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美國飲食」讀後感

◆張國榮

編者推介

定居在加州的朋友寄來這篇文稿,讀後頗有同感。介紹給您,如果因為看了這篇文章,而使您減少肉食、改變飲食習慣,或者成為素食者,就是作者最大的收獲了。想想看,因為您的改變飲食,將使我們居住的空間多一分綠地,使非洲居民免於餓死,佛教提倡素食、主張眾生平等,請您也能推介給您的親朋好友,讓大家一起來推展素食,共同淨化這個地球,是為編者加註。

—————————————————————————————————————–

即使美國速食業者推出各種花招來促銷乳酪漢堡,大家都知道,上百萬的美國人每年所吞下去的漢堡,不單只是阻塞我們的血管而已。

「新美國飲食」Diet for A New America 的作者約翰羅彬斯 John Robbins 認為美國這種愛吃肉的「癮」對全國的能源危機、缺水、表土流失和經濟問題產生很大的影響。這種影響力也超越國界造成世界飢荒、全球森林砍伐和國際關係的緊張。

羅彬斯是一位心理治療師,住在聖塔克魯斯山上,他同時也是1987成立的「拯救地球基金會」Earth Save Foundation 的負責人。這是一個非營利的組織,成立的宗旨在於配合生態環境,以發展未來及和地球上其他生命合諧共存。他們經常向學校提供有關營養或是生態環境的教材。議員、醫生、傳播媒介或是社區領袖都是他們分送生態環境,或是各種食物對人體健康,會產生何種影密的有關資料的對象。

羅彬斯從小就和氣喘、小兒麻痺奮鬥,這也是他對保持身體健康這個題目很有興趣的原因。他的左腿比右腿短三寸,曾經有一段時間,他的身體從腰部以下完全癱瘓。他現年四十二歲,是馬拉松長跑健將,也練跳舞 – – 對一位實是氣喘和小兒麻痺患者來說實在很不簡單。他在高中時曾得過全美辯論比賽冠軍,也許這也是他的文章讀起來很流暢的原因。「新美國飲食」這本書是羅彬斯花了三年的時間去探訪大型農牧場和屠宰場的情況,再參考健康和營養這方面最新的研究報告而寫成的。本來他不需要花這麼多時間,但是羅彬斯寧可自己辛苦一點而有一份完整的記錄,因為他知道這本書發行以後,一定會產生很多爭議,他要讓讀者知道書裡每一句話都是有憑有據,不是憑空捏造的,可以值得信賴。

羅彬斯認為他在書裡已經傳達了一個訊息 – – 那就是即便是美國最傳統、最保守、最有名的醫學雜誌都認為素食,不吃肉是最好的。減少食用肉類對個人健康和整個生態環境都是很有益的,即便是少吃一點肉都好。若是有人不相信不吃肉身體還會健康強壯,羅彬斯在書中舉出下列的例子:

◆大衛史高特(Dave Scott) 曾經四度贏得Triathlon的獎牌,他也是這項比賽唯一贏過兩次以上勝利的運動員。Triathlon 是個人連續參加三項運動競賽 – – 游泳兩英哩,自行車一百英哩再加上馬拉松長跑二十六英哩。

◆寨克多林納斯 Sixto Linaren 是廿四小時Triathlon世界紀錄保持者。

◆摩瑞羅斯 Muray Rose 曾經創下很多游泳的世界記錄,被公認為是位偉大的游泳選手,他從兩歲開始就不吃肉了。

羅彬斯的父親是世界最大的「三一冰淇淋公司」的創始人,也是半個老闆,他從小在這種富裕的環境中長大。老羅彬斯也不遺餘力的栽陪這個兒子,希望他能繼承家業。羅彬斯本人受了六O年代社會意識覺醒的影響,又看到他的叔叔因為心臟病年青時就去世,自然婉拒父親的美意,他非常堅持立場,即使不能從家裡拿到一分錢也不動搖!當時他認為冰淇淋就是牛奶裡的脂肪和糖結合下的產品,若是他繼承父業,事業愈成功就表示他製造的冰淇淋銷路愈好,吃的人愈多,相對的這些消費者的健康狀況也愈會受影響,他不願意看到自己的財富建立在別人的疾病上,父子意見分歧,關係也日漸疏遠。沒想到老羅彬斯的醫生建議他根據「新美國飲食」這本書的內容來改善他的飲食,父子間的關係也緩和下來,羅彬斯還開玩笑說「畢竟血要比冰淇淋濃」。

本書一開始,羅彬斯就介紹過去廿年裡美國飼養肉牛、家禽和乳牛業者都使用利潤比較高的工廠經營方式來發展畜牧業。這些肉牛、家禽和乳牛在一種不自然又不舒服的環境裡成長,需要一些危險的藥物和化學品來維持生命。全美國百分之九十五到九十九的肉類和乳製品都是這些農業工廠的產品,只有極少部份是自然生態農場的產品,一般都在自然食品商店裡出售,由於不是大量出售,這些食品的價格往往比農業工廠產品的價格要高些。

