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脈呼吸的修法

摘自《現觀中脈實相成就》 洪啟嵩 著

中脈簡介
密法從現觀法界眾相的真實示現,迴證如來的究竟體性,其次第是內外一如的。其以空的實相為根本,以大定、大智、大悲,來圓法界體性妙智,廣度眾生。所以,密法中的氣脈修證,也必然是以智慧與大悲為中心所開展出來的。沒有無常、現空的體悟,所修持的氣脈,還是世間的修證而已,縱然有了神奇驗證,也只是世間的成就,無法解脫。

密法中脈的開發,也必須安住於此種見地。因為中脈並不是人類生理上的氣脈,而是斬斷無明,體悟無常、現證空性之後,所產生的智慧脈,其中所流注的則是智慧氣。
中脈並非世間的有為脈,而是出世間的無為脈,惟有悟入實相,體證空性,才能顯現,因此,中脈即空脈也。而修學開啟中脈的方法,也正是令我們迅速去除身心氣脈障礙,現觀空性、悟入實相的方法,可說是「借假修真」的甚深方便。

中脈呼吸法
睡時 中脈開
頂輪置眉心輪
眉心輪置喉輪
喉輪置心輪
心輪置臍輪
臍輪置海底輪
海底輪置於空
空置於法界體性(不可得也,無生無滅也)
以空息、法界智息
隨於中脈呼吸
入法界光明自在
睡矣!

如何是中脈之息也?
《法華經》言:「佛種從緣起,是故說一乘;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
此一乘妙位,乃佛種緣起也。是故諸佛印證不無,染污不得;如來體性常具,識其真者;眾生悉皆如來,實不可得準準妙位,一相不異,是萬善同歸一性,住一乘法位實不可得也,於是乃知法住法位,一實之理,世間常現一切如來常住爾。於此一乘實爾,乃極平常,全佛法界爾。故於此實相中,別示方便,自體妙作,安於法界息也。
何謂法界息也?身常安然,自住大鬆之相,體常正哉,圓一佛身爾。於此中脈以顯,心、氣、脈、身、境,以法住法位矣!斯乃佛位之位,身心如如自在,息入中脈矣;是言:「中脈呼吸,是對眾生極大利益;在中脈呼吸無上的正覺智慧氣息,則是對眾生的最大利益。」
是中脈息也,心、氣、脈、身、境一如法位,法住法、報、化、功德、事業佛身,世間相顯毘盧遮那如來,實身釋迦矣,法界眾生皆佛也,以自身息住法位,世間眾生常住佛身爾,是最勝無比,同體大慈大悲利益。一一中脈息身,一一法界中心,法住位也,一一眾生同顯大光藏也。有此會心,特此明之,願眾生皆佛也。

利用睡夢開啟中脈
以上的偈頌,是二○○二年時,我隨手寫下的中脈呼吸法。最原始的緣起,是來自於我在睡覺時所體悟到的,所以第一句:「睡時,中脈開」,這句話有很多層意思。
以前我曾到印度達拉頓,有一個機緣與睡覺法王會面,當時曾經他提及夢幻光明的修法,曾說:「白天也是一樣。」睡覺法王確實是一位成就者,有其獨特的證量。
夢幻光明的修持,基本上睡覺以及白天兩者都是一如的。「睡時,中脈開」蘊含著一個意義是,在睡時中脈是很容易開啟的。
睡是大癡相,癡相現起時,分別心是近於止息的狀態,但同樣也會使智慧心沒辦法生起,睡是無記、昏沉的心識,但若此時能令一念覺心生起,就是開啟中脈的契機,此即夢幻瑜伽修持的根本心要。我們睡眠時是分別心的念頭止息了,但同時覺心也止息了,覺心雖然止息但不滅,亦即分別心止息,但無分別心不滅,若睡時能保持一念既不落入分別,亦不落入昏沉,此覺心一念即是夢幻光明最根要之訣。

各位,人死是怎麼死的?
死亡的過程,分成「暖」、「識」、「壽」三個階段,「暖」是生理機能,「識」是心理機能,此二者遠離之後,我們的「壽」命就止息了。識是心理機能跟心的根本,就無色界眾生而言,其只有純粹的意識而已,但對人而言,如果有中陰的話,就不只是純粹的意識而已。人死亡時,剛開始會進入「死有」的階段,這就猶如人在入睡之時,並不是馬上就有夢出現,而是先處於一種無夢的狀況,而死有狀況很類似深層植物人的狀況,所以我常告訴大家,當有一天,你們能自覺,即使是成了植物人,都不妨礙你們解脫的時候,我就可以安心了。
世間的親人、子女都要照顧,但只有你解脫了,你才能真正好好照顧你的親人。生命是很奇特的,就像無量無數的分子,有緣則結合在一起,變成夫妻、親人,但當每個分子的力量又持續轉動時,原本結合的分子又分開了,為什麼分開?因為它們沒有辦法自覺!它們沒辦法自覺,所以就分開了,它們沒辦法自覺,所以又在一起了,這就是被因緣所控制!

