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睡如一』與『死生如一』

看到 南老師在「南禪七日」錄影帶中,曾問學員一個問題,即「有誰能夠知道自己每天睡覺時是怎麼睡過去的?」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當頭給我打了一棒,因為自己每天是怎麼睡過去的,全無所知,那麼將來死亡到來,就更無所知了,死亡之時迷失了,就無法自主,就不能了生死,縱然生前精進修持,到最後關頭如果糊塗迷失了,還是會隨業輪迴,難以解脫。

如想要在最後關頭,有把握「自在解脫、生死如一」,平常就必須先做到「醒睡如一」,也就是說,睡時有如醒時一樣的清楚了然,有人比方一次睡眠就如同一次小生死,因為睡眠與死亡有許多地方是雷同的。依末學一己淺見,要做到「醒睡如一」,大多還是屬於定力功夫層面之事,在修定的層次上,須要做到能夠身心分離、各行其是的境界,讓身體睡它的覺,自去休息,而心理不為牽制,仍然靈然自在、了了分明。能夠做到了「醒睡如一」,隨時都等於是清醒的,也就不會有渾然不知而睡過去的時候了。

定力要修到如此境地,講起來似乎很簡單,要真正做到,卻非常不易,初步修定者,是脫離不了「色」、「受」二陰的範疇,隨時都會被牽制得緊緊的。欲求去除「身見」,一般說來,還得從身體四大的轉化上開始著手,所以在密宗與道家的修持方法中,時常強調修氣鍊脈之法,這並不代表氣脈即是「道」,但要在定力修持到不為身執所困,能夠身心分離,自在解脫,多半還非得從氣脈上下手不可,氣脈修持到了家,色身的障礙幾乎沒有了,才容易將「身見」放下,「身見」一除,才能完全放下色身,不為所困,進而再放下「我執、法執」,並時時與「般若」相應,臨終之時,才有自主解脫的把握。藏密黃教宗喀巴大師曾說:「中脈不通修法無益」,應該即此之謂也,因為中脈不通,修定是難以達到忘我的境界。

即使一時見了「道」的人,也還得在定上下功夫,否則難以保任,即使「見地」上有了基礎,但還沒有完全修到證到,到頭來,還是「看得破而忍不過」,待大限到來,對生死是否能有把握?可能就不一定了。

但反過來說,能做到「醒睡如一」的人,在修定的功夫上,可謂已經登堂入室了,然而是否已經「開悟」?則也未必!那要看他「人」、「法」二執是否都能放下。功夫能夠做到這個地步,「悟」與「不悟」只是一線之隔,觀念弄通了,當下一轉便是,毫不吃力;如果見地不夠,仍有執著,雖能做到「坐脫立亡」,在生死的道路上,還是無法完全自在解脫的。此時,就更為凸顯明眼老師的重要性了,因為修持到如此境地的人,如能有明師適時一棒,提攜一把,令行者能夠及時省悟,放下所執,輕易過關而得明悟自性。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