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賢行願品》(三)

濟群法師

第四大願:懺悔業障

復次善男子,言懺除業障者,菩薩自念,我於過去無始劫中,由貪瞋癡,發身口意,作諸惡業,無量無邊。若此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界不能容受。我今悉以清淨三業,遍於法界極微塵刹,一切諸佛菩薩眾前,誠心懺悔,後不複造,恒住淨戒,一切功德,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懺乃盡。而虛空界乃至眾生煩惱不可盡故,我此懺悔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修行過程中,不僅要積累資糧,更應懺悔業障。無始以來,正是業力推動並左右生命的延續,這也是佛教和其他宗教的重要區別。其他宗教認為世間一切皆由神造,而佛教不承認有造物主,並指出命運正是由自己造作的業力決定。

業是由行為構成,包括身業、語業和意業。所以說,身體、語言、思想是業力產生的三大管道。其中,最難把握的是思想行為,即每日的起心動念。現代人妄想特別多,因為世界太複雜、生活太豐富了,故整日思緒紛飛,不絕如縷。我們往往以為妄想過去就不留痕跡了,所以很少有意識地在這方面約束自己。事實上,每個心念都會在識田留下影像,並形成正面或負面的心行力量。當善的心所活動時,自己也覺得開心自在。真誠關愛他人,能令我們的內心柔和謙恭;慷慨救濟貧困,能令我們的心胸慈悲寬廣。反之,當不善的心所產生作用時,則被瞋恨和痛苦折磨,不僅傷害他人,更會傷害自己。

在無盡的生死長河中,我們曾經想過、做過很多。這些生命延續中積累的經驗,將在識田中形成不同的業力,包括善、惡、無記三種。這些業力就像編寫的各種程式,在未來生命中繼續活動並運作,給生命帶來不同的結果。其中,善業代表正面力量,有利生命的和諧發展;惡業代表負面的力量,阻礙生命的健康發展。凡是我們所造作的業力,必會感得苦樂果報,又名「業決定之理」。也就是說,一切快樂都是善業招感,所有痛苦皆由惡業決定。即使是點滴的苦樂果報,亦是往昔善惡業力決定,無一例外。故學佛須深信業果真實不虛,唯有這樣,才能策勵我們「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外在的事業很快會成為過去,但在內心產生的影像卻有著長久的作用。業是決定的,不作不得,作已不失,唯一可行的辦法,是通過真誠懺悔來彌補。

事實上,每個眾生都具備和佛菩薩一樣清淨無染的心,但因無明所覆,使內心變得污濁不堪。所以佛陀在很多經典中為我們闡述了懺悔法門,以此清除業障並淨化人格,使重業轉輕、輕業消除。懺悔同時也是戰勝凡夫心的重要手段,所謂「懺悔則清淨,懺悔則安樂」。在修學過程中,任何法門都必須以懺悔為前行。漢傳佛教中,天臺宗祖師曾制訂了許多懺法,以此掃除修法道路上的障礙。而藏傳佛教的前行中,大禮拜及誦百字明咒都屬於懺悔的內容。如果不具備這些前提,修行路上往往違緣多、障礙重重。

關於懺悔之道,《菩提道次第論》將之歸納為四種:

一是依止力皈依之後,通過念佛、拜佛、憶念三寶功德等方式不斷祈求三寶加持。同時,發起殊勝的菩提心,一旦發起這種最強大的心靈力量,罪業就迎刃而解了。

二是能破力以追悔來摧毀罪業。造業之後,若以至誠懇切之心懺悔,後不復造,就能使重業轉輕,輕業消除。就如我們和某人結怨之後,真誠地向對方表示歉意,便能及時化解雙方矛盾。

三是對治現行力以念佛、誦經、持咒等力量與之對抗,如讀誦大乘經典或持大悲咒、百字明咒、懺悔文等。其中,觀一切性空對治效果最佳,當然難度也最大。

四是遮止力業有增長廣大的能力,就像樹種會長成參天大樹。同樣的我們所造惡業雖小,卻能繼續增長。尤其是造作之後不斷重複這一行為,其力量將迅速強大。遮止力,便是停止造作,不再對這一業行創造成長的因緣。

 

那麼,《行願品》又是以什麼方式懺悔的呢?

