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凡四訓中的佛法

11月25日及1 2月9日  沈家禎居士講於紐約大覺寺

[了凡四訓] 是中國明朝時代,袁了凡先生教訓他兒子的一部書,書分四章,因此名為[四訓]。第一章[立命之學]是敘述他自己一生的經歷及經驗,是他親身體驗到的事實,因此也最親切。下面三章可以說是了凡先生由經驗中提練出來的實行方法及要點,分改過、積善及謙虛的效果三章。裡邊有許多令人看了可以得益的例子。

明朝時代,兩條通往成名之路 

因為這部書的社會背景是中國明朝,所以要讀這部書,最好先對那個時代的社會背景有個認識。第一,在那個時代,一個男人,各位,請注意我說[男人],要想成名,有權勢、有財富,能顯揚父母祖上的,只有一條路可走,即是讀政府規定的書籍,經過政府主辦的層層考試,而由政府任命做官,所以,能做官與否及官職的高低,判定一個男人一生的成就如何。在那個時代的女人要想成名,有權勢、有財富及顯揚她父母祖上,也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嫁得一個好丈夫及生個好兒子。各位,這裡的所謂[好]即是說作官。對一個女人來講,生個好兒子比嫁個好丈夫重要許多,為什麼呢?因為那個時代,丈夫是父母選的,而兒子是自己生的。為什麼生女兒沒有生兒子好呢?因為女兒難作官,相貌醜的兒子還有希望做官,而醜的女兒將來能使母親揚眉吐氣的機會就很渺小了。 

所以在了凡先生那個時代,男人最重要的兩件事,一是讀書,應政府規定的各種考試,等到考中某一階段,就有資格做官了,這好像是現代人得碩士、博士學位一樣,可是那個時代的中舉人、選進士,是比現在的碩士、博士要威風得多了。

第二件事是生兒子,女兒不算,一定要生兒子,理由前面大祇說了。所以在了凡四訓中,各位會很明顯的讀到,這兩件事是如何地控制了整個社會,也即是了凡先生的思想。

第二點要認識的社會背景,是在那個社會裡,非常重視子孫後代。最主要的原因是子孫的成名,不但在政府的獎勵下,父母祖上都會得到極大的光榮與優遇,特別是作母親的,會覺得一生的辛勞苦痛已換得無上的代價,而子孫如果得罪了皇家,犯了大罪,刑罰也會累及父母祖上,甚至於連累九族,那可比近代的掃地出門更慘了。

因此在了凡四訓中,各位會讀到他所舉的許多做好事得好報的例子,都著重在子孫後代如何發跡、如何做官成名,極少提到做好事的本人現世所受的好報,這也是受了時代思想的影響,認為說子孫好,比說本人受好報更為動聽。了凡先生一生中有兩次大的轉變,也因為有這兩次的大改變,使他能寫出這部書傳諸後世。

二十年來被人所算  不知更改

依雲谷禪師教導  開創新機 

了凡幼年喪父,母親並不鼓勵他讀書應考,只叫他學醫,說這是他父親的遺意,所以他早年致力於醫道。有一次,他遇到一位飄飄若仙的老者,自稱姓孔,精通邵子皇算數,老者說了凡的命是官命,應該讀書應考,並且說,根據算數,他明年的縣考是第十四名錄取,當年的府考是第七十一名,提學考是第九名。了凡先生聽了,帶孔先生去見他的母親,經母親的同意,他開始讀書應考,這是他一生中的第一次大轉變。

翌年赴考,果然不出孔先生所算,縣試、府試、提學試的錄取名次,完全和孔先生所算的一樣。孔先生又算他的一生命運,說出他以後各級考試的情況,並說在哪一年他會考中京官,被派赴四川做官。可是根據算數,他在任三年半,即宜引退回鄉,因為他的歲數只到五十三歲,說他在五十三歲那年的八月十四日丑時,當命終壽寢,並說可惜他將沒有兒子。 

