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與心性涵養》-心靈沉澱與精神免疫力提升之研究

劉易齋博士
楔 子
近兩個世紀來,人類文明發展從農、漁、畜牧、工、商業、電氣化、核能、資訊無障礙傳輸到e化網路無國界的開放境地,從表象上來看,似乎在知識、經濟、生活、軍事、訊息、交通等科技文明與物質文明的開發上,取得了驚人的成就。然而,從精神生活、身心均衡、生命品質與人際和諧的面向觀之,人的仁善本質與心靈內在,卻不斷呈現褪化與耗弱的狀態。本人針對這種人性沉淪病變,亟思探索、尋求解縛之道,經數十年研究,遂提出「生命教育上游思想」與「心靈沉澱」的生活禪修療法。
全世界的文明病變與地球暖化、天災人禍等現象的肇因,是人心狂亂與物慾橫流彼此對應的因果病變,有人說,這是人類的共業,也有人說,這是氣數使然,也有人認為這是人類文明發展到一個程度階段之後,不可避免的反動狀態。其實,各種單項的、局部的、藥物的、解剖式的療治觀念和方法,僅能治標而無法治根。要將人類龐雜紛擾的沉疴予以拔除,除了從「心」淨化開始、別無二法。
歷代修行的成就者,在思想、觀念的心理建設上,有所謂「四念處」、「四聖諦」、「八正道」等心法,而在生活實踐上,則以沉澱、禪定、放下、持戒、回歸自然等簡約型態以與智慧的生活相和合,讓生命恒行在清淨的生涯流水中,透過這種恬澹簡樸的薰修生活境界,才有可能解除人類共業中的不良習染與煩惱劫難。

一、前言-建構「生命上游」思想之概念
就本人數十年來探索生命哲學的心得,得以建構出「生命教育」的上游理論思想,其實踐綱領概分三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是在思想紥根(經典智慧)的立足點上,建構生命教育的「尋根」理論,其論點如樹之根、河之源頭,是生命教育的根源。
第二個層次是在生命脈絡(歷史基因)的經驗傳承上,確認生命教育的「脈絡」理論,其論點如樹之幹、河之主流,是生命教育的主體。
第三個層次是在生活實踐(典範人物)的學習薰染中,培塑生命發展的「實踐」型態,其論點如樹之器、河之灌溉,是生命教育的目標。在人文活化、自然活化、科技活化與活在當下的文明淨化過程中,統整生命文化的原創力,其內涵如植樹之壤、生命河之元質,是生命教育的主體。
生命的上游、中游與下游,不僅是生理階段性分割的結構,更是具有身心靈成長過程中,內外相濡、系統黏合的統整關係。
誠如本人在《生命管理學概論》一書中所云:生命的成長與發展,猶如一棵樹的芽生、茁壯與延伸繁榮,生命的涵養及歷程如河水的源遠流長、迴轉與壯大澎湃。因此生命即有它成長與發展的上游、中游與下游1。
以「生命樹」與「生命河」來比喻生命成長的狀態,在中西方宗教、哲學、人文典籍中皆有記載。基督教以「生命樹」象徵上帝的福音、靈與恩典,人藉著與基督的聖靈相和,可以獲得「永生」2。在佛教教義裡所表達的「生命樹」,具有多重層面的意涵,有以特定的「菩提樹」來彰顯諸佛道業成就的象徵者,有以「樹」的生命狀態來詮釋人的修行次第者,也有以寶樹莊嚴的神采,來比喻修行功德與佛菩薩之生命成就者。
以「生命河」來形容生命發展的過程與分流,頗能顯喻生命教育與優質生活的發展內涵,因為隨著生涯變遷,經歷了上游、中游與下游,而有不同的薰染、體驗和價值的確認。它的分段,無法完全以生理年齡作區隔,卻可以憑藉心智的成長、靈性的開發、良知的啟蒙、苦難的解脫、悲情的淡化、寬恕的釋結、心性涵養的工夫來逐次推衍。

二、淨化生命上游的禪修思想
遍尋人類所有制式教育與非制式教化的課程中,能含括講授、體驗、啟發、薰修、對話、淨化、檢證、覺悟等教學內涵,得以讓生命結構穩定生長,予生命教育澄澈無礙地發展者,除了讓生命穩定發展的「禪修」之外,似乎很難覓得一個周徧生命內外結構、啟明心性德養的課題。
清淨襌修是以向內省察、放下外緣為教法的心靈淨化過程。藉由思緒的沉澱、呼吸的調理、念力的集中、身心姿態的導正,使生命內外結構獲致最佳平衡狀態,這就是生命教育的基礎工夫。
面對渾濁不清的環境污染,和似是而非的不良習氣,最重要和最有效的治療方法,就是把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每一步,都轉變成治療練習。不要把禪修和生活區隔開來,要把它們融合在一起3。
禪修對於人生的教化,是精微而實在的,禪修的「修」與實踐的「行」義是同一意思。在佛學的要義裡,所謂「修行」的「行」字,它包括「心行」(心理意識活動的清淨狀態)和「行為」兩方面的自我省察、自我修正的實證經驗4。

