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賢行願品》(四)

濟群法師

第六大願:請轉法輪

復次善男子,言請轉法輪者,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極微塵中,一一各有不可說不可說佛刹極微塵數廣大佛刹。一一刹中,念念有不可說不可說佛刹極微塵數一切諸佛成等正覺,一切菩薩海會圍繞。而我悉以身口意業種種方便,殷勤勸請轉妙法輪。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常勸請一切諸佛轉正法輪,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轉法輪,是比喻佛陀說法。根據印度的傳說,轉輪聖王出世時以輪寶號令天下,所向披靡、無堅不摧。以法輪之喻,標識佛法能摧毀眾生的一切煩惱。佛陀在鹿野苑初轉法輪時,宣說苦、集、滅、道四諦法門。佛法雖有三藏十二部典籍,博大精深,其綱領卻無出其右。四諦法門又包含兩重因果,一是以「苦諦」和「集諦」說明凡夫的因果,如眾生為何有種種煩惱,命運為何有種種差別等。眾生長劫處於輪回之苦,有生、老、病、死之苦,有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蘊熾盛之苦,這些痛苦的根源,正是「集」所闡述的內容。此外,佛陀還以「滅諦」和「道諦」說明成就聖賢的因果。滅,為滅除煩惱和痛苦,也就是佛法所說的涅槃境界。至於如何滅除,則是道諦的內容。四諦法門又相當於治病的程式,首先指出病狀,其次尋找病源,然後決定治療方案。在了脫生死之前,我們都是生死之病的患者,而佛陀則是幫助我們治病的大醫王,引導我們究竟解決煩惱病苦,成為真正健康的解脫者。

說到解決痛苦,世人日日忙碌操勞,無非也是為了這一目的,並將離苦之道寄託於事業成功、出人頭地之上。但名利雙收之後,痛苦卻依然存在,甚至越來越多。究其原因,正是因為不曾找到痛苦之源,故採取的方法也如揚湯止沸,雖奔忙一生,卻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或許有人會說,在今天這個物質世界,很多人都活得躊躇滿志,難道他們的生活也痛苦嗎?其實,那只是在物質享樂和聲色刺激中,對苦的感受變得遲鈍了。要知道,煩惱和痛苦決不會因為被忽略、被掩蓋而消失,一旦爆發,還會因醞釀已久而更具殺傷力。

輪迴的本質是痛苦的。只要內心製造煩惱的根源不曾消除,不論我們如何努力,即使貴為帝王、身家億萬,一樣走不出煩惱的怪圈。佛法指出,造成生命痛苦的根源正是我們內在的無明和煩惱。四諦法門不僅告訴我們人生的真相,也為我們提供了究竟解決痛苦的正確方法。

佛陀最初在菩提樹下悟道時,發現他所領悟的真理和世人以為的事實天地懸隔,擔心即使說出也無人領悟,決定即刻入滅。此時,大梵天王降臨人間祈請佛陀宣說法要。佛陀因其一再祈請,方開始說法度眾生,此為請轉法輪。請法,也是表示對法的尊重。凡是太易得到的,人們往往不會加以珍惜。反之,經過反覆請求和艱難困苦得到的,人們反而更能認識到它的價值。如果沒有請法的誠意,很可能對得到的無上法寶不以為然,這將成為修學道路上的重大障礙。「求」和「請」,並非說法者的需要,而是我們自己要培養對法的尊重之心。孔子「朝聞道,夕死可矣」的心聲,二祖「斷臂求法」的壯舉,無不體現了對法的恭敬和尊重。有了這一前提,我們才能自覺地依教奉行。否則,即使學了很多佛法義理,也難以在心行上真正產生作用。

另一方面,因為請轉法輪,佛法才能流傳世間並利益更多的人。不然,我們也無緣聽聞如此甚深微妙的佛法。此外,不斷求法、在請法的過程中,我們會不斷憶念法。因為凡夫心是和五欲塵勞相應的,若非特別提起正念,通常是糾纏於財色名食睡中。所以,要通過不斷請法使心融入佛法中,融入空性中。我們念佛,就和佛相應;念法,就和法相應;念僧,就和僧相應;念戒,就和戒相應。心中憶念什麼,最終就能成就什麼。這也是念法、求法的深意所在。