因為歷次考試的情形及考中的名次,都被孔先生算得精準,使他不得不相信。所以在入京進太學之後,他已心灰意懶,覺得一切原都是前定的,一點也改變不得。一年後,當他從京中回家鄉的時候,經過棲霞山,他去拜望一位雲谷禪師,和師對坐一室,一連三日三夜不曾閉眼。雲谷禪師說:[凡人之所以不能成聖人者,就是因為有妄念纏著,你坐了三日三夜,何以不見你起一妄念?]了凡說:[我因為被孔先生算定了,榮辱生死,都有定數,就是要起妄念,也沒有什麼妄念可起了。]雲谷禪師聽了大笑說:[我當你是一個豪傑,原來只是一個凡夫。]了凡問其故,雲谷禪師說:[人不能沒有心,所以起心動念,就被陰陽分別所縛,也因此有命數,但是,這只是對一般人而言,極善的人就不被數所拘束,極惡的人,數也保他不住。你二十年來被孔先生算定,自己絲毫不會改變,豈不是一個凡夫!]雲谷禪師再問:[孔先生算你的終身如何?]了凡先生據實以告,不但不能做大官,壽也不長,而且沒有兒子。

了凡四訓的下面一段,很精彩的是雲谷禪師叫了凡自己審查一番,照他現在的為人,是否有做大官及生兒子的可能?了凡先生想了好一會兒,回答說:[不能] 接著他說:[大凡做大官的,我看都有福相,而我福薄,又不能積功德以增福。我不耐煩,不能容人,有時還會以才智自傲而輕言妄談的批評人,這些都是福薄之相,怎能做大官呢?]他又說:[清水中餐不了活魚,要污泥中方多生物,我性僻好潔,應該不會有兒子,此一也。和氣能育萬物,而我常會發怒,不應有子,此二也。愛為生生之本,我常不能捨己救人,不應有子,此三也。我喜多言,因而耗氣,不應有子,此四也。我喜飲酒,因而傷精,不應有子,此五也。我好徹夜長坐,不知保元養神,不應有子,此六也。其他缺點尚多!所以我的確不可能做大官,也不會有兒子]。

這一段了凡先生的自我檢討,其實是佛法中極重要的一種教法,可惜很少人能真正做到,這在佛教叫[發露懺悔]。什麼叫發露呢?就是承認你自己的缺點、過失甚至於罪惡,自己說出來給別人聽,不再隱藏在心裡。什麼叫懺悔呢?[懺]是梵文譯音懺摩的簡稱,是自愧做錯,請人恕罪的意思。[悔]含有改過的意思,即不再重犯。

雲谷禪師對了凡說:[你往世所造的因,現在造成的果,就是算數裡的所謂的[天命],這些果不可改變,猶可說也。可是你現在因為相信命運已前定,自暴自棄,不在今世努力,好好的種善因,那是大大的錯誤。要曉得今世所造的因也會有果的。很明顯的,極多極大的善因,也會在今世得到好果,而極多極大的惡因,一樣會在今世得到惡報。所以,你現在若能力行善事、廣積陰德,你今世的善因就會影響你的天命。易經教人趨吉避凶,倘若天命是不可更改的,那麼吉何可趨,凶又何可避呢?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你信得過嗎?]了凡聽後拜而受教,於是將往日不好的行為,盡情在佛前發露,並發誓要行善事三千條,先求能考中舉人。雲谷禪師給他一本功過簿,教他每天自己審查登記,凡做一件善事,記一功,犯一過失,則抵消減少一功。這是了凡先生在他一生中的第二次大轉變。自那天起,他將原來的名字[學海]改為『了凡』,意思是自今日起,不再落在凡夫的巢臼中。

可是做功德並不容易,以往壞的習氣隨時會出現,所以往往記了幾功,又被過失所抵消。了凡先生自己說得很好,他說自發願以來,往往有見到善事,但遲遲沒有勇氣去做,或做了又自己疑悔,或心裡想做好而嘴裡常常得罪人,或醒的時候知道是善是惡,一喝醉了酒,許多壞的習慣還是存在。所以一天之中,往往功過相抵,結果等於虛度。這樣自在雲谷禪師處發了要行三千條善事的願後,一直到十一年後方才滿願。

