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里路雲和月

曉 祝


玉米田幾千重 筆直路徑兩茫然
庭前松青柏綠 娑婆菩薩護教忙

鍾媽媽是我們在馬利蘭州時的道友,也是馬州佛教會的元老之一。鍾伯伯從駐美大使館退休後,兩人經營雜貨舖,一方面打發時間,再方面趁機向來訪客戶介紹佛法,多年來兩人接引了不少洋朋友學佛,六年前兩人結束生意,搬到兒子住家附近定居。

這次趁到底特律之便,到俄州的Toledo去拜訪他們。依圖索驥,很快地我們就找到了他們的住家,鍾媽媽知道我們即將到訪,怕我倆在一望無 垠的玉米田中迷失了方向,七早八早便要鍾伯伯到院子去工作,以便引起我們的注意,她這一招果真有效,讓我們正確地在寧靜的田野間找到了他們的典雅莊園。

別後數年,他倆仍然精神抖擻,渾身充滿了活力,閑話家常,互換學佛心得之餘,不免再度談到鍾媽媽的偉大計劃,她說:「這裡華人約三四千人, 沒有一個聚會共修的場地,妳鍾伯伯很支持我,我賺的錢都存起來,準備將來建道場,讓大家有個共修的地方。」也許這個夢很大,目標也很難,但她並不擔心,仍 然一點一滴地把自己的血汗錢存下來,也許是這個願望支撐著她,使她每天早出晚歸,不以為苦,不覺得累,反而有股法喜。距鍾媽媽的夢境雖然還很遙遠,也很艱 辛,但從她充滿信心的臉上,我彷彿看到了玉米田中的琉璃。

從馬利蘭州到俄亥俄州,菩薩道上她精進地勇往直前,她對法的追求、待人接物散發著慈悲,她護教精進的菩薩行,正是我的典範。

尼加拉大瀑布添新景 和平萬佛寺即將完成

nl56pa13s.jpg 在世界奇景──尼加拉大瀑布風景區內,能夠見到中國佛寺是件令人興奮的事。

那天準備過境尼加拉大瀑布到底特律,在風景區內看到綠瓦紅柱的中國寺廟,不禁拍手稱絕,趕緊停車入內參訪。

穿過新建山門,諾大的停車場內已停了數輛車子,看看車牌,各州都有。入得大殿,三尊古銅色的佛像隱隱透著慈藹的光輝,禮佛完畢細問之下,才 知道這是加拿大佛教會湛山精舍所屬的寺院,不多時一位慈祥的長老走出來,原來他便是多倫多湛山精舍的創辦人──性空法師。也是美佛的會員,多年來只聞其名 卻無緣拜見,今日相見份外親切。

在世界聞名的風景區內建道場,是一件很奇特的事,尤其是在加國。長老見我滿臉疑惑,便慈祥地告訴我說:「世界之大,我的時間與精力有限,我 無法到全球各個角落去弘法;尼加拉大瀑布是世界奇景之一,全球各地觀光客,天天湧到這裡,在這裡建道場,一來讓世人觀光之餘也有因緣見到佛寺,認識佛教, 種下菩提種子和福田;將來時間因緣成熟,便能進一步學佛,正因為是件有意義的事。我們便買下這個佔地兩英畝半的修車廠,加以改建成目前的樣子。」

午齋時,幾位從多倫多來的義工菩薩也從佛海禪院回來用齋。為了迎接八月一日在這裡舉行的夏令營,他們組隊趕來清掃場地。雖是初次見面,數人不時替我介紹,使我減少了那份生疏!很快地便融入了這個大家庭。

飯後赴寺旁工地參觀,鋼筋水泥隻隻插在地上,正中一尊大佛已安妥,據說這尊高十八尺,重達六十噸青銅塑的大佛,是從南京訂做的,圍繞大佛的萬佛也已運來。

在問到建寺經費時,旁邊的邵茵如師姐說:「師父很慈悲,很少對外張揚,他常強調一切皆因緣,只要發心不為自己,老老實實地去做,一步一腳印,自然就能水到渠成。」

話雖如此,能夠讓見者也有因緣種點福田也是件有意義的事哩!

