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佛教的沿革及其時代意義

釋隆迅

壹、佛、佛教,原始僧團
要討論人間佛教,首先要追溯到二五五二年前的印度。佛教的誕生,是由於人間出現了一位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聖人,我們稱祂為佛陀,意思是「覺者」。
佛陀誕生在中印度的迦毗羅衛國,他是淨飯王的太子,名叫悉達多。他相貌莊嚴英挺,文才武略,聰敏過人,更擁有一顆慈悲智慧的心。幼年時,他看到農夫辛 苦耕田,牛用力拉犁、犁耙翻開土壤後,又傷及蟲蟻,不禁憐憫眾生悲苦。及至年長,他因出遊東南西北四城而親睹生老病死之苦,思惟天下人無一能倖免,於是夜 離宮出家修道。試想,餐風露宿是常人都難以忍受的,何況養尊處優的太子。最初的六年苦行,他瘦得皮包骨,後來覺悟到苦行捱餓並不能見道,就接受了牧人供養 的羊乳,恢復了體力,菩提樹下四十九天,進入大禪定中,終於夜睹明星而徹底覺悟生命的真諦,同時也獲得究竟無上的解脫。
佛陀成道後,祂沒有入涅槃,(進入不生不死、寂滅常樂的殊勝境地)。卻站起來走入人群,先到鹿野苑,在那裡三轉四諦法輪,以苦、集、滅、道,度憍陳如 等五比丘。接著,耶舍及其親友五十人,迦葉三兄弟及信眾一千人,舍利弗、目犍連及信眾共兩百人,都皈止佛陀座下成為佛弟子,於是,僧團出現了。
世尊一生中,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弘法度生,他將他親自證悟「緣起論」的真理,以各種不同的角度,深入淺出詳加講說。根據天台宗之偈頌,可以得知他大概說 法的先後次序:「阿含十二方等八,二十二年般若談,法華涅槃共八年,華嚴最初三七日。」也就是說,阿含經講了十二年,方等經八年,然後開演般若經,講了二 十二年。最後講法華經,用了八年的時間,再一天一夜講完涅槃經而入滅。至於一乘大法華嚴經,雖說是在成道後即開講了二十一天,但當時除了在座的大菩薩外, 其他人無法契入妙理。
天台宗這種說法次序,顯然並非百分之百的正確,我們也不必執著。世尊方便度眾,隨緣說法,契理契機,也會前後穿插,或重複某一部經文的時候。
有了佛、法、僧三寶,佛教的基本架構和規模就產生了。所謂:「三寶具,佛法興、三寶不具、佛法不成。」
三寶是佛教的重要棟樑,如鼎之三足,缺一不可。尤其在末法時代,世尊離我等年代久遠,佛寶只有泥塑木雕的佛像,供我等敬仰參拜。至於紹隆佛種的重責大任,則完全由僧團承擔,精勘微妙的法寶,也靠僧眾傳承弘化。
僧,是佛的繼承人,受具足戒,穿福田衣,智慧與道德理應高人一等,言行舉止也要足為人中表率,因為他們是眾生信仰的直接依歸。
具體而言,僧眾的生活與思想行為,隨著時代的變遷與各國民情風俗迥異,產生了極大的變化。讓我們先了解原始佛教的僧團生活吧!
在佛陀的時代,出家學道的,無不以得道證果為目的,他們的生活簡單至極,執持淨戒。《四十二章經》中云:「受道法者,去世資財,乞求取足,日中一食, 樹下一宿,慎勿再矣!」另外,在《佛遺教經》也提到:「不得販賣貿易、安置田宅、畜養人民、奴婢、畜牲,一切種植及諸財寶。」又有:「不得斬伐草木、墾土 掘地,合和湯藥,占相吉兇,仰觀星宿,推步盈虛。」
這種生活,是聲聞乘(所謂聲聞,是聽聞佛法而修道證果者)的比丘生活,其目的在於追求自身的解脫,以「身為苦本」,故不斷激勵自己精進,不畏艱苦,舉 一個簡單的例子,當時佛陀率領弟子托鉢乞食,從祇陀精舍步行到舍衛國城中,來回一趟有十二里之遙。吃上一頓飯這麼不容易,所以也只能「日中一食」。但與當 時社會外道比較起來,還稱不上苦行呢。今天泰緬等國還有托鉢乞食的比丘,自佛教傳入中國以來,卻少見沿門托鉢的和尚,這是國情與風俗的限制,所做出來的一 些調整。
佛陀滅度後九百年間,有龍樹、無著、世親等,以發揚菩薩精神的大乘佛法,慈悲入世度化一切眾生的理念為主。這一些佛門學者的思想,對後來的中國佛教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貳、農禪並重的中國叢林
佛教傳到中國後,發生了一項重大改革,對出家僧眾的生活,有了新的制度,那便是叢林的崛起。
由於出家人一向偏愛靜修,故常閒居獨處於山林之間。中國地大物博,名山更是幽深清雅,故有「天下名山僧屬多」之詩句。如此一來,住在高山上的飲食便成 了問題。一則由於山林偏遠,要進城乞食,恐怕比佛陀時代更為遙遠艱難。二則當時佛法並不普遍,社會對沿門托鉢的和尚,只當是乞丐,並不會以禮相待,缺乏供 養福田僧、結善緣的觀念。三者自梁武帝頒下詔令,僧尼皆以素齋為食,不得吃葷。一般百姓即使想供養,也不會特別準備素食吧!
在這種情形下,窮通則變,於是有「馬祖創叢林,百丈立清規。」這兩位禪師,示範了中國出家人的生活模式。自唐以降,在崇山峻嶺中,出現許多大寺廟,有的甚至能容納數千僧眾,他們開墾耕種,自給自足,生活作息一致,共同學禪修道,就是所謂「農禪並重」。
當叢林人數眾多時,少不了人際間的紛爭,所以百丈懷海禪師就訂立了各種規範,讓僧眾共同遵守,以和融共處,相安無礙。因此,六和敬至今仍為各地叢林奉為寶訓。所謂「六和敬」,就是「身和同住,口和無諍,意和同事,戒和同修,見和同解,利和同均」六項。
叢林中,出家僧眾不必出外乞食度日,也不必餐風露宿。但需要工作勞動,百丈禪師以七十餘高齡尚且荷鋤耕作,從而示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勤勞道風。當然,香火鼎盛的大道場,也是會接受信眾的供養捐資的。
自從佛教傳入中土後,漸漸地,叢林生活成為僧團固定的生活方式,直到民國以後,由於多元文化衝擊,才又產生了新的變化。千年歲月遷徙流逝,有些組織鬆 散的叢林,難免會出現一些問題,甚至參雜些佛門敗類。其實,僧團也是社會的縮影。龐大人群中龍蛇混雜,參差不齊的情形是存在的。
民國以來,因時局動盪,雖然一方面高僧倍出,如虛雲、寄禪、諦閑、印光、太虛、弘一等,各據一方,著書立論,影響彌深。另一方面民間信仰混雜,佛道不 分,甚至寺廟裡供奉各種神明,佛教徒也有燒紙錢,用三牲祭祀的種種怪現象。出家人一般學歷不高,除了極少數的高僧大德,並未受到社會人士太大的重視。比丘 尚且如此,比丘尼則更不用說了。在這種情形下,太虛大師出現了,他有沖天抱負,意圖振興佛教,革除當時的流弊,提出「佛教革命」和「人生佛教」。

