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空不二》淺釋

朱斐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所謂色空不二,在我國民間流傳,已成為一句口頭禪,不論是不是佛教徒,幾乎都能脫口而出。可是不但非佛教徒不懂其義,即佛教中人能有幾人,懂得這《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道理?

據我所見聞的佛教中人對這《色空不二》的義理,有下列幾種的解釋,這些解釋在佛學上是否正確,且請諸位自己鑑定吧!

第一種是科學家的佛教徒,他們說:「色」是指看得見的形形色色之物質。「空」是指空空洞洞而不可見到的光體。色即是空 – – 是色質可變為光體之謂。科學家驗證物質使變為光體之後,又可使光體變為物質,這光體名為「能量」。空即是色 – – 即能量可變為物質的說法。宇宙間所有的一切,不外「質」與「能」,無「能」不可以變「質」,無「質」也不可以變為「能」。宇宙一切皆無常,無不在動,無不在變,此即是質與能之互變。由此證知佛教所謂「空」,並不是沒有,乃是可變為「質」之妙有。科學家所說宇宙實為質能互變之大洪流,亦可謂是色空互變之大洪流。

第二種同樣是科學家的佛教徒,他們說:世人所認識之「色」與「空」,無非就是視力所能見與不能見的分別而已。但有些東西,犬能見而人不能,你能說是沒有東西的「空」嗎?事實上充滿宇宙都沒有真空,「色」,祇有大、小、粗、細之分,人與犬的視力,乃至原子顯微鏡力所不能現出之色,譬如科學家的理證,每一立方米厘含有空氣分子數目約二千七百萬萬億個。所以唯有佛眼才能見到「空中皆是色」。又科學家說:充滿宇宙之形形色色,無一不是由各種不同的原子經過眾業所成的。原子本身是空空洞洞的東西,由原子結成的萬物,自然也是空空洞洞,一無所有。唯有佛眼才能看得穿「空中皆是色」。

第三種解釋是帶著科學眼鏡來證明他的哲學思想的。他們說:佛曾說過「山河大地一切皆是由於湛寂性體之一動而來。」宇宙是不斷在動,即不斷在變,假使宇宙沒有「色相」,則怎會見有變動?假使宇宙沒有「空體」,則又怎會能有變動?我們稍加透視,便可了然宇宙沒有一個色相之內沒有空體,沒有一個空體之內沒有色相。所以世界上找不到一個真的實相,也找不到一個真的空體。以人身來比喻,若無空的作用,焉能變動?若無色的作用,何有變動?所以佛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第四種解色空者,是引用各家所論的「相對法」以為說的。他們說
:愛因斯坦謂宇宙一切是相對而存在的。老子的道德經上也說,一切之「有」是於相對之「空」。佛家六祖惠能則舉出三十六個相對,以教人說法。他們認為凡可以名之者,皆無實在義,乃是相對假。故所謂色因對空而有,空因對色而有。若有色即無空,若有空即無色,色空之相即而不相離,所以佛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第五種即是佛教徒依佛學的說法:「空」,不是空間之空,不是色以外之頑空,更不是滅去色以後之斷空,乃是「緣起性空」。

我們都知道佛教有一本心經,這只有二百六十字的心經,在我們中國,可以說是家喻戶曉,無人不知。我從小就跟著大人念,念熟了就能背,可是心經裡講些什麼,根本就莫明其妙了。憨山大師曾經說過:「誦經容易解經難,口誦不解總是閑。」不要說全經二百六十個字,雖多能琅琅上口,要說到解嘛,只怕一萬個人中間,找不到幾人。我這話並不過份,就拿學人來說,學佛幾十年,若說到心經上的四句《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至今還是迷迷糊糊,一團雲霧!既然如此,你今天怎麼敢在這裡講心經中最重要的這色空不二的問題?老實說,我只是參考古今大德們的說法,拾人牙慧,依樣畫葫蘆而已。雖然說者愚昧而聽者有智慧,說者無意,而聽者有心的話,一樣可以悟得勝解的。

 

緣起的假象 – – 色

佛法所謂「色」,是指宇宙一切萬有,形形色色的物質現象,這物質現象是色法,外而山河大地國土,內而身體形骸,試問那一件是真實的呢?世人迷故妄生執著,以為是實法、實我,今單約我人這個軀殼來說,它根本是由地、水、火、風四大元素所構成。原無自體,怎有實我?所謂「地」是指骨肉爪髮之堅質者;「水」是指汗血津液之濕性者;「火」指週身溫度;「風」指呼吸動轉。四大和合而身生,分散則身滅。總不出「生、住、異、滅」四個階段,說明了無常和虛妄不實。死後潰爛無存,骨肉歸於地,濕性歸水,暖歸火,呼吸歸風,此時身又在何處?所謂我者究竟安在?故曰空。這些都是「緣起的假象」。

