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與三業的覺知 (1)

◆仁俊法師講於莊嚴寺佛學夏令營

◆三寶弟子智勝恭錄

 

佛法最主要講生命和因果,這是佛法的核心問題。講到「生」一定要講「三生」,也就是過去、現在和未來。再進一步說「三生」,就是生命、生活和生死。學佛對自己和對眾生所要瞭解的問題是什麼?什麼是生命的意義?生活和生死的意義又是什麼呢?如果把 「三生」連貫起來看,它的共同出發點在什麼地方?到底是什麼力量形成了生命和生活及生死?其答案就是我們的「本身」,也就是說,一切問題和活動都是由我們的身、口、意三業所造成的。所以,生命、生活和生死的三生和身、口、意的三業有互相連帶的關係。

 

第一層  先說「生命的融廓性」

命如洪流緣相續   酷受命寶為今困

法能解困能融廓   行事察理遣滯障

就學佛的精神和意義來說,該如何去瞭解「生命」?一般人有了生命,反而被生命困死了,面對這種人,應該怎麼去消除生命中的許多問題呢?怎樣把握住生命的特殊意義?進而開發生命的力量?

佛法講生命,就要說過去世、過去的過去世、現在、未來世、以及未來的未來世。因此,佛法說生命如同長江後浪推前浪,濤濤不絕地向前奔流。為什麼會構成這種生命的洪流呢?在佛陀的悟境上來講,這是由於眾生的無明以及和無明相應的行為,才感得這個不理想的生命。從佛法的意義上來說「生命」  (特別是人類的生命)所含藏的本質,不外乎是「情」和「見」。人類的情感豐富,情緒錯綜複雜,因為有了「情」,內心就產生了種種的欲望;有了「見」,就要堅持自己的觀點。所以,佛說「人的業力表現強烈的時候「情」創造了這個世界,「見」則毀滅了這個世界。」從古至今,這個世界有時被搞得天翻地覆,這些都肇因於人類見解與見解的鬥爭。例如:你的文化思想是這麼說,他的文化思想又是那麼說,意見不相投,初則兇口爭論,再則兵戎相見,造成苦惱。我們的生命是由「情」感來的,卻由「業」力來推動。「業」是內在的發動力量和外在一切活動的總合。業的力量強大,相續不斷如洪流一樣,可稱為「業流」。人的欲望很大,佛法中講欲,有善的欲也有惡的欲,就善的方面來說,人類面對一切的事相、理則和文化,都想要去瞭解它,去深刻地思惟、追究它的道理,這種求知的欲望就是「善法欲」,有了善法欲人類才能不斷地進步,才能創造出更理想、更高尚的文化。反之,就惡的欲望來說,人類沈迷於七情六慾的貪欲中,造成許多的罪過,這就是愚癡的「欲流」。另外,人類的意識一向都是一剎那接一剎那的,只有增加沒有斷過,就像高峰直瀉而下的瀑布,可稱為「識流」。因為人類具有 「業 (力)流」、「欲 (望)流」和「意識流」,所以煩惱很多,而得不到清淨開悟的通路。始終在生死中流來轉去,忽苦忽樂,沒有定向和出路。我們由古今中外的歷史可以得到見證:任何世間的文化和文明思想,不管如何高度的發展,它總是要墜落和毀滅!究其原因是什麼呢?以佛法的智慧來答覆,就是因為這些文明和文化的本質是不清淨的。雖然它們也有一部份是相似的清淨,但是,這種清淨要和佛陀所悟的畢竟清淨的境界比較起來,實在是差得太遠了!例如:紐約人上班很忙,特別是上下班交通尖峰的時候,車潮一陣接一陣,如同人的業力一樣。到底是什麼力量形成這種車潮呢?這都是人的欲望 – – 有些人要講學,有些人要開公司、要創造事業...等等,因為各人的心識千差萬別,所以每個人的工作方向就不一樣,活動現象也就不同了。人類的思想和文化的活動,不管發達與興盛到什麼程度,即便是世間聖人的思想和文化的內涵,也有或多或少的瑕疵和弊病,不能完全解決一切的困難。所以人類的思想文化和一切外在的活動就形成了「迥流」的苦惱情況。