 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極微塵中,一一各有不可說不可說佛刹極微塵數廣大佛刹。一一刹中,念念有不可說不可說佛刹極微塵數一切諸佛成等正覺,一切菩薩海會圍繞。《行願品》的特點在於修習每一願,首先將之拓展為最宏偉的願望,這就必須將心量擴大至無限。根據佛教的時空觀,宇宙中有著無量無邊的世界。如《阿彌陀經》云:「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一個佛土,就是一個三千大千世界,是一位佛陀教化的區域。太陽系相當於一小世界,一千小世界為中千世界,一千中千世界為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即因其中有三個千的倍數而得名。不說其他佛土,僅極樂世界便有十萬億佛土之遙,而整個宇宙之無窮無盡,更是難以言表。

我們應觀想無量佛土中,正有無量諸佛菩薩在成就佛道:有的剛出生,有的在成長,有的才出家,有的於菩提樹下證道,有的已覺悟成佛。每位佛陀悟道後,我們也像大梵天王那樣祈請他們不要入滅,常轉法輪、廣度眾生。不僅對諸佛菩薩如此祈請,對人間一切善知識也應視為諸佛一般,祈請他們長久住世,弘法利生。藏傳佛教特別強調「視師如佛」,這本身就是非常善巧的修行方式。事實上,上師是否與佛功德同等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當我們真正視師如佛時,當下會升起極度的神聖感,內心也能因此而得到淨化。就像我們帶著神聖感來到寺院時,紛擾的心很容易安定下來,感到沉靜、祥和。反之,如果我們覺得師長和自己不相上下,除增長慢心之外,於個人修學沒有絲毫的幫助。看不到他人長處的人,必定會走向固步自封的絕路。當然,依止善知識也不能過於盲目輕率。選擇師長之前還需經過審慎考察,確定其符合善知識各項標準再如法依止。

而我悉以身口意業種種方便,殷勤勸請轉妙法輪。」

我們應以清淨的身語意三業祈請佛陀說法。觀想要領在於,佛陀是無所不在的,請法的我也是無所不在的。在盡虛空、遍法界的諸佛菩薩前,有無數的我在祈請;每一個我,又在祈請無量的諸佛菩薩。在這一觀想過程中,我們的身心應毫無保留地融入佛陀宣說的法義中,融入空性中。

 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常勸請一切諸佛轉正法輪,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我們對佛菩薩的祈請不是一天、兩天,而是盡未來際,永不停息。 

第七大願:請佛住世

復次善男子,言請佛住世者,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極微塵數諸佛如來,將欲示現般涅槃者,及諸菩薩、聲聞、緣覺、有學、無學,乃至一切諸善知識,我悉勸請莫入涅槃,經於一切佛刹極微塵數劫,為欲利樂一切眾生。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勸請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佛法之所以能在世間流傳,是因為有佛出現於世。雖然佛陀親證的真理並非自創,而是本然如是。但若沒有佛陀說法,我們也就無從瞭解佛法,更不能依法得解脫。就像每個人都具備與佛無別的智慧德相,卻因不識本來面目,佛性雖有若無,只能流轉生死。正因為佛陀出世說法,我們才有機緣認識生命真相,找到究竟解脫之道。在這個世間,還有很多邪教流行,給世界製造了種種不安定因素。即使有心向道的學佛者,因為沒有善知識的引導,沒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也會正邪不辨,乃至走上歧途。

學習簡單的世間技術,也要拜師學藝,何況學佛是斷煩惱、開智慧的頭等大事。唯有如法依止善知識,法身慧命才能有可靠的依託。所以說,請佛住世這一大願,不論是對我們個人修行,還是對這個世界的眾生都具有重大意義。

從另外的角度來說,每個人都具備佛一樣的品質。佛性,即覺悟之義。眾生和佛的區別何在?《六祖壇經》曰:「前念迷即眾生,後念悟即佛。前念著境即煩惱,後念離境即菩提。」佛和眾生的差別,只在於迷悟之間。若能當下念念不迷,也同樣是在請佛住世。反之,若迷失於五欲六塵和貪、瞋、癡中,便是諸佛入滅。所以,請佛住世也可從我們個人修行中得到體現。

同時,我們還可以通過弘揚佛法來啟發人們的本覺智慧。每個眾生都具有佛菩薩一般的品質,只因不瞭解自身本具的佛性,背覺合塵,心逐塵境,故應以佛法智慧去引導他們,讓他們認識到自身的寶藏,點亮心燈,返照自性。若我們以這樣的發心和認知來弘揚佛法,同樣屬於請佛住世的方式。

 

那麼,普賢菩薩在《行願品》中又是如何開示的呢?

