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六百年的時光隧道

傅佩芳


八月中旬我隨文物專家劉良佑教授主持的大唐西域文物參訪團前去中 亞絲綢之路。行程包括了現已獨立的前蘇聯小國烏茲別克和哈克以及 中國大陸的新疆地區和絲路起點西安。此行主要目的是參觀各地的博 物館、古城、千佛洞和廢墟。其中最令人難忘的是在龜茲(讀作秋池 )的鳩摩羅什大師道場。

古龜茲國在今日新疆庫車地區,天山山脈之南,塔克拉馬干(大戈壁 )沙漠和塔里木河以北,是漢代西域三十六國中的第三大國,也是扼 守絲綢之路的中道要衝和西域文化薈萃之地。一千六百年前羅什大師 講經說法的道場在庫車以北約一小時車程,俗稱蘇巴什故城,是新疆 規模最大的魏晉南北朝至唐代的佛寺遺址。

新疆因為有天山南北的兩個大沙漠,長年黃沙滾滾,所有的公路兩側 皆種植了耐旱防風的行道樹,細長筆直的白楊樹林密密的排在兩旁, 大約有三五十公尺之深。延途只見成片高聳入雲的樹林夾著一條細細 的公路,景觀煞是美麗。沙漠中無端多出了如許綠色美景,也使人有 些意外。在穿過一片金黃色的葵花田後,行道樹沒有了,公路也變成 了顛簸的石子路,便又進入了大戈壁的範圍。

今年因為雨水充足(已經路毀橋斷氾濫成災了!)不少地方長出了一 蓬蓬的野草;無邊無際的大戈壁中放眼望去只見一片綠色,汪洋大海 一般,這天水相連的大漠景色真是無比壯闊。

路越走越窄,最後連路也沒有了。巴士在崎嶇不平的沙漠中,朝著古 城方向蹣跚行去。

終於看見古城遺址了,遠遠望去好像就在更遠的山腳下,車子卻停了 下來。原來前方橫亙著一條河,只有窄小的石橋,巴士是絕對過不去 的,於是大夥兒決定捨車步行。

此時已是黃昏,大漠起風了。

漫天黃沙夾著細小的石子迎面撲來,打在臉頰上有些疼;我們戴上口 罩,拉起衣領,掩著面孔,屏住呼吸,耳邊只聽到自己衣履的鼓動聲 和風砂拍打在臉上身上的聲音,好像走進了時光隧道。思維幾乎成靜 止狀態,我們只管奮力前進,踉踉蹌蹌的走向隧道的另一端,一千六 百年前的羅什大師道場。 . 這一段路看似不遠,卻也不近;足足花了三四十分鐘才走到蘇巴什故 城遺址。

所謂遺址,只剩下斷垣殘壁,加上千年的風化,已成一片廢墟。佔地 卻十分廣大,據說有二十萬平方米,依稀可見當年盛況。入口處有一 新立的石碑,上面寫著「昭怙釐大寺」。

玄奘大師在「大唐西域記」中說:「隔一河水,有二伽藍(寺),同 名昭怙釐,而東西相應」。原來這就是唐三藏玄奘大師也講過經的昭 怙釐大寺。

仔細端詳現存高約二十公尺的佛塔,原為兩層建築的佛殿以及院牆、 禪坐洞窟等遺址,彷彿見到數千出家眾低聲吟誦經典;又彷彿在一片 佛號聲中,看見名滿西域的鳩摩羅什大師緩緩走來,龜茲國王匍匐在 地,供羅什大師足踏其背以升座講法。

鳩摩羅什(西元三四四至四一三年)何許人也?為何尊為大師?又與 我們有何因緣?

他是我國最偉大的譯經家之一,東晉時龜茲國人,父為天竺(印度) 國相,母為龜茲國王之妹。羅什自幼聰敏,七歲時隨母出家,九歲游 學天竺,為大乘佛教建設者龍樹菩薩的四傳弟子;博覽諸家經論,譽 滿天竺。歸龜茲後,國王禮敬為師,在龜茲故鄉廣說大乘諸經,名滿 天下,是當代著名的高僧。

但是羅什大師的中國之旅完全身不由己,更是曲曲折折的走了許多年 :中國歷史上戰雲密佈的魏晉南北朝時,在前秦符堅十八年(西元三 八二年),符堅遣大將呂光前往龜茲欲迎羅什至中原,龜茲國王不從 ,呂光一舉滅了龜茲,挾羅什以歸。這時符堅已亡,呂光於是在西涼 自立為王,並且羈留羅什於西涼十七八年。姚秦弘始三年時,呂光投 降,秦主姚興迎羅什至長安,待之以國師之禮,建逍遙園,四事供養 ,請譯經典。歷史上大規模的譯經工作於焉開始。

他所譯的大乘經典前後有三十五部,三百餘卷。其中許多是我們耳熟 能詳的,如心經、金剛經、阿彌陀經、妙法蓮華經、維摩經、父母恩 重難報經、坐禪三昧經、大智度論、中論、百論、十二門論及成實論 等。由於他特殊的生長背景,羅什大師通達多國語言文字;他深入經 藏,以超凡過人的智慧,在一千六百年前將奧秘的佛經和論述美妙典 雅地翻譯成為我們今日讀到的佛教經論。

他譯的心經、金剛經文字簡潔,意義深遠,許多人日日讀誦;維摩詰 經優美流暢,精彩絕倫;父母恩重難報經字字血淚,動人心弦;大智 度論博大精深,浩瀚如海。梵網經使中土得傳大乘戒;十誦律則提供 了研究律學的重要資料。

鳩摩羅什大師在長安住了十二年,沒有再回到故鄉,於弘始十四年入 寂於長安大寺,世壽七十。

再回到車上時,天色已暗,蒼茫暮色中回首遙望古城,只剩下幾個黑 點;漸行漸遠,終致不見。

悠悠天地,恍若一夢。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