宇宙萬有,不外色、心二法,色者如上面所說的四大假合,當體即空的物質現象。心者,凡舉心動念,皆是精神作用,剎那生滅,虛妄不實,緣生無性謂之空的精神現象。

色心二法,不離五蘊,故心經講五蘊皆空。色法既由四大元素假合而有;心法亦由受、想、行、識四蘊之積聚而有。

所謂「受」者,即對外境(塵)承受的事物,因順境而引起的快樂或喜悅,逆境所引起的痛苦或憂悲等感受。

「想」者,即對境想像事物而起的分別彼、此、是、非等。

「行」者,即不斷的遷流造作,經常攀緣過去、現在、未來一切善、惡雜亂妄想,前念剛滅,後念又生,念念不停的行動。

「識」者,即了別覺知,為受想行三者之主體。有識心才有感受,有感受才有想像,有想像才有造作,有造作才有色身。

因此,此心之生起,亦必須藉眾緣 – – 六根對六塵之和合,如根塵不相合,一念未生之時,那麼誰去領受?誰去想像?誰去貪念?誰去了別?據此,則知受苦妄心,皆因對境而有,所對之色蘊既空,則能對治四蘊自無。故受想行識莫不皆空。所以此五蘊身心皆空,它只是一切眾生造業受報的總根源而已。

茲舉大般若經喻五蘊幻妄不實之文如下:《色如聚沫,受如水泡,想如陽焰,行如芭蕉,識如幻事。》以上是這緣起的假象之所謂的「色」,以下再說「空」。

 

緣生無性 – – 空

因緣所生法,色雖分明顯現,只是假象,並無實體,所以說《色不異空》。雖無實體,而分明顯現,所以又說《空不異色》。

一切色法,皆藉眾緣而生起,本無自性,並非色滅後始空,即存在時亦不過一種幻相,莫不當體即空,故說《色即是空》,依性空而幻生一切萬有的色法,即性空便為一切色法的本體,故蘔《空即是色》 – – 緣起性空之義。

 

◆.何謂緣起

世間一切事物,無不全由各自需要的種種條件 – – 緣,所組合而生起的,這就是緣起。例如種瓜,必須有下列四種緣:

一、親因緣 – – 如種子

二、所緣緣 – – 對種子成長的過程中所依的日光、水份、土壤等。

三、無間緣 – – 不斷的關注和希望。

四、增上緣 – – 施肥、除草等,加速其成長的條件。

 

◆.何謂性空

一切事物,既皆仗因托緣而生,幻化不實,緣聚則生,緣散則滅,自然沒有實在不變的個性,因此說性空。因為它沒有不變的自性,所以才能在一定的場合下,和合產生另一種事物。例如木經火燒而成炭,泥經窯煉而成磚、成瓦,一切事物如有自性的話,那就永遠不變了。因為不能永恆不變,就是沒有自性,因無自性,故能緣起 – – 幻生一切事物,因緣起故,說性空,這便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四句的道理。今舉中論:

未曾有一法,不從因緣生; – – (緣起)

是故一切法,無不是空義。 – – (性空)

以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 – – (緣起即性空)

若無空義者,一切法不成。 – – (性空即緣起)

今再舉例:

一、器不異金  (器無自體,依金而成故)

金不異器  (金為器之本體故)

器即是金  (器既依金而成,當體即金)

金即是器  (金既為器所依,即是器之本體)

二、波不異水 (波喻色,水喻空,波依水而成,當體即水,象雖妄而體本真)

波即是水,水即是波  (不必撥波覓水)

 

結論

本講四句歸結起來說,他的旨趣是:

 

2 .

  1. 遣軌 – –

色是緣起,空是破執。因為一切眾生迷此五蘊,執著身心,不能了悟一切「緣起性空」之理,因此流轉生死,如能排遣執著,便能脫離生死。所以空是破我執,並非一切都沒有,如不善體會,誤以為厭世趨空,逃避現實,那就不對了。

  1. 除苦 – –

心經上講《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人生之苦由心生,心若定如止水,一切之來,皆不為所動,那就無所謂苦的感受了。若能排遣執著,則心便能定。心定則苦除矣,願與各位共勉焉。

 

 

護持淨戒,如護眼珠。

修定工夫,不使慾念,

暫住心中,何況長久耶。

 

人心不死,道心不生。

心還不死,焉得一心。

一時不在,如同死人。

 

 

佛法的事,要實行實作,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