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佛教現狀

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學誠法師

一、歷史的佛教與當代的佛教
今天,我想和各位分享中國佛教在21世紀以來的發展現狀和探索成果,希望有助於更多人瞭解到一個真實、全面而富有活力的中國佛教。

首先,我想把21世紀的中國佛教放置於更深遠的歷史時空中,因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中國佛教現狀,實際上是中國佛教漫長歷史進程中的一個階段,它來自於過去,預示著未來,並非一個孤立的片段。對於不是很瞭解中國佛教的人來說,很容易用兩種眼光看待當代中國佛教:一是停留於對中國古代社會的印象和認知,而將中國佛教看作一種古老的、甚至脫離現實的存在;二是完全站在現代時空因緣下、以實用角度看待中國佛教,忽視其穿越兩千年的深厚歷史底蘊和博大精深的理論實踐體系。這兩種視角的片面和侷限性,往往導致對中國佛教的兩種誤解:一是將佛教抽離於時代,認為佛教是落後的乃至反現代的;二是將佛教抽離於歷史,使之膚淺化、世俗化。

事實上,我們今天所談論的中國佛教,既是歷史的,也是現代的。

從西元一世紀,佛教自印度傳入中國,經過約六百年不斷的本土化,在唐代形成了漢傳佛教的典型模式:以天臺、華嚴、禪宗等八大宗派為代表的教義理論和修證方法,以叢林制度為代表的僧團組織制度,以寺院為主體的弘法方式,以農禪生活為代表的社會生存形態。實現了徹底本土化後的中國佛教,在此後一千多年的歷史中,不僅成為中國文化的重要思想源泉,並且發揮著傳統儒道文化所欠缺的社會功能:對超越世界與世俗世界的圓融平衡。因此,將生命終極意義與世俗生活融為一體的大乘佛法,贏得了上自帝王、士大夫精英階層,下至民間的普遍認可和信仰,成為中國社會各階層的重要精神支撐。

但是到了十九世紀末,曾經與古代中國社會及中國主流思想文化高度融合、和諧共生的佛教,卻遭遇到「千年未有之變局」。近代中國在西方現代文明的強勢衝擊下,不得不開始了它從社會制度到思想文化、生活方式等全方位的現代化進程。這種以科技工業文明為目標模式的現代化,導致了對農業文明背景下形成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全面質疑和批判,佛教的價值同樣遭到貶斥。在生死存亡之秋,中國佛教和中國社會,一樣面臨著對自身現代轉型之路的探索和選擇。此時湧現出以太虛大師為代表的佛教改革先行者,提出了教理、教制、教產三大革命的口號。雖然太虛大師佛教革命的理想未能真正實現,但中國佛教的現代化序幕就此正式開啟。

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來的中國佛教,一直在做著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努力。進入21世紀,當全球化成為世界發展的主流大勢,中國佛教的現代化命題已然置身於東西方文化大交融的世界格局之中。這是一個不同文化、不同價值觀彼此頻繁互動、深入互滲的時代,也是新的現代文明理念及文明模式重新建構的歷史契機。中國佛教的現代轉型擁有了前所未有的自我定位的主動性、創造性和開放性。由此,21世紀的中國佛教所致力的現代化,既是對現實的適應,更是一種超越和創新,它在適應現代社會和現代文化的同時,必須以全新的方式啟動洞察和覺悟世間的超越向度,而非混同世俗,成為現代精英文化或大眾文化的一部分。也就是說,當代佛教不應該僅僅是被現代文明塑造的佛教,而應當成為重塑和引領現代文明的積極文化力量。中國佛教有責任和意願來承擔這一使命。

為此,中國佛教在21世紀的過去十幾年中,從各方面付諸探索實踐,希望為中國社會安定、文化復興、世界和平及人類文明的光明前景做出應有的努力和貢獻。 下面,我就此做一些簡要的介紹。

二、當代中國佛教的自身建設
(一) 思想建設
中國佛教現代轉型所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怎樣將佛教古老的教義和傳統與現代社會、現代文化融合?並將佛教的智慧精髓重新轉化為啟發、引領現代社會發展的時代先進文化?面對這一問題,佛教教義的現代詮釋就顯得至關重要。因此,當代中國佛教的思想建設,集中體現於佛教基本教義的現代詮釋。