「復次善男子,言懺除業障者,菩薩自念,我於過去無始劫中,由貪瞋癡,發身口意,作諸惡業,無量無邊。」

此處所言之菩薩,不僅指普賢菩薩,也包括每一個學習《行願品》、發起菩提心的佛弟子。生命並非始於今生,而是有著無窮的過去。故應省察自往昔以來,因受貪瞋癡煩惱影響,身口意三業造作了無量惡業。煩惱就像電腦病毒一樣,一旦運行起來,會影響乃至破壞整個系統的運轉。更可怕的是,煩惱還能不斷複製並全面感染其他的文件。同樣的,貪瞋癡三毒也不僅限於自身的單獨活動,還具有自動複製的能力,干擾其他的心理活動。當我們被負面情緒主宰時,所有想法和行為都會塗抹上這一色彩。如對某種境界或物件生起強烈的貪心時,這種心念會在行住坐臥間時時浮起,徘徊不去。

貪瞋癡為生命中三種主要毒素,其根本又在於癡,即無明,也就是對生命真相缺乏認識和智慧觀照。若能觀照一切事物皆由因緣和合、虛幻不實,儘管念頭來來去去,卻能始終保持內心警覺,歷歷分明而不被其所轉。問題在於,我們總是將這些念頭執以為「我」,不自覺地被其主宰並染污。即使想安靜一下,念頭還是無法控制。無明,還使我們產生很多錯誤的人生觀念,例如以事業成敗衡量自我價值的實現等等。其實,做事只是緣起的過程,但被賦予自我的感覺後,卻帶來諸多執著和煩惱。貪瞋癡的力量,還使世界充滿種種惡業。因為貪,會導致謀財害命(殺)、偷盜搶劫(盜)、好色邪淫(淫)、詐騙錢財(妄)等行為。同樣的,瞋和癡也會引發殺、盜、淫、妄。由此可見,一切犯罪行為,皆源於貪瞋癡。要杜絕社會犯罪現象,必須從改善人心下手,否則只是治標而不治本。

 

「若此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界不能容受。」

惡業,即不善業,包括身三、口四、意三共十種。其中,身體行為是殺、盜、淫;語言行為有兩舌(挑撥離間)、惡口(以粗惡語傷害他人)、綺語(誨淫誨盜、愛恨情仇)、妄語(假話);思想行為是貪婪、瞋恨、邪見。反之,則是十種善行,即不殺、不盜、不邪淫,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妄語、不貪、不瞋、不邪見。無始以來,由於貪瞋癡三不善根,使我們造下無邊惡業。若這些惡業有形有相的話,那麼虛空都無法容納。正如《地藏經》云:「南閻浮提眾生舉止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或許有人會說,我並沒有時時造作殺盜淫妄。須知,即使我們沒有造作行為上的殺盜淫妄時,起心動念仍被貪瞋癡所染污。哪怕是做件好事,也往往不是純正的善行。那麼,又該如何對待這些罪業呢?

「我今悉以清淨三業,遍於法界極微塵刹,一切諸佛菩薩眾前,誠心懺悔,後不復造,恆住淨戒一切功德。」

首先,要觀想宇宙間有微塵刹土那麼多的佛菩薩,而我們是向盡虛空、遍法界的佛菩薩懺悔。在觀想過程中,以虔誠、清淨的身口意三業,將自己融入佛菩薩的功德中,正是消除罪業的最佳方法。若我們心中充滿佛菩薩的功德,不隨貪瞋癡所轉,三業即可保持清淨,人格也將隨之淨化。所以清淨三業的本身就是最好的懺悔。更重要的是,還須發誓將來不再造作罪業。否則這種懺悔必定不是發自內心的,也就缺乏相應的力量。

雖然我們在無量劫中,造作了諸多罪業,但不要使其成為心靈負擔,更不要被它壓垮。佛陀要我們認識到自身的罪業,並非讓我們沉溺其中自哀自怨,而是讓我們警惕種種不良習氣的誘導,並指引我們以積極、正確的態度去對待。事實上,罪業並無固定不變的實質。它也是因緣所生,是無自性的,故能通過相應的手段對治。業力由心而生,同樣可以用心懺悔,所謂「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心亡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通過真誠、猛利的懺悔,或體認罪業的本質,便可從根本上清除它。

 

「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懺乃盡。而虛空界乃至眾生煩惱不可盡故,我此懺悔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懺悔,絕非一次、兩次即可萬事大吉。許多人或許都有這樣的經驗,犯錯之後雖然也知道懊悔,也想痛改前非,但不久又會明知故犯。因為眾生的煩惱習氣根深蒂固,所以,懺悔也必須長期、持久地進行,盡未來際永不間斷,才能形成穩定的心行力量,從而與無始以來形成的習氣抗衡。