一個修行人是不被因緣所控制的,但不是不隨順因緣,而是「不昧因緣」。因為在時間運作裡面,有因有緣,所以會在一起是源自於不自覺,分開也是來自於不自覺,只有透過自覺才能幫助親人,幫助這個世間。只有把不自覺的因素拿掉,才能綜觀因緣,這才是我們要活的人生,不是有情,也不是無情,而是自覺自在。
人死時的死有,就好像在孵蛋,孵成另外一種型。事實上,我們人可以說每天都死一次──睡夢的狀態,和死有的過程是十分類似的。死有之後是中有,中有是有活動力的,但是不決定性的活動力。

從睡夢中生起覺性
睡時分別心止息,但覺性不滅,這時如何「覺心生起中脈開」呢?大家可以用我所錄製的「睡夢禪法」和「放鬆禪法」作導引。

這兩種禪法怎麼作臨終導引?原理是這樣的,首先是地、水、火、風、空五大分解,然後是意識分解,接著是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三心俱不可得,一切自生自顯,覺性不滅,全部是一,再把一放下!
這是依睡夢禪法及放鬆禪法,作臨終導引的過程原理。睡夢禪法或放鬆禪法應該多讓一些人接觸,因為這兩種禪法對沒宗教信仰的人,或另外信仰的人是很好的臨終導引,因為它可以讓我們分別心止息,覺心生起。
「睡時,中脈開」的覺心一念如何生起呢?睡覺時,身體全部放鬆、放下,心也放鬆、放下,連放鬆、放下的心也放鬆、放下,此時覺心自然生起。各位,鏡子是永遠不會失去映照功能的,心也永遠不必怕會失去覺照功能。
心的覺照功能有二種方法可以顯露,一種是平常不斷的訓練,把所有的分別心念放下,而不落入無記、分別,亦即「惺惺寂寂,寂寂惺惺」,或者如永嘉大師所說:「恰恰用心時,恰恰無心用,無心恰恰用,常用恰恰無」。

所以「睡時,中脈開」的睡要如何睡?這裡的睡是大休息──身心休息,法性休息,法界休息,一切休息;當一切大休息,一切大止息時,整個分別心泯沒,覺心惺惺,中脈、輪脈就開啟了。

睡夢時的中脈呼吸方法
所以,中脈是空脈,睡到空時,中脈就打開了,此時「頂輪眉心輪,眉心輪置喉輪,喉輪置心輪,心輪置臍輪,臍輪置海底輪,海底輪置於空」,「海底輪置於空」,大家可以想像,一個裝滿水的透明水袋,當它置於杯口時,它會自然掉下去,所以「海底輪置於空」的意思就是,在那個地方就放下了,一剎那就放下了,放鬆,放下,放空了。

大家現在就馬上可以練習,把自己的右眼放鬆、放下、放空,此時跟左眼有沒有不一樣了?
就在那裡,放鬆、放下、空掉了,沒有執著分別,但體性還在,體性會清楚、明白的作用!所以「海底輪置於空,空置於法界體性」,法界體性是什麼?「不可得,無生無滅也」,一切分別心止息,但作用現成。
「以空息、法界智息,隨於中脈呼吸,入法界光明自在」,呼出去是空性,吸進來也是空性,空就是無生、無滅,無生無滅不可得,就是如如智,法界智息就是如如智息的呼吸。

「睡矣!」中脈開,安住在法界智息,如是循環而自加持、自增上。
「非於夢睡如是,行住坐臥亦如是也」,不只在睡覺時可以練習中脈呼吸,在日常行、住、坐、臥之間,也可以如此,或是加入一些方法,譬如之前教過的觀想吸入太陽的中脈呼吸,或腳趾甲觀種子字的金剛鍊光呼吸等等,都是可以的。

隨時利益眾生的中脈呼吸
「隨時安住在中脈呼吸,是對眾生極大的利益,在中脈中呼吸無上的正覺智慧氣息,則是對眾生的最大利益」,在分別心中的呼吸,會使我們跟眾生之間產生對立跟切割,是具破壞性的。如果我們不能安住在空性之中,無法安住在中脈,如此我們的呼吸便會扭曲、不順,進而影響心念,擴大影響週遭人的情緒跟心的安定。
很多人都有這種經驗,就是當我們到某一個地方,我們會感覺那個地方的氣氛是平和或肅殺。

我個人經驗裡,第一次最明顯感覺殺氣是中美斷交那年,幾萬人的抗議集會場合,剎那間寂靜了,夜色更墨黑了,然後突然間一個聲音迸出來:「打!打!打!…」,現場壟罩著殺氣。