佛經說《情作地,識為種。》人的情如同大地,可以生長萬物。人的意識可以吸收許多的印象,這些印象變成了力量,就可以構成生命情感的流動,造成生死的活動力。人類最關切、最貪愛的就是自己的生命,佛經上有一則故事說從前有一個商人到大海裡取寶 (在古印度人的觀念中,一切的珍寶都出在海裡),他取得了許多的寶藏,在回程途中,忽然船破了,所有的珍寶都掉到大海,幸而他死裡逃生游上岸,這個時候他歡喜地說:「大寶未失啊!」許多人看到這種情況都譏笑他說:「你現在真是窮開心啊!什麼寶物都沒有了,還說寶物未失!」商人答:「諸種寶中命寶是第一。」這就說明了人類對自己的生命酷愛無比。正因為人類酷愛自己的生命,最後幾乎沒有一個人不被自己的生命困住了。也許年輕時還不大覺得,等到年紀大了,身體處處感到不自在,不是這兒痛就是那兒酸,這是自然老化的現象。還有,即使你的經濟情況很好,能力很強,但是享受過分,身心也會被那些外物困住,這樣反而增加許多無謂的困惱。現在我們從佛法上來尋找解決這些生命苦惱的方法,佛法是一種雙向的說明法。我們先問:「什麼是構成生命的苦果?為什麼會被生命所困?」再問:「生命既然是苦果,我們要用什麼方法來解決這些苦果?」要解答這兩個問題,就必須對佛法有真實的瞭解。由於人類種種的愚癡而表現出種種不良的行為,才感得不理想的生命。因此,要解脫苦惱的生命,就必須用智慧來作行為的指導,如果能這樣,你的生命才能安定下來,才可以解除你未來生命中的許多苦惱,進而能夠完全地滅除一切煩惱而得到解脫。

什麼是「融廓」呢?真正修學佛法的人,在念頭上已徹底懂得這個不理想的生命,都是由愚癡和不好的行為而感得來的。現在就必須好好地學智慧。以清淨的智慧來指導生命,這樣身心才會通暢。過去做人做事時,總有種種的阻塞,現在以智慧的力量,把種種的阻塞(對生命的貪愛)撤除了,我們的身心才能通暢,眼光所接觸到的一切人、事、物,就不能束縛滯黏我們,自然而然的我們的身心就能光明靈活了。能這樣認真地修學佛法,做任何事情都用理智去深入瞭解問題的實相和理則,這樣才不會有所偏差和錯誤。佛法的特徵就是:無論任何法門,都是要把事與理同時說明。例如「諸行無常」,這個「行」就是我們身心內在和外在的一切活動,這是屬於事相方面的。佛陀清清楚楚地說:「一切身心內外的活動都是無常的,他方世界、一切世界的種種活動也都是無常的。不但眾生是無常,連佛也是無常的,釋迦牟尼佛在人間活了八十歲,他沒有違反人間無常的定律還是要入滅。從大乘佛法的觀點來說,佛從多生多劫以來,就種下了深厚的善根和福德,佛陀是不滅的。但是,從佛法的基本意義來說,佛是入滅的。現在許多人修淨土宗,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入滅之後,由觀世音菩薩繼續成佛,這種觀點還是保存了古典佛法的意義。至於佛法為什麼特別重視「滅」,特別重規 「涅槃」,這是佛法的深意。

佛法講任何法門都是事與理一起說明,譬如:懂了無常,一方面要去除種種的貪愛和偏見,這樣身心才能開朗。另一方面從積極的意義上說,無常才能開新。如果兩百多年前,美國沒有創新革新,今天就沒有我們坐在這裡了,正因為無常,美國才能與時俱新,建立今天如此強大的力量。修學佛法也是一樣,要先瞭解「諸行無常」,再把自己不必要的貪愛控制住,進一步再徹底消除它。生命的無常不是一口氣斷了,就一切都完了,它還有新的生命會來。如果知道無常的道理,應該做的事,你一定會儘量去做,應該發心的地方,心量也會發得越大。這樣做人、做事,才能開新,將來的生命比現在更理想。能這樣,一方面自己能漸漸脫離煩惱,另一方面也能向安全的大道上安身立命,創造更有意義的事業。這樣生命就能「融廓」不會停滯,也不會有障礙了。

 

第二層  說「生活的適脫性」

人命動搏活力強   遍涉深入志意張

見聞觸會勘諍擇   昧減明增趣通脫

人類都喜歡過高水準的生活,特別是西方人,一切都要講究生活的品質。換句話說,物質的享受要好,精神的安慰也要好,希望生活的品質各方面條件都是高水準的品質。若從人類追求進步理想的需求上來說,這是無可厚非的。但是,如果只是一昧地追求物質享受,或是為了發展經濟而生活,這種人如果走進極端,他的精神意志力就提不起來了。因為物質豐裕了,可以任自已去享受,經濟發達了,也可以隨心所欲地去支配,因而放蕩形骸,形成諸種的煩惱。現在我們從佛法的意義上來說「生活」,它不僅是為了物質條件的滿足,生活的真正意義是要能「通達」又要能「解脫」,這樣才能活得更好。

人類的脈膊動力很強,這也表示人類的活動力很旺盛。西洋文化的宗教傳統說「神創造了天地萬物」,中國的民間故事傳說「盤古開天,女媧補天」,這就顯示了中國文化特別重規人的特色,它代表的深刻意義是,男女的能力和機會是平等的。儘管在生理上男女有別,但是,只要每一個人把自己的精神和意志發揮到平衡的階段,就沒有男女的差別,也就是說,男女的潛能是平等的,這種觀點佛教文化與中國文化是一致的。佛法認為人類的意志強、記憶力好,勇猛無畏,在某些情況下寧可犧牲自己的一切,來完成他立志心願的事業。人還有一種特殊的精神是修習梵行,一般人所貪愛的五欲生活,有些特殊意志的人能把所有的貪愛切斷,祛除所有貪戀欲望的纏縛,過著一種最清淨、最高尚的梵行生活。