修行首重發心  善心真切  一行可當萬善

有一點值得特別注意的,了凡先生雖然經過十一年才圓滿三千條善事,但是他在發誓願後的第二年,即考中了舉人,他的會試成續,依孔先生的原定算數是第三名,可是他考了第一名,這是第一次孔先生的算數不完全準確。各位,這裡特別值得注意的一點是什麼呢?佛法中特別強調[發心]的重要,因為一切都從發心開始,希望各位牢記在心。

了凡先生的第二次發願是生兒子,他也發誓做三千條善事。這一次他和他的夫人合力在四年中圓滿三千善事,而他的夫人在第二年就有孕生子,取名天啟,了凡四訓就是寫給這個兒子的一本書。

他的第三次發願,是許了一萬條善事,求中進士,三年後殿試登第,派任寶坁縣長。可是在縣衙門中,反而不及像以往容易做幫人的善事,要想積滿一萬條善事,好像遙遙無期,他及夫人都因此而擔心。有一晚,他在夢中看到一位神人,他就將善事難完成的困難請教神人。神人對他講,你減輕糧稅的一件事,已足以抵一萬善事矣。醒後心頗驚疑,保坁縣原本每畝田須繳二分三厘七毫的稅,自了凡到任後減到一分四厘六毫,但是了凡先生並沒有想到這件事有這樣的功德。正好有一位幻余禪師自五台山來,了凡就向禪師請教。禪師對他說的話可以做我們的座右銘,禪師說:[善心真切,即一行可當萬善,況全縣減糧,萬民受福乎]了凡此舉,第一善心真切,第二影響之大。所以各位做善事,不論是助人、救災、捐款、供養、或者演講、寫文章,頂要緊的是看你的心真切不真切,影響的範圍遠大不遠大。各位如果能一讀普賢菩薩的十大行願,就會體會出其中的奧妙。

這次已將了凡先生的一生述了一個大概,其中最使我有興趣的是孔先生的算數,在了凡遇到雲谷禪師之前,算得簡直毫釐不差,可是自得雲谷禪師指點之後,力行善事,廣積陰德,算數就越來越不準。孔先生算他五十三歲那年八月十四日丑時命終,可是他五十三歲那年連病也沒有,在寫了凡四訓時已經是六十九歲了。

了凡先生的最後結論是,凡事說禍福是靠自己求來的,是聖賢之言,說禍福是惟天所命,則是世俗凡夫之論。

金剛經中佛說一切法皆是佛法  了凡四訓中所說亦為佛法

金剛經中佛說:[一切法皆是佛法],所以了凡四訓中所說的皆是佛法。不過這是明白了一切法都是本性的顯現,是不一也不異的境界後的知見。像我這樣分別心還是很重的,就覺得了凡四訓中所說的,有的我看了歡喜讚嘆,有的對我並不起多大的影響,因此我這個題目[了凡四訓中的佛法],嚴格的講,應該是我所歡喜讚嘆的佛法,想將這些佛法介紹給各位同修,希望您們也像我一樣,可以得益。因此,我今天所講的,並不依照了凡四訓中的章次,而是依照我自己印象的深淺,將記得的講出來貢獻給各位。

從前有一個女孩,家境貧窮。一天,她走到一個寺裡去拜佛,她想做一些捐捨,可是口袋裡只有兩分錢,她就把她僅有的兩分錢全部捐給了寺裡。寺裡的住持親自出來為她懺悔求福。後來她長大了,被選入皇宮,一天她想起家鄉那座佛寺,就帶了幾千兩銀子來捐給寺裡,住持知道了,叫他的徒弟出來為她迴向。這位女施主就去問住持說:「我小的時候只捐了兩分錢,可是師父你卻親自為我求福,而今我捐了幾千兩銀子,師父卻派個徒弟來招呼,這是什麼緣故呢?」這位方丈說,妳以前雖僅捐了兩分錢,可是布施的心非常真切,非老僧自己替妳懺悔,不足以報妳的施恩,這次施物雖厚,可是施心不及前時的真切,我叫我徒子來懺悔已足夠了」。