所以,我們的分別心會透過情緒以各種形式散發出來,若能隨時隨安住在空性中脈之中,身心是最平和的,所散發的氣息也是覺性澄明的,會對眾生產生極大的利益。

因此,長期修學中脈呼吸,對自己家人有最直接的好處,進而公司的同事、朋友也得到好處,在群眾當中,大家都在high的時候,你能維持寧靜安穩。

許多宗教的狂熱往往會產生集體催眠的效果,如能讓心氣安住在空性當中,就不易受到感染。現在有許多的氣功師,他們掌握了運氣的技巧,宣稱可發功而影響千百人。很多人趨之若鶩,但是要提醒大家,如果很容易受影響,將來就很容易受到氣動的暗示與干擾。

一般所說的「附身」現象,如果中脈呼吸練得好的人,是不會被附身的。因為外靈要附在人身上,必須先截斷你的身脈,它才能控制你的身體,如果大家能把妙定功或中脈呼吸法練好,當外靈想要附上你身時,是無法靠近你的,因為你的中脈會放出熾烈的光明,外靈是無法近身的。

很多人不知道這些附靈都是低階的神祇,對被附身者只有百害而無一利。其實,自身的意志夠堅定,外靈是無法附身的。大部份被附身的情況,都是自己招來的,有時是驕慢心生起,有時是因為自己喜歡這種感覺,因為有時外靈附身時會有舒服的感覺,所以就附上了。

有一次我在主持禪七時,有一位女士平時坐禪就會有被附身的現象,她來禪七打坐時,又發生了這種現象。其實,本來這些外靈是無法進入禪七道場的,無緣無故進來鬧場的鬼神是會被護法擋住的,但是如果是學員自己帶進來的,護法就不會動手阻攔。

當她在禪七期間產生這種被附身的現象時,我教她以中脈呼吸,結果那附身的外靈嚇壞了,大聲喊:「你不可以離開我!不可以離開我!」這是因為她一使用中脈呼吸的方法時,中脈就會放出極大的光明,外靈無所藏身。

所以,只要保持中脈呼吸,就不會被附靈了。外靈附身時,首先要截斷你的身脈,再慢慢掌握你的身體,但是要掌控你的語言系統是很不容易的,因為這牽涉到很微細的神經系統,所以它們無法讓附身者講出字正腔圓的語言,就用唱歌的方式來表達。因為唱的比說的好聽,也就是唱的比講的容易。

這些鬼神所唱的腔調,大部分是當地的歌謠,譬如台灣的附靈,大部分是唱歌仔戲的哭調仔,而大陸的附靈則多唱京戲,每個地方的鬼神的唱法都依當地的戲曲腔調而不同。因為人們酬謝鬼神時,大多演野台戲來謝神,所以它們附身時,也多用這種方式表達。

其實很多鬼神本身是自救難了,卻有很多人求它們保佑,這是很愚痴的。有的人雖然不信本土的鬼神,不相信本土的濟公、三太子所講的話,卻是相信外國濟公講的話。
其實和本土的鬼神比起來,他們沒有更無高明之處,但是許多作靈修的人都喜歡看這類書,以為那裡面有什麼不得了的。其實,修行最重要的是要看自己的覺性。

所以,最重要的是什麼?自覺自心作起,從自己作起,能安住在中脈呼吸,這是對眾生最大的利益,在「中脈中呼吸無上的正覺智慧氣,則是對眾生的最大利益」,你如果是佛,隨時隨地在你旁邊的人,自然能夠安心,自然能夠入定,自然能夠成佛!

讓心停下來
現代人的特色,就是忙、忙、忙。不但一般人忙工作,學佛的人也忙,除了忙工作,還要忙著行善,忙著修法。
現在,我們先讓自己不忙一下,把身體放下,把呼吸放下,把心念也放下,把整個山河大地放下,把一切事情都放下,能放下的也放下。把時間也放下,把空間也放下,把自我都放下,這時候剩下什麼呢?
這時候誰在呼吸?誰在看?誰在聽?誰在忙?
大家不要一忙,人生就這樣過了,就走啦,忙一下一百歲到了就走啦。在活著的時候,總要有一刻,一個剎那,真正的不忙。很多人忙,是忙著作事,忙著心情好,或忙著心情不好,忙著找樂子,忙著作這、作那,忙著為家庭、為事業,你們能有一剎那不忙嗎?

如果這一剎那你不能停下來,把自己與他人放下,你不能放下,把能放下的也放下,你如何見本來面目?怎麼談中脈?怎麼談見本性見明體?很多人就是忙,忙著作事,忙著作好事,甚至忙著修法,修法幹什麼?修法是讓你減除妄念,先讓你有個東西靠著,到最後,妄念沒有了,連修法的心也放下了,這時才能見到本心。
各位,大家不要那麼忙!這不是叫你不要工作,工作多一點沒有關係,但是心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連那清楚明白的都要放下,不這樣你見不到本性。什麼叫見性?什麼叫明心?所有分別心放下,心就明了。心明了,沒有任何分別心的時候,心能自在作用,這就是見性了。

見性的一定是沒有一個見性的,否則,有一個見性的話,性也不真,見也不真,能見的也不真。能見、所見沒有泯滅的話,怎會有見性之事?心有分別,怎會有明心之事?

