人有四件事永不忘失:一是不貪財物;二是不惜身命;三是修行忍辱;四是憐憫眾生。這是修行的種子,也可稱為佛的種子。為了讓菩提種增長,還要做好五件事:一是自信一定成佛;二是身受苦而心不後悔;三是精進不退;四是救度眾生出離苦海;五是讚歎三寶微妙功德。同時,時刻不放鬆自己所修的六度萬行。

在世間常以八法行事:一法,親近善友;二法,心堅難壞;三法,難行能行;四法,憐憫眾生;五法,見他得利,心生歡喜;六法,讚歎他人功德;七法,自修六念處,即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觀聲聞緣覺不究竟、八法,常說生死無常。無常有七種:名無常、形無常、性無常、事無常、因無常、造作無常、色無常。

佛說,發菩提心的菩薩是世間無上福田,要與之結善緣。能結上善緣,三生有幸,難值難遇,若知道誰是,攀緣是為貪著。菩提心不是用嘴發的,與人結善緣,受其教化,那就是三生有幸,無量功德。自己有業不自行了業,讓菩薩替承擔,反而不能得度,有緣者會斷緣。見到誰是善知識,就去攀緣、糾纏,是為貪著,而且會破壞菩薩度人的環境,這種人不得度,為戒律所不允許。

佛說,發菩提心、行菩薩道,這一成佛之道甚為難得。因無量無邊眾生,佛法願緣度人,但還是眾生自度,自己不發菩提心,行菩薩道,菩薩的功德不是眾生的功德。借他人的自行車騎,早晚得還人家,不是自己的。佛在聲聞中說,無十方佛,現世中唯一佛。為什麼這樣說呢?怕眾生輕慢成佛之道,也怕小乘人退道。即使這個世界無量無邊眾生能得佛道,能修佛道,而眾生多有退轉,有一人能真正成佛道,實在罕見。佛住世時也說,修四果羅漢即成佛道,即可解脫。這就是怕小乘人退轉才如此說,小乘法和大乘法既有相同處,又有區別。一個人能發菩提心成佛道,實在難得,這個世界發菩提心的人太難值難遇了,出家菩薩得法解脫容易,在家菩薩得法解脫難,行解脫之法更難,有多惡因緣纏繞。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