復次善男子,言請佛住世者,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極微塵數諸佛如來,將欲示現般涅槃者。及諸菩薩、聲聞、緣覺、有學、無學,乃至一切諸善知識,我悉勸請莫入涅槃。

娑婆世界的教主釋迦牟尼佛已經入滅,但我們要觀想宇宙中還有無量無邊的世界,其中又有無量佛陀正在出世、修行、證道,或與其所化佛土因緣將盡而示現涅槃。當他們將入涅槃時,我們應以至誠懇切的心祈請諸佛慈悲住世,莫入滅度。除此,我們還要殷勤勸請各位菩薩、聲聞、緣覺、有學、無學乃至一切善知識們長久住世。如果他們入滅離世,眾生便將失去依怙。這一大願既可作為觀修,也可作為實際的修持方法。當現實中的大善知識們塵緣將盡時,我們不僅要懇切勸請他們為憐憫、利益眾生而住世,還應不斷誦經、放生,以種種功德回向,使他們久住世間。 

經於一切佛刹極微塵數劫,為欲利樂一切眾生。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勸請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請佛住世是沒有時間限制的,應當作為我們盡未來際的事業。這一修行既可通過觀修來完成,也可通過自身念念覺而不迷來進行,還可以通過弘法來啟發眾生的本覺智慧。我們不是為了成佛而行菩薩道,而是為了更圓滿地行持菩薩道而成佛。所以說,修習菩薩道就是我們永無止境的事業。 

第八大願:常隨佛學

復次善男子,言常隨佛學者,如此娑婆世界毗盧遮那如來,從初發心,精進不退,以不可說不可說身命而為佈施。剝皮為紙,析骨為筆,刺血為墨,書寫經典,積如須彌。為重法故,不惜身命,何況王位、城邑聚落、宮殿園林,一切所有,及餘種種難行苦行。乃至樹下成大菩提,示種種神通,起種種變化,現種種佛身,處種種眾會。或處一切諸大菩薩眾會道場,或處聲聞及辟支佛眾會道場,或處轉輪聖王、小王眷屬眾會道場,或處刹帝利及婆羅門、長者、居士眾會道場,乃至或處天龍八部、人非人等眾會道場。處於如是種種眾會,以圓滿音,如大雷震,隨其樂欲,成熟眾生,乃至示現入於涅。如是一切,我皆隨學。如今世尊毘盧遮那,如是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所有塵中一切如來,皆亦如是。於念念中,我皆隨學。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隨學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是恒常;,是追隨。現代學者往往將「佛學」當作學術研究,而此處所講的「常隨佛學」,則是向佛陀學習,以佛菩薩因地的修行為榜樣,不斷向這一目標靠攏直至最終成就。學佛有兩種方式,一是依法學習,佛陀說法四十九年,開示八萬四千法門,我們可在其中選擇適合自己的法門,並以佛陀開示的正見作為修行指南。一是直接向佛菩薩學習,以阿彌陀佛、觀音菩薩乃至十方三世一切佛菩薩因地的願力和法門作為修學榜樣。《楞嚴經》二十五圓通,就論述了二十五位菩薩及大羅漢的修行過程,於六塵、六根、六識、七大各各不同之悟入處。如觀音菩薩耳根圓通章,就敘述了觀音菩薩從耳根開始修行,並圓照三昧、成就菩提的經驗。我們也可按照這些法門著手修行,沿著佛菩薩走過的修行之路勇往直前。所以說,學佛決不僅僅是求佛菩薩保佑,更要落實在修學實踐中。「廣修供養」中講過,「諸供養中,法供養最」。之所以將法供養列於首位,是因為依法修行才能證得法性,最終成就佛果。 

如此娑婆世界毘盧遮那如來,從初發心,精進不退。以不可說不可說身命而為佈施。剝皮為紙,析骨為筆,刺血為墨,書寫經典,積如須彌。為重法故,不惜身命,何況王位、城邑聚落、宮殿園林,一切所有。及餘種種難行苦行。

