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與鮮花」讀後感

少文

 

末學於三年前的一次座談會中,與大家熱烈談論 「我們應否對街上的乞丐施捨」的問題,當時參與討論者包括末學在內都是初機學佛。

大部份人的結論都不離世間法所受的教育為標準,認為當我們突然遇到當街乞討的人時,側隱之心人皆有之,或多或少都會施捨一點。這種情形遇多了,甚至常常會遇到同一個人,或再看到報章雜誌報導一些詐騙、吸毒、為非作歹的恐佈行為後,我們會收起所謂的「側隱之心」。所以大家都不很贊同「助封為虐」的行為,認為我們寧願捐款給慈善機構。

當時也有幾位很有修為的善知識,他們贊同於施捨的同時並稱念佛號回向對方,願他們離苦得樂。而鈍根的大部份在座同修都不能理解佛法中「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真正意義。

後來在慧訊上看到游祥洲博士在大覺寺所講「如何契入空義」的演講稿後,第一次使我對「緣起性空」的「空性」理解到它的意義。「空」來自「無自性」,任何事物都是因緣和合而成,這個「特性」就是有條件存在,而非自己存在的。「有條件」才能存在的特性,佛法稱為「緣起」。緣,就是有條件,如果它並非自己存在的特性,我們稱為「無自性」。無自性,簡而言之,就是「空性」,緣起就等於空。我們隨時隨地都可以看到空的存在。

在《金剛經》中讀到《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時,憶及當年的座談會,使我十分慚愧,原來我們是多麼地「著相」,又那麼地執著於「我」。在遇到乞丐的同時,我們很快地就產生了「要不要施捨的我」,「該不該施捨的他」,以及「他為何會需要他人施捨的原因」。當思索原因的同時,「我執」會強烈地出現,我們會擔心他將「我們的」錢去買毒品,或是吃飽以後,又去作壞事,因為我們一直沒有「放下」,仍然認為那些已經施捨出去的錢還是「我們的」,在給與不給之間掙扎。就因為有分別心,相對地也造成了我們抉擇的痛苦。如果我們能作到無相布施,就絕對不會產生給與不給的掙扎。我們常常聽到一句話 「施比受有福」,我絕對同意。但是這句話仍是「有相」的,層次上沒有「無相布施」高明。主要的原因在於沒有透徹地了解「緣起性空」的道理。

讀完慧訊第二十六期梁兆康先生的「垃圾與鮮花」後,心中感動莫名。梁先生藉著我們一般人所看不起的娼妓問題,剖析整個緣起世界的「空性」,亦即在我們共同參與的世間裡,事物與事物之間的相連性與互依性。他指出,在這個緣起的世界裡,一切的事物都是「互為因果」,沒有一件個別的事物比其他的一切來得更重要,可以單獨決定一切的。而且由於世事的相連性和互依性,世事的發展亦與「眾生共業」相關連。徹見緣起的人會清楚的明白「獨善其身」的不可能,「解脫」在於一切眾生的共同努力。

佛教特有的緣起觀,使我明白佛教的「大悲心」,不同於看到他人的不幸而起的「側隱之心」。梁先生指出佛家的慈悲是由慧而生,因為有慧,所以能見到眾生與眾生之間,都有由「緣起」所織成的關係網,它將一切眾生的命運,巧妙地連串起來。

在未修學佛法以前,我們以為「同情」就是「憐憫」,其實它正如梁先生所說仍居於「主」和「客」之分。但是見緣起的人,清楚知道自己和眾生相依互存的關係,所以不分人我,同體大悲。

梁先生希望在我們心中,能常常保留一個溫柔的角落,去紀念這世上不幸的一群,感受他們是我們的一部份,徹見這是一個共同的生命!

這是多麼慈悲與寬大的胸懷!未學佛以前的「我」是多麼的狹礙。今天,我們應該學習「無相布施」,其實「布施」並非僅指「財布施」,還有「無畏布施」及「法布施」等。

如果再次遇到「我們應否對街上的乞丐施捨」的討論時,我會心懷「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見解表示贊同。在無相布施的同時,施與財布施、無畏布施與法布施。除了給與能力所及的財物,並以對待朋友的眼光 ,注視他,同時心中稱念佛號祝福他。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