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來亦不出

如果厭離心不是解脫道的修行,那出離心是不是呢?原始教典裡雖沒用「出離心」這個詞,但印順論師在其《成佛之道》的偈頌裡,有「中發出離心,涅槃解脫樂」(注釋一)的說法,指出了解脫道的法樂和出離心有關,故它在中國佛教裡有其位置與意義。所以對出離心的探討,也應是中國佛教能否成功走向現代化的議題之一。這其中包含了厭離心與出離心是否相同,及出離心到底是否合乎四諦法義。

基本上,筆者同意印順論師對三乘的看法,即人天乘的主題是在求福報的因果善惡範圍裡,而二乘(聲聞乘與緣覺乘)則是在專注於自己的修學以「解脫苦」,而能有涅槃法樂的範圍裡。至於菩薩乘(也稱佛乘),就是在自己有了解脫苦的能力之後,還能顧到法界一切眾生,並希望他們也能解脫苦。

大乘佛法的三乘架構雖未為「二乘學人」完全接受,但基本上因其符合緣起與四諦法義,也是人類的實際需要,故值得所有修行人大力提倡。但筆者希望對這個架構中「發出離心」部份,稍做補充與調整。因為它影響到了當今不少大乘學人菩薩道的修學。

出離心與厭離心的意義雖有不同,但其不同是由於視角,而不是由於法義。換句話,聲聞乘之所以會想要「出」三界,是因為娑婆世界與三界實在太苦之故。這就是當時印度的主流思想與文化,也就是以世間為無可救藥的苦與不淨。於是大家都以為三界甚可「厭」患,而修行的目的,就是要能在死後「離」開此處,到另外一個沒有苦的地方去。至於離開後是到什麼地方,那是眾說紛紜。各宗各派都各自有不同的說法。但無論各派的說法多麼不同,要「離開此處」的意圖是一致。

這意味著,若有人背離了這個意圖,在當時的印度就不會有市場,也就是不會有人願意聽。故佛陀曾不只一次對阿難說,自己在娑婆世界說無上道實為甚難。因為他真正要教導眾生的,是「實無可出,亦無可離」。

當時印度人的思想,可以用美國民謠歌手哈瑞・查朋(Harry Chapin) 的一句歌詞來形容,即「任何其他的地方,都會是比較好的地方」(Anywhere’s a better place to be)。而這種心態,就是出離心。諾貝爾文學奬得主鮑勃・迪倫所寫的名歌「瞭望台」(Watch Tower)的第一句,也就道出了同樣的出離心思:「一定有個出路可以離開這個地方,小丑對小偷說 。」(There must be some kind of way out of here, said the joker to the thief .)

但大家如果正觀佛陀所教導的四聖諦、八正道與四念處,就會清楚發現,佛陀雖教導眾生不要執迷於任何事物(包括世欲),但完全沒要眾生離開此處,而到任何其他地方去的意思。因這種「出世思想」或「出離心」,正是一種人生裡的執迷。人如果能在今生修四念處,覺知並超越自己生命裡的一切執迷,就可以在當下體證涅槃法樂。但這件事的發生,不是靠著「離開」娑婆世間與煩惱。相反旳,四諦的意思是說,修行人不可做「煩惱的逃兵」。而是應深觀煩惱與不離世間,才可能因「見苦因」而讓自己與世界「達到和平」。

所以聲聞乘的「發出離心」雖是他們的入道因緣,但不是他們體證涅槃法樂的原因。而佛陀在世間四十多年對他們所教的,也就是在幫助他們,看見存在於自己生命裡的「出世思想」,也就是「出離心」。能看見的人,是因精進修習「念覺支」與「擇法覺支」,而最終徹底放棄了「來生會往何處」的算計與憂慮。也正是因徹底放棄了這些戲論與算計,他們才會有「喜覺支」的解脫法喜,與「輕安覺支」的輕鬆自在。他們不再黏著於世間,但也不離。

龍樹菩薩後來之所以要破邪顯正,並積極提倡大乘空義,事實上就是因為佛教在當時的主流,已經又回歸到印度原本的厭離心與出世思想,甚至把涅槃當成染著的對象,與逃離當下的手段了。所以他特別倡導大乘空義。但這只能說,他是在糾正已然變質而被誤解的解脫道,但不能說他以為佛陀所說的解脫道是以出離為主題。而關於出離的部份,最有名的就是他所著

《中觀論》裡的八不偈,提到了「不來亦不出」(注釋二)。許多人以為這是筆誤,以為應是「不來亦不去」。但其實是大謬。「不出」一點都沒錯。因「不出」,不單是緣起與四諦法義的核心,也是大乘空義的核心部份。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