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話的太子(二幕劇)

朱斐編劇

第一幕 太子要被活理
景:古印度波羅奈國王的宮殿
人:國王、王后、暮魄太子、宮女多名、侍臣兩名、婆羅門相師、大臣多人。

(幕啟時)國王及后正在談論太子暮魄的事,宮女們在殿右一角逗著太子比手劃腳,引他開口說話,但太子卻端坐不語,連正眼也不屑一顧,不是搖頭,就是擺手。
王:夫人啊!太子出世以來,已經一十三個年頭,成長得很快,看起來一表人才,可是不知什麼因緣,從小到現在,終日閉著嘴巴,就沒有開口講過一句話,簡直像
一個啞孩子,將來又如何繼承我的王位,若是一個啞巴國王,豈不成為鄰國的笑柄嗎?
后:(愁眉不展、愛心忡忡地)對啊大王!臣妾也正為著這而煩悶呢!太子生下來就具有明潔的身體,從小就長得端嚴無比的容貌,宮中上下、甚至全國人民、無不人見人愛;雖然不開口,也不像啞巴那樣令人厭惡,大家都說,太子遲早會開口說話的。想不到一晃到今已十三歲了,不但依舊不開口說一句話,而且對宮裡豪華的生活享受都不感興趣,他的眼睛從來不愛看宮女艷舞,他的耳朵也從不喜歡聽悅耳的歌聲,看起來倒像是一個老僧入定的模樣,簡直是一具沒有意志的枯木,真令人擔心啊!
王:(起立跺腳)真叫人焦急死了!夫人您可有妙策啊?
后:(略加沉思)大王!何不召一位相師來占察一下,太子不語的原因,究竟為的什麼?
王:對啊!我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個呢?(立刻回顧左右)來啊!你們知不知道,附近有沒有高明的相師?如果有的話,就立刻召請進宮,為太子占相吧!
侍甲:是,啟奏大王:前幾天有一位婆羅門的相師從鄰國來,聽說相術相當高明,而且就住在附近的旅肆,臣此刻去請他進宮來如何?
王:好罷,你速去速回,越快越好!
侍甲:是!遵旨。
后:大王!臣妾此刻心裡,不知怎麼的深覺不安,如果相師的判斷,對太子不利時,又將如何是好呢?
王:夫人稍安勿躁!且待相師來了再說吧!我想生來具有無此莊嚴相貌的太子,人人愛慕的太子,似乎不應該有什問題的,您且帶太子進入內殿,安心等待好消息吧!(母后率太子等入內殿)
侍甲:(匆匆上,胡跪合掌)啟稟大王,臣已帶同相師前來晉見大王。
相:(見駕合掌問訊)晉見陸下。
王:免禮賜坐!(左右侍臣看座)
相:謝大王!(入座)
王:今天勞駕來宮,只為太子的事,要請您為他占察一下,究竟以何因緣,他一十三歲始終不發一言,終日悶悶不樂,對歌舞聲色均不喜愛,請你給他占一占吧!要
不要叫他出來見一面呢?