所以,從此之後,好好的工作,作事的時候就只是作事,但作事不礙明心,作事不礙性的自在作用;能見性才能用這個性,自在工作,自在妙用。很多人是把外面的事情都停止了,把自己關在家裡或關在山上,卻是心裡忙!若要有個不忙的,就是把忙與不忙的全部放下,那個,即是了。

如果大家能稍微不忙,我才能跟大家談呼吸,你完全不忙了,心,就放下了,放下,它就能通了。通透到那裡?通透到法界底,法界底就是實相,你不放下,就沒有實相,你不放下,心就有分別,有分別就沒有實相,所以全部放下,心明了,實相現起,見了實相,就是見性。
這時候,脈也通了─名為中脈,氣也通了──名為中脈息。

大家不要只是忙著修法,忙著搖鈴打鼓,只在外面作功夫,都是在第二念作功夫,中脈是第一念的事情,是當下!遠離時間、空間是當下這一念的事情,不是在第二念、第三念、第四念……,忙著修法,忙著瞎攪和。全部放下之後,心閒了,作事已不礙本心,這時我們談中脈呼吸,呼吸才能自在轉動。

前面講中脈呼吸法,現在進一步了解什麼是中脈呼吸,亦即如何是中脈之息也?很多人對法並不了解,法是有「理」有「事」,理就顯教而言,是文字裡面的真實理趣,真實的道理,事則是用文字相來顯現;在密法中有個方便,即除了文字上的顯相之外,另外再用圖像來顯,但是要記得一點,理若不是,相亦無用。
舉個例子,假設一個非洲古代的人類祖先,到了現代這個世界,她看到一輛汽車,或看到一棟摩天大樓,她能知道這些物像是什麼東西嗎?她並不知道這些物像的道理,不知道這些現象是何意義。

解開心的執著
密法中的許多圖像是輔助教學,這些圖像必須符合其內蘊的理趣,否則你看了這些圖像只會產生錯覺,而不能與其內在理趣相應。
但是很多人往往只學外相而不學義理,這是不具法的。密法的相是有道理的,必須從理趣上來成就的。所以,像觀中脈,修中脈時,「相」上是如此或這般的修,但裡面的「理」是空性的。否則,通路只是通路,有什麼用呢?如果不悟空理,或打不通中脈,或即便打通了,而不了解內在的義理,裡面沒有東西,就像是修建了一條鋪好柏油的大馬路,但是只有人在上面走,而不知汽車亦可行駛於上。因此,修行首先在理趣上一定要通達。
我之所以不斷跟大家講空性的道理,就是因為這個道理很幽微,極細微,修行到最後一定會碰觸到這點,否則生死的問題無法解決。

空性的理趣為何這麼重要?因為我們講的是中脈呼吸,一般人中脈之所以不通,是因為有障礙。障礙有二種:一種是理障、一種是事障,理一定要先通達,事上才能生起作用。理障是屬於思想、思路上的障礙,也就是想不通。想若不通,脈就不通。很多人很努力在修行,但修行的見地、想法卻是蹇塞不通的。

例如很多道家的修法其實是更直截的修鍊肉身,他們有很多很好的養生方法,修行資源也具足,很多人依道家方法修持,都可達到長生不老的成就,但還是無法解脫。佛經中有一個道家祖師呂洞賓和黃龍禪師的公案。
八仙之一的呂洞賓,修成長生不老之後,便雲遊四海,有一天經過黃龍山,發覺此山紫雲成蓋,知道山中必有奇人,於是入山尋訪,正值黃龍禪師在上堂說法,呂洞賓上前問道:「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鐺內煮山川,且道此意如何?」

黃龍禪師一聽,大聲呵斥:「你這守屍鬼!」
呂洞賓就很得意的炫耀:「爭奈囊中有長生不死藥!」
黃龍禪師回道:「饒經八萬劫,終是落空亡!」
呂洞賓一聽,心裡極為不服,於是揮劍一指,以飛劍斬黃龍,此時黃龍禪師以法衣蒙頭,飛劍繞了數匝後,禪師以手指之,劍即墮地。於是呂洞賓趕緊學起柔道,擲劍一跪,請黃龍祖師恕罪並開示修行法要。相傳呂洞賓就是在黃龍禪師座下開悟的。

大家把這個公案當故事聽,但要注意故事的寓意──想法、見地若不通,脈就不通;心的理路有障礙,脈路就有障礙,亦即心不開悟,心脈就打不開通,也就沒有中脈!沒有對空實相的體悟,就沒有中脈。所以,我從一開始到現在,不斷的在跟大家「講道理」,就是要打開自己的心障。
有的朋友來聽課,聽一段時間後,就不再來了,因為他們覺得我講的道理都一樣,沒再多教一些新技巧,就不想來了。

