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目睽睽法」

釋長叡

六月下旬,大覺寺監院回國休假、探親。因怕屆時不一定有人在此常住看管,臨行前,管理部門前來裝設監視器,可以遠距監控。據說監院有不同意見,但事實上顯然有此必要,也只好隨順因緣。

「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因為大家都忙,沒有剩餘人力,我就被派來大覺寺指導每週二例行的禪坐共修。這是一個需要「凸英語」的活動,還好,禪修的最高境界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語言也不必用太多,所以這三個月來,我竟還能苟延殘喘地「指導」著。經驗顯示,學員們「來來去去,如來如去」,我覺得,受到比較多「指導」的,應該還是自己;自己指導自己、教育自己。

我的例行行程大約是:週二午齋後,搭火車從 Cold Spring 來大覺寺,一直待到週四晚上市立大學讀書會後,週五早上從 Marble Hill 搭火車回莊嚴寺。

所以在大覺寺期間(每週有四天),監視器直接監視到的,應該就是「敝人、在下、我」啦。

有些人不喜歡監視器,不過我卻「逆向操作」,因有監視器,就更常去大殿,在鏡頭前面,很自在地打掃、拖地、供香、點燭、拜佛、打坐…。因知道可能有觀眾在「收看」(或者說,想像著,有觀眾在收看),反而做得更起勁些,我想,就只差沒有對著鏡頭微笑,手指比著勝利的V字,或者對鏡頭揮手喊「嗨!」(案:提醒「觀眾」,哪天我若是這樣做時,大概就是演得「走火入魔」了,要趕緊送醫。)

廚房也有監視錄影,所以在廚房做簡單飯菜時,也要留意要隨手清潔爐面、桌面、洗碗槽,以免留下「此人邋塌」的證據。

這樣一來,「行住坐臥」四威儀雖然還談不上齊整儼然,至少比較不會太放逸。監視器竟然有助於檢點身心、幫助正念。因此,「監視器」的價值,應該給予重新定義,或許可以在「監視器」上,紅紙墨書,貼一張「正念調整器」或是「威儀塑造機」。

想起這應該就是法鼓文理學院校長上惠下敏法師所說的「眾目睽睽」法(出處:思考表達、覺照視野、願景實踐)。

如果先前沒有經過惠敏校長傳授此一絕招,大概我對此監視器,也不知如何應對、與之共存;嚴重的話,可能會抱怨連連、抗爭不斷。感恩老師預先給打了預防針。

其實,說穿了,這是一個「逆向思考」、「逆向操作」的案例。不過,仔細想想,「監視器」真的就是「萬靈丹」嗎?

比起有限的「監視器」,更強而有力的監管,應是《藥師經》上「俱生神」的說法。參考印順導師《藥師經講記》,pp.161-162:

每個有情,從生下來就有一個「俱生神」,形影不離地跟蹤著,隨我們所作的事情,若罪若福,或善或惡,皆一點不漏地完全書寫下來,比我們自己記的還要清楚。待我們命終之後,便原原本本盡持授與琰魔法王。

那時,琰魔王就依著記事簿冊,審問那被拘去的人,並且算計他平生所作的事,看到底善多惡多,然後隨其罪福的輕重,而處斷他該受何報。

這與我國民間傳說的閻羅王故事一樣…。

此中所說的俱生神,也即是眾生的第八識;所謂記錄善惡罪福,便是八識的熏習作用。一切種子,不管善的惡的…都熏習在八識田中…一舉一動,做善做惡,都留下一個不可磨滅的印象,在自己的八識庫藏中…將要死亡的時候,就會完全顯現出來…所以本《經》所講見琰魔王使者等等,祇是業相在心識中顯現,並非真情實景。 

此處,印順導師以「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心理角度,說明「俱生神」的功能,因此不能說有人不信佛教,或者,不信《藥師經》、不信「閻[琰]魔王」,就可以不怕「俱生神」,因為除非是喪心病狂者,在我們自己的內心深處,沒有人能自欺欺人。

與此相似,儒家也有「慎獨」的修養。印順導師說明並比較佛家「俱生神」與儒家的「慎獨」二者在功能上的相似、相異之處,例如,在《我之宗教觀》,pp.101-102: 

《大學》揭出了慎獨功夫。理論是:你在無人處做了不善,以為沒有人知道,總想掩飾起來,可是大家看得清楚不過,怎麼也掩飾不了……因此,不但不可彰明的作惡,連閒居獨處,也還是放逸不得。絲毫不可不善,做到表裡如一才得…。

這種功夫,或稱為「居敬…存誠」,非常有意義!儒者應該有功夫做得很好的!

但佛法的理論與方法,更有效率。

為什麼不可「閒居為不善」呢?《大學》說:因為是瞞不了人的,人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但事實上,儘多的非法,逃過了法律的處罰,也避過了輿論的制裁。古人有詩說:「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若使當時身便死,一生忠佞有誰知」!

人心難知…一般人總覺得有些是可以掩藏起來的,所以但憑「瞞不了人」的理由,來做慎獨誠意功夫,不但力量不強,而只能為少數人說法。

依佛法說,我們的一舉一動,一善一惡,當下就留下業力的熏習,可說是錄下了「錄心帶(通俗的說:有俱生神,一一的記錄在薄子上)」。

善惡一定有報,無可躲避,無可掩飾。什麼都可欺,還能欺自己嗎(其實,無意識的錯誤,都有某些不良影響)?所以,佛弟子止惡的誠意,不是怕人知道,而是自己知道了就感到憂悔,所以不敢覆藏(隱瞞),立刻要懺悔。

這樣的隨犯隨懺,時時保持清淨,精進行善,心地就自然純淨起來。

這有心理學的根據,在宗教信仰中,強而有力,而且是多數人可以因此而止惡行善的。

 印順導師雖讚歎儒家的修行功夫「非常有意義」,但是他也點出,只靠「慎獨」,「力量不強,而只能為少數人說」,不一定適應多數人;根據心理學及宗教信仰,應以「俱生神」會將業力紀錄在八識田中,警惕大眾,止惡行善。

個人也以為,世俗的監視器,其功能比起「慎獨」,有更多盲點,此二者皆比不上人人心中的「俱生神」,祂讓我們無所遁逃於天地間,臨終前還來跟我們算總帳!其有知者,誰能不戒慎小心?

然而,「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即便是有了過失,佛家也提出以懺悔來滅罪消愆,改往修來,能繼續在聖道上努力修福修慧,向善、向光明。這應該比起只說「慎獨」、只用監視器,有更為積極的意義與價值!

謹以此短文,記錄過去這三個月來在大覺寺的「顧廟」心得,並用以期勉自己:尊重「俱生神」,慚愧懺悔,謹慎莫放逸!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