(一)「二入」與「四行」的生命禪修理念
已內化為中華文化民族基因入手的禪修思想,起源於達摩大師所傳的禪宗,他對學禪的重點,著重在修正「心念」和「行為」的要義5。概括「達摩禪」的要義,是以「二入」「四行」為主。這是禪修之於生命教育的重要理論依據,也即是生命內外結構,經由禪修的工夫,達到生命教育目標的核心要領。所謂「二入」,就是「理入」與「行入」二門。所謂「四行」,就是「報冤行、隨緣行、無所求行、稱法行」等觀念與行為,其內容簡述如次:
1.「理入」的正見思想
所謂「理入」並不離於佛教大小乘經典所有的教理,由於圓融通達所有「了義」的教理,深信一切眾生本自具足同一的真性,只因客塵煩惱的障礙,所以不能明顯地自證自了。如果能捨除妄想而返璞歸真,凝定在內外隔絕「心如牆壁」的「壁觀」境界上,住於寂然無為之境,由此而契悟宗旨,便是真正的「理入」法門6。

2.「行入」的生活實踐:
所謂「行入」,達摩大師以「四行」概括大小乘學經論的要義,不但為中國禪宗精義的所在,也是隋、唐以後我國佛教與文化融會為一的精神之所繫7。茲將「行入」含攝的「四行」要義概略如下:

(1)「報冤行」:
佛教學者南懷瑾教授云:「凡是學佛學禪的人,首先要建立一個確定的人生觀。認為我這一生來到這個世界,吃的穿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眾生、國家、父母、師友們給的恩惠。我只有負人,別人並無負我之處。因此要盡我之所有所能,貢獻給世界的人們,以報謝他們的恩惠」8。其實,這是宗教徒迴小向大、謙學於大我社會的心理建設初階。
達摩大師到中土後,被人所嫉,曾經五次施毒,他既不報,也無怨言,最後找到傳人,所願已達,為滿足妒嫉者仇視的願望才中毒而終。這便是以身示教的宗風。蘇格拉底從容飲下毒藥;耶蘇被釘十字架;子路的正其衣冠,引頸就戳;文天祥的從容走上斷頭台等壯烈事蹟,也都同此道義並無二致。原始佛教在印度修習小乘佛學有所成就的阿羅漢們,到了最後生死之際,便說:「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然後溘然而逝,從容而終。後來禪宗六祖的弟子,永嘉大師在證道歌中說:「了即業障本來空,末了先須償宿債。」都是這個宗旨的引申9。

(2)「隨緣行」:
生命說禪修者的終極關懷,就是標示世間一切人、事,都是「因緣」聚散無常的變化現象。「緣起性空,性空緣起。」此中本來無我、無人、也無任何一種不變之物的存在。因此對苦樂、順逆、得失、榮辱等境域,皆視為如夢如幻的變現,而了無實義可得。後世禪師所謂的「放下」、「不執著」、「隨緣銷舊業、不必造新殃」也是由這種要旨歸納而來10。

(3)「無所求行」:
僧曇琳序記云:「世人長迷,處處說貪著,名之為求。道士悟真,理與俗反,安心無為,形隨運轉。三界皆苦,誰而得安?經曰:有求皆苦,無求乃樂也」11。
這也就是大乘佛法心超塵累、離群出世的精義。惟覺老和尚云:「無論信佛教也好,不信佛教也好,都想追求富貴,佛法對富貴的看法與社會上的看法有所不同。人除了物質生活之外還有精神生活。社會上每個人都想追求物質豐裕、追求人生的幸福和快樂,這反而得不到真正的富貴、幸福和快樂。因為我們把追求的道路走反了。這個世間的富貴是假的,好像花開花謝一樣,我們看看歷史上,從過去到現在,一個朝代一個朝代的過去,沒有一個永久的存在。就佛法來講,一切都是無常,既然是無常,我們就必須在無常當中,找一個心當中最安定、最幸福、最快樂也就是最真實的富貴」12。

(4)「稱法行」:
僧曇琳序記云:「性淨之理,目之為法。此理,眾相斯空,無染無著,無此無彼。經云:法無眾生,離眾生垢故。法無有我,離我垢故。智者若能信解此理,應當稱法而行 13。
「稱法行」綜攝了大小乘佛法全部行止的義理,於了然人、法俱空的意涵之後,體證了智慧解脫的道果,仍復歸於平常的生活實務,所以,古德所謂道本自然,就是禪修生活化的真義。

(二)把身心安頓在「四念處」
所謂「四念處」即是「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透過靜慮思惟,澄心返照的工夫,觀想此「四念」之所在,之所境,皆非經常不變的存有,故能漸至虛寂,安心保持解脫自在的心境。「四念處」的概念略述如下:

1.身觀念處:觀身不淨:
1)心念專注於呼吸
距今約三千年前,世尊住在一個叫卡摩沙達摩的聚落裡,他平靜的曉諭信徒們說:「比丘們!有這麼一條道路可以引導眾生至於清淨,克服憂悲惱苦,袪除痛苦悲傷,獲得正道,體證涅槃,那就是四念處。是那四念處呢?就身體來觀察思惟身體,就感受來觀察思惟感受,就心意來觀察思惟心意,就心法來觀察心法,就得以袪除世間的渴愛和煩惱」14。