其實,講一些技巧或新的玩意要作什麼?只不過是增添一點心的印象罷了,或只是作一個mark在那邊,將來也許有一天你們走到什麼路,看到mark時,就知道走對了路,但這些並不是究竟處,而是講道理才是最有用的。
講這許多道理,是講道路、講理路,是在清淨大家的心路、想路,讓大家在修中脈時能順暢痛快;當你們的想法和障礙慢慢打開之後,或許有一天,當你走在路上,忽然聽到一隻流浪狗在對你叫,你就突然開悟了。因為狗會叫,你就開悟了。

也許你們會想:「這太誇張了,難道我不知道狗會叫嗎?」
我說你確實不知道!因為你認為狗會叫,所以你看到狗叫,你並不覺得奇怪!因此你並沒真正聽過狗在叫,你只是聽到狗在叫,就把心裡那條狗搬出來叫,所以眼前這隻狗在叫,你也在叫!你就認為牠叫不奇怪。你已經習慣性的用前塵影相來回應當前的事實,而不是看清事實。

所以,當身體放下,呼吸放下,心念放下,能放下的也放下,山河大地,狗在叫…,一切放下,正恁麼時,「汪!」一聲,就開悟了,這時才真正知道狗會叫。此後所看到的一切事情,不再是透過習慣的力量,塵盡光生,透脫塵勞。

一般人看事情都是透過「前塵影像」來認知的。像《楞嚴經》所謂「六塵緣影為自心相」。我們的眼睛看東西,耳朵聽聲音,都是透過前塵影像在運作,任何事情一出來,馬上開始在心裡找答案,找到match的東西之後,就指認這個就是那個,所以常常是一開始的時候很快樂,後來就變得很痛苦。

例如昨天聞到門口一株花香,今早一開門花就枯萎,香味也沒有了,就生氣了,不是這樣嗎?
有一個朋友講了一個故事,他說有一年他去陽明山看櫻花,剛到某個賞櫻景點正要進去時,卻看到有個人牽著小孩,氣沖沖地走出來,嘴還不斷地咒罵著:「不用去看,沒有了!根本沒什麼櫻花!」他氣沖沖地告訴正要進去的人。結果我那位朋友進去看了一下,發現櫻花確實沒長得像往年一樣絢爛,但也另有一番風景,他實在不懂為什麼那位先生那麼生氣。

因為那個先前氣沖沖的人,他並不是去看真正的櫻花,而是去看停留在他腦袋裡頭,那團簇密錦繡的虛擬櫻花,所以一開始去看很快樂,看完之後就變得很痛苦。其實,痛苦是前塵影像造成的,是習慣性的虛擬所產生的,滿山璀燦嫣紅固然美不勝收,一樹翠枝也同樣清新呀!

二○○五年我到美國波士頓弘法,從早到晚奔波,四處應請說法,那邊的同修就特別安排了三天空檔,帶我去賞楓。波士頓的楓葉是出了名的美。

結果那年氣候不同於往年,楓葉不像以往那麼紅,安排此行的同修很不好意思地說,今年的楓葉不似往年那麼漂亮。我說我感覺很漂亮,現在的美是另外一種美。

櫻花凋謝時,花頭紫色的枝椏會露出頭來,是很美的一種微醺,我讚美說櫻花掉了好漂亮,這句話本身也夠美了吧,為什麼怕櫻花掉呢?櫻花不掉的話,那不是不美了嗎?櫻花掉了真是美呀!
所以,美是不能執取的,執取就不美了;每個人都在執取自己所要的美,卻不許自己展現不同的豐姿!什麼叫櫻花?會長的才叫櫻花吧!但會長的就會凋謝,難道會長會開的才叫漂亮,而會謝落飄零的就不漂亮?這實是在侮蔑櫻花!櫻花還未凋落就已被分割成二半了。

為什麼談櫻花呢?這是告訴大家心的執取與脈的通塞問題。當你看到櫻花不似往年盛開時,就氣得大罵:「都沒有了!都沒有了!」這時你的脈就封住了;因為你的心想不通,心意執住了,脈輪就塞滯了。
人有太多的事情想不開,所以要通中脈,便得把事情看通,這才是徹底解決之道。但把事情完全看開,對很多人而言,卻覺得很辛苦,為什麼?譬如跟人吵架時,如果不生氣,有些人就覺得很吃虧,最好是別人罵一句,你也罵回去一句,或者對方罵兩句,你罵四句,如果能把對方罵倒在地,那就更爽。