接著我們進一步來推究什麼是「人」?人可以說是「我」和「我所有」的合成。一般人都是以「自我」為中心。「我」是生命的本體。生命所接觸到的一切就是「我所」。一般人就因為對這個由「我」和「我所」合成的生命有了強烈的執著,才誤認生命本身和自己所取得的一切都是「我所有的」。因此就想佔有、要取得、更要主宰,一旦控制了權力,就認為一切應該由我來指揮。人類就是發揮了向上的意志和進取的精神,才會推動創造出這個五花十色的世界來。人是一切活力的集中點,也是一切活動力的幅射點。因為人類能夠集中活力,也能擴散熱力。譬如,某些人在因緣際會時,一旦掌握了權力,造成了權力集中、膨漲後,他就要擴展自己的勢力,因而造成許多苦惱。佛法是一切活動的糾導儀,人類所造作許多苦惱的問題,佛法都可以指出錯誤之所在,並給予最明確的方法來糾正,以便導入正軌。佛法也是一種圓照光 (圓滿照達的光明),佛法看一切問題都是從各方面去瞭解、觀察,才不會有所偏漏,所以佛法是整體性的。

人類的活動領域廣大,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想要到達,並且還想深入其境。例如五六千年前的人,在森林中砍塊大木頭,把中間掏空,做成獨木舟,在小溪裡划來划去的,漸漸地等他有了膽識,他就想橫渡大海。人類發揮了強烈的意志就能深入一切。就修學佛法的意義上說,一般人所見、所聽、所接觸和體會的一切,一定要透過佛法的聽聞、思惟、深入的瞭解,再加以真實的修行,如此逐漸地使自己的心念有條理地貫連起來,也能把意念持得很清楚,加上努力培積福德,日久善根和福德不斷增長,只要持之以恆,一步步地自然能達到 「開悟」的境界。佛法上「悟不待時」,就是真正的開悟是建立在善根上的,善根和福德都具足了,自然就能開悟。像世尊在世的時候,舍利弗的弟子才七歲,他聽聞佛法就能證得阿羅漢果,又有一百二十歲的外道,在佛臨捏槃前向佛求法,佛以三法印、四聖諦法開示他,他也證得阿羅漢果。所以開悟並沒有年齡上的差別,只要善根和福德都具足了,任何時候都可以開悟。因此,我們一定要謹慎地護持這顆心,使它正常清淨,這樣才能一步步地完成佛道。許多凡夫常現的煩惱,你就能慢慢地減少,智慧光明就會慢慢地增加,如此你的精神就會趨向於「通」暢和解「脫」的安寧境界。

「通」就是在上進的過程中,儘管前後左右充滿了種種誘惑和困擾,但是由於向上的意志力強,他絕不會被任何煩惱和困難所阻礙,能一直上進不退就是「通」。向下教化方面,由於他在上進的過程中,積儲、增長了許多力量和智慧,他具有足夠的功德和涵量去教導眾生,不但不厭煩眾生,更能容忍眾生給他的一切苦惱,這樣上進下展就能做到「通」了。 「解」就是一般人往往被許多的人、事、物困住了,身心無法透脫出來。真正修學佛法的人,因為能 「通」,久了他就能「脫」 – – 確確實實地了脫了一般人所不能了脫的苦惱和煩惱。一般人都是受了別人的辱罵攻擊,馬上就生起苦惱,受了別人的讚嘆,馬上就生歡喜,自己的身心總是受外境的影響,在煩惱和歡喜中打轉,無法了脫。真正修學佛法的人,不管別人的辱罵與讚嘆,他都可以不動心,只有能了得一切外在刺激的人,才能記得佛法。唯有能「了脫」的人,才能有所作為,否則,一般人只要做了一點好事就常常在心裡盤記著,如此為了自己做了一點好事就志得意滿,怎能有大作為呢?所以,我們一定要謙虛,不管做了多少好事,都要勉勵自己「做了這種好事,是自己份內該做的,不要去管它」,這樣你的精神才能更興奮,才能更積極地去行善助人,有了這種「通」和「解」的精神,內心自然就不會「侷」。一般人總是在人我是非上,在你爭我鬥上爭長短,弄得自己痛苦無盡。真正心力強的人,他不會侷限在那方面,直道而行,能「了」脫一切人我是非,才能漸悟佛法,這就是通脫的重要了。

在這裡我要特別提醒各位,西方人就是因為一心追求高水準的生活品質而苦惱不堪。我希望我們這些生活在西方社會的中國人,在追求高品質的生活時,更要加強昇華精神生活,心要淡薄一點才好。《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