各位大概都曉得,呂洞賓是中國有名的八仙之一。漢鍾離可以說是他的老師,列為八仙之首。當漢鍾離覺得呂洞賓的修仙基礎已經很不錯,可以出山為善、救濟世人,以培植功行時,就對他說:「我有一個仙術可以傳授給你,那就是點石成金。」呂洞賓問道:「變成金之後,是不是還會變呢?」鍾離說:『可以五百年不變,可是五百年之後,就仍舊回復成鐵。』呂洞賓聽後就不願意學,他說:『那豈不是要害五百年後的人嗎?』鍾離聽了讚嘆呂洞賓說『修仙要積滿三千功行,你這一點心意,三千功行已經滿足矣!』

以上兩個例子,比上次講袁了凡先生在知縣任內,因減田稅,一萬條善行即時圓滿更為重要,為什麼呢?因為對我們一般人來講,要做一件善事而能令萬人受益的,並不容易。可是捐捨時,不要論捐錢之多少,而是看捐捨時的心真不真切,這點我們應該可以做得到。特別是經濟情況並不充裕,而能常常想著做好事、利益人、捐錢,自己節食省用,則其功德更是不可思議。又若能處處為人著想,不為自己謀利益,不存一絲害人念頭,做任何事都以是否能利益人為權衡準則,也是我們應該可以做得到的。各位想呂洞賓只是一點心意,即時圓滿三千功行,可見得心的力量,向善向惡,關係是何等的重大!各位,這兩個例子都不是非有大財力、大權勢方能做到,因此是我特別歡喜讚嘆的例子,願在此鄭重地介紹給各位。

善有大小之分  有陰陽之別

了凡四訓中提到兩點很有意義,值得特別提出的意見,一是善有大小之分,另一是善有陰陽之別。這裡的善,通俗的講法即是做好事。

了凡四訓中舉了一個很有趣的例子來說明大小之分。他的所謂大小,並不是我們一般人用數字測量的大小,譬如說你捐了五千美元,我捐了一萬,我比你大,不是的。在了凡先生的認識中,這個世界上生存的,不僅只是我們人類,而是充滿了天神鬼怪,在神鬼的觀察之下,你捐五千元可能遠比我捐一萬元大。現在我們來看他所舉的一個例子:

從前有一位衛仲達,在朝庭中做官,有一次在半睡眠狀態中,好像自己到了陰府。只聽閻羅王在對小鬼講,把衛某的善惡兩種記錄簿都取出來。等到取出來一看,惡事的記錄簿竟堆滿庭前,而善事的只有小小一卷。衛仲達駭怕得魂不附體說:[我還沒滿四十歲,怎麼會有這許多惡事!] 閻羅王說:[一念不正,即在簿中錄下,不必一定身犯口犯也。]可是當兩種簿子放在天秤上秤時,那小小的一卷善事本竟比大堆的惡事簿重得多。衛仲達又覺得奇怪了,就問:『這薄薄的一卷小冊子,究竟是什麼?』閻羅王說:[朝庭曾經要大興土木,造三山石橋,勞民動眾,你層上疏諫之,這一卷即是你的疏稿。]衛仲達說:[我雖諫,但是皇上不聽,於事無補,何以會有這許多份量?] 閻羅王說:[朝庭雖然沒有採納,但是你的心是在萬民,只此一念之善,並不因朝庭之聽否而改變,若朝庭採納,使萬民得安,則你的善行將更大矣。所以志在國家天下,善事雖小而大,苟在一身,雖多亦小。]

各位,這裡邊有一個極重要的原則,凡是為大眾的,善雖小亦大,如果為自己或少數人利益的,則善雖大亦小,此所以普賢菩薩的十大行願,願願以盡法界虛空界一切眾生為對象也,願各位同修能體會這一點。以上是善有大小之分,那什麼是善有陰陽之別呢?