1.核心思想理念的提出
針對現代社會、全球化語境來重新提煉、闡釋佛教的核心精神,是佛教思想建設的靈魂。

(1)「人間佛教」思想
「人間佛教」思想,自1980年代以來,被確認為中國佛教發展的基本指導思想。對不太瞭解中國佛教和社會歷史的人來說,這個概念也許顯得有些不解。事實上,最初提出「人間佛教」理念的是近代佛教改革者太虛大師(1890-1947)。他提出這個理念的背景是,在科學、理性至上的世俗化的現代文化衝擊下,佛教的出世精神與超越向度,對現實人生的意義遭到嚴重質疑,以至於牽累到佛教存在的合法性問題。太虛大師提出「人間佛教」理念,正是為了彰顯佛教對現實人生的價值和意義,從而贏得佛教存在的合法性。因此,這一概念的提出,是將佛教教義與現代文化進行融合的權巧創造。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它更強調佛教與現代社會和文化的契合性,但也並未消減大乘佛教的終極性和超越性。當代中國佛教進一步賦予「人間佛教」概念以時代內涵,將人間佛教的次第性與終極性、社會責任與超越價值有機結合,為佛教順利融入社會、積極化導時代、主動準確自我定位,建立了恰當的理論出發點。

(2)「心文化」思想
如果說「人間佛教」思想標誌著中國佛教的社會化姿態,那麼,「心文化」思想則標誌著中國佛教的全球化姿態。

當現代文明發展到全球化時代,其文明模式及理念的優勢越來越被遍及全球的世界性危機所挑戰和解構,這就是所謂的現代性危機。在現代文化難以解決自身產生的現代性危機之時,佛教的內在超越價值反而獲得了重奐異彩的契機。中國佛教對現代文明進行深刻反思,針對「物文化」的弊端而提出佛教「心文化」的化解之道,並通過世界佛教論壇、中韓日三國友好會議和各類國際宗教和平會議等多種途徑,不斷發出佛教的聲音,積極回應現代科技文明引發的社會問題。

(3)和平和諧思想
在快速變化的全球化時代,不同群體、不同文化、不同價值觀在對立與融合的雙重趨勢中共存,因此對話交流、和平和諧就顯得異常重要。當代中國佛教深入挖掘和弘揚佛教「緣起、因果、平等、慈悲、中道、圓融」等有利於社會和諧、世界和平的思想觀念。從「一帶一路」的文明互鑒願景到世界宗教對話,佛教的和平和諧思想,不斷為時代貢獻著智慧資源。

2.經典詮釋與佛學研究
整理詮釋佛教經典、進行佛學研究,是佛教思想建設的根基。在中國古代,經典詮釋與佛學研究被統稱為「義學」。兩晉南北朝至唐代的六七百年間,中國佛教的義學研究異彩紛呈、碩果累累,創造了漢傳佛教八大宗派的思想高峰。明清以後義學不振,中國佛教也隨之走向衰落。可以說,漢傳佛教的活力與生命力,正是在對佛教義學的創造性闡釋中獲得的。因此今後和未來,中國佛教的活力與生命,也要在經典闡釋和義學研究中得以延續和壯大。

漢傳佛教大藏經,是印度佛教與中國佛教的教理教義總集,也是古印度與中國思想文化的精粹,整理研究大藏經,不僅是對佛教思想理論的全面把握,也是對東方文化精華的繼承與創新。十幾年來,一些寺院和機構逐步開展了大藏經的整理、校勘和研究工作,並取得了階段性成果。未來,中國佛教界將展開漢傳佛教大藏經的多語種翻譯和比較研究工作,希望將這一東方文化瑰寶展現給世界。

從2008年開始,中國佛教協會每年舉辦「漢傳佛教講經交流會」,並組織全國巡講,推動營造以現代語言研習、講解、傳播佛教經典的風氣。2015年,講經交流會更名為「中國佛教講經交流會」,充分體現了中國佛教三大語系具足、兩岸四地佛教一脈相承的完整面貌。

中國佛教界還聯合學術界開展多角度、跨學科的佛學研究,通過舉辦學術會議、編輯學術期刊等多種形式,推動佛學研究向更深層次、更高水準發展;並與亞洲、歐美各國進行國際佛學交流,提高了佛學研究的國際化水準。例如2016年在西安舉辦了「漢傳佛教祖庭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來自17個國家和地區的專家學者、佛教代表出席了研討會。