2)四威儀的培養
關於禪修者的行住坐臥行儀,佛陀告誡弟子們說:「當走路時,了了分明正在走著;當站立時,了了分明正在站著;當坐下時,了了分明正在坐著;當躺臥時,了了分明正在臥著;不論身體處於何種狀態,他都了了分明 15。

3)念念相續的精進生活
生命禪修的實踐者,在觀照身心活動的行持上,是沒有間斷、不稍懈怠的,就如佛陀所言:「在屈伸俯仰之間,要了了分明它的一舉一動;吃、喝、嚼、嚐之間,要了了分明它的一舉一動;大、小便之際,也要了了分明它的一舉一動。所以他堅定正住,就(生命)內在的、外在的,內在的兼外在的身體(狀態)觀察思惟身體(變化的現象),他都獨立正住(保持不生不滅的空性正念),不執著於世間的一切」 16。

2.受觀念處:觀受是苦
佛陀告訴弟子們:「在經歷著愉快感受時,對這愉快的感受,要了了分明;正在經歷痛苦的感受時,對這痛苦的感受,要了了分明;正在經歷著不是痛苦、也不是快樂的感受時,對這不是痛苦、也不是快樂的感受要了了分明」17。這段話表明了禪修者在身心體察苦樂之際,要清楚明白地覺知所「受」為假性的、暫時的感覺,若有執著、分別,即難以離苦。
在佛家的生命觀裡,人因著「十二因緣」18的身心與對應對象之間的循環輪轉,身心長期飽受內苦(四百四病為「身苦」、憂愁嫉惱為「心苦」)和外苦(盜賊虎狼之侵襲為人禍之苦難、風雪寒暑之災變,為自然界之災害19的侵擾),迷惑者儘向外緣物質面去生死輪迴,而覺者則向內觀精神界來返璞歸真,尋求不「受」後有的解脫之道。

3.心觀念處:觀心無常
「一切法以心意為先導,由心意所支配,由心意所成就」。佛陀從這個偉大的基礎──心意,來明確解說所有的正法20。他說:「比丘應如何堅定正住,就心意來觀察思惟心意呢?比丘於貪慾心知其為貪慾心,心離貪慾知其離於貪慾;於瞋恨心知其為瞋恨心,心離瞋恨知其離於瞋恨;於愚癡心知其為愚癡心,心不愚癡知其不愚癡;於收攝心知其為收攝心,於放逸心知其為放逸心,於增上心知其為增上心,於停滯心知其為停滯心,於勝妙心知其為勝妙心,於下劣心知其為下劣心,於定心知其為定心,於散漫心知其為散漫心,於解脫心知其為解脫心」21。其實,禪修的工夫,就是攝心的工夫。
日本天台宗的開山祖師「最澄」(766~822)說:「悠悠三界,純苦無安,擾擾四生,唯患不樂」22。襌修者從生命緣起與終極關懷中覺悟一切生命現象皆緣自「心」的作用,故能放下,將「心」安住在「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心性涵養中。

4.法觀念處:觀法無我
佛法最初的生命觀是設定在「四聖諦」23的正智覺悟之道中,經由「八正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的行持,乃能脫離苦難獲得生命安祥的完美境地。由此觀之,宇宙萬事萬物(即所謂「法」),都是隨著因緣而生滅的;因緣合則生,因緣散則滅。因此,在事物的本身並沒有一個常久存在,永不改變的「本體」24。

三、心靈沉澱的生命淨化教育
就生命教育的優質導向而言,若欲將禪修生活系統導入圓融無礙的優質領域,乃必須兼顧生命從胎生之初,一直到往生離世的整體過程,也即是以回歸清淨心的禪修,來貫穿生命週期的上游、中游和下游,方足以臻達縱橫相連、因果循序、本末相顧的完善境地。

(一)生命上游的薰修教育
儒者黎振東先生云:斷盡妄想和執著最好的方法,是制心一處,也就是《佛遺教經》所說:「制心一處,無事不辦」。龍樹菩薩在「誠王頌」中說:「大王!若人專注一念,是為趣入善逝唯一道」。唐、宋以前的人,根器很利,三言兩語便開悟了。為什麼?主要在個「歇」字,所謂「歇即菩提,但歇狂心,別無聖解」25。
根據聖經上記載,耶米利與約伯還在母體胎內的時候,上帝就和他們說話,因此,他們二人才能成為當時最偉大的賢人。現在人類所忽視的胎內教育,事實上都是醫學尚未發達的古代所傳下來的人類智慧。畫家達文西在他的「手稿」中,曾經這麼寫著 ─同樣的靈魂可以支配二個肉體。因此,母親所希望的事情,經常會帶給胎兒許多影響。母親所抱持的意志、希望、恐怖,以及精神上的痛苦,更會帶給胎兒重大的影響26。所以,胎內教育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夫妻的身體、精神必須健康。尤其在知道抽煙、喝酒、藥物的害處之後,就必須將這些威脅到母子健康的壞習慣完全戒掉27。
近代醫學研究證明,為了胎兒精神生活的適當發展,具有接納態度的生存容器 ─母親,乃是必然的。英國的心理分析家拜恩(Bion),稱這種關係為「歡聚(convivialty)」這種情形被描述為胎兒在懷孕期間「對母親的基本信任」,這種信任成為他(生命)發展過程中必要的條件和刺激。當這樣的情形存在時,所有的感官經驗和情緒意義都可以轉化成心智內容,然後儲存在胎兒的記憶中,這就是所謂的「學習」28。
根據本人多年研究體驗,生命上游的教育結構,在胎教的教育內涵裡,包括「基因的遺傳」、「前世的業力」、「受孕的情境」、「音樂與藝術的陶養」、「父母親的情緒」和「優雅的環境」(如圖一)。而能否統整這些內涵質素成為一精微純淨的涵化樞紐,則需要憑藉夫妻雙方和諧安祥的互動關係。

