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話題」契理契機之修行七帖(下)

王家軒

四、苦樂

苦」是患痛悲惱,源自:①內自身心的傷病苦痛、憂悲苦惱;②觸對外境而起的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③五蘊(色受想行識)和合的本身。簡說為世間八苦:前四苦生老病死,是無常變化對身心的影響;愛別離苦(生離死別)是親愛的不得不分離,愛得愈深愈苦;怨憎會苦(冤家路窄)是不想見的人偏偏相遇,怨得愈深愈苦;求不得苦(事與願違)是心有所求而得不到,或想丟而丟不掉,欲求愈多愈苦。五蘊和合苦是前七苦的總匯,或說「五蘊熾盛苦」14眾生因業力感得五蘊身,在「三界火宅」15中,苦樂纏縛熾然。無論是生活富裕順心或貧困憂惱,都離不開這八苦。

「樂」是舒適歡喜。人世間有無量樂事,略說一些 : 天倫恩愛、運動健身、歌唱舞蹈、藝術欣賞、琴棋書畫、閲讀寫作、美食品味、事業成就、升官發財、慈善布施、投資獲利、退休養生、旅遊散心樂 …。這些快樂是無常中的小確幸,點亮了人生的綠洲,幫助眾生在苦厄的沙漠中,得到暫時的庇護,休養生息,再開始下一旅程。如果修習禪定,可得色界天的安樂 : 修得初禪,能得離欲所生的喜樂;修得二禪,能從定生喜樂;修得三禪,能離喜貪生妙樂;修得四禪,脫離身心之樂,住於不苦不樂,能得捨念清淨。這四種禪定功德,能引發身心的自在、柔和、輕安。 

樂無常,苦也無常,隨著因緣變化,忽樂忽苦,可能此刻破涕為笑,下一秒又斂笑而泣。樂是從苦的因緣而生,樂盡又轉生苦,世間没有實樂,只有相對比較的感受。例如,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的病人,有相對的輕鬆樂;活到高壽而過世,家屬有辦喜喪的欣慰樂;少欲知足,性足菜根香,無求而有清淨樂。佛法說諸法從緣起,苦樂也不離緣起,眼耳鼻舌身意內六根,觸對色聲香味觸法外六塵的因緣,而有苦樂受的生起,當樂的因緣變化不再時,逼迫身心的感受就浮現,苦的因緣具足就生起,反之亦然。就這樣苦生樂滅,樂生苦滅,依緣而起的,也依緣而滅。 

佛法說苦說樂,不是消極的苦中作樂、以苦為樂或盡情享樂,而是積極的教眾生,認識苦、面對苦、透過苦、超越苦,進而苦盡甘來,才有真正的快樂。俗話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不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就是強調轉苦為樂的積極面,樂時不忘捨,苦時不忘忍,經過一番努力,才有美好的成果— 因為少數眾生的布施,造福多數的眾生,例如,有軍警消犧牲自由的盡忠職守,才有人民生活安定的保障;有挑燈苦讀的用功,才有金榜題名的喜悅;有細心守護的關愛,才有幸福美滿的姻緣;有長時期的沉潛準備,才有掌握關鍵機會的奮力一搏。 

人生苦樂半參,相對於天上的太樂,地獄的太苦,人生是最好的修行道場。在未悟道前,從「有我在受苦受樂」著手,賦予「苦」正面積極的生命意義,點點滴滴的轉苦為樂,步上「無我無苦無樂」的修行路。