為什麼一般人會選擇罵來罵去?因為這是最順暢的路──最隨順本能的路,但也是最愚癡的路。就像飆車時,油門踩下去就是了,爽快極了!生命安危先擺一邊,直衝到底,埋頭猛飆。一般人不都是這樣順著情欲之流而一路狂飆的嗎?
但這樣的習慣卻會讓我們的氣脈,也一路跟著塞堵鬱滯。所以,現在我們要反其道而行,不要跟著習氣走,就是大家的心要打開,心要柔軟。
心開始放鬆打開時,或許會有心脈會痛的感覺,這時我們可以把觀世音菩薩觀想在會痛的心脈位置,這樣作並不是讓觀世音菩薩幫你痛,而是觀世音菩薩在那心脈位置,你的心就轉成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會解決痛,從根本的心執著處打開而解決痛,這才叫方法,是從戰略位置解決心的障礙。

什麼是中脈呼吸 如何是中脈之息也?
《法華經》言:「佛種從緣起,是故說一乘;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
此一乘妙位,乃佛種緣起也。是故諸佛印證不無,染污不得;如來體性常具,識其真者;眾生悉皆如來,實不可得準準妙位,一相不異,是萬善同歸一性,住一乘法位實不可得也,於是乃知法住法位,一實之理,世間常現一切如來常住爾。於此一乘實爾,乃極平常,全佛法界爾。故於此實相中,別示方便,自體妙作,安於法界息也。
何謂法界息也?身常安然,自住大鬆之相,體常正哉,圓一佛身爾。於此中脈以顯,心、氣、脈、身、境,以法住法位矣!斯乃佛位之位,身心如如自在,息入中脈矣;是言:「中脈呼吸,是對眾生極大利益;在中脈呼吸無上的正覺智慧氣息,則是對眾生的最大利益。」

是中脈息也,心、氣、脈、身、境一如法位,法住法、報、化、功德、事業佛身,世間相顯毘盧遮那如來,實身釋迦矣,法界眾生皆佛也,以自身息住法位,世間眾生常住佛身爾,是最勝無比,同體大慈大悲利益。一一中脈息身,一一法界中心,法住位也,一一眾生同顯大光藏也。有此會心,特此明之,願眾生皆佛也。
「如何是中脈之息也?」《法華經》言:「佛種從緣起,是故說一乘: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法華經》跟中脈有什麼關係呢?當然有關係!因為《法華經》如果真的讀通了,脈不會不通!「佛種」跟「緣起」有什麼關係呢?

這有很多種解釋方式,但這裡我們先思惟緣起跟無上菩提心的關係。
什麼是無上菩提心?無上是最究竟之意,而菩提則具足二層意涵,即悲與智;心可說是種子,但無上菩提心又從何而來?無上菩提心是從自性中來,即自性具有無上菩提的種子(佛種)。
問題是,這自性本具的無上菩提種子,要種在那裡才會發芽成長?所以我們平常說,一個人要不要發心,是指你要不要讓這本性的智慧跟慈悲的種子活下去,也就是讓這最具無上智慧跟慈悲的種子,在你的心中生長與茁壯。因此要發起無上菩提心的前提,第一個便是要認知本性中具足無上菩提心的種子。這個種子不從外來,自性恆有,要先能認知並接受其存在。

我常問大家一句話:「佛是誰?」當我問大家這句話時,你們心中是不是能泛起「佛是我」的迴響呢?如果你能有這樣毫不假借「佛是我」的自然迴響,那麼你已經認知並接受無上菩提種子的存在了。
基本上,我不會採取「我是誰?」的問法,因為「我」是輪迴的根本,如果要去除這個「我」,就用「佛」來去除,所以你們現在用中脈唸誦法,唸這「佛是我!」三次,要很有自信,毫不猶疑黏滯,脫口而出的唸!
依此訣要唸完你便會覺得不一樣了,我去佛自在,因為是佛,便不必說「我是佛」了。
所以「佛種從緣起」,這緣起是我們自己建立的,佛種是自性本具的,但是要不要讓它在我們心中茁壯,是我們要去抉擇的。

「是故說一乘」,一乘即是佛乘,是唯一佛乘。「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法」是指法界一切存有,一切現象,一切大小,一切相攝,一切無窮無盡的演發變化,皆名為法。
「法住法位」是法自住於法,法自位於法,也就是諸法實相,法住則如是,法位則如實。
「世間相如是」,一切相不異、不變、是常,是法住於自法,法住於自位。若能自住於自,就沒有自與他的分別,沒有自他的分別,也沒有一個無分別的分別。

「此一乘妙住,乃佛種緣起也」,一乘即是佛乘。「是故諸佛印證不無,染污不得」,所以此法是可以修證的,修證即不無,但污染則不得,是佛印證於你,其體性本來從不污染,但我們自己不知道此事,所以要自己印證。因此,初始是外佛印證不無,但最後是內佛印證不無,所以佛是什麼?「佛是我」也!就用佛大覺來終止「我」這個分別心。