參、人生佛教與人間佛教
太虛大師是浙江海寧人,自幼喪父,其母改嫁,由外婆撫養長大,十六歲出家,深受八指頭陀敬安禪師之賞識,勉其為佛門龍象。由於結識了華山及栖雲二位法 師,和一班革命志士,同時也受到新時代潮流和武昌起義之影響。深感佛教必須順應世界潮流。他提出了「佛教革命」:一、組織革命,二、財產革命,三、學理革 命。雖然他正確的掌握了制度,經濟和思想三方面要素,唯「時不我與」,他承認失敗了。
至於他所提倡的「人間佛教」,對後世仍必然有著深遠的影響。根據印順導師的引述,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有兩種重大意義。一是對治的:其目的是在端正中國 社會重死不重生,重鬼不重人的陋習。二是顯正的:著重現實人生中,善性人格的陶成。並依此完善人格,維持人乘的果報。生生世世,不斷打造美滿人間,作為修 行大乘菩薩道的理想環境。  最能顯現「人生佛教」基本精神的,在太虛大師所說:「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為真現實。」
一九四九年,大陸河山變色,隨著政府遷徙來台的,有不少高僧大德及有志的青年僧。
印順導師,浙江海寧人,曾受業於太虛大師,受到他「人生佛教」的影響,曾與續明法師等編《太虛大師全書》七百萬言。印順導師是在一九四二年來台,於新 竹青草湖定居,創立福嚴佛學院,著書立說,提倡「人間佛教」及成佛之道。  在內容上,人間佛教與人生佛教還是有其不同之層面。人生佛教之宗旨在於建立一 種佛教人生觀,以探討人生、生命、生死為主。而人間佛教則涉及一種佛教世界觀,其目的在於創造一個安樂和諧的理想國度,就是我們所嚮往的人間淨土。  雖 然佛經已預言這一理想國將實現,那是彌勒菩薩成佛時,他將如釋迦佛一樣,示現八相成道。那時的人壽八百歲,人間充滿歡樂與喜悅。然而,彌勒成佛之日,離今 日尚遙遠,要創造人間淨土,人人都可以貢獻一份願力與心力。
印順導師於《佛在人間》一書中,特別點出人在五趣中的地位,人是處於天堂與地獄的中間,餓鬼道與畜生道則在人道的兩側。更何況「佛乃由人成」,故人的 地位應當特別崇高。學佛的最終目的在於超越生死輪迴,雖然天道的生活享樂奢逸,但是卻仍在六道之中,若不慎則仍將墮落惡道。只有在人道,苦的逼迫交煎下, 方能產生出厭離心。
另外,印順導師也以三寶的關係,說明佛教「以人為本」:一者、世尊在人間成佛。二者、三藏諸經是為人說。三者、僧眾中不受其他類眾生。他並以受戒時,戒師問及每個戒子:「汝是非人否?」因為非人是不能受戒的,故不能成為僧團中的一份子。