這段是介紹佛陀在因地的修行經歷。娑婆,為堪忍之義。在我們這個五濁惡世,煩惱眾多,痛苦重重,生於此間需有極大忍耐力,否則便會痛苦不堪。娑婆世界為釋迦牟尼佛教化的區域,而毘盧遮那如來則是釋迦佛的法身。佛陀有三身,分別是清淨法身毘盧遮那如來、圓滿報身盧舍那佛、千百億化身釋迦牟尼佛。佛陀從最初發心開始,為追求真理和智慧,始終精進不退。在無盡生命中,不僅數數為法捨身,還曾將自己的皮膚鋪為紙,將骨胳折作筆,將鮮血作為墨,以此書寫經典流傳世間。佛陀在因地所寫的血經堆積如山,高如須彌。為表示對法的尊重,生命尚不足惜,何況權勢、財物等身外之物。類似的事蹟在中國佛教史上也屢見不鮮。在以往的年代,得到一本佛經極為不易,通常都需要一字一句地抄寫。更有許多高僧大德刺血寫經,體現了捨身求道的大無畏精神。此外,歷代高僧大德還為學法和弘法譜寫了許多感人篇章。如玄奘為到西域求法而歷盡艱辛,鑒真為向日本傳法而六次東渡,慧可為向達摩問道而斷臂求法等等,他們都不愧是真正的佛法實踐者。 

乃至樹下成大菩提。示種種神通,起種種變化,現種種佛身,處種種眾會。

正因為修習眾多難行苦行,佛陀才能在菩提樹下夜睹明星,見性成佛。佛陀的神通主要是六種,分別是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至於身相的變化,則根據眾生的不同身份而示現。如觀音菩薩的三十二應,便是世人最為熟悉的佛教典故之一。佛陀成道以後,為更好地度化眾生,以神通變化各種身相:應於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同時,還在人間、天上乃至海中等不同場所宣說法要。 

或處一切諸大菩薩眾會道場,或處聲聞及辟支佛眾會道場,或處轉輪聖王、小王眷屬眾會道場,或處刹帝利及婆羅門、長者、居士眾會道場,乃至或處天龍八部、人非人等眾會道場。

佛陀因機設教,應眾生的不同根基而作開示。有時到大菩薩們活動的場所說法;有時在聲聞、辟支佛所在的場所說法;有時在國王聚會的場所說法;有時到執政者、婆羅門、商人聚會的場所說法;甚至到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聚集的場所說法。 

處於如是種種眾會,以圓滿音,如大雷震,隨其樂欲,成熟眾生,乃至示現入於涅槃。如是一切,我皆隨學。

在不同場所,佛陀又會根據眾生的需求和喜好,以最為圓滿的音聲宣說種種教法,以無量的智慧和方便善巧傳播甚深法義,如隆隆雷聲喚醒眾生的無明迷夢。直到在世間的化緣已盡,才入於涅槃。無論是佛陀在因地求法的精神,還是佛陀為眾生慈悲說法的精神,都是我們盡未來際努力學習的。 

如今世尊毘盧遮那,如是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所有塵中一切如來,皆亦如是。於念念中,我皆隨學。

本品主要介紹釋迦牟尼佛求法和弘法的經歷,為求法不畏艱難,為弘法不知疲倦。釋迦牟尼是這樣做的,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也是這樣做的。我們既要向釋迦牟尼佛學習,也要向十方三世一切諸佛學習。或是學習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或是學習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十二大願;或是學習地藏王菩薩「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的宏偉願望;或是學習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尋聲救苦」的精神;或是學習本品所介紹的普賢菩薩的廣大無邊的十大行願。

在學佛過程中,我們可以尋找一位和自己最有緣的菩薩來學習。如文殊菩薩代表智慧,觀音菩薩代表大悲,地藏王菩薩代表大願,普賢菩薩代表大行…每個人都可選擇其中一位作為修行榜樣,將他們的願力轉化為自己的願力,以他們的品行調整自己的品行。若以觀世音菩薩為學習榜樣,就應充分瞭解觀世音菩薩的品質和功德,以此作為糾正凡夫習氣的參照係數。修習達到一定程度後,就可以將自己觀想為觀音菩薩。藏傳佛教關於本尊的修法,正是基於這一原理。觀世音菩薩曾是普通的凡夫,阿彌陀佛曾是平凡的眾生,釋迦牟尼佛在因地也曾和我們一樣的,只因為他們發廣大心,修殊勝行,才能成就無上佛道。所以說,只要我們也像諸佛菩薩那樣發心並勇於直下承擔,將來也能和十方諸佛一樣修行成就的。 

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隨學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常隨佛學,是盡未來際向諸佛學習,無論物轉星移、滄海桑田,始終精進不退。學佛,關鍵在於行佛所行,而不僅是祈求佛菩薩的加持和保佑。唯有將佛法落實到自身的心行改造中,才是名符其實的學佛。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