中國佛教的義學研究建立於經典文獻基礎之上,但更注重對佛教義理內涵的挖掘闡釋,以及對現實問題的回應。所以,佛學研究不應該是一種純學術研究,乃至僅僅局限於語言學和文獻學的狹小範疇。

(二)人才建設
佛教要想更好地融入社會、廣泛傳播,不僅需要住持佛法的僧眾,同時也需要護教弘法的居士信眾;不僅要有研學經論、精進修持的修行人才,還要有傳播文化、公益慈善、國際弘法等多種人才。十幾年來,中國佛教教育的觀念在進步,模式在拓展,人才類型也更為多元。

1. 傳統叢林的轉型
在僧眾教育方面,傳統的叢林熏修模式逐漸發展出對內學修與對外弘法相結合的新型僧團。現代佛教僧團不僅堅持戒定慧三學,而且利用新媒體技術弘揚佛法及傳統文化,積極參與公益慈善事業,進行國際交流,使寺廟成為一個為社會釋放正能量的開放的精神文化中心。新型僧團教育融合了傳統叢林與現代佛學院教育的優勢,注重教界與學界的學術文化交流,並將古代的農禪生活拓展為各種弘法利生事業,在回饋社會的實踐中體現真實鮮活的佛法。

2. 現代佛學院的發展
佛學院的教育則更為規範化,並開始與社會教育體系接軌。2015年在中國佛學院舉行了中國佛教教育史上首批學士學位的授予,具有劃時代及里程碑的意義。同時中國佛學院已完成教師資格認定工作,取得佛學學士、碩士、博士學位授予資格,這是佛教人才培養體制的突破性進展。目前,經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批准正式設立的佛教院校共有38所,其中漢傳30所、藏傳7所、南傳1所。2016年,在中國佛學院成立60周年之際,舉行了佛學院新校區奠基儀式。未來的中國佛學院,會成為對整個社會和世界開放的佛教大學,中國佛教教育水準將邁上新的歷史臺階。

3.信眾教育的推動
在信眾教育方面,中國佛教投入了更多的關注和更大的力度,通過各種方式展開對居士信眾的培養和正信、正行的引導。現代佛教信眾教育的組織化、體系化程度日益提升,信眾依託僧團和道場進行次第學修,並參與公益慈善、文化傳播等佛教事業,同時借助互聯網等技術,將教育體系延伸至全國各地甚至海外。

(三)教風建設、教制建設
思想的快速轉化,人才的廣泛凝聚,是中國佛教邁上現代轉型歷史臺階的兩大基本動力;而教風建設和教制建設,則是保證佛教在轉型之路上順利前行的嚮導和準繩。

1. 教風建設
佛教的教風由與戒定慧三學相對應的律風、道風和學風三部分組成。三學與三風是內充外顯的辯證關係。中國佛教堅持「以戒為師」,把戒律當作教風和制度建設的核心,加強規範傳戒工作,從源頭入手,確保佛教教職人員的整體素質。從2002年至2015年,全國漢傳佛教界共舉辦了傳戒法會132次,受戒僧眾49,348人,為佛教事業健康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為了端正道風,中國佛教界大力開展以「教風年」為主題的和諧寺院創建活動,努力建設文化寺院,提倡「文明敬香、合理放生、建設生態寺院」。連續十年舉行的漢傳佛教講經交流會及全國巡講活動,則引領中國佛教界逐步形成讀誦、研習、講授、實踐經典的良好學風。

2. 教制建設
在教制建設方面,中國佛教不斷提高管理的法治化、制度化水準。近年來,中國佛教協會先後制訂了三大語系佛教教職人員資格認定辦法和任職辦法。2015年,對全國範圍內的佛教教職人員逐步開展認定備案及頒證工作。2016年1月18日,藏傳佛教活佛查詢系統正式上線。在寺院管理方面,逐步嘗試將戒律清規與現代管理制度相結合。