1)苦是生命的養分—吃苦惜苦。

因為生命中有老病死苦,讓我們更珍惜生命,珍惜親情、恩情、愛情、友情、眾生情。因為生活中有天災人禍,讓我們更珍惜自然資源、環境保護、社會和諧、世界和平。 

2苦是生命的磨鍊—受苦鍊苦。

冶鐵煉鋼,愈煉愈精粹;生命中的一切苦,都是幫助我們迎接挑戰的鍛鍊。知名的運動家,在贏得冠軍的背後,是不停練習的汗水。多少演員養精蓄銳,就為了一次演出機會。 

3苦是生命的能量—緣苦能苦。

彈簧壓得愈緊,彈得愈高;在充滿煩惱的世間修行,業障時時現前,逆境舉目皆是,更能激發我們的生命潛力,隨順苦的因緣,難行能行,關關難過關關過,處處無路處處通。 

4苦是生命的鑰匙—知苦離苦。

正見苦的事實,知道苦是無常的因緣,相信苦可以消除,依修行的次第,由止惡而行善,由隨緣而遠離貪瞋癡,打開生命的解脫門,無常無無常,無苦無樂,是為究竟大樂。

推求苦樂的根源,是對「我」(感受苦樂存在的本身)的執著,以我的本位來看世間,執著分別實有苦樂,實有感受苦樂的我,而有了「我所」(我所有的、所愛的,所恨的、所要的),所以成了我放不下、分不開、忘不了、捨不得的。當眾生執著喜樂,喜樂就成為負擔,執著苦厄,苦厄就像苦瓜連根苦,所以說眾生執著苦樂,就是喜歡煩惱、喜歡生死。雖然我執化萬千煩惱絲為緊箍圈,眾生可以選擇將圈拿掉,以無我的智慧,隨順苦樂的因緣,不迎不拒,人生大夢裏,高興時開懷大笑、悲傷時放聲大哭,哭笑完就放下,放下苦樂的因緣,於苦樂心不傾動。

佛法說去「人我執」證「我空」、去「法我執」證「法空」,若能照見五蘊皆空,就能度一切苦厄。有情無情不離五蘊,五蘊從因緣和合而有,因緣消散則無,五蘊法自性空,和合的「我」也是緣起無性,所感受的苦樂法,也是因緣生滅,虛妄無實。了知我法皆空,如空花水月,實無可執;捨情執為本的苦樂二邊,以正見為本的中道智慧,超脫世間的「我執」,止息雜染業行,則惑業滅而生死苦空,惑業滅則廓然清淨,生死苦空則寂然常樂,世間一切悲歡苦樂、貪瞋痴愛、善惡因緣、輪迴苦報,到此都煙消雲散,遠離一切繫縛,得離繫大樂。 

五、空有

「空、有」與眾生的緣分甚深,佛法說「無常、苦、空、無我」一直影響著世間眾生。眾生因五蘊和合消散而存在的一世世生命,是眾生自己業力所感的正報,世界是眾生共業所感的依報。佛陀也有正報佛身與依報佛世界,如阿彌陀佛與西方極樂世界。推而言之,正報是「我」,依報是「我所」,以我為中心,向外擴展的一切是我所,我所依而住的世界、所有的、所作的、所說的、所想的,家庭、健康、事業、財富,都是依報。我與我所都是「有」,有我才有我所,歸根究柢,執著「我」的實有是生死輪迴的根本。「有」是船筏,「空」是對岸的渡口,渡河是依有契空的修行過程,筏與岸都是渡河的方便,過河之後,二俱不留。

世間說空,落斷見,消極的以為一切空無;說有,執常見,執著的以為一切實有。「空」是說「有」無實性,依有明空,空不是没有,「有、没有」的相對法都是暫時有,暫時有就是空。佛法說地水火風「四大皆空」16,是說萬物依四大因緣和合故有、消散則無,無不變、自主、實有的本體。例如,欲界眾生的身體,是由四大和合,筋骨(地)、體液(水)、體溫(火)、呼吸(風)等組合而有,依年紀分為大人、小孩,依性別分為女人、男人,以及張三李四的名字,都只是形容的稱呼,並没有一個真正「人」的本體,同理推及萬法都是假名,究其自性皆空,所以佛法依空有說:眾生(因緣有)、非眾生(因緣空)、是名眾生(假名有)。

「空有」的三種關係,從互相不離,到互相即是,究竟空有雙泯 :

