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里路雲和月

秋菊


夜歸冥思

在獄警陪同下,她步出聯邦監獄,迎著她的是漫天黑幕與遠方道道電 光,想著家人、電光以及可能隨之而來的暴風雨,她不禁加快了腳步 ,跑向停車場。昏黃路燈,隱約傳來喧騰,她機警地搜尋停車場上的 車子內,及樹林後方燈火處是否藏有人影﹖這時候,如果衝出人來, 她一弱小女子如何招架﹖想到這裡,她加快了腳步,往停車處衝去, 僅管她的車子和她之間才幾百公尺的距離,此刻,對她而言,卻彷彿 永遠也跑不到車邊!

確定車子附近沒人,她按了手中遙控器,衝進車子,按下門瑣,她定 下心來,發動引擎,打開車前大燈,此刻她看到那位送她出來的獄警 仍站在大門口望著她,使她緬靦起來,為自己膽小而汗顏!想想獄方 既然邀請她來,自然會保護她的安全。果然,獄警確定她發動車子後 ,就關掉所有的路燈,頓時大地一片漆黑,只留下車前兩束光環,她 小心翼翼地朝山下開去。

山路彎彎曲曲,沿途人煙稀少,偶有幾戶人家和擦身而過的車子。腦 際突然閃進一絲疑惑,到底是什麼因緣,什麼動機、什麼力量支撐著 她,讓她投入這份工作﹖

腦中浮現的是她的童年。

記憶中,有一次她夜歸的父親,發現一個流浪漢正要撬開她家門,她 父親又驚又懼地大叫一聲,那人立刻愣在原處,經過交談才知那人剛 出獄,爬上火車就坐,到終點站後不知往何處去,又餓又渴,想找點 東西充飢!沒想到出師不利,才要撬門就碰到了主人!

她父親那聲大喝,早把屋裡的人全嚇醒了,見屋外那人全身灰黑,披 著粗麻袋,又聽她父親吩咐她母親煮碗麵讓那人充飢,幾個孩子抖著 小手,扯著她母親的衣角,她母親細聲的告訴她們:「不要怕,壞人 中也有好的人,更何況有妳爸爸在!」

那人吃完了麵,她父親又吩咐她母親找幾件厚衣服送給那人保暖,然 後送那人去派出所「掛單」。此後當她們不乖時,她母親便說:「再 不聽話,裹麻袋的人要來了哦!」她父親常說:「一個再壞的人的內 心也有一絲善念,而引發他們的善念十分重要!」

她想起了她那以身作則的父親,童年時,即使她家只剩下隔夜之糧, 遇鄰人來借,她父親也會叫她把米拿來供人應急。鄉間小道,入夜一 片漆黑,她那學電的父親便去買材料,架設路燈,一盞盞地,把電源 總開關設在她家,於是天黑了開路燈成了她的工作之一,隔天起床關 燈也成了她的職責。「八七水災」,村裡唯一的街道被洪水所奪,村 人無處棲身,她家的廳堂成了收容所,軍隊來復建道路及橋樑時,她 家成了軍營,連柴房也派上用場! 由此看來,今日漆黑山道上獨行 ,也許源自於她父親寬闊無私的胸懷,與熱心助人的精神!

這一年來的監獄弘法,這其間她也曾有一度萌生放棄之念。最初有莊 嚴寺的法師們領隊,監獄派車接送,還不覺得害怕,如今寺務繁重, 法師們無暇兼顧,而獄方派來的車,通常是由快出獄的人犯所駕駛, 在這種情況之下,她也不敢再要獄方派車接送。夏天講完課踏著夕陽 餘暉,沿途還可領受小鎮風光;冬日天黑得早,講完課黑幕濃罩大地 ,遇到下雪更是頭痛!一想到未來漫長冬季,她那顆心就不寒而悚!

唉,兩個不同社會、不同環境成長的人,碰在一起要他們相信佛教, 接受佛法,實踐佛教生活,要他們學習慈悲、容忍,與他們談六度萬 行,談何容易﹖有時想想來回開車近兩個多小時,週日夜晚通常是全 家團聚,共享天倫的美好時光,而她為什麼還要在暗夜奔馳﹖不但她 自己害怕,連她家人也擔心!每當放棄念頭一起時,獄中學員上課時 那份專注的神情,上香時那份對菩薩誠敬的容顏,靜坐時那份認真的 樣子,也同時浮現,尤其是最近幾次,常有外國人來參加。她想,能 夠帶給近百人安定的心,能引發他們的善念,讓他們認清楚了什麼才 是正信的佛教,她個人這一點點小小的不便,何足掛齒!