如果我問:「我是誰?」
回答是「我是佛」的話,那回答「我是狗」也是一樣的,或者「我是任何東西」也是可以的,所以我不問:「我是誰?」「我」剛好是我這個分別心的起頭。
但當我問:「誰是我?」,或問:「現在,你具有什麼?」你就把自己收斂起來,進而發現自己所具有的都是空的,就開悟了。

因為污染不得,所以「如來體性是常具」的,現在只怕你們的印證是無的,你們自己不肯去印證、修證。
我是一個說法者,說法是代佛宣法,所以是講佛法、講實相,因之我講的只有實相;諸佛的印證是確實的,但現在最主要是我跟你們講的你們要相信,相信之後,你們自我印證,自我印證之後連相信也不需要。為什麼?因為事實不需要相信,就像一個孩子小時候不喜歡吃飯,父母親便一口一口餵他,等到小孩稍為大了,能夠自己一口一口慢慢吃了,再到更大的時候,他知道吃飯是他本有自然的能力,他就自己吃了,並有力氣去作事並幫助別人。

各位,希望我們見面的機緣,能很長很多且很久,但是事實上這樣的機會是越來越少了。雖然希望大家能永遠在一起,但如果真的要永遠在一起,便只有超越時間跟空間,只有心能永遠在一起,否則你們辛苦,我也辛苦。
所以我講的話,或是說我講這些話,讓你們相信的時間也越來越少,因此,還是早早相信的好。相信的時候,就沒有相信或不相信的事情了,因為我講的話,只是空中的風而已,有什麼好相信的?
「識其真者,眾生悉皆如來」,佛是我真認得了,這時候佛是誰啊?佛是一切!所以一切眾生都是佛。只有你看到自性是佛,每一個人自性亦是佛,所以「識其真者,眾生悉皆如來」。當你看到一切眾生都是如來時,你的脈通不通?通,而且早通到別人的脈去了!通到法界脈了!

我教過大家如何拿東西,為什麼要教大家拿東西呢?這是在教大家什麼?這和中脈有關。
當我們拿起一個東西時,說:「這是我的!」說此話時,這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了!當「這是我的」這一念起時,我們是不是跟物件生起了分別心,才要擁有它,當「我擁有它」的念頭一生起時就糟糕了,因為它就跟我們分割了,所以才必須擁有它。
當你拿起東西來就吃,你是跟東西統一的,當你不先想它是你的或不是你的時,你和它已經統一了。同樣的,即使是摸到一顆三十克拉的鑽戒,你心中無分別、執著,這一剎那就是統一了,你跟它沒有分別,這是一種事實的證量,而不是一種觀想,是你摸到一個東西時,你發覺你跟它沒有分別。
我曾經跟大家顯示過這種沒有分別的事實,當我的手跟對方碰觸時,因為手很放鬆黏住了,兩者是不一不異的。在其間當然我可以改變很多事情,例如將對方的脈全部堵掉了,堵掉之後再打開,當然我不會去作這些動作,但是我確實可以做到。

但是,如果有人心裡這麼想:「我可以對你施咒。」這個是一種自他分別的想法,這個分別心的想法所展現出來的能力,對我們會有某些程度的影響力。我告訴大家,萬一有人要對你施法作怪時,怎麼辦呢?你就放空,你是他,他是你,這時候誰受害就很難說了。

自他互換
我曾經告訴過大家自他互換的道理,阿底峽尊者也講過自他交換,但那是一種觀想的互換。而對我們來講,自他互換是一種事實,自他互換,一切眾生都是佛,與佛自他互換時,佛就是我,我就是佛,這是一種明白的事實。
有人問我怎麼對治鬼,我常講一些像開玩笑的話,雖然聽起來像開玩笑,是真是假留給大家去判斷。例如,有些人會碰到鬼壓床的事,怎麼辦呢?

很多方法可以處理,第一個方法是觀空,當我們一觀空,鬼就抓不到人,抓不到人,鬼就摔倒了,這是一種很慈悲的方法;第二種,如果你要稍為修理他,就順道連床也一起觀空,或者再進一步把地板也觀空;甚且一直往下觀下去,觀到第十八層地獄都出來了,你只要這樣跟它們嗆聲一次,保證它們以後再也不敢來找你麻煩了,因為實在太划不來了,只是為了搞你怪一次,卻要落得掉入地獄,很不值得。

因為對鬼來講,我們的觀想對他而言是事實,你可以有這種能力,只要你能跟所觀想的境統一,那就是事實,但是當你有了害怕或猶豫,心裡有了障礙,那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第三種方法,當鬼要抓你,你不想傷害它,只想小小的捉弄它一下,那麼你就變成他,讓他變成你,反過來是他被你嚇死了,因為掐人家脖子的人,如果反而被掐的話,會更害怕的。

