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心 Walking Mindfully

                                                          慈力譯

Walking 「Jongrom 」是一種心、體一如的行路練習(即一心行),走路時,從始至終將注意力放在身體的每一個動作上(如向後轉或立定不動時)。練習一心行時,先要有走路的意願,然後才開步走。無論走路、停頓、轉彎、站立或結束,所提到的定點就是為了收回已經四散的心,如果你不當一回事地在練習,你很可能心思散亂地在計劃一場驚天動地的革命或其他的陰謀。

有多少革命在你練習當中已經計劃好了?……所

以與其做那些虛無的白日夢,不如花同樣的時間把心專注在目前正在進行的事情上。這些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感覺,相反的,它們平凡得使我們一點也不會去注意它的存在,現在不妨讓我們好好來正視走路這件事。

正當你在練習時,你發現心又遠遠地散開,好像身跑到印度去了,這時馬上提醒自己:「嘿!醒醒!」清醒過來,重新把你的心放在當下,心體一如地繼續練習。這是一種「耐心」的訓練,因為心總是四處散開的。假如你過去曾經有過愉悅、輕安的經驗使你念念不忘,心執著在「上一次閉關練習時,我真的感覺只有身體在走路,

當時完全沒有「我」的存在,只覺得身輕如燕。喔!如果我不能再有同樣的經驗,我……」這是一種執著和障礙,是要不得的。放下這些念頭吧!只是一步跟著一步地走,一個小小的甜頭算不了什麼,隨它去吧!目前所該做的事,還是老實地走吧!因為你越想要去抓住已經消逝的念頭,心就越加混亂。滿足於現狀吧!「是什麼就是什麼」。心在當下沉寂下來,遠勝於你汲汲營營的想要有所得的好。

一次只踏出一步,當下你所要做的只是踏出一步而已,並「注意到」那是多麼安詳的一步!一旦你妄想從這個練習中增加定力,你的心又四散各處去了。

緊接著會發生什麼事呢?「我不能忍受這種練習,一點寧靜也沒有。我曾經在四下無人同行時,感受到輕安,現在我的心只是散亂不堪。」因為你一點也不了解如何練習,你的心太理想化了,總想得到什麼。其實最好的是,當下走路就是走路,一步接一步,再簡單不過……但這可不簡單!因為我們的心總是被帶到遠方,老是盤算下一步該做些什麼。為什麼我們不能做到?究竟毛病出在那裡?

我們在寺院生活,清晨即起,課誦、默思、靜坐、清理內外、煮飯、坐下、站立、走路、工作……不論哪一件事,事情來了就承擔,一次一件。我們的心和當下的事情一體,但不加執著,就會感到安祥與自在了。

我們如果注意到生命是瞬息萬變,反而能泰然接受感官世界的變化無常,不論是善是悲,我們都可以忍受和從容應付。假如我們了解這一事實的真相,就能體會到內在的寧靜了。

 

The Mantra Buddho 念佛陀      十之三

By Venerable Ajahn Sumedho

 

假如你善感多思,念佛對你可能很有用。入息時念「佛」,出息時念「陀」,日子久了,自然隨著呼吸出入而念起「佛陀」來。這是保持專注的一種方法,所以練習「安那般那念」時,不妨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佛陀」這兩個字上。學著去訓練這個「心」,專注在清晰而鮮明的定點上,就可以遠離昏沈了。

但這是需要持續性地努力:入息時在「佛」上,這一念從入息自始至終都是鮮明而清晰的。同樣的,出息在「陀」上。目前就專心做這種練習 – – 暫時把個人和外在世界的問題拋諸腦後,把「佛陀」聖號帶進自己的意識裡,取代那只會使你心智呆滯的無聊情緒。

激勵你的心,才能使入息時專注在鮮明的「佛」上,而不是草草率率地讓「佛」聲消失。你要看著「佛」這個字,你的入息從始至終全心跟著這個字的音節長度,然後練習「陀」在出息上,方法和入息一樣。持續有恆地用功,遠比間間斷斷的練習,然後一事無成的好。