(二)生命中游的雕塑教育
當新生兒從母體脫胎之刻開始,即步上了人生學習的歷程,無論其壽命長短,在進入老年期或因病疾、意外、災難等因素而死亡之前的時序,均可視為生命教育的中游。此一生命中游階段對生命教育的內涵,包括家庭結構、父母身教、學校教育、媒體聲光、社會環境和朋友同儕的影響等多重層面之元素(如圖二)。其教育質素則含攝了心性陶養、品德培塑、通識傳授、技能學習、人生觀與價質觀的建立等內容,這些教育內涵與教育質素的傳習都需要經由長時間的濡沐琢磨,方能培育出健全的社會人。
「幼學瓊林」云:「和丸教子,仲郢母賢;戲彩娛親,老萊子孝。…菽子承歡,貧士養親之樂;義方立教,賢父愛子之心。紹我箕裘,克昌厥後;纘戎祖考,無忝所生」29。這些箴言德教都示諭了人品和修養率皆孕育於家庭,而為人父母、師長者,在教育子女的條件上,則需要多所斟酌,按照其性向、特質來施予教化,尸迦羅越經裡,佛陀指示父母對待子女的條件有「一者,當念令去惡就善。二者,當教計書疏。三者,當教持經戒」30。這些條件、方法即是為人師長、父母者,在生活環境裡以身作則,以精微細膩的慈良心地來模塑子女的觀念與行為。
在生命中游的涵化過程裡,如能運用清淨禪修的方法來適性培育,對生命品質的提昇,當有一般知識傳習與外在框限的禁戒所難以企及的成效。聖嚴法師曉喻弟子們說:「如何在平常生活中,以不動心修慈悲行:(1)守心、觀息;(2)以平常心看待得失;(3)用精進心修福慧」31。
圖二:〈生命中游的雕塑教育結構圖〉

(三)生命下游的安頓教育
本人在撰述的「建構通識教育的生命價值觀─生命成長的五元向度:「生命樹」」一文裡,論及生命下游階段的「成人到老年的教育內涵」包括:「人格塑造、價值確認、社會情境、潛能開發、智慧積累和身心安頓」等要項。
圖三:〈生命下游的安頓教育結構圖〉

(如圖三 )。在這些環環相扣、彼此相融互動連結的教育元素中,以「身心安頓」最為重要,唯有安頓的身心,才能讓其他元素所含括的條件、資質得以任運發揮、健康發展,而清淨禪修對此一生涯週期的教育涵化,實佔有關鍵性的地位。
儒家有云「老而戒之在得」,泰國高僧阿姜查針對生命的用功處謂:「我們需要去開展的基礎是:一要正直和誠實;二小心做錯事;三擁有內在謙虛的品性,要遠離驕奢並以少為足。關於言語和所有其他事物上,如果我們都以少為足,我們將見到我們自己,我們將不致精神散亂;這『心』將會擁有一種戒、定和慧的基礎」32。「以少為足」自始就是古今中外生命成就者的一貫作風,不將身心役使於物慾,故能長保身心安泰。
清朝時代的大方行海禪師對生命遷流現象有極深刻的描述,他針對信徒的請法開示:「盡世間人,杳杳冥冥,六根、六塵、六入、六賊起倒相隨。不肯少刻放下,被他牽入火宅,百年三萬六千朝,黃梁米熟天已曉。鬢已霜,齒已脫,將謂歡歌有幾時,那知扼腕頓足悔之暮矣。急須念佛、念法、念僧,業海無邊,回頭是岸」33。故云:「修行如梓人刻木,下得一刀一處空靈,功不浪施;如陶師治罌一般,增得一些,一處文彩。拈弄摩挲,剋期而成。罪性本空,因邪打正」34。