(一)空有相成─有不離空、空不離有。

緣起性空,因緣有,自性空,稱為空;性空緣起,因緣空,緣起有,稱為有。因為緣起,自性本空,所以空依有顯,有離於空,空則不顯,雖名為空是假名空;因為性空,為緣能起,所以有依空立,空離於有,有即不成,雖名為有是假名有。空有融通無礙,因為世間萬法的襯托,見有無邊虛空;因為虛空無邊無際,無住無分別,所以萬事萬物呈現其中,各有各的空間,互不相礙。 

(二)空有相即─有即是空、空即是有。

有即是空,則有不可得,空即是有,則空不可得,一切不可得,是真空義。空有是緣起法的一體兩面:「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是有法,「眾因緣生法、無生亦無滅」17 是空法,有法是空,空法也空,空「有法」稱為空,空「空法」是為畢竟空。畢竟空中不見有不見空,從空出假,見空也見有。空有不二不一,生死緣起如幻,涅槃是如幻的性空,所以說生死即涅槃,涅槃即生死。 

(三)空有俱空─空滅有見、空見亦空。

眾生執「有」成生死病,佛陀以空藥治有病,去我執,證我空,了生脫死。如果去我執而又執空實有,則成空病,執有是有邊,執空是空邊,空有二邊,都是有邊。諸法自性空,雖依有顯,卻不因有而空,空是本來如此,諸法有無,空本自空,空空才能體悟畢竟空義。初觀煩惱如幻是有為法,菩提不如幻是無為法,超越空有,洞達煩惱與菩提性皆畢竟空,煩惱即菩提,菩提即煩惱。

「空有」簡單說 : 如幻有無自性必是性空,性空無自性故成幻有。佛法說三界六道、生死輪迴、涅槃解脫、眾生、菩薩、佛都是如幻有,如幻有也不可執。菩薩以智慧觀照世間一切不可得,如同看電影,清楚明了電影中的眾生,經歷悲歡離合、生離死別,是劇情的安排,不是真實的,影片一停就没有了;但是菩薩知空見有,同時看見影片裏的眾生,在受苦樂的煎熬,感同身受,從空性起大悲心,義無反顧的投入電影中救拔苦難眾生。眾生就是世間大戲裏的如幻有,受著如幻的苦,幻人受幻苦,假假成真,無法自拔。世間眾生剛強難化,執如幻有為實有,受如幻生死,菩薩慈悲心切,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在畢竟空中,隨緣度化如幻眾生。 

佛陀攝化眾生說法,立教於世俗、勝義二諦,依空有分成二重 : 

1)第一重二諦18 ─

依世俗諦的假有,觀察世間存在的現象,體悟現象的本性空,通達畢竟空性的勝義諦;同時從畢竟空的如實相中,體驗到現象的如幻緣起,了達緣起有。如此以緣起有法、畢竟空寂分立二諦。 

2)第二重二諦19 ─

空有都是方便的假名,以「假名的空有」為世俗諦,以不落空有兩邊,捨二不執中,非空非有、即空即有,空有無礙的中道實相為勝義諦。空有相對是世俗,我空法空、空亦空的中道才是勝義。

菩薩道的修行次第,依空有分成:

① 世俗因緣有的解脫道,依有修空,修無量方便法門;

② 勝義因緣空的般若道,從有入空,泯一切解脫法門;

③ 勝義假名有的利他方便道,從空出有,行無量度生法門;

④金剛喻定的無間道,等覺菩薩的無漏心,起金剛的智慧,斷盡最後   一分無明;

⑤畢竟空而勝義有的解脫道,究竟圓覺緣起空寂的中道,證菩提智,福慧圓滿,解脫成佛。眾生的生死解脫、圓滿佛道,都依於空有的如實修證,所證所得 : 依空有說,即空性;依生滅說,即涅槃;依迷悟說,即菩提。

六、無我

佛法說「無我」是個大課題,因為「我」是無明煩惱(惑)、分別造作(業)、生死輪迴(苦)的原因與主體;是正報(我)、依報(我所) 的因緣條件。佛法從緣起的理則說「性空」,從緣生的事相說「無我」,這「無我」不只是世俗的「無私」,無私是「無我」呈現的面向之一,還有無執、無取、無求、無得、無放、無相…;如從性空的勝解,「無我」就無所謂執、取、求、得、放、相、…。因為性空無我,從我所生的「我所」— 所愛、所恨的,所想、所忘的,所有、所失的,所喜、所怕的,這說不盡的屬於我的,織成了我們生生世世見聞覺知的,或不知不覺的一切法的幻網。 