監獄收容一千餘人犯,其中華裔佔了十分之一,他們大部份來自中國 大陸,只因為在大陸時風聞美洲遍地黃金,抱著掏金美夢,辭親別鄉 ,歷盡千辛萬苦,踏上美國土地,還來不及吸一口自由的空氣,就被 人蛇所控,為了償還巨額偷渡費,在舉目無親的異鄉,身無一技之長 的窘境中,他們只能挺而走險,如今身陷獄中,心裡無限悔恨與懊惱 !未來被遣送回大陸後,不知還有多少困居鐵窗的歲月﹖

記得剛開始向他們講忍辱時,他們說:「忍辱,只有自取其辱!遇事 若一昧忍讓,忍氣吞聲,到後來只有死路一條!」由於語言不通,在 獄中東西被偷也不得張聲,一張聲,不問青紅皂白,先送禁閉室關兩 天再說!煮宵夜或打電話,經常是剛做到一半,便被人橫刀搶走,在 這種情況下,忍讓與忍辱對他們而言派不上用場,他們必需先學會保 護自己,在他們的天地裡,他們只認識拳頭!誰的力量大,誰就佔上 風,也許華人的塊頭小,打不贏高頭大馬的洋人,所幸個個華人同聲 一氣,團結一致。經過年餘薰習,現在他們可以接受忍辱的觀念,也 知道學佛的好處,有的已開始學打坐,有的也會誦經,他們在獄中的 表現已逐漸受到肯定。雖然費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才讓他們接受,但這 一切仍然是值得的。

行菩薩道如今夜雨

車開上八十四號州際公路後,狂風驟雨,忽然傾盆而降,剎那間,車 窗淚流滿腮。她把雨刷開到最高檔,仍刷不去成桶而降的水!車頂響 起了陣陣緊鑼密鼓,道道閃電亮若數萬錓光燈齊爆!從遠而近,有時 就爆在車前!她伸長脖子,全神貫注,雙手緊緊地抓著方向盤,車速 減到三十五,如履薄冰地向前駛去。越往東走,雨勢越大,風嘯雨嚎 ,樹搖聲更是喧騰,如同披頭散髮的女巫,在車前發飆!加上卡車過 後所濺起的水柱及時閃時滅的電光,不禁叫人毛骨悚然!有的乾脆把 車停在路橋下避雨,她想回家的路早晚都得走,與其在暴風雨夜中等 待,不如小心繼續走。

風在狂嘯,雨在嚎啕!模模糊糊的雨濂中,只見盞盞紅光移動,車內 伴著她的是曲調圓柔的大懺悔文,那柔和中帶著悲切的曲調,使她想 到了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容顏,想起了菩薩的悲願──千處祈求千處現 ;想到了龍天護法的慈悲,想到了她的母親,想起了李師兄送給她的 那首偈──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為償多劫願,浩蕩赴前程。「 為償多劫願,浩蕩赴前程」,多麼壯烈,多感人的偈子啊!她腦中閃 過了「行菩薩道如今夜雨」的話來。和釋尊當年捨身餵虎,和舍利弗 掏眼送人醫眼疾,眼前這小小的風雨又算得了什麼﹖更何況,這風這 雨來自何方,又去向何處﹖是雨神來淨塵土抑或來淨人心﹖身上之土 易淨,心上之塵如何去淨﹖唉!管它是淨身或淨心!橫陳於前的,是 她知道這趟回家之路縱有風險,比起前次在大風雪中走了兩個小時, 才到家的險況是安全多了,她內心充滿了信心與感恩,如實接受,不 懼不憂地往前開去。

車過哈德遜河 (Hudson River) 後,雨勢漸小,路旁低窪處已成水鄉澤 國,幸運的是道路並未受影響。終於家門在望,她那位細心的同修, 早已打開前門大燈迎接風雨夜歸人。平安歸來,照例到佛前頂禮謝恩 。

為了維護佛教在獄方建立起來的優良形像,為了引導獄中華人正確知 見,為了等待有心人出來,共同關懷這些失去自由的朋友,她知道她 不能中斷,也不能放棄!一旦放棄了,就有自稱「活佛」者出現,混 淆了他們才釐清的知見。她只有勇敢地走下去,只有祈求佛菩薩慈悲 ,派來慈悲的使者,一同去關懷那些需要甘露法雨的人!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