四、從生命上游尋根溯源的心靈療癒法
除循序漸進,切忌病急亂投醫外,「對症下藥」,從「心源」上入手,應該是療治病源的共通療理。

(一)「淨心」和「淨水」療法
人體平均由70%的水所構成,人在誕生前的受精卵狀態,有99%是水,原本占90%的水在成人之後,會降到70%。從物質的角度來看,人就是水。想擁有健康幸福的人生該如何是好?一言以蔽之,只要占人體70%的水乾淨就好了 35。
從生命的觀點來看,水是能量的傳遞者、運貨工,從很久以前,水負責傳遞能源的說法便廣為人知,並用於疾病治療。其中最特殊的莫過於「同類療法 (Homepathy)」。這是十九世紀前半,德國醫生哈內曼 (C.F. Samuel Hahmemann)研發的一種治療方法,在西元前四至五世紀,希臘醫學之父希波克拉提斯,便已經留下使用此法的記載,這個療法就是「以類制類、以毒攻毒」。比如說中了鉛毒的人,只要讓他喝下以同樣鉛成分稀釋十乘以負十二倍到四百倍、整個物質分子幾乎不在的鉛水,症狀就會消失 36。換言之,症狀消失並非仰賴物質的效果,而是靠稀釋後複寫給水的訊息,化解掉中毒症狀的訊息 37。
水可以複寫訊息加以記憶,海水可能記錄了靠大海維生的生命故事,冰河中或許也冰封著地球幾百萬年的歷史38。日本生命科學家江本勝先生受到「同類療法」、水可以複寫訊息並加以記憶的啟示,運用精密的高科技顯微鏡拍攝水結晶的方法,發現了水閱讀文字、水傾聽音響、水感應心靈意象的能量面貌。
在經過了無數次的實驗證明之後,江本勝先生的「水結晶」研究小組,在拍攝的水結晶影像中,看到「謝謝」(懂得感恩 )的水,呈現的是清楚而美麗的六角型結晶;相對的,看到「混蛋」(憤怒情態 )的水,呈現的結晶則和聽到重金屬樂時一樣,是細碎零散的結晶。這個實驗說明了日常生活的措辭有多麼重要。一句好話的震撼力,會將一切性質帶往好的方向,而一句惡言,則會將所有事物都引向破壞39。
江本勝先生的「水結晶」研究成果,傳達給世人一個清晰的訊息─「透過『愛與感謝』,水告訴我們人心有多麼重要,而意識擁有的力量足以改變世界」。

(二)「淨語」和「傾聽」療法
根據本人者數十年來的觀察、研究、檢驗,現代文明人(尤其是居住在都會區的人)的共同通病就是話多、觀念意識不清晰。講話、溝通,原本是傳遞訊息、聯絡情誼的人際表達方式,但是,因為長時期受染於傳播媒體聲光刺激的影響,以及工作壓力、飲食污染與不確定因素的干擾,一般人便習將錯誤的言行視為「正常」,卻因此衍生極多的煩惱。
若要維護生理水能量的清淨優質,進而提昇生命能見度,則必須先「靜心」,靜心的首要步驟是「淨語」40。用和顏悅色的態度及令人寬舒和平的語詞向人表達明確的、緩和的信念。
享譽國際的生命管理大師一行禪師,曾向信徒開示:「人不僅要聆聽,還要學習傾聽的藝術與使用愛語」 41。他說:「慈悲地傾聽是非常深妙的修行,傾聽時沒有評價與責怪,你只是為了讓對方減輕痛苦。學習傾聽,確實可以幫助他人轉化憤怒與痛苦」42。

(三)「呼吸」和「禪定」療法:
「淨語」和「傾聽」不僅可以運用在治療諮商對象與憂傷輔慰的個案中,同時也能藉此放鬆身心、傾瀉肺腑鬱結的方法,達到淨化意識、潛移默化環境的效果。譬如將身心徜徉在大自然的氛圍與聲籟當中,以靜默的心靈和田園野趣對話,用沉澱的心湖和默照之思維來觀想宇宙內外的意象。就在呼應芬多精與綠海林相之際,人的呼吸、念力,以及微細又敏銳的覺察力正好和視域、聽覺的勻淨感受同步共鳴,這個當下,面對此景此境,人才會體悟到一己呼吸的存在。

1.調息與靜坐的要領
民國初年以來流行於坊間的「因是子靜坐法」,強調「靜坐的時候,要把精神集中在小腹部(即肚臍下約一寸三分部位,道家稱「下丹田」)。初學者可輕閉雙眼至微露一線之光,而目觀鼻準,這叫『目若重簾』。靜靜的自然以鼻呼吸,以致不聞不覺,口也須自然閉合,遇有口津多的時候,可以緩緩分小口嚥下。還有一種方法,將兩眼輕輕閉合而用『數息』的方法,一呼一吸叫做『一息』,從一數到十,周而復始,使精神自然集中,這叫『心息相依』,…而最重要一點,仍是在於『意守丹田』」43。
惟覺老和尚指授禪修要領,是從靜坐、數息(訓練正確呼吸的方法)起步的初學靜坐時,須選擇寧靜之處,使閒雜人等不要在周圍打擾」44。
關於調和身心、滌除雜想妄念的「數息」法,必須輕鬆自在,平靜安詳,然後一心專注,心念依止出入息上,隨著出息數(不可出聲,以意念導引)一、二、三…七、八、九、十等十個數字,不可夾雜、錯落不清。字字不斷,緜緜相續。心念清楚明白就是『觀』;不間斷、緜緜密密就是『止』。如能止觀雙運、修習純熟,心中妄念頓消,定境現前,身心和悅、輕安舒適,心念清靜、悲智增明,覺照不失,快愉平生是為善境界」45。
至於禪修、坐禪等提昇生命品質之義理,詮釋心性涵養的禪修要旨最確切者首推慧能大師,大師說:「何名『坐禪』?此法門中,無障無礙,外於一切善惡境界心念不起,名為『坐』;內見自性不動,名為『禪』。何名『禪定』?外離相為禪,內不亂為定,…外禪內定,是為『禪定』」46。