佛法說「無我」包括兩大部分:「人無我」與「法無我」,簡單說就是「無我」與無從我而生的「我所」。修行的次第是先離我相、破我執、斷我見,再離法相、破法執、斷法見,證得如此境界,稱為證「人空」、「法空」。當然,既有空可證,就有空可執,證得人空、法空,卻又執空,所以,又得破所證的空,離人法二空的空相執,證得「空空」,三種空依次悟入。若勝解緣起法的「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當下就體認一切人、法、空都空。因為一切都空,如同虛空洞豁,不礙萬象發揮,一切法起如幻差別,所以,大菩薩證一切空,見一切有,雖見其有而無自性,隨緣度眾而無所執;一切空中,平等不二,平等所以無緣起大慈,不二所以同體生大悲。 

「二無我」是解脫、成佛的因緣。若不執「我」,修行頓斷煩惱障,證人我空,解脫生死根本,橫出三界六道,證得報身;若不著「我所」,修行除斷所知障,證法我空,解除無明根本,智慧增上圓滿,成就淨土。佛法依眾生機緣,施設淨土法門,往生相應的佛國淨土,也能出離生死;無論那種法門,破「我」是首先得面對的課題。世間有太多事物可以執著,這些執著們都圍著「我」打轉,好比修行路上的大小石頭,有的大如山,完全擋住去路,有的如絆腳石,雖不礙前行,但總是拖延進程,而「我」就如深埋石頭在土中的地樁,難以撼動。這就是為什麼說放下執著,不從「我」下手,而只在「我所」用功,容易變成身放空而心緊抓,在特定的時空因緣中(如禪修、法會),暫時遠離「我所」的影響,一旦條件改變,「我所」的執取又成障道因緣。 

修行「無我」是菩薩從初發心到成佛的過程,簡分為三階段 :

(一)第一段是世俗的方便道─

從民俗信仰到正信的佛法,從不作諸惡到奉行眾善,從燒香拜拜到禮敬諸佛,從求神問卜到懺悔業障,從神通靈異到清淨三業,…,這些都是人天善法,也許這一世的修行因緣只止於此,來世也可得人天的福報,如能一直迴向所有功德給一切眾生,則已發菩提心,世世自有佛菩薩相應的善緣。這一階段也能認識到正報的「我」是由色受想行識組成,依報的「我所」是由無數因緣條件合成,但是仍不能看破,對於看得到、聽得到、聞得到、嚐得到、摸得到、感覺得到的我與萬物,很難接受是幻有。 

(二)第二段是無分別般若道─

重於通達性空離相的緣起法則,凡是依緣而有,從緣而生的一切法,也將依緣而無,從緣而滅;緣生緣滅,當生當滅,或說剎那生、剎那滅,惟有剎那的生滅相續,没有實體,而這剎那相續也是緣起性空,說相續以明無實相,說離相,也無相可離。菩薩從初發心,隨順勝義,無分別觀察能所不可得,修無我慧,起根本無分別智,證法空性,入見道聖位,都不離般若;般若是深刻體驗真理的智慧,因為通達緣起性空,所以「無我」,因為無我,所以無相可住,也無住不住相的分別念頭。 

(三)第三段是勝義的方便道─

這一階段主要是度生的利他行,是從徹悟法性無相後,進入修道,起後得無分別智,也就是依般若的道體,起方便巧用,修無量福慧,直到佛果。同樣是方便道,此是通達性空緣起,畢竟空所以成就一切法,雖起一切法,見一切眾生,都是平等無性;因為平等,所以學無量法門,不起分別執著,因為無性,所以度無量眾生,不起度眾生想。菩薩等聖者以此無分別智修出世的無漏功德,以無我、無所住的清淨心來修福修慧;證得無生法忍的大菩薩,更能分身無量世界,應化示現度無量眾生。