我們大概都聽說美國供食用的動物飼料裡含有抗生素和荷爾蒙,記憶猶新的是一九八八年十二月間,歐洲共同市場抵制進口美國肉類,因為其中荷爾蒙含量過高。但是一般人卻不知道在農業工廠裡藥品泛濫到什麼程度?今天在農業工廠長大的肉牛、家禽和乳牛完全靠藥物來維持生命,否則早就因為惡劣的生長環境而活不下去了。三隻七百磅重的豬擠在只有一張榻榻米大的豬舍裡,業者拼命的在它們身上注射荷爾蒙,使它們長得更大、更快,還要常常餵食抗生素來醫治傳染來的肺炎,更別提其他噴的、吃的或是注射到豬體裡的化學品了。

本書的重點是要讓讀者知道,我們對「營養」的了解多是由乳品、肉類和家禽業者提供的,全國乳品協會,全國雞蛋委員會 – – 聽起來好像是政府機構。大家耳熟能詳的四種基本食物 – – 肉、蔬果、穀類和乳製品也是這些業者推廣下的產品。

羅彬斯說素食者的營養問題,從來沒人去研究過,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食物缺乏,大家必須改變飲食習慣,醫學界發現國民少吃肉反而更健康,因而帶動了研究不同飲食習慣對健康產生何種影響的風氣。近四十年,各種研究結果顯示以前「要吃肉才健康」的飲食觀念是錯的。但是直到最近幾年,一般人對這些報告都一無所知。見微知著,我們若是對自己的飲食習慣掉以輕心,日後得付出很大的代價。

根據康乃爾大學的經濟學者和美國內政部、商業部所表的研究資料,羅彬斯提供下列肉食對環境和經濟發生影響的事實:

*全美國超過一半的水,都用來飼養供食用的動物,生產一磅的肉要用二千五百加侖的水,生產一磅的麥片只需要廿五加侖的水。假使業者不是因為受到納稅人貼補的話,一磅普通漢堡絞肉的成本要35元。

*全美國三分之一的原料用來生產肉類、乳製品和蛋類。

*全美國超過兩億六千萬英畝的森林已經開發成田地,生產穀物來飼養牲畜,只要美國有一個人變成純素食者,一英畝的森林就可以保存下來而不變成牧場。

*全美國四分之三的表土已經流失,其中百分之八十五是因為飼養牲畜的緣故。

*有害的有機廢水污染,百分之九十都是這些供食用牲畜引起的,它們製造的糞便比全國人多了廿倍,每天產生的二百億磅的排泄物,至少有一半沒有處理過就直接流進水源。

*開發熱帶雨林是為了畜養牲畜,好把肉類銷到美國。

*每天有一架波音七四七型的飛機,從衣索比亞裝滿了肉飛向美國,在此同時,衣索比亞每天都有人餓死,去年餓死的六千萬人裡,只要美國減少百分之十的肉類食用量,就可以用養牲畜的穀類供他們食用而免於一死。

羅彬斯以為由於糧食不足,加上生產肉類要用到很多天然的事實,讓人總有一種「匱乏」的感覺,這種感覺產主恐懼,接著就是戰爭了。

由於羅彬斯本身是位心理治療師,這本書裡筆尖常帶感情,其實他也很同情那些在很不舒服的環境裡飼養或是宰殺動物的同胞。羅彬斯認為那農業工廠就是地獄的化身,有一次他去參觀一所養豬廠,豬籠一層一層的往上疊,他和廠主親眼看到上層豬的糞便掉到下層豬的臉上,他輕描淡寫地向廠主問:「你覺得這隻豬會介意嗎?」廠主很生氣地說:「我希望你們這些愛護動物的人快點死掉!」不過他和廠主還是很深入的討論養豬的營運狀態,沒想到這位強人型的廠主竟流下淚來。由於羅彬斯在書中引述了那位廠主的話,書發行後也送了一本書給那位廠主,廠主回信時表示,讀完「新美國飲食」這本書是他一生中最困難的一件事,他決定要改行了,雖然還不知道要做什麼 – – 也許改種綠菜花 – – 他要把豬賣掉再也不養豬了。

羅彬斯不是一位衝動型的人,他對萬事萬物都有感情,因此也尊重人人各有特質的這項事實。他認為每個人各有自己的心路歷程,在任何時候都各盡所能全力以赴。但是他更相信每個人都有權利知道正統的營養和醫對「營養」的研究發展到達何種程度,我們更有權利知道這些供食用動物是怎麼長大的。有了這種認識,才能幫助我們決定自己的立場。羅彬斯並不認為非要成為一位素食者才真正是注意到自己的健康或是證明你是一位有感情的人,是為了要做一些肯定生命和尊重自我這樣重要的決定,我們需要了解這些已經存在的事實。本書就是集合了這些事實來幫助大家決定自己的立場。很多人把這本書和瑞秀卡森Rachel Carson所寫的寂靜的春天相提並論。(寂靜的春天控訴美國濫用殺蟲劑的事實,是六O年代早期環境運動的濫觴。一九八九年卡森死後哀榮得到諾貝爾第一個環境保護獎。)