2. 心念、氣脈與工夫相互統合的要領
瞭解了數息、靜坐、禪定等淬煉生命、匯合能量的修行之道,再回到認識生命存在的原點,體會呼吸的學問。雷久南博士指導學人謂:「一般早上醒來尚未下床時是很好的練習機會。首先放在小腹上,從吐氣開始,小腹壓下去,吸氣的時候,把手頂出來。…可以前三個手指頭並在一起,作深呼吸,重點是在吸氣之後的停頓,一呼一吸間的停頓,可以吸大地之氣,宇宙之氣,自然之氣,可以吸樹木之氣。所有這些你想吸的好氣,在停頓的時候,它會進來(停頓不是憋氣,而是緩慢止息之意 ),吸足氣,想像這氣充貫到全身,觀想你將宇宙最圓滿、最清靜的氣吸進來,把污濁的氣吐出去」47。如此周而復始的練習,使之成為生活中的自然習慣。
3. 心念清澄是永保生命祥和的活路:
現代人療治文明病的方法,在基礎方法上,也可以用「淨心」和「淨水」療法作為滌洗身心之能源,以「淨語」和「傾聽」作為開閤身心的門栓,以「呼吸」和「禪定」作為安頓身心的樞紐。此外,在淨化生活品質的生命教育歷程中,還有諸多配套治療之道,諸如「心對心療法」、「顏色光彩觀想療法」、「愛心療法」、「懺悔療法」 48,和「藥物療法」、「中醫療法」、「民間藥物療法」、「針灸療法」、「指壓、按摩療法」、「物理療法」、「溫泉療法」等 49。
心念、信念對身體的影響,近年來有不少醫學研究報導,哈佛醫學院教授 Herbert Benson在他的著作中,從《鬆靜反應》 (The Relaxation Response)到最近的著作《永恆的康復》(Timeless Healing),都有很多值得深思的實例 50。
其實,Benson醫師所謂的「鬆靜反應」療法,都可以藉由「淨心」和「淨水」療法、「淨語」和「傾聽」療法、「呼吸」和「禪定」療法,以及柔美旋律的音樂療法等多元整合的身心療法中,獲得一定程度的療效。

五、找回生命上游「靜止的流水」
從「心」觀照「生命」的本來面目
由於東西方的現代文明,人習以為常,誤認這個生理結構、社會結構、生態的價值,就是構成生命的全有,因而終此一生都在追求延壽身體的壽命、資源的獲利佔有、慾望的無限滿足。
然而人類誕生迄今,這種需求和夢想,從來不曾實現過。所以,稍有覺性的人們,會在身心挫折或感受不恰當的過程裡,開始體悟人生的終極需求,不是單憑物質面和慾求向度的「有為法」得以獲取。
針對透析「有為法」與「無為法」的區別,泰國高僧阿姜查有一系列高明的詮釋,他說:「無為法」意指『心』已見到『法』、真理、五蘊的本來面目─無常、苦和無我的心。一旦我們知道『有為法』是既非我們本身也不屬於我們時,我們便會放下『有為法』和『世俗(的認定 )』;一旦我們放下『有為法』時,我們便達到『法』(清淨正念的啟發 ),而進入『法』和覺悟『法』。當我們達到『法』時,就會很清楚的知道。我們知道存在的,只是『有為法』和『世俗(的認定)』,無存在、無我,無『我們』也無『他們』,這就是對事物本然的「認知」。「當心超越『有為法』時,同時也會知道『無為法』,心轉變成『無為』的─不再包含『有為』因素的狀態。心不再被世間的煩憂所取決,『有為法』不再染著心,快樂與痛苦也不再影響心。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影響心或改變心,它已經跳脫了一切的造作。見到『有為法』和『世俗(的認定)』的真實本質,心於是變得自在」51。
泰國高僧阿姜查經由詮釋「有為法」與「無為法」,將生命的核心問題及人生的本然面目,乃至身心療治的癥結所在,用淺顯的開示,簡明地表達出來,他說:「這顆自在的心叫作『無為』,也就是超越造作的影響之力量。假使心沒有確實明瞭『有為法』和『世俗(的認定)』,就會被它們所動搖。心為何會造作呢?因為仍有一個『因』存在。那個『因』就是:認為身體(色)是你自己或屬於自己的認知;認為感覺(受)是自我或屬於自我的認知;認為『想』是自我或屬於自我的認知;認為『行』是自我或屬於自我的認知;認為『識』是自我或屬於自我的認知。這種以『自我』來認知事物的傾向是苦、樂、生、老、病、死的根源。這就是世俗的心,隨著世間法到處打轉和改變,這就是『有為法』52。
近十年來藉由「靜坐」的體驗和長期實踐,能夠透過「神經迴路」概念,讓自律神經系統恢復良性循環功能,達到零能量消耗,從而提升精神免疫力、降低壓力、排除身心毒素,使生命力健康發展的智者仁人,逐漸匯聚為一股安定社會心靈的力量,例如楊定一博士所撰的《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21世紀最實用的身心轉化指南》53等書的出版,便提供了一種溯源返樸的生命上游之訊息。
透過生命的深沉反思與覺悟,藉由淨心、淨語和禪修的『無為法』,覺察到『有為法』的虛幻不實、煩惱污穢、膚淺殘缺,故能於心鏡上念念分明,無所掛礙。即如泰國高僧阿姜查所言:「你曾看過流動的水嗎?你曾看過靜止的水嗎?如果你的心是平靜的,它就會猶如靜止的流水」 54。