佛法說「無我」,但不否認因緣和合的「假名我」,眾生彼此無分別,假名張三、李四,眾生與萬法無分別,假名人類、地球以區分。「假名」是指因時地機緣而安立的符號,換成別的條件,又有別的符號。執著「有」法者,對「無我」易生恐懼,落入斷滅想,消極的以為一切皆無,殊不知因為空無我,所以粒子能振動,天地能成立,草木能生長,人類能生存,生出無限可能。同為假名說,佛法說真我,如傅大士《法身偈》說 :「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20  無形、不逐,所以不妨萬象歷歷,四時恆轉,見聞不昧,視聽分明,二諦並觀,事理兼修,無我,也没有我可無。 

七、中道

佛教說「中道」是中正不偏的緣起法,「中」是平等無分別義,也說中實(如實義)、中正(圓正義)。依世俗諦說,是不落兩邊的抉擇智慧,依勝義諦說,兩邊、中間,平等無二,無所謂執或不執。與中庸之道的「執兩用中」不同,執兩端而用其中,於世間法是大智慧,但還是有所執。也不是「亦左亦右、非左非右」的圓融派,更不是「左邊有利則靠左,右邊有利則靠右」的騎牆派。「中道」可說是 ①「捨二不執中」,捨兩邊,也不執中間;②「不執二亦無中」,不執二邊,也没有中間;③「離邊不住中」,離二邊,也不住當中;④「離兩即中」,虛妄的二,本無可離而離,中道如幻,本無可說而說。

「中道」不住有空,不在有、空之間,可說是不執有也不著空的空;住於世間而不受世間的現象影響,解脫一切而實無一法真正得解脫。以涅槃四德說,是不執常,也不執無常;不執樂,不執苦;不執我,不執無我;不執淨,不執染;也就是《心經》「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諸法實相。「法」不出生滅的現象界與寂靜的涅槃界,二者以中道緣起法連結;印順導師在《中觀今論》21說龍樹菩薩「抉發《阿含》的緣起深義,將佛法的正見,確樹於緣起中道的磐石。」也就是佛法的主流,沿著《阿含》的中道緣起,《般若》的假名性空,到徹底的、恰到好處的中觀(正觀、真實觀)。

中觀以緣起空性為中道,天台以諸法實相為中道,華嚴以一真法界為中道,法相以唯識無義為中道,禪門以無相離相為中道,…,有多少法門,就有多少中道的體證,所以,中道有無量名。例如,第一義諦、正因佛性、圓成實性、首楞嚴、如來藏、畢竟空、無所得、無所住、無分別、無生、無性、佛性、法性、法界、真如、真空、實際、實相、了義、總持、涅槃、菩提、圓覺、一心、…。龍樹菩薩於《智論》說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種智,三智一心中得,配以《中論》的偈頌:「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22 成就了天台的「一心三觀」說。

天台智者大師《摩訶止觀》23 說 :「若一法一切法,即是因緣所生法,是為假名」,名假觀,「若一切法即一法,我說即是空」,名空觀,「若非一非一切者」,就是中道觀。又說 :「一空一切空,無假中而不空」,是總空觀,「一假一切假,無空中而不假」,是總假觀,「一中一切中,無空假而不中」,是總中觀,也就是「不可思議一心三觀」。蕅益大師《教觀綱宗》24 說 :「因緣所生法」依析空為觀,「我說即是空」依體空為觀(陰界入皆如幻化,當體不可得),「亦為是假名」依次第為觀(先空次假後中),「亦是中道義」依一心為觀(即空即假即中道)。

《瓔珞經》25 說 :「從假入空」是二諦觀,「從空入假」是平等觀,以二觀為方便,得入「中道第一義諦觀」。龍樹菩薩於《中論》即空相應緣起的中道,說八不26 :「不生亦不滅,不常亦不斷,不一亦不異,不來亦不出。」世法不離生滅、常斷、一異、來出,而有凡夫我執、二乘法執、外道常斷執。分別說 : 

(一)不生不滅(現起性)—有三義 :