羅彬斯並非以辯論性或傳教式的方法來寫這本書,因為這樣一來,讀者就會限制在和自己有相同信仰的圈子裡,本書是為那些不相信吃肉是吃毒藥的人寫的。從讀者來信裡可以發現作者已經達到了他的目的了,他平均每天收到三十到六十封信,有人信上說:「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變成素食者,印象裡,素食者都是特異獨行的人,拜讀大作後,我減少吃肉,感覺反而更好。」羅彬斯說他寫這本書的目的,只是用間接的方式讓全美國視野最閉塞的那些人,知道有「素食」這件事,讓他們吃肉文化裡的思想環境有些改變。即使你在整個大環境裡做了被視為荒謬絕倫的事,你同時也擴張了這個環境裡的包容力和接受力。

我們身處的這個時代,吃的食物會讓你生病,又會對其他生靈造成可怕的折磨,破壞原有的農業基礎造成貧窮,但卻被眾人視為正常合理。你若是吃一種比較自然、健康、不油膩、經濟而不破壞其他的資源,又更有愛心的食物,反而被人視為異端。作者也很感嘆這種本末倒置的現象。唯一可以告慰的是,當你放棄追隨社會文化的潮流,寧願多聽聽自己的良心時,這個良知的火種會一直燃燒下去 – – 這一點是蠻令人感動的。

作者是廿三年前在柏克萊當學生開始不吃肉的。剛開始是為了省錢,因為父子意見不合,家裡斷絕經濟支援。不吃肉和乳製品,從坐而言到起而行是蠻困難的,尤其是上餐館時,更讓共餐的人不自在。羅彬斯把這種經驗比喻成移民到另一個國家去定居。他說萬事起頭難,千頭萬緒不知從何下手,最基本的事反而最麻煩。但是你真的走上這條路,反而會發現這是一條平坦的康莊大道。不吃肉以後,你的體力會更好,身體更健康,不像以前那麼笨拙,血液輸送到各個器官都很順利,因為血管裡沒有塞滿動物脂肪,連身體內部也沒有嚴重的污染,神智也清明,這實在是一種很好的經驗,作者認為素食者最大的收穫不僅是調整自己的飲食習慣改善健康,而是自己那種更強壯,日日充滿生氣的感覺。

從書裡可知吃肉不單是阻塞血管,肉裡所含有的農藥、荷爾蒙、生長剌激素、殺蟲劑、鎮靜劑、放射性同位素、除草劑、抗生素、食慾刺激素和除蟲劑也會污染內臟,這些藥劑在實驗室裡,動物實驗證明會造成癌症,動物幼兒智障或殘廢,而且使用藥劑不必很多,只要實驗室裡最精密儀器下,最少的用量即可達成此種效果。這些藥劑普通要花幾十年才能分解,經由飼料它們存在牛、豬和雞的組織裡,母奶是唯一能讓這些藥劑排出體外的形式。

作者表示,今天一般美國母親的母乳含有有毒的化學品,若是當成貨品運出美國,必會被食品藥物局扣留下來,相對的,素食的美國母親的母乳污染比例只是肉食母親母乳的百分之一或二,因為她們攝取的食物屬於食物鏈中較下層的。環境保護局的研究報告顯示,一般吃母乳的嬰兒吸收超過最低標準九倍的 dieldren,dieldren是最主要的致癌物之一。

一九八一年檢驗一千多位密西根州母親母乳中pcb含量時,竟然發現無一倖免。這項化學品在實驗室中只要用十億分之一,最些微的計量單位的用量,就可造成動物殘廢或是癌症。在人類孩子身上,我們也看到癌症高居兒童死因第一位,四十年前兒童罹患癌症還是醫學上少數一的病例。

由於動物體內會積存有毒化學品,美國食物裡百分之九十五的有毒化學品來自肉、蛋、魚和乳製品。工廠化經營的農場,仍無休無止的用有毒的化學品來飼養牲畜、農業部只有在每廿五萬頭宰殺的牛、豬裡才檢驗這些化學品的含量,也就是說全國超級市場裡,不到百分之十的肉食受到檢驗。

羅彬斯說:我們的良知常用兩害相權取輕者的辦法來和其他的人或是整個大環境妥協,但是在食物選擇上應該沒有這種困擾,因為對我們個人健康最好的選擇,剛好也是最適合整個生態環境、經濟狀況,還有更重要的 – – 一切有情眾生。

這篇文章綜合了本書的讀後感和雜誌社記者對作者約翰羅彬斯的訪問稿寫成的,希望能拋磚引玉,讓大家從生態保育的觀點,而不是經宗教的立場來看素食。畢竟地球只有一個,我們今天所用的各項資源,都是跟子孫借來的呀!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