六、結語
二十一世紀的人類文明病變,是淵源於二十世紀、十九世紀乃至十八世紀以來,人類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失調所致。這種物質耗散與精神虛弱兩相潰竭的情狀,就像患了「交感神經緊張症」或「迷走神經緊張症」一般,由生理結構的病變導致心理結構的耗損,或兩相交侵惡性循環所產生的神經衰弱症。影響所及,人的生命管理機能,終將遭受毀滅性的破壞。
按照現代生理學和病理學的解釋,人體各臟器係受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迷走神經)的支配,發揮各臟器的特有作用。此兩種神經一方使其機能亢進,一方則將其機能抑制,兩者相反相成,保持各臟器的適度緊張,維持正常的生命力。假如一旦失去均勢,一方神經異常興奮,一方神經無力將其抑制,就會出現病態。如交感神經異常興奮強烈,謂之「交感神經緊張症」;如迷走神經異常興奮強烈,謂之「迷走神經緊張症」。凡患神經衰弱症的病者,大都由於上述兩種神經的一方,發生偏頗興奮的緣故55。人類的文明病變由表層視之,就宛若交感神經異常興奮強烈,或迷走神經異常興奮強烈一般,患了人類精神文明的神經衰弱症,或物質文明的歇斯底里(中醫稱之為「臟躁症」)症。
二十一世紀的人類若欲從身心失調的文明病變中脫困,唯有從沉澱思維、沉澱物慾、沉澱亢躁迷思的禪修生活中甦醒過來,才有可能在物質文明亢進與精神文明崩解的對反拉力中超生。
返樸歸真、克己復禮、反聞自性、心念歸零,這些儒佛道學的思想精蘊,在在顯詮出人世真常的本然面目。在世法中,德蕾莎修女身材瘦小,略微駝背。她的臉上刻滿了皺紋,每一條紋路可以告訴我們一個感人的故事。她的雙手粗糙而強韌,那是多年服侍窮人鍛鍊出來的。諾貝爾和平獎的評審委員們,為什麼一致通過她為和平獎的得主?她沒有調停過敵對雙方的衝突,也沒有奔走於國際間,從事外交穿梭,促進世界和平。誠然,她只是一心一意為窮人中最窮的人服務,付出最大的愛心,用具體行動,盡全力服務最需要協助的人。她從未想到獲得和平獎的殊榮,卻以一顆單純的心,給世界和平開闢了一條簡單的道路56。所以,世界和平的企求,應該是發端於每一位世界公民的安詳之心靈,唯有每一位社會人在內心深處安放好清淨的念頭,人與人、人與物、個體與群體、族群與群體的矛盾、貪婪、對立、衝突,才有可能歇止,而人類的病苦才能夠透過淨心、淨語、感恩和禪修的究竟療法,得到整全的根治,獲致完滿的身心安頓。誠如心靈大師荷歐波諾波諾指導人們清理潛意識,修復自由心靈的四句話:謝謝你(Thank you)、對不起(I’m sorry)、請原諒我(Please forgive me )、我愛你(I love you)。經由記憶淨化的過程,使(受污染的)潛意識的記憶成為零57,人的生命上游就能回歸純淨的、自由的安祥境地。為便利來人尋思生命的出路,茲將〈對應文明病的沉澱身心療癒系統〉呈現之(如圖四)。並深切期昐主導教育政策、教改、評鑑事務與全體教育工作者,全天下的父母師長,以及還具有自主呼吸能力的人,都能在這篇蕪文當中,獲得一毫啟發,是則眾生幸甚!地球幸甚!宇宙萬有幸甚。 -全文完 -
圖四:〈對應文明病的沉澱「身心」療癒系統〉
新生醫護管理專科學校教授暨中華生死學會理事長
前景文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院長
註:
1. 劉易齋,《生命管理學概論》,台北普林斯頓出版,2005年 3月10日,頁 66。
2. 同上,頁 61。
3.鄭振煌譯,東杜法王仁波切 (Tulku Thondup Rinpoche)作,《心靈神醫》(The Healing of mind),初版/12刷,台北張老師文化,1999年 2月,頁 188。
4.南懷瑾,《禪話》,三版,台北老古出版社,1979年 6月,頁 25。
5.同4.。
6.同4.
7. 南懷瑾,《禪話》,台北老古出版社,1979年 6月頁26
8. 同上,頁 28。
9. 同上,頁 28~29。
10. 同上,頁 30。
11.吳怡,《襌與老莊》,五版,台北三民書局,1985年 3月,頁 50。
12.釋惟覺,《見性成佛》,財團法人中台文教基金會,1995年 6月 4日,頁37。
13.同註 2,頁 34。
14.《四念處》,曾銀湖編譯,第一版,台南和裕出版社,1996年 4月頁 23~24
15. 同上,頁 26。
16. 同上,頁 26~27。