① 一期生滅,眾生的生老病死,或無情世界的成住壞空;

② 剎那生滅,眾生的心念,剎那生住異滅;

③ 究竟生滅,世間的生死相續,到出世的涅槃寂滅。

從緣起的生滅顯示不生不滅,依世俗諦說,性空緣起宛然;依勝義諦說,緣起性空無實,二諦無礙。 

(二)不常不斷(時間性)—有二義 :

① 一期常斷,時間相續上的恆常,到解體的斷絕;

② 究竟常斷,生死相續的常,了生死的斷。

生死的常是指時間相續性,不是永恆;涅槃的斷是指超越時間性,不是斷滅。若執法為實有,現在、未來都如此,即墮常見;若說法是先有而後無,則落斷見。 

(三)不一不異(空間性)—有二義 :

① 此法與彼法,各自獨立,没有依存的關係,共同的類性是一,不同的性質是異;

② 同一與別異,全體與部分,因緣和合而有一合相,在此和合的一當中,存有種種差別的異。緣起幻相宛然,似一似異,非一非異,偏執一則起造神運動,偏執異則壞緣起法。

(四)不來不出(運動性)—有二義 :

① 就人或法的動作方向,從彼到此是來,從此到彼是出(去);② 就人或法的因緣運作,生死業報與己無關,都是外來因緣,或都是自作自受的自內因緣而出。來去動靜是依緣假合,若已來則不能再來,已去不能再去,離動的靜止、離靜的動相都不可得。

凡是存在的必是現起的,具時間性,空間性,運動性,總攝一切法;所以,從緣起說八不,破除執有真實自性的八法,才能悟解諸法實相,契入中道第一義諦。中道無可言思,以八法的否定來體會,如同虛空無可捉摸,以世間的萬象來托顯。佛法的中道行,以智化情,不落情本的苦樂二邊,轉迷情的分別為正覺的智慧;以智導行,不落戲論的有無二邊,轉無奈的輪迴為自在的生活。中道共世出世間,入生死而不為所繫,證涅槃而不捨眾生。 

後語

正見「無常、苦、空、無我」的道理,了解世間眾生有身心苦惱,生住異滅是世間萬法的現象,但也因為無常,所以有無限機會。以緣起性空無所得,消融自我,放下執著;以性空緣起如幻有,把握機會,老實修行。六道輪迴得人身的機率,不是六分之一,而是如從無邊大地土中,抓起的一小把土,機會甚微;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當擔起自己人生的責任,相應而不是依賴佛菩薩的慈悲。佛菩薩的大慈大悲是我們修行路上的助力,如同划船時的順流助緣,但還須自己動手划、開步走。佛法說一切眾生皆得成佛,輪迴中的眾生,終究會走上菩薩道,次第修行,證實相智、起方便智,究竟成佛。

~全文完~

14.《楞嚴經》卷7 (大正19,CBETA中華電子佛典0136c16)。

15.《妙法蓮華經》卷2「譬喻品」(大正9CBETA中華電子佛典0013a10)。

16.  《修行道地經》卷4「行空品」(大正15,CBETA中華電子佛典0208b12)

17.《 十住經》卷3 (大正10,CBETA中華電子佛典0523a08)。

18.《成實論》卷11「立假名品」(大正32,CBETA中華電子佛典0327a08)。

19.《成實論》卷12「滅法心品」(大正32CBETA中華電子佛典0332c07)。

20.《善慧大士語錄》卷4 (卍新續 69,CBETA中華電子佛典0130a05)。

21.  印順導師《中觀今論》,收錄在《妙雲集》中編之二,2000年 p. 24。

22.《中論》卷4「觀四諦品」(大正30,CBETA中華電子佛典0033b10 。

23.《摩訶止觀》卷5 (大正46,CBETA中華電子佛典0052b01)。

24.《 教觀綱宗》(大正46CBETA中華電子佛典0936c22)。

25. 《菩薩瓔珞本業經》卷1 (大正24,CBETA中華電子佛典1014b15)

26.《中論》卷1「觀因緣品」(大正30CBETA中華電子佛典0001b18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