肆、人間佛教所彰顯的時代意義
對於人間佛教,在多元文化的複雜時代,所具備的積極意義,我還有幾點想法:

一、對治苦的正面思考
世尊在鹿野苑初轉法輪時,便以四聖諦,苦、集、滅、道教化眾弟子,應當知苦、斷集、慕滅、修道。
當時的聲聞眾出家的目的是開悟證果,超越世間眾苦煎迫,永斷煩惱,直趨涅槃。
如今末法世代,眾生福淺慧薄,科技資訊發達,傳媒快速無比。人的生活步調變快了,環境對人造成了極大壓力。現代人幾乎都被家庭、生活、事業逼得透不過氣來。廿一世紀最大的三種疾病中,除癌症與愛滋病外,憂鬱症也排名其中。
過去社會上一直有人對佛教產生一些誤解,批評佛教是消極的、悲觀的、遁世的。其實佛教談苦,並不是悲觀,而是反應生命的真實,因為「苦」確是具體的生 命現象。佛教談苦,有三苦、八苦等。如三苦者:苦苦、壞苦、行苦。苦苦者:是苦上加苦,雪上加霜,禍不單行,現實環境中比比皆是。壞苦者指好景不再,樂極 生悲。即使擁有榮華富貴,豐功偉業,令人欽羨。但也有可能由世亂、家變、災難等造成悲慘的結局。至於行苦,是歲月的摧殘,生老病死無常變化。八苦者:則是 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蘊熾盛,此地不需詳加解釋了。
人生如此之苦,受苦之人,陷入困境時,已無法自拔,不必再為他講人生如何痛苦。如今憂鬱症盛行,我認為應當在生命中加入苦的「抗體」。積極樂觀的人間 佛教,正提供了不少正面思惟。讓眾生不怕苦,以智慧、勇氣來面對人生,解決問題。同時,人間佛教的慈悲,也能給予眾生適時的關懷。