自性中脈呼吸
當我們跟外界完全沒有敵對的時候,就可以統一互換,自他一如,此時我們觀想眾生是佛,佛也是我們,完全沒有障礙。障礙會在什麼情況出現?一般我們觀想自己喜歡的人是佛比較容易,但是如果要觀想自己不喜歡的人是佛,心裡便會不高興的話,這代表你心裡的分別心還在,還不是自他一如,這時你跟外境並不統一,所以當你不是真的把不喜歡的人觀成佛,也就代表你的脈還是塞住,這不只是冤親平等那麼簡單,還需要更深刻的內證才能打破執著。所以到最後「識其真者,眾生悉皆如來」,這時候你的心才會出現真正的暢快,不管你此時是窮或富,你的身份是貴或賤,當下你活得多麼完整!多麼莊嚴!多麼究竟!

「實不可得,準準妙位」,一切不可得是名「準準」,準準兩個字是用駢體文的形式表達。「眾生悉皆如是」就是「實不可得」的「準準妙位」,這才是實相,才是每一個眾生所位居的真實妙位。

「一相不異,是萬善同歸一性」,一性即是自性,自性能顯中脈,所以「萬善同歸,自顯中脈」。
因此,與諸佛同一呼吸,這是真的事情,你自性中脈呼吸時,你的念頭會有分別嗎?會感覺到你去攀了佛陀的尊貴嗎?或是感覺你很自形慚愧?或是感覺好偉大的驕傲?跟這些都無關!所有的存在,都是一種完整、一種圓滿的,所以這時候是隨時可死,也隨時可生,隨時活的好。為什麼隨時活的好?因為隨時死都很完整、都很圓滿,都很快樂!所以這時候要死,也不大容易,但是真的要死,有沒有關係呢?我們不求死也不求生,生死一如,只是活的好。為什麼活的好?因為這是超彼生死之處!所以說:「一相不異,是萬善同歸一性,住一乘法位實不可得也,於是乃知法住法位。」

「一實之理」,這是實理呀!「世間常現一切如來常住爾」,所以一切呼吸不過如來之息爾。「於此一乘實爾,乃極平常,全佛法界爾」,全佛法界是平常的事。
「故於此實相中,別示方便」,中脈呼吸的修證方便,必須是在這種實相中建立,大圓滿法也必定是在這種實相中建立。否則的話,我是佛,你不是佛,這能成佛嗎?或者說,我是大圓滿,你不是大圓滿,但大圓滿不就大家都大圓滿才叫大圓滿嗎?否則的話,只有你叫大圓滿,別人不叫大圓滿,你比較高,別人都低,那就不是大圓滿了!

如果有人自稱受了大圓滿最高的灌頂,成具了大圓滿,但他跟人講話時,卻是下巴抬得高高的,那我們也只能稱讚他受了大圓滿灌頂,只是現在在作大圓滿的前行、前行、前前行,前前前……前加行,也就是現在還在認識有地獄、有天堂、有佛界等的階段,所以現在開始在作加行,可能不只是十萬,而是一千萬個大禮拜才夠的加行。

一位修學大圓滿的人應是眼睛平平的看人,是看每一個人都是佛陀,而不是頭抬得高高的,否則只是嘴巴大圓滿而已,腦袋裡不是大圓滿;如果只是嘴巴大圓滿,心裡沒有大圓滿,那只好從前前前前加行開始學起,也就是從認識六道的基礎佛法從頭修起,這樣的話,那就沒什麼灌不灌頂好說了。

一個真正受具大圓滿的人,是腦中有沒有大圓滿想法。什麼是大圓滿見地?大圓滿見地,即是見一切眾生都是佛陀呀!是一點驕傲也不得,一點卑劣也不得的事情。而禮佛時,並不是佛高我低,而是佛是我的老師,是尊師、尊佛而禮佛;若是有一丁點佛高我低的心念,那就不是大圓滿!就像我現在坐在這裡,我沒有比你們高,我只是傳你們法,所以你們可以尊敬我,但是我沒有比你們高,我看你們是佛,這是大圓滿見地!
如果有人說:「我見地很高,境界很高。」但驕傲也很高,那就有問題了,因為見地越高的人越不可能驕傲,否則的話,他見地就很低了,這是剛好相反的事情。所以「於此一乘實爾,乃極平常,全佛法界爾。」是平常的事。

「於此實相中,別示方便」了解全體實相之後,路都通達無礙以後,我們現在要別用方便,也就是要去看櫻花,看一切風景,真正看盡「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平等莊嚴、法界諸佛。

「自體妙作,安於法界息也」如果有人說:「這個方法只有我有你沒有。」來表達這個法門的獨特珍貴,那是不太可能的。只要有門路、有資源,要蒐集什麼法本,求什麼法,只要這個法是被記錄下來的話,都不是什麼困難的事。但是如果是想得到一個最究竟灌頂的法,那是買不到的。因為最究竟灌頂是在心,沒有人買得到。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