中國佛教界的法治意識和維權意識在商業化浪潮的侵襲下變得日益清晰強烈。在佛教界及社會各界人士建議推動下,國家正在修訂《宗教事務條例》,制定《民法總則》,以法律形式對商業資本的各種滲透進行遏制,明確佛教活動場所的法人地位。這些都可視作中國佛教法治建設的重大進展。

三、當代中國佛教的社會作用
經過十多年的不懈努力,中國佛教將自身建設所積蓄的強大正能量,轉化為服務社會、傳承文化、推動世界和平的強烈責任感和積極行動力,為社會進步、文化繁榮、國家安定團結與人類和平幸福做出了新的貢獻。

(一)致力文化傳承、創新與傳播
在這個全球化和多元文化的時代,對本民族文化傳統的傳承與創新非常重要。因為只有守住傳統文化之根,才能在文化大交融中站穩立場,避免價值觀的混亂;也只有選擇「不變隨緣,隨緣不變」的佛教中道,才能堅持本色、開放包容,超越文化衝突的困境。

新世紀以來的中國佛教,充分認識到讓傳統文化薪火相傳、發揚光大的歷史使命,主動擔當起守護、發展、傳播儒釋道文化的責任,在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方面,進行了豐富有益的探索。

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方面,中國佛教圖書文物館、金陵刻經處以及全國各地的寺廟,都更為重視佛教文物的保護、修復和文物保護制度的完善。2016年是金陵刻經處成立150周年,中國佛教界舉辦了系列紀念活動及學術研討活動。

在傳統文化的創新和現代弘傳方面,佛教界近十幾年來充分運用新媒體和現代人喜聞樂見、易於接受的文化傳播方式,如網站、博客、微博、微信、影視、動漫等,對傳統文化的表現形式和載體加以改造,賦予其新的時代內涵和現代表達形式,令傳統文化融入生活、復活於當下。近年來,北京龍泉寺聯合人工智慧專家,研發出富有佛教文化形象及意涵的「賢二機器僧」,為即將到來的人工智慧時代指引出一條通往心靈覺悟的良性發展之路。

佛教界還積極利用網路平臺,如外文網站、多語種微博,向世界傳播中國佛教及傳統文化的聲音。而進一步建立海外實體道場,是中國佛教推動世界文化交流的有力方式。2015年12月在荷蘭建立的龍泉大悲寺,就是一個很好的開端。目前,中國佛教界在歐美、非洲等地陸續建立海外道場,舉辦佛教活動和中國傳統節日法會,為凝聚當地華人、促進不同國家友好交流做出了有益探索。

(二)投身公益慈善
自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中國各地佛教界紛紛成立佛教慈善基金會、慈善功德會等公益慈善機構,踴躍開展公益慈善活動。佛教公益慈善事業的規模不斷擴大、內容日益豐富、形式更加多樣,已成為全國公益慈善事業的一支重要力量。

十幾年來,佛教界投入公益慈善事業的財力、物力、人力數量巨大,據不完全統計,僅2007年至2012年,中國佛教界就為公益慈善事業捐贈善款約18.6億元人民幣,占全國宗教界捐款總額的62%。佛教慈善的服務領域廣泛,涉及賑災、扶貧、助學、孤兒、養老、醫療、放生、環保、心靈關懷等。服務物件不分地域、民族、信仰、身份,在2003年非典、汶川地震、玉樹地震、臺灣地震以及印尼海嘯、尼泊爾地震等國內外重大自然災害面前,中國佛教界無不積極伸出援手,大力組織人、財、物力救濟支援。

近年來,佛教界敏銳觀察時代特點和社會需要,不斷開拓契合時代的新方式,使幼者得教、老者得養、病者得癒、亡者得安。例如針對農村留守兒童的「幸福鄉村圖書館」,惠及文化貧瘠人群的「啟明書院」,令老人們生也安樂、終亦莊嚴的寺廟安養院。針對都市人群的精神苦悶、人際疏遠,北京仁愛慈善基金會還開展了仁愛奉粥心棧、傾聽熱線等項目,讓人們的愛心得到復蘇。

未來,佛教公益慈善事業要從分散化、個體化、單一化,向規模化、社會化、多樣化發展,將佛教公益慈善活動常態化、深入化、持久化。同時要積極傳播慈善文化,使佛教慈善理念進一步深入人心,吸引更多佛教善信和社會人士投身慈善事業,彙聚向上向善的力量,既發揮濟世利人的功能,又起到化世導俗的作用。

