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息尚存

人不能控制生命的長度,但可以增加它的寬度。

  前些日子,國榮師兄來電告知,醫院通知他母親只有24小時的陽壽。掛下電話,飛也似的急奔林師兄家。只見老太太安祥的睡著,似乎沒有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已近尾聲。幾位蓮友開始助念,經過了六、七小時,老人家醒來,要碗稀飯吃,孝順的師兄即刻拿來稀飯,一口口餵著老母親。老人家精神很好,與友人打招呼,更難能可貴的是,在生死邊緣,她不忘精進,仍然提起正念,歡喜地與大家念佛。

  第二天一早師兄又來急電,即刻又奔往他家。見老太太呼吸的時候,喉嚨已發出很大的聲音,但是面色仍然清淨安祥。我們和家屬十多人一齊念佛。師兄睿智,早就以佛法薰習家人,經常告知家人,生死乃是必然之事,不流淚,專心念佛,也讓家人種下善根。

  傍晚,我走到老太太跟前,雙手合十,凝視牆上張開慈悲雙手的阿彌陀佛,我念佛聲更加悲切,祈求彌陀慈悲接引。也不知怎麼,眼淚潸然而下,約一個時辰,聽見師兄說:「她走了!」望著平靜離開人世的老太太,似乎在告訴我,她對生死的無懼和把握,我的顧慮是多餘的。

  老太太在大家面前莊嚴的捨報了。剎那間,我感受到了極大的震撼,生命如一滴晨露,是如此的脆弱、無奈和珍貴。

  生命的無常,我們不但無法掌握,要得人身,還要過去生持五戒十善而來,來生能否仍為人身或生善趣,就以此生精進勇智及行持善法而定。今生的修行,得來生享福,若仗福造業,即便來世得暫時的快樂,最後還是落入惡道,而且縱然在地獄業消,又轉入惡鬼道和畜生道。難得的人身,就如同大地塵中的爪上塵一般。

  縱得人身,想要有學佛的條件,就需具足「暇」和「滿」。出生在有佛教的地方,並有僧寶的弘揚,自身相信三寶,深信因果及業報,心性上沒有邪執的世智聰辯,不盲聾瘖啞,才能聽聞、思惟佛法,和非居於無想、無色天,這是有「暇」。「滿」是圓滿,有經教正法圓滿,教法住行,遇善知識的攝受,隨法相印,和修行的外緣。地球上有多少人類,要得「暇滿」的人身,其實是像盲龜值木,既難得又容易失去。

  佛陀喻人命,就如同被牽向屠宰場的牛,一步一步趨向死亡。當我們每日踩著夕陽的餘暉,高高興興地回家,豈知生命已隨著夕陽的消逝而減少了。而在生命的過程中,又有種種的挫折和災難,如海嘯、地震,或其他天災、人禍的來臨,遇難的眾生恐怕連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一般的眾生為無明所覆,沉迷於欲愛中,不能了知生命的可貴與無常,又入生死鎖鏈,了無出期。

  其實生命雖然是短暫的,但卻充滿無限的可塑性與創造性,只要把握有限的時間,覺性不斷,除去習氣和執著,可做主宰自己生命的主人。弘一大師在斷食之後,寫下「一息尚存」,大師是要以有限的生命,脫胎換骨,來完成生死大事。在佛教中,律宗是最重視修持的,大師不但深入研究,而且持戒清淨,實踐躬行,成為一代律師。

  我們學佛的目的是要求當下解脫自在。在生命的時空裡,如何拿捏,就要靠智慧去觀察。我們不必等死後,才到極樂世界,當下就要這樣做。比如念佛的時候,要對治念我,感受到佛的存在,周圍和心裡想的事,都可以成為讓我們進入法界之門。充滿覺照生命才是有意義的,不會因為面臨死亡而害怕,專注於生命留給我們的時光,才能展現生命力。

  最近身體欠佳,易於疲倦,功課經常懈怠。但是一想到很多高僧大德都是在病苦折磨中,仍以脈如游絲的色身,繼續精進而有所成就。在慚愧中,記起祖師大德的告誡,經常做「暇滿人身難得」想,從這裡我慢慢學得,如何安住於宇宙人生的真諦上,而不會輕易放鬆自己。

  儘管老太太珍惜此生,發起無上道心,最後仍要向無常的真理低頭。她日日念佛求生安養的願力,往生前的一星期,還至莊嚴寺禮佛,臨終時對三寶信心的堅定,即便進入彌留狀態,仍能保持正念而安祥捨報,她與弘一大師在圓寂的「悲欣交集」而欣然解脫是一樣的。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