17. 同上,頁 31。
18. 劉易齋《生命學簡綱初探》初版,台北高立圖書公司,2001年 3月 20日,頁58 19. 同上。
20.同註 14,頁 81。
21.同上,頁 32。
22. 瓜生中、澀谷申博編著,江支地譯,《名僧生死觀》,台北立緒文化,1996年 9月,頁 19。
23.「四諦」(又云「四聖諦」 ) 是原始佛教的總綱,也是佛法的中心思想。「諦」是「真理」的意思,含有「真實、事實、實相」的意思。「四諦」就是「苦、集、滅、道」四種道理。「苦諦」是迷的果,「集諦」是迷的因;「滅諦」是悟的果,「道諦」是悟的因。簡言之,人生一切的「苦」難,是由於自己的起惑造業,自行招「集」而來的;如果想「滅」絕這些苦難,則必須修行正「道」,始克致之。摘引林世敏,《佛教的精神與特色》,台北財團法人佛陀教育基金會出版部,1992年 1月,頁 65~66。
24. 同上,頁 73。
25. 黎振東《禪與淨土》,台中金星堂印刷有限公司,民國 78年 2月,頁 28~29
26.黃墩嚴主編,《胎教》,第二版,台北瑞昇文化圖書,1989年 10月 1日頁 63
27.同上,頁 130。
28.Sivana Quattrocchi Montanaro作,魏渭堂、吳錦鳳譯,《生命重要的前三年》,初版一刷,台北及幼文化出版,1996年 7月,頁 20~21。
29.《幼學瓊林讀本》,台南能仁出版社,1997年,頁 46~47。
30. 陳海量,《建設佛化家庭》,基隆淨蓮精舍,1990年 11月12日,頁 35。
31.聖嚴師父《慈悲的法門》,法鼓雜誌「教育文化」篇2002年 9月 1日
32.阿姜查著,法園編譯群譯,《心靈的資糧》,法耘出版,1995年4月,頁 100。
33. 惟明法師編述,《禪林珠璣》,屏東弘光印經會,1998年 9月,頁 33。
34. 同上。
35. 長安靜美譯,江本勝著,《生命的答案,水知道》台北:如何出版, 2003年 3
月,頁 13。
36.長安靜美譯,江本勝著《生命的答案,水知道》台北如何出版 2003年,頁 15
37.同註36。
38.同36.,頁 16。
39.同36,頁 22.
40.「淨語」和「禁語」不同,「禁語」是禪修者或宗教徒在齋戒日、禪修期間或閉關精進的時序裡,不說話以保持身心清靜,方便內省覺照的修行方式之一。而「淨語」則以符合五戒當中「不妄語」 (不妄言、綺語、兩舌、惡口之意 )的規範,在表達口語時,以言、慈語、善意、祥音向對方傳遞訊息。
41. 游欣慈譯,一行禪師 (Thich Nhat Hanh)著,《你可以不生氣》,台北橡樹林文化出版社,2003年 2月,頁 26~27。
42. 同上,頁 24。言、慈語、善意、祥音向對方傳遞訊息。
43. 羅學武《內功與靜坐─附因是子靜坐法》台北同光出版社1980年,頁50~51
44. 釋惟覺《見性成佛》中台山佛教基金會,2000年 8月,頁 142~ 144
45. 同44,頁 150~152
46. 釋慧能《六祖壇經禪學基本教材》,佛陀教育基金會,1992年,頁 153
47.雷久南《回歸身的喜悅─我的三十年學習》台北琉璃光,1999年12月頁 124~125。
48.同47雷久南《回歸身的喜悅─我的三十年學習》,頁 78~90。
49.地球出版社編輯部《我的醫生》,台北地球出版社,1994年 3月,頁4~52。
50.同上,頁 71。
51. 法園編譯群編譯,《靜止的流水》,圓光出版社,1994年 7月,頁77。
52. 同51註。
53. 楊定一、楊元寧,《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21世紀最實用的身心轉化指南》,台北:天下雜誌出版,2014年 9月 2日。
54. 同註 53,頁 26。
55. 同註 52。
56.劉明德、王心慈編著,《生死教育─生命總會找到出路》,台北:揚智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 8月,頁 34~35
57.劉滌昭譯,伊賀列阿卡啦.修.藍博士、櫻庭雅文作 «荷歐波諾波諾的幸福奇蹟 »,初版,台北:方智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 3月,頁 93-95。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