了凡四訓說:為善而人不知的為陰德,為善而人知的叫陽善。陽善受世人的尊敬,享盛名,名也是福報,但若名過其實,往往反而有禍,這點不可不知。陰德人雖不知,但神鬼知之,所以積陰德的,為神鬼所敬,神鬼往往會照應他,逢凶化吉,或所求如願,其力量遠比世人所能報酬他的為大。這和金剛經中佛說[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是同一道理。

了凡四訓中也有一個有趣的故事:台州有一位姓應的,官做尚書,壯年的時候他在山中潛心讀書。這山間夜晚常有鬼聚集呼嘯,他心無虧因此也無所懼。有一天晚上,他聽見有一個鬼在講:[我有替身了!住在某地的某女,她丈夫出外,久久不歸,消息全無,公婆懷疑兒子已不在人間,逼此女改嫁,此女不肯,明晚要在此上吊自殺。]
應公聽了,第二天即下山打聽,確有此女。乃將他的田賣掉,得銀四兩,假寫了一封她丈夫的信,將銀子送去她家。她公婆因為筆跡不對,起初不相信,但後來想,信可能會假,但銀子卻是真的,大概是兒子並沒有發生意外,就不再逼媳婦改嫁,後來兒子果然回來,夫妻乃得相保安好如初。應公第二天晚上,又聽見一個鬼在講:[我本來想有替身了,可是這個讀書的秀才壞了我的事。] 又聽見另外一個鬼說 :[那麼你可要加禍給這個秀才呢?] 這鬼說:[天帝因為這個秀才心地很好,預備將來任命他做陰德尚書,我又怎能害他呢?] 應公因此更自勉勵,努力修善積德,遇年荒輒捐穀以賑災,遇有不如意事,則自己反省懺悔,怡然順受,現在不但他自己官居尚書,子孫登科做官的,已有好幾人了。這就是一個積陰德的好例子,因為他的賣田贈銀,並沒有心要人知道,這就叫積陰德。所以善有陰陽之分,而陰德勝於陽善。

了凡四訓中還有一個例子,那就更深一層了。各位大概都知道孔子有二個出名的弟子,一位叫子貢,一位叫子路。那時候魯國有一種法令,若有魯國的人流落在別的諸候處做奴隸而被人贖回來,魯國政府會給贖人的人一筆獎金。有一次子貢贖了人,但他認為這是他應該做的,而不願受獎,別的人都很讚美子貢的廉德,可是孔子不以為然。孔子說:『魯國富的人少而貧的多,若大家都以為受獎為不廉,今後將沒有人再向諸候去贖人了。聖人做事,應以移風易俗,施教百姓,使大家仿效方對,不應該只標榜個己的行為』。

又有一次,子路將一個快要淹死的人救了起來,這個人很感激,送了一條牛給子路,做為報答救命之恩,子路受之。孔子知道了,很高興說:[從今以後,魯國下水救人的事將更多了。]

了凡先生的結論是[為善不論現行,而論流弊;不論一時,而論久遠;不論一身,而論天下。現行雖善,而流弊足以害人,則似善而實非也;現行雖不善,而其影響足以濟人,則非善而實是也。]

最後,我想對各位講講我自己的經驗,各位,為善並不容易。我曾經想學了凡先生立一本功過錄,可是始終沒有做成功。各位不要見笑,也許我的困難是定不出一個記分的標準,或者智慧不夠,不確定這件事究竟是功還是過?或應該給它幾分?譬如今天的演講,如果有人聽了,生起善事如此難做,我還是不做算了的念頭,那豈不是反成罪過。其次,我覺得為善的機會實在不多。像了凡四訓中的雪地救人、平反冤獄、代付罰金以全人夫婦或活人妻子等的為善機會,在我似乎不可能會遇到。可是,話得說回來,凡是我能夠做的善事,或是有機會使我可以做的善事,是否我都已做到了呢?慚愧得很,答案是並沒有,而且還差得太遠。所以這次在大覺寺講兩個鐘點的了凡四訓中的佛法,與其說是演講,不如說是懺悔。捫心自問,我可以做,應該做的事還很多,可是也像了凡先生行善初期的自白一樣,見到善事但遲疑過慮沒有勇氣去做,心既不夠真切,胸懷也欠廣大,所以一日一日的因循虛度,不免感慨很深。今天願誠懇地奉勸各位親愛的同修,我們做善事的日子其實並不多,做善事的機會更是不多,所以要下決心,抓住機會,最好能養成每日自己檢點一次的習慣:今天我做了善事沒有?一天虛度,就少了一天做善事的時間,時不我留,十分可惜,願各位同修多自珍重,謝謝各位。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