相:不必了!我將入定觀察。(端坐入觀片刻,突然皺眉)吹呀!大王,恕我直言可好?
王:直說無妨。
相:大王!太子是個不祥的孩子。他雖然容貌長得端正美好,可是出生到今,噤口不語,就是不祥的徵兆!大王後宮不再生養王子,也是為了他;不但如此,太子是
危國害民、滅祖絕宗的禍根!
王:(大驚失色)這…這如何是好呢!相師可有妙策破解呢?
相:(搖頭)別無良策!唯一的辦法就是把此禍源活理地下,不久當可再生一位智慧無比的王嗣,恕在下失言!
王:(驚詫不信地)要將太子活理嗎?
相:除此以外,別無善策。
(此時,正在殿後私聽的母后,跌跌衝衝,由官女扶持上)
后:(幾乎昏倒地)這…這怎麼可能?生來具有妙好、端莊、天下無比的太子,怎麼可能負有如此可怕的惡運呢!我不信!真叫人難以相信啊!一個生長在王家,普遍為臣民寵愛又幸福的太子,竟是禍國殃民的煞星,這話誰能相信呢?(此時母后幾乎失去理智的,扔掉頭上戴的珠寶后冠,身上佩的瓔珞寶珠,披散了髮髻,竟嚎陶痛哭起來)哎呀!我的孩子啊!
王;(悲傷地對左右宮女)你們快扶母后進入內宮,勸勸她吧!(又對侍臣)立刻召集大臣們緊急會商太子的事吧!
侍甲、乙:遵旨!
(不稍一刻,眾大臣三、五人上場,先胡跪合掌後侍立左右。)
眾大臣(齊聲)臣等晉見大王,不知有何要事商議?
王:剛才為了太子不說話的事,召來這位婆羅門相師,請他占察太子不說話的因緣,他卻說太子不說話就是不祥之兆,太子是禍國殃民的王子,除非將他活理,否則貽害不淺,今召爾等前來商議,究應如何才好?
臣甲:相師的話似有道理,但活理太子太殘忍了,不若把太子送到遙遠的深山去,讓他自生自滅吧!
臣乙:相師的話不會錯,不如將太子投入深海吧!
臣丙:大王!也許太子不是真的不會說話,再過一些日子,說不定就開始說話,請求大王暫緩送太子去執行活理吧!
王:(猶豫地)這個未……
相:(立刻反駁丙)大王!千萬勿猶豫,聽信無智大臣的話,以免貽害國家。
(無奈地)也罷!這是國家大事,就照相師的話去做吧!(對待臣)宣御林軍隊長來執行命令吧!
侍:(大聲)宣御林軍大隊長!(這時御林軍隊長上場)
御:(行軍禮)報告大王,御林軍大隊長報到,聽侯大王發令。
王:你到王城郊外,派工兵一隊,掘一深坑,用朕的白象車,載送太子出械,要經由京城大道,可以讓國人瞻仰太子最後一面,假使太子開了口說話,就立刻撤回。
御:是!遵旨。
王:為了讓太子冥途有伴,朕賜他兩個宮女、兩個侍從陪葬,加上一車的金銀珠寶瓔珞,還有一車華麗的衣服,讓他們死後也不感覺孤獨和貧乏。這事由侍臣長去照
辦吧!
侍臣甲:是!遵旨。
在哀樂聲中第一幕落下。