二、大願大智建設人間淨土
人的生命,原是空虛、苦悶而殘缺的。佛法中常常提醒我們,作無常觀、不淨觀。我們人生既是如此的脆弱,諸多瑕穢,同時,還生在這五濁惡世,十分不理 想。過度敏感的人,會在生命的卑微中,不斷譴責自己,如此,會對自己缺乏自信和進取心。人間佛教則是強調「以人為本」,歌頌人類有智慧、能慈悲,所以佛在 人間成就。「諸佛世尊,皆出人間,非由天而得也」。(增一阿含經)
從肯定自己而出發,並相信我們有能力改善人世,共同祈願將濁世建設為人間淨土。

三、女眾對人間佛教的貢獻
常有人說:「台灣佛教靠比丘尼撐起半邊天。」這話一點也不假。證嚴法師的慈濟功德會,名揚國際。曉雲法師創辦華梵大學,具有環境藝術特色,卻以工學院 起家。編輯電子佛典最初的推動者,是台大哲學系教授恆清法師。由於工程浩大,她才以人力財力不足,轉交法鼓山惠敏法師繼續完成。
時代不同了,現代女性受教育的機會和自主意識都提高了,辦事能力卻不差。女性獨特的周到細膩、待人親切溫柔,具有母性的慈悲。這正是台灣佛教界的女眾道場,法師們領眾的凝聚力和活動力都十分出色的原因。
此外,人間佛教強調菩薩精神,從畫像上見到的菩薩,大多數現長髮披肩、衣飾華麗,瓔珞纏身的仕女莊嚴相。因此,有意推動人間佛教,應當重視女眾的力量和貢獻。

四、生趣喜樂在人間
雖然明知生命過程中,離不了苦,也不必終日裡愁眉苦臉,彷彿活不下去。除了從苦中尋找離苦得樂的修道人外。在俗世之人,也應該有計畫的探知生命本源, 改善生活的品質,例如:結合信仰的力量:(1)維繫身體健康。(2)共享豐富醫學資源,防疾病於未然。(3)保持身心愉悅,以延長壽命。(4)陶冶完善的 人格,無愧一生。(5)寬恕、容忍、關懷、盡力助人。(6)活到老,學到老,以佛法滋養法身慧命。如此,才可減少生命中苦的成分,而增加一份生趣。