隨時注意到是否有任何雜念出現,一些荒謬的詞句可能閃過你的心田。假如你現在正處於無可奈何的情緒中,你的心很快的就會被妄念所盤據。所以學著去控制這個心,有技巧地去運作它,你可以用這個特殊的念頭(念「佛陀」),在心裡執持不放。但不要只是習慣性的執持「佛陀」,要有技巧的去運作,然後持續專注在一呼、一吸的長度上,前後約十五分鐘。

練習這個方法時,不論你已經失敗多少次,你會發覺你的心依然散漫如故,並因此而灰心,甚至不想再聽到「佛陀」二字,也許你會有「我不想再練習了,我只想坐在這裡休息一會兒……。」或在此同時,有其他的念頭悄悄地潛入你的意識,引起你的注意(也就是說,你知道自己目前的心理狀況)。不過,不要在心裡嘀咕個不停或心灰意冷,儘管沉靜下來,冷靜地注意到目前有幾種情況出現:可能你因念「佛陀」而靜下心來,可能你感到昏昏欲睡,可能你所有的時間都在胡思亂想,可能你已經專心了……。對於以上的各種情況,不論那一種,都要當下即知。

患得患失是練習專一的障礙,這種練習並不在乎意志力,而在於智慧(專一的智慧)。經由這種練習,你可以知道自己的弱點所在及想要達到的目標。看清楚自己種種性格的趨向,可以在生活中尋求改進(知道如何有效進行內心的種種活動,不被妄想牽著鼻子走,且不是一味的苛責自己)。這個方法可以充分了知當下的種種念頭。所以與其迴避它們而在他日付出代價,不如現在關心這些毫不起眼的念頭。這種練習是一種具有忍耐的特質,Nibbana (涅槃) 被形容為「Cool」(清涼),聽起來好像毫不相關,但它確實是這個字的意義。清涼意味著心永遠處於鮮明的狀態,不被無聊的情緒所攫取,心時時處於遠離、警覺和平衡中。

你可以用「佛陀」聖號來改進自己的生活,當作某些事物來填滿空虛的心靈,總比徙自感傷或生活散漫的好。持住佛號、看著它、靜聽它!換言之,知道佛陀是個覺者,時刻都是覺悟的。你可以在內心觀照佛號,或任由你的內心吱喳個不停(那表示無休止的外在恐慌與不滿)。

所以現在我們要正視它,我們不是用「佛陀」的聖號當棒子來摧毀或抑制妄想,只是將之當成一種有效的工具。我們可以用利器來殺人或傷害別人,同樣的,如果你願意,你也可以拿神聖的佛號作為一種壓抑的方式,趕走妄想,但那不是屬於技巧性的方法。切記!我們不是用佛號去摧滅妄想,而是讓妄想漸漸地消失。

讓「佛陀」聖號自然出現在思惟上是需要耐心的,這是一種穩定、和緩而慎重的方式,絕不是激進的態度。

這個世界需要我們去學習念佛陀。例如美、蘇兩大國之間的競爭(念佛總比拿著機關槍或核子武器去破壞人類的和平好些;或比彼此說髒話,互相漫罵強)。你們當中有多少人因他人不經意的吵到你,或嚇到你,就說髒話,做傷害別人的事,發表咄咄逼人的言論?

練習念佛只為了舒緩我們的心,尤其當我們的心受到微不足道的事情所干擾時。念「佛陀」,不是拿它當木棍來打擊別人,而是作為一種技巧性的方法,讓波動的情緒遠離。現在用十五分鐘來練習,念「佛陀」時,將注意力放在鼻端,看著如何運用「佛陀」聖號而產生實際的放果。

 

註一:Buddha-nussati暫譯為「全心念佛」。

註二:Jongrom是泰語,就是在一條筆直的路上來回踱步。Walking meditation或Walking Jongrom,就是禪七時,我們所慣用的「行香」。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