第二幕 太子終於開口了
景:王城郊外,有城牆和城門。
人:太子暮魄、宮女、侍從各二人。
御林軍隊長、執行大臣、老百姓若干人(越多越好)
幕啟時:(御林軍帶著太子、宮女、侍從,和執行大臣等剛出城門,己被數百人民,小老百姓攬住了一行的去路。他們有秩序的分列數行,一齊跪在地上。)
眾:(齊聲)請大王停止送太子去活埋,太子是無辜的,再等他幾年待長大成人時,他一定會開口說話的。他是一位善良的太子,請大王饒赦太子一死吧!
御:(大聲地)擋住去路的百姓們,我們的大王沒有來,你們快快讓開,否則罪當處死!
眾:(齊聲)我們願意替代太子一死,請你放下善良、無辜的太子吧!
臣甲:親愛的同胞們,大家不要胡鬧!我們在執行大王的命令,大王也曾說過,如果太子一開口說話,就立刻撤回王宮,當然太子也免予活理了。但是如果太子依然
不開口,我們也無法交待啊!
民一:(大聲對太子)親愛的太子啊!您為什麼不開口呢!大王既然有令如您開口說話,就放您回宮,您怎麼還不開口呢?
眾民:(齊聲)是啊!太子,求求您,快開口說話罷!
民一;親愛的太子啊!活理太恐怖了,您快說一句話試試看,這樣就可以免去活埋,如果太子堅持不肯說話,那麼我們願意陪太子去活埋!
眾民:(齊聲)我們願意跟太子一同去活埋!
軍:(手持藤鞭)大家快讓開,(舉鞭)如果再不讓開,莫怪我要‥
太子:(目睹此景,急舉手制止)不可隨意傷人!
眾:好呀!太子終於開口說話了!太子不是啞巴!(頓時一片歡聲笑)太子開口說話了。
太子:親愛的鄉親們!謝謝各位的好意!我所以不說話,是不願意造業,我想保全此身,不再播種地獄之因,因為我一直希望出家學道,以求永久的解脫,但生在王
家,父王祇盼望我能繼承王位,當了國王最容易造惡業了。所以一直不說話,想找機會去出家修道,不意父王卻相信誑妄相師的話,以為我是盲聾喑啞的廢人,要把我活埋。我想也好,既然這輩子沒有機會出家,就讓我下一輩子出生在民間,可以照自己的意願去出家,尋求解脫了。
眾民:不!太子已經開口說話,不必再去送死了。我們去求大王,成就太子的志願吧!
侍從、宮女:太子已經開口說話,我們快去奏報大王,太子已不必送去活埋,我們也可以不陪葬了。
(這時,早已有人直奔王宮飛報,大王聞訊後與母后、大臣等趕來城外。掀起一片歡呼之聲。)
侍:奏報大王!太子已經開口說話,這是臣等從未聽過的,微妙難言的聲音。
眾:啊!太子的講話,決不是人間的音聲,他一定是天上尊神的化身,我們快些跪下,向太子禮拜。
(民眾與宮女、侍從等都伏地膜拜不已。母后此時最為欣奮,急奔過去擁抱著太子)
后:我就知道我們王子,不是啞巴!(喜極而泣)
王:朕也很高興,我們即刻迎太子回宮吧!
太子:(掙脫了母后的擁抱,走到父王前跪下)兒臣叩見父王。不肖子罪該萬死,懇求父王寬恕不孝之罪吧!
王:既然已經開口說話,我早有令速送太子回宮,你又何罪之有?
太子:父王!我們父子已經相棄,現已不再是父子,我現在不想回宮了。
王:(吃驚地)不可不可!你是個有智慧的好孩子,趕緊跟我回官,我把國家的王位讓給你,以後好好的享受榮華富貴吧!
太子:不瞞父王說,我前生是一個大國的王,名叫須念,我曾用正法治理國家,行慈愛民,救濟貧困,不設鞭杖刑法,以德化民,但因性慈而法不嚴,有附庸小國王,
以為我軟弱無用,不堪統御大國,竟領兵前來攻城,我因不忍人民遭受無情戰禍,用許多珍奇財寶安撫小國王,令其退兵。但不久他們又欺我軟弱,重新來攻我國,於是全國文武百官,無法忍辱,竟不待我的許可,私自舉兵討伐,由此殘殺雙方許多無辜軍民,我因悲痛而流淚,又為死亡人民服喪,如同喪失赤子。小國王見我如此悲痛,終於相率投降。我為降伏的小國王設宴安撫,但當時大官設宴,必須烹殺牛羊六畜,我心雖不忍,但非不得已,只得照辦,由是因緣,壽終後墮入地獄六萬餘歲,受盡煮蒸剝裂之苦,每念及此,毛髮為之豎立,虛汗夾背,不意此世又生在
王家,勢必繼承王位,而深恐再墮地獄受苦,所以才閉口不語,想找機會離開王宮求出家。我今天所以開口說話,是怕父王將來也墮入地獄受苦。世間是無常的,一切享受,一切恩受都是夢幻泡影。願父王允許兒子出家學道。
王:(聽後已涕淚滿面,深受感動)你用正法治理國家,尚遭此惡果;何況我整日享受,不修正法。怎不汗顏難受,我今已知自己的錯誤,怎麼還敢阻擋你出家學道呢?去吧,孩子,你好好的求道去吧!
(在一片歡欣的梵聲中閉幕)

編者;暮魄太子得了國王的允許後,入山求道,精修禪定,壽終後上生兜率陀天,這位暮魄太子就是我們的教主釋迦牟尼佛前生的故事。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