伍、大乘佛教與菩薩精神
大乘佛教的興起,是在佛陀滅度後約八、九百年,當時佛教的修行與思想主流已由「行菩薩道」取代了聲聞人的「即生證果」。
菩薩,來自梵文菩提薩埵Bodhisattva,音譯略為二字。菩提即覺,薩埵為有情,故譯意應作「覺有情」。
菩薩與聲聞人最大不同,是菩薩不但能「自覺」,還能「覺他」。因此,他們大都不取涅槃,而以度化眾生為己任。聲聞則重視出世間的刻苦修行,急於取證涅 槃,缺乏菩薩的慈悲,故法華經中,佛陀斥為「焦芽敗種。」菩薩不捨眾生,其悲心特別在地藏菩薩「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的宏願中得以明 證。
大乘佛教的菩薩精神是積極而入世的,菩薩究竟如何不捨眾生,我們還可以從「華嚴經淨行品」,文殊菩薩回答智者菩薩一百四十一個問題的偈頌中,得窺端 詳。「淨行品」的偈頌將菩薩一天生活作息,從睡醒至就寢,包括穿衣、吃飯、上茅廁,時時刻刻,心心念念惦記著眾生,願眾生去惡行善,離苦得樂。
當面對眾生表現出喜惡不同的態度時,菩薩也能以「慈悲心」作正面思考,此地且引乞食一段為例: 若見空鉢,當願眾生,其心清淨,空無煩惱。若見滿鉢,當願眾生,具足盛滿一切善法。若得恭敬,當願眾生,恭敬修行,一切佛法。不得恭敬,當願眾生不行一切 不善之法。若得美食,當願眾生,滿足其願,心無羨欲。得不美食,當願眾生,莫不獲得,諸三昧味。得柔軟食,當願眾生,大悲所熏,心意柔軟。得麤澀食,當願 眾生,心無染著,絕世貪愛。
也就是說,無論對方施與不施、捨與不捨、敬與不敬,菩薩都能「善用其心」,將順逆之境不加分別的,通通化作對眾生的悲願。
「普賢行願品」中,對於「恆順眾生」,更是剖析得淋漓盡至。菩薩對於十方界的一切眾生,都能「隨順而轉,種種承事,種種供養,如敬父母,如奉師長及阿羅漢,乃至如來等無有異。」菩薩之願行何以致此,究其深因,是大悲心成就佛果的緣故。
「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因於眾生而起大悲,因於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覺。」
「一切眾生而為樹根,諸佛菩薩而為華果,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則能成就諸佛菩薩智慧華果。」
「若諸菩薩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則能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是故菩提屬於眾生,若無眾生一切菩薩終不能成無上正覺。」
最後,甚至強調,沒有眾生,就沒有佛。我們看到的菩薩不一定現出家相,如四大菩薩中,除了地藏王菩薩外,文殊、普賢和觀音都現在家相。以上都是大菩薩 (摩訶薩)。在學佛的道路上,能發菩提心,行菩薩道者,人人都可以稱為初心(學)菩薩。菩薩從初發心至證佛果,要經過三大阿僧祗劫。八地以上的菩薩,其智 德與佛已十分接近了。初學菩薩所發的菩提心,就是「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意思。至於行菩薩道,則是修菩薩法門中的六度波羅蜜,分別為布施、持戒、忍辱、 精進、禪定、智慧,各含深廣妙義,不在此贅述。
菩薩既以普度眾生為重任,就應當也必須走向眾生,而不是遠離市囂,閒居獨處,過著清淨悠閒的日子。人間佛教的菩薩,在現今社會,更必須犧牲小我,為眾生創造幸福安樂的生活絛件。

陸、台灣的人間佛教
台灣的人間佛教,除了具備太虛大師「人生佛教」及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理論基礎,在實踐上,則有賴於海內外之緇門大德,各就自己的力量,宏化一方, 或為慈善事業,或為教育文化,或為醫院學校,或為電視弘法,網路道場,使寶島台灣的佛教,得以蓬勃發展,儼然海天佛國。在此,舉幾個明顯且最有代表性的例 子。

一、慈善事業:
最具規模的首推證嚴法師所創立的慈濟功德會。如今,慈濟已是一個國際性的組織,全球都有慈濟人的身影。無論台灣的地震,南亞海嘯,大陸的水患,慈濟人都能不分國籍地域,及時搶救災難。
對於善後工作,慈濟(也包括其他佛教慈善團體)都能不遺餘力熱心參與救援。倒塌的房舍,破碎的家園,他們勞心勞力,斥巨資規劃重建,並盡量撫平災民的心靈創傷。

二、教育事業:
過去在大陸,並不曾有過佛教人士創辦社會大學的先例,充其量只有中小學。自從民國七十八年(1989)台灣政府對私立大學院校鬆綁後,佛教界大德便積 極展開籌備社會大學的工作,民國七十九年(1990)華梵工學院成立了,這是佛教傳入中國兩千年後的第一所社會大學,其催生者是一位高齡近八十的比丘尼大 德-曉雲法師。
接著,南華管理學院,慈濟醫學院,玄奘人文社會學院和佛光人文社會學院也相繼誕生。這幾所佛教界人士所創立的大學院校,辦學態度積極嚴謹認真,在學界頗多好評。其後,也都一一改制為大學。