(三)促進友好交流
佛教是兩岸四地人民和海外華人華僑共同的精神紐帶,是連接中國與東亞、南亞、東南亞各國人民友好往來的文化橋樑,也是與世界各國佛教徒友好交流的和平使者。十多年來,中國佛教積極開展友好交流,取得了影響世界的劃時代成就。

1. 兩岸四地—同根同源
兩岸四地持續展開多方面、多層次、多形式的交流與互動,內容涉及道場建設、教理研究、弘法方式、文化交流、人才培養、學術研究、公益慈善等。在兩岸四地佛教界人士密切合作下,圓滿舉辦了多種佛教大型活動及佛門盛事。譬如歷次佛陀舍利供奉大典、世界佛教論壇、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祈禱世界和平法會等。佛教界的互動交流合作,為兩岸四地民眾提升對中華文化的認同感、增強中華民族的凝聚力、促進兩岸和平統一發揮了積極作用。

2. 中韓日—「黃金紐帶」
自1995年以來,中韓日佛教友好交流會議已經連續舉辦了19次。22年來,三國會議早已成為亞洲佛教界和平友好的盛會,對維護亞洲乃至世界和平作出了積極貢獻,無愧於聯結三國友誼的「黃金紐帶」稱號。

3. 世界佛教—同願同行
進入21世紀,中國佛教不僅在亞洲和平事業上繼續發揮作用,也開始登上世界佛教舞臺,讓中國佛教和中華文化放聲於世界宗教文化之林。

2006年至2015年,舉辦了4屆世界佛教論壇。論壇主題如「和諧世界,從心開始」「同願同行,交流互鑒」,鮮明而集中地體現出社會人心的需要、不同宗教文化交流互鑒的需要以及人類和合共生、和平發展的需要。每次論壇都有世界幾十個國家、超過千餘人參加,這足以證明,中國佛教的精神文化價值正在轉化為促進現代文明進步、推動世界和平的積極有力因素。2014年10月,第27屆「世佛聯」大會也首次在中國成功舉辦。

十幾年來,中國佛教還不斷加強與各國佛教界的友好交流,積極參與國際佛教組織和宗教和平組織的活動。比如出席聯合國衛塞節世界佛教大會、世界和傳統宗教領袖大會、「世宗和」大會等,為世界宗教和平而不懈努力。

4.「一帶一路」文化橋樑
古代陸上與海上絲綢之路不僅是中外貿易之路,也是佛教弘揚之路、文化交流之路、民族融合之路。中國佛教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具有獨特優勢,不斷發揮著文化橋樑的積極作用。未來,我們還將推動與中亞各國形成宗教文化交流對話機制,搭建「21世紀文明互鑒」高端對話平臺,發起成立國際性佛教文化遺產保護聯盟,促進佛教文化遺產的區域共用與聯合保護。通過這些舉措,加強與「一帶一路」有關國家佛教界的友好交流,為亞洲及世界和平貢獻力量。

四、中國佛教現代轉型之路的沉思與展望
從19世紀末至今,中國佛教的現代轉型之路已經走過了一百多年的歷程。只有瞭解其艱難漫長,才能感悟到今日中國佛教探索成果來之不易。

正如中國社會的現代化道路一樣,中國佛教的現代轉型並無模式可循。只有深刻體認自身文化傳統,建立文化自信,同時廣泛借鑒世界文化,才能以極大的創新勇氣和高度圓融的智慧,腳踏實地地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

在現代性危機籠罩全球的時代,對自身文化的自信、自覺和對世界文化的交流互鑒,有可能使我們避免文化盲從和價值迷茫,真正以對人的尊重和對靈性的珍視,來探索發現超越人類普遍危機的出路。

兩千年來的中國佛教命運,與中國社會和文化的沉浮往往一致,這種一致性賦予中國佛教「捨我其誰」的社會責任與文化使命擔當意識。在人類命運日益成為一個共同體的全球化時代,中國佛教也願意為世界文化的重建和人類新文明的孕育而主動擔當,希望以佛教圓融中道的智慧,和無我平等慈悲,助力人類明心見性、和合共生,將未來的世界建設成大同世界、人間淨土!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