當我們的心轉化為清淨心、慈悲心和智慧心時,當下就能和佛菩薩相應。那時,煩惱就再也奈何不了我們了。

第五大願:隨喜功德

復次,善男子,言隨喜功德者,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極微塵數諸佛如來,從初發心,為一切智,勤修福聚,不惜身命,經不可說不可說佛刹極微塵數劫。一一劫中,捨不可說不可說佛刹極微塵數頭目手足。如是一切難行苦行,圓滿種種波羅蜜門,證入種種菩薩智地,成就諸佛無上菩提,及般涅槃,分佈舍利。所有善根,我皆隨喜。及彼十方一切世界,六趣四生一切種類,所有功德,乃至一塵,我皆隨喜。十方三世一切聲聞及辟支佛、有學、無學,所有功德,我皆隨喜。一切菩薩所修無量難行苦行,志求無上正等菩提,廣大功德,我皆隨喜。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隨喜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隨喜,即隨順、讚歎他人所作善行、功德和成就。任何人作利益眾生之事,我們都應由衷地歡喜讚歎。以清淨心隨喜他人善行,也是在成就自身的善心。不僅如此,隨喜還能獲得與行善者相同的功德,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會超過對方。原因何在?因為所獲功德的多寡是取決於發心,而非我們以為的,與出了多少錢或多大力成正比。我們的心,就像裝載功德的容器,若它本身極其狹隘且放有其它雜物,自然也就盛不下更多了。所以,若以凡夫心、以充滿我執的名利心行善,即使所做事情很大,但因為發心狹隘而不純淨,所獲功德往往非常有限。反之,若能以無限廣大的清淨心去隨喜,所獲功德將是盡虛空、遍法界的。

無論我們做什麼,都離不開心靈的參與。事實上,發什麼心做事,最後就成就什麼。發凡夫心行善,只能積累人天福報;發菩提心利他,才能成就佛菩薩的品質。所以,要以廣大無限的心去隨喜。這件事看似容易,實際操作時卻並不容易。當自己的家人樂施淨資利益大眾時,我們可能會埋怨他們亂花錢;當不相干的人發心行善時,我們又會對別人的成就感到嫉妒,同樣隨喜不起來。這兩種情況都很普遍,因為凡夫皆侷限於我執的天地中,只希望自己成就或得益。唯有去除我執,才能無私隨喜他人,無我地讚歎他人。就像佛菩薩那樣,將眾生和自己視為一體,為他們的快樂而快樂,為他們的痛苦而痛苦。唯有具足這樣的心,才能發自內心地隨喜一切善行,而這正是迅速積累佛道資糧的捷徑。因為我們的能力和精力有限,不可能事事身體力行,但只要以清淨、廣大的心隨喜,功德就將念念增長。也許有人會覺得,既然隨喜能獲如此功德,再遇到需要出錢出力的事,口頭表示一下即可,錢和力都可省下了。如果是這樣,所謂的隨喜必定是不真誠的,只是為自己的吝嗇尋找藉口。要知道,隨喜不僅包括內心的認同,語言的讚歎,還包括相應的行為。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積極參與,才是身口如一的隨喜,才是由衷、清淨的隨喜。

 

《行願品》中,又是如何修習隨喜法門的呢?

「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刹極微塵數諸佛如來,從初發心,為一切智,勤修福聚,不惜身命。」

首先,我們要隨喜諸佛菩薩的功德,因為學佛修行的終極目標正是成佛。我們隨順的不僅是一佛、二佛,而是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諸佛菩薩從最初發心開始,為成就一切智慧、為追求真理和解脫,精進不懈地修福、修慧,甚至不惜以生命為代價。這種為法忘軀的精神,正是一代又一代佛弟子的楷模。對於他們的所有善行,我們應當由衷地歡喜並讚歎。

 

「經不可說不可說佛刹極微塵數劫。一一劫中,捨不可說不可說佛刹極微塵數頭目手足。」

在因地三大阿僧祗劫的漫長修行中,佛陀不知多少次為法捨身,行種種難行苦行。只要眾生需要就慨然給予,乃至捨身飼虎、割肉餵鷹,血肉之軀尚不足惜,更何況身外財物。為聽聞無上正法,更是難捨能捨。佛陀在因地時,曾生於無佛之世,為向一羅刹求半偈佛法而毅然捨身。僅從這一點來說,佛菩薩的境界就是我們難以想像的。對現代人來說,不必說為半偈捨身,若是聽法條件差一點,很多人可能就不來了。在經濟條件允許的範圍內修一點佈施,也往往十分吝嗇,百般不捨。身為佛子,怎樣才能克服凡夫心,並不斷向佛菩薩靠攏呢?首先,應隨喜佛菩薩的功德,以此作為修學入手處。

 