三、文化事業:
佛教的文化事業中,最重視的便是弘法工作。在資訊與傳媒發展迅速的今天,佛教界能洞察先機,成立專為弘法的衛星電視台。除了華藏衛視全球播放淨空法師 講經外,還有佛光山的人間衛視,及佛教慈悲電視台,法界衛視及生命電視台等。另外,網路資訊更是應有盡有,從電腦上隨時都可以下載法師們講經和全球資訊。
另一方面,出版業極為蓬勃。很多佛教經書都可以去寺院請得,是不必花錢的。這是一些善心人士隨喜助印。當然,少數人有興趣的各類佛教學術性論述和珍貴的法寶,也是應有盡有,而且印刷精美,極受歡迎。
當然,還有佛教書畫展和佛歌的演出,敬定法師所推動的佛教歌仔戲及其他道場的歌舞,都融入了寓教于樂,大眾化,普及化的弘法理念。

四、醫護事業:
證嚴法師另一重大貢獻,應當是他創立慈濟醫院,慈濟護理學院,在醫療護理方面解救病人的痛苦。也稱得上是人間佛教,「眾生有病我有病」悲願的實踐。
慈濟醫院併入慈濟醫學大學成為附屬醫院。他們引入一些新觀念,與傳統佛教思想頗有牴觸。慈濟鼓勵捐贈死亡親屬的遺體,作為醫學院實習生「大體解剖」之 用。並印製遺體器官捐助卡,先行填寫,使志願者隨身攜帶。萬一志願者因故死亡,能以最快速度將其遺體送到醫院,摘取眼角膜或其他心肺等內臟,給予急需的病 患,而搶救另一條生命。  捐獻遺體者,被稱作「大體菩薩」,受到極崇高的尊敬,而學習「人體解剖」的實習醫生,則稱亡者為「大體老師」。在解剖課結束 後,會將遺體重新縫合,並以莊嚴佛教儀式,加以超度及祭祀。
根據傳統佛教的觀念,人在死亡那一刻,中陰身貪戀肉體而不願捨離。當四大分離時,中陰身會感到痛苦。剛斷氣時,甚至連移動遺體都不可以,何況是在亡者 的遺體上移植器官,豈不犯了大忌。而中國人的傳統思想也是要保留全屍。但是,慈濟的大愛跨出一大步,提倡放下對肉身的執著,捨己救人而遺愛人間。
上述的幾個例子,都證明台灣「人間佛教」的普及,充分發揚了大乘佛法的菩薩精神,值得讚歎!

柒、悲智雙運攝化眾生
菩薩大慈大悲,哀愍世間一切苦難,攝化各種根性的有情眾生,必須使用各種善巧方便,《大乘經》云:「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
人間佛教的目的,是創造安和樂利的和諧社會,在佛法的引導下,僧俗四眾各就不同的角色,分工合作,推動均富共融的人間淨土。
每一位佛教徒,都可以化為觀音菩薩的化身,「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唯有不捨眾生,才有緣利益他、感化他、度他。
因此,佛化人間需要培養各種人才,《華嚴經》云:「菩薩入世,當向五明處求。」
所謂五明,就是內明、因明、聲明、工巧明、醫方明這五項世間的知識。內明是指宗教哲學;因明是指邏輯學;聲明是指語言文字學;工巧明是指工藝技術,其中應包括今日的科技;而醫方明則是指醫事技術種種。
這些世間學問,佛陀鼓勵我們去深入研究。置身人世,對於各行各業不致產生距離,與人交談,才能了解眾生心性。所謂「善知眾生心,則入如來藏」。

