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師加持 佛力調心

王勇

同淨蘭若的四月陽春,玉蘭含苞初綻,野鹿、火雞徜徉綠野。一次「佛隨念禪七」課間偷閒外出,天地豁然開朗,感覺步履輕鬆如雲,一種澄澈的喜樂油然而生。大自然的繁盛,從一個平靜的「視窗」湧進,心不加區別慨然收納,自守一片輕安。

我意識到,經兩位師父的調教,我堅固的染著之心,出現了一點軟化跡象。這應是密集禪修期間,在師父加持下的一種特殊體驗,只是收攝六根後不期而至的良性反應而已,我不敢有絲毫竊喜、自滿。幾乎可以斷定,離開禪堂之後,又將故態復萌,落入各種困縛之中。

回到都市塵囂,重歸朝九暮五的繁瑣,帶刺的汽車喇叭、不好看的臉色、埋怨的聲音紛至沓來。令我驚奇的是,一切都似曾相識,但分明變了模樣。以前的反應是,豎起一道「正念」的盾牌,諸如默念「願此善士沒有痛苦」,提醒自己「隨緣盡份」,用以抵禦、消化迎面而來的襲擊。現在發現,已不必舉起盾牌,因為只覺得一陣輕風吹來,又飄去,知道有點冷,但不會侵入肌膚,引起寒顫。

再瞻前顧後,想想那些無可奈何、禍福難料的人與事,原來驅之不去的憂懼、不安,已由一片陰霾悄然變成一道薄霧。睡眠明顯趨於安穩,即使有夢境,色彩也明朗起來。

學佛幾年,從不曾在短短幾日內經歷如此大的身心變化。回味兩位師父言傳身教的點點滴滴,不禁感嘆真是卓越罕見的醫生,懷慈悲大愛贈殊勝法藥,用妙心聖手治三毒五蓋。

回想接觸佛法因緣,既有義理的概念作用,又有信仰的朦朧感召。後來兩者都在強化,但總覺中間有一道隔膜阻擋。是佛隨念,將它們熔鑄一體,誘發出新的能量。

禪七講堂上,開印師父細數佛陀十大功德,正本清源的解析、聲情並茂的描述,引領我們穿越2500年時空,走近靈鷲山。師父帶來的那尊冰清玉潔的佛像,眉目儀態變得越來越生動,無上的天人師,分明在關切、垂注著我們,散發出無盡的慈悲和智慧。

修習時取像閉目,影像難以持久,但功德名號的聲音和對佛陀業績的感念之情不時充盈全身。恍然間,覺得自己化為一個渺小的生命體,依靠著偉岸的佛陀。當然離佛陀的「本懷」還很遠,但對佛陀胸懷的寬廣無際,多少有了真切的感受。

開印師父的禪修指導,遠非循循善誘所能形容。首先是對佛教流變、經藏大海條分縷析,闡示法義鞭辟入裡,經常振聾發聵,令學員茅塞頓開。另外,答疑解惑,猶如犀利的手術刀,對實修的大小障礙、疑難雜症,都能精準下手調治。顯示了融通南、北傳法脈的深邃博大和隨方解縛的善巧機用。

開印師父傳授方法後,開照長老「接力」開示,教我們如何念念向佛,護心調心。他以慈悲、睿智和幽默,指引我們真實用功、一生修行的不二途徑,展示增進善業、積累福慧資糧的「秘密」。講台上妙語連珠,學員們心潮澎湃,長老常常嘎然而止,「時間到!」,全場響起一片「Sadhu…. Sadhu…. Sadhu…..」的感激之聲,這時有人已經淚雨滂沱。

兩位師父北美弘法,將回南洋結夏安居,我何時再能親炙聆教不得而知。只知道「佛隨念」在心,猶如師父在前,修行有了榜樣,有了護衛。唯有精進不息,才對得起師父拳拳苦心。

文/王勇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