「如是一切難行苦行,圓滿種種波羅蜜門。」

種種波羅蜜門,即佈施、持戒、忍辱、禪定、精進、般若六度,這是菩薩修行的六個主要項目。佛陀在行菩薩道的過程中,不斷修習六度直至圓滿。那麼,怎樣才能圓滿六度呢?僅以佈施為例,天下需要幫助的人那麼多,我們的能力又如此有限,如何才有圓滿的那一天?其實我們不必擔心,佈施的圓滿並不在於給所有眾生提供實際幫助。如果那樣的話,面對無量無邊的眾生,不僅我們永無機會圓滿佈施,諸佛菩薩也難以成就了。我們知道,諸佛菩薩都發願度盡一切有情,為什麼他們成佛了,世間卻仍有那麼多苦難眾生呢?由此可見,圓滿佈施的關鍵也是在於心行。只要對每個眾生都能生起佈施心,無一人例外;對任何利益眾生的財物都願意佈施,無一物不捨,佈施就圓滿了。慈悲也是同樣,能對所有眾生生起無限悲心,就已具備佛菩薩的大慈大悲。

 

「證入種種菩薩智地」

菩薩道修行共有十地,分別是初地歡喜地、二地離垢地、三地發光地、四地焰慧地、五地難勝地、六地現前地、七地遠行地、八地不動地、九地善慧地、十地法雲地。十地代表了菩薩在修行中斷除煩惱的程度,也標誌著菩薩成就功德的程度。這一修行步驟,正如我們驅車從蘇州前往北京,必得經過很多網站才能達到目的地。同樣成佛也不是虛無縹緲的,在每個前進階段都有明確的考量標準,使修學者可以對照自身修行進行調整。

 

「成就諸佛無上菩提,及般涅槃,分佈舍利。」

最終,成就無上菩提果位,即福德、智慧的究竟圓滿。同時,成就法、報、化三身和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涅槃,代表著佛陀在這個世界身相的結束。雖然佛陀法身是不生不滅的,但與此間眾生因緣已盡,故其應化身會在娑婆世界消失。這並不意味著佛陀死了,因為他是不生不滅、不來不去的。舍利,乃佛陀荼毗後留下的骨子,如五色珠,光瑩堅固。佛陀涅槃後,將其舍利分佈世界各地,造塔供奉,給未能值遇佛世的眾生種下善根。扶風法門寺收藏的佛指舍利和北京靈光寺收藏的佛牙舍利,都是聞名世界的佛陀舍利。2002年,法門寺的佛骨舍利應邀前往臺灣巡展,朝拜者超過四百多萬。佛陀已滅度兩千五百餘年,其遺骨尚能引起如此轟動,充分體現了佛陀功德的感召力。

 

「所有善根,我皆隨喜。」

當我們對佛陀的發心和功德表示衷心讚歎時,就能將心逐步融入其境界中,進而將佛陀的發心變成自己的發心,將佛陀所修善行變成自己的行為。所以,隨喜不僅是稱揚讚歎,重點還在於觀所緣境,並將心融入其中。若只停留於口頭讚美,算不上真正的隨喜。

 

「及彼十方一切世界,六趣四生一切種類,所有功德,乃至一塵,我皆隨喜。」

我們不但要隨順佛菩薩的功德,還要隨順十方一切眾生的功德。六趣,指天、人、阿修羅、傍生、餓鬼、地獄六道,四生則指有情受生的四種形式,即胎、卵、濕、化。我們應對所有眾生的善行表示讚歎,隨時發現、鼓勵、讚歎他人的長處,既能使對方的長處發揚光大,還可使自身的優良品質得到發展。反之,若我們總帶著凡夫心去挑剔他人,對方固然不易接受,也會增長自身的慢心等不良習氣,於己於人皆無益處。

 

「十方三世一切聲聞及辟支佛、有學、無學,所有功德,我皆隨喜。」

聲聞,是修習解脫道而證果的聖者。辟支佛,則指那些樂獨善寂、慧根極利的聖賢,雖值遇無佛之世,但能通過花開花落等自然現象深知諸法因緣,體悟空性而修行成就。有學、無學也代表著修行的不同階段,所謂有學,即修行尚未圓滿,為聲聞的前三果,分別是須陀洹果、斯陀含果和阿那含果。所謂無學,即所作已辦、不受後有的阿羅漢,徹底斷除煩惱並了達諸法空性。對這些聖人的修行和功德,我們皆應廣泛隨喜。當我們以清淨心讚歎時,就能與他們成就的功德相應,並將自己的心融入這些功德中。

 

「一切菩薩所修無量難行苦行,志求無上正等菩提,廣大功德,我皆隨喜。」

一切菩薩在行菩薩道的過程中,所修無量難行苦行,為尋求真理而捨棄生命,為救度眾生而奉獻自身,這些行為我們都要發自內心地讚歎。

 

「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隨喜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這種隨喜是永無止境的。因為一念隨喜的力量微不足道,無法形成穩定的心行。如果更多時間還在想著吃喝玩樂的話,那麼隨喜之心很快就會淹沒不見。只有時時刻刻地憶念佛菩薩功德,才能形成鞏固、穩定的心行,長久的保持正念並念念安住。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