捌、人間佛教的修證
根據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正法時期,是由聲聞乘入菩薩道。因此法華會上,如舍利弗、迦葉等大阿羅漢都迴小向大,獲得世尊為之授記。至世尊滅度後一千年 的像法時期,則是由天乘入菩薩道,故多梵天、藏密之神祇出現。如今末法時期是由人乘入菩薩道,此時此刻的環境,頗利於「入世」的觀念,從事隨緣度化的工 作。
既然末法宜以人乘為進入菩薩道的基石,但是人從無始來的習氣,卻滋養了這一副臭皮囊,如不思發勇猛心與業力抗衡,稍一不慎,仍有「一失人身,萬劫不復」之虞。若生生世世乘願來人間,勤修佛道,誓與一切眾生,一時同登正覺,就是人間菩薩。
許多大德是臨終並不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當他們圓寂時,其弟子依其遺訓,念的是「當來下生彌勒尊佛」!這就是明白表達再來人間的意願。當然,他會一生比一生更精進,一生比一生的成就更高,如華梵的曉雲導師便是發乘願再來的大德。
「佛由人成」,因為人性中有佛性光輝,所以在人間修行的菩薩應發揚人性光輝面,以大智、大悲,大勇力面對人間的挑戰。
一、大智:
以正思惟培養正知正見,都攝六根,不可放逸。外界聲色令人智昏,愛欲更是罪孽的禍源。護持三寶,以法為樂。
二、大悲:
孟子云:「惻隱之心,人皆有之」,要培養慈悲利他、民胞物與的情感,及時行善布施。
三、大勇:
行道不能一曝十寒,面對惡劣的環境,更要有堅忍無比的信念,勇猛精進行持,從五戒十善,到六波羅蜜,如此才有力量度人。
發展人間佛教,人際關係特別重要,佛法中有四悉檀、四攝法、四無量心,都是提供我們培植善緣最好的方便善巧。四悉檀出自大智度論,悉檀是成就意。分別是
(一)世界悉檀:是順應眾生樂欲而說的佛法。
(二)為人悉檀:以生善為目的,如勸布施、持戒以滋長善根。
(三)對治悉檀:是為制止人的惡行而設。
(四)第一義諦悉檀:顯了諸法實相的道理。
至於四攝法則有布施、愛語、同事、利行。而四無量心為慈、悲、喜、捨,各個應用於人際關係,不但廣結善緣,且能利益眾生。

玖、結論
末法時代的特色是鬥爭堅固,眾生愈來愈好勇鬥狠,不易妥協。記得2004年在巴塞隆納舉行的「第三屆世界宗教會議」(Council for a Parliament of World Religions)有一萬餘宗教界學者參加。其中有四大議題,分別討論(1)宗教暴力,(2)淨水資源,(3)新移民,(4)打消第三世界的欠債。所謂 「宗教暴力」主要是針對不同宗教間的戰爭,不但列為第一大討論議題,而且參加的人數最多,最熱門。
在西方,宗教間常會發生戰爭,而回教世界與基督教文明水火不容,仇恨已漫延了兩千年,非一時可以熄滅。於是有心人士呼籲,宗教間多對話,促進對彼此文化的了解,以愛、忍耐、寬恕結束戰爭,締造新的和平契機。
人類畢竟還是需要宗教的,平心而論,我認為最適合人的宗教,還是佛教。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佛教不諍,也沒有強烈的排他性,能與其他宗教和平共存,不會發生宗教戰爭。
佛陀的教育,是以「覺」為人生觀、生命觀。覺是自覺、覺他、覺行圓滿。自覺是對內的,淨化內心,開拓智慧;覺他是對外的,慈悲利他、普渡眾生。
覺,是佛教,也是人間佛教。六祖云:「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但祈有志者,鼎力推動,共同建立和樂莊嚴的人間淨土。
摘要
佛教傳入中國兩千年歲月遷徙時空變易為了利益眾生、弘法度人的方式,形式上的改革在所難免。尤其在末法時期,眾生習性堅強,菩薩必須以種種善巧方便,隨緣度化。
六祖有云:「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故當觀察人類之需要而予以實際之方便與助益。太虛大師認為末法時代的環境與條件,宜由人乘進入菩薩道,故主張培養善性人格、改良人的品質,以發揚菩薩精神。印順導師提倡「人間佛教」,進一步肯定人在宇宙間的地位。
除了二位大師的理論基礎外,本文論及人間佛教在現時代的意義和重要性。此外,台灣佛教團體已充分發揮了大乘佛教的菩薩精神,從事各種社會慈善福利工作,為末法的苦惱眾生,帶來了人間佛教的慈悲和法雨的滋潤。
參考書籍印順:【佛在人間】,正聞出版社,民國七十一年太虛:【太虛自傳】,南洋佛學書局,公曆一九七一年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