庋藏豐富加拿大佛教文物圖書館

在邵師姐等陪同下,我們參訪了加拿大佛教會圖書館。那是一座銀白色的現代建築,嵌著淡綠門窗,看來莊嚴而典雅。樓下開架式的書室,在天光燈影下,顯得無比敞亮,就像一顆顆坦爽無偽的心,接納親近它的人們。

加拿大佛教會主編之「般若」的編輯組也設在圖書館裡,幾位編輯菩薩熱誠地介紹館內運作及展望。

在性空法師帶領下,我們如劉佬佬遊大觀園般的參觀佛教古物,一尊尊年代久遠的寶物,都是師父一生的收藏,每一件古寶都有其加入的因緣,有清 朝、明朝乃至宋朝的古佛像、字畫等,琳瑯滿目,一一呈現,令人嘆為觀止。據說這些古寶都是法師每次赴外弘法時「扛」回來的,一次次地,持續不斷地,終成今 日豐富的文物館。

出了文物館已是暝色四合,一行分乘兩部車回「湛山精舍」。在這裡我們拜見了性空法師的伙伴──誠祥法師,一位慈祥、溫文儒雅的長者。

多倫多的佛國淨土──湛山精舍

nl56pa14s.jpg (4918 bytes)由地藏殿、大雄寶殿及觀音殿串連起來的湛山精舍,是多城第一個華人的佛教道場。從地面看去,三殿各自獨立,實則地下卻是相通的,這種獨特的設計,也許是因多城冬長而有,也可看出設計者思慮之細膩。

參觀時,忽然一幅熟悉的相片映入眼裡,那不是我們的老會長樂渡法師嗎﹖怎麼老會長的相片會在這裡出現呢﹖原來他們三人都是倓虛長老的弟子,而兩位法師來多城弘化和樂渡法師還有很深的淵源呢!他倆也是第一對來多城撒菩提種子的法師。

一九六七年六月間,性空師父與誠祥師父結伴從香港來紐約探視樂渡法師時,由樂渡法師陪同赴蒙特樓,參觀加國為紀念開國百年而舉辦的「世界博覽會」,在那裡遇到了來自紐約的應金玉堂老菩薩,在她的鼓勵與支持中,兩位法師在佛教沙洲中建立起佛國淨土。

初到多城他倆租屋設道場,遇到租約到期,有的房東因宗教信仰不同不肯續租,有的要求加租,搬遷起來不但辛苦,與信眾連絡也殊感不便,而萌生買個永久性共修場所的念頭,在三寶加被及信眾熱心護持中,多城佛友終於有個遮風避雨的共修道場─「南山寺」。

由南山寺而至湛山精舍,一路走來,可說備極艱辛,但兩人不以為苦,總是相互尊重,共同接引信眾,沒有你大我小,你高我低,你正我副之爭,這 是非常難得的!身旁的善定師姐巧巧地告訴我:「這兩位老人很慈悲,有一次下大雨,地下室進水,老和尚和徒弟一起去清掃,做沒多久徒弟受不了霉味,掉頭就 走。老人未出一聲怒言,依舊拿著木杓如實的淘水。看了叫我們打從內心敬重他,護持他。」

那夜我們就在「祗園」安單,祗園的主人說自己只是個園丁。

園裡挑高的客廳,正中的佛堂十分莊嚴靜穆,廳內各種長青植物欣欣向榮,充滿了生機與活力。園主的書房,高僧大德開示與經律論應有盡有,收藏 豐富,整齊排列,遺憾的是停留時間短暫,未能坐擁書城,領悟先賢智慧的密談。臨出書房前我看到了一句「田園萬頃非為貴,樓閣千間不足誇,試看頭陀衣食住, 一庵一缽一袈裟。」壓在園主的書桌上,此正是園主的最佳寫照,雖然相識時間不長,但她不曾誇耀自己,在大寮裡洗洗切切,粗細都做,遇到那裡須要就往那裡 去,縱有良田萬頃,她過的仍是最簡樸的生活。

翌晨,曙光初透,朦朧中彷彿有梵唄聲,拉長耳朵仔細聽,是園主在做早課。一躍而起,下得樓來,餐桌上稀飯醬菜一應俱全,碗中晶瑩剔透的稀飯 上還有白色的熱氣在氤氳著!捧著碗,一股感動湧上心頭,想想自己何其幸運,與園主素昧平生,還蒙她如此殷勤熱忱地接待,恍惚重返家園領受慈暉。

早齋後「般若」佛刊的主編李勝安菩薩趕來相見。他說雖是初次相見,但透過慧炬與慧訊,我們彷彿是多年的老朋友,李菩薩從台糖退休移居多城後便全力護持湛山精舍。他那口廣東國語,讓我懷想起台電的老家長─陳蘭臬先生,聽來份外親切。

多城一個充滿了法喜的地方,臨行我告訴自己,我還會再回來的。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