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佛陀(2)

于凌波居士講於台北慧炬

一、婆羅門的墮落

 

印度古代的婆羅門(四吠陀時代的祭司者),對印度文化有肯定的貢獻。他們是人民的導師,在日常生活上給予人民呵護及指導。在佛教原始經典「雜阿含」的「婆羅門經」,及巴利文「經集」中,曾把古代的婆羅門和當代的婆羅門加以比較,並且讚揚古代的婆羅門的德行。經文的大意說:「古代的婆羅門都是善行者。他們個個都很自制,摒棄一切逸樂並全力盡他們的義務。他們沒有羊群、金子、財產、穀糧。他們的財富和糧食就是持誦的經文及堅守著使自己成為婆羅門的戒律。他們不與其他種姓結婚,不「買」妻子,與妻子共享愛及和諧的婚姻生活。他們嚴守道德規律,貞潔、誠實、柔順、懺悔與努力,除此他們舉止優雅,名聲卓著,行為正當。他們不但熱衷善行,並且竭力阻止邪惡。因此,他們使人民獲得無比的幸福與快樂。」

可是,四姓階級確定,婆羅門成為特權階級之後,他們高高在上,養尊處優。一代一代傳下來,婆羅門逐漸墮落了。他們追求財富和享受,過著放逸的生活,卻又道貌岸然的勸人為善、祭祀和布施。他們使祭祀儀式更複雜,並以解釋經典的權力,向人民勒索供物(牛、馬、羊、野羊,甚至女人)。這樣,不但使剎帝利階級難以忍受他們的束縛,也使一般民眾感到失望。

在南傳佛教的「經集」中,繼上段讚頌古代婆羅門經文後,有下列的記述:隨著時日的消逝,這些婆羅門逐漸誤入歧途。他們只看到快樂,過著國王般的豪奢生活。他們的車蓬畫滿了各種圖畫,並用上等馬拉車;他們的大廈建在風景最優美,交通最方便的地方,並設有層層門關和花園,世俗的財富和美女,都是婆羅門所想要的。

於是他們便杜撰經文,向國王說:「獻給我們財產和金銀,這樣來生你們才會擁有更多的財富。」

這些國王,居然聽信了婆羅門的話,不但舉行馬的獻祭禮,還舉行人的獻祭禮,不但展開鋪張的歡宴,還允許肉體的歡獻。他們因達到目的而竊喜,並將那些珍寶儲藏起來。

這就是西元前五六百年,釋迦牟尼佛出世前後已經墮落了的婆羅門。由於婆羅門的墮落,加上社會環境的改變,在佛陀出世前後,印度社會出現了許多「自由思想家」,即所謂的「沙門集團」,這包括後代所稱的「六師外道」(各有大批弟子及信徒的六個集團);「六十二見」(六十二種不同的理論和見解);「三百六十三論師」(三百多位思想界的辯論家)等。

 

二、百家爭鳴:沙門集團的興起

佛陀出生前的印度社會,由於婆羅門的墮落,社會上興起了反婆羅門的風氣,出現了許多自由思想家。自由思想家的出現,也有其時代背景。雅利安人自五河地區向東南拓殖,這時定居在恆河中游,在此建立了許多國家(在當時有十六大國之說,還有許多城邦式的小國不在其中)。恆流域土地肥沃,物產豐富,人民的生產方式除了由畜牧改變為農業外,手工業及商業亦日趨發達,因此出現了許多以工商業為主的城市。工商業者以經濟為後盾,有否定傳統的傾向。加以婆羅門的作為使人失望和反感,於是社會上出現了這些以自由立場思索和修行,以求解答宗教及哲學上問題的修道者。這種修道者日益增多,他們托缽行乞,棲止山林,社會上稱這種托缽行乞的修道者為「沙門」Sramana。後來出家修道的佛陀,就是當時眾多沙門中之一。

關於出家修道,托缽乞食,亦有其傳統背景。雅利安人拓殖到恆河流域後,當地夏季極長,氣候酷熱,使人的思想沉滯,因此婆羅門學者便提倡到清涼的山林去修道。梵書之後的「森林書」,就是在森林中編集的。這種森林生活,最初只流行在婆羅門階級,後來擴及於上三姓,在西元前六世紀之初,把上三種姓一生應遵行的四期生活,規定到「法經」中。實際上仍以婆羅門遵守為主。這一生四期生活制度為:梵行期、家居期、林棲期、雲遊期。其大約內容如下:

(一)   梵行期:婆羅門種姓的兒童,在八至十二歲之間要出家就師《住在師父家中,研究「吠陀經」,學習祭祀儀式,修養品德。同時朝夕奉事聖火,篤事師長》,這種生活通常是十二年。師父如果是林棲者,弟子亦隨侍於林中,並到部落乞食奉師。

(二)   家居期:梵行期滿,回家以營世間生活,結婚生子,以慰祖先在天之靈。

(三)   林棲期:年歲既老,人生義務已畢,將家庭交付長子,以財產分配諸子,自己隱居森林,修苦行以練身心,對四吠陀教義沉思冥想,進修道業。

(四)   雲遊期:到了老年,剃去髮鬢,持杖與水漉,懸頭陀袋,雲遊四方。當時的社會本來就有以飲食布施比丘沙門的傳統習俗。這就是沙門棲止山林托缽乞食的由來。後來佛陀領導的僧伽,乞食制度即取此法。所不同的是,不經過前三期,年輕時即直接成為比丘(托缽乞食的修道者)。

 

三、六師外道                  

佛陀出世前後,這種托缽乞食,棲止山林的修道者為數極多,其中名氣最大、弟子最多的,要以「六師外道」為代表。

外道(Tirthaka),梵音為「底體迦」,譯為「外道」,亦作外教、外學,是佛教稱其他教派的名詞。最早,這一名稱並不含有貶抑的意義。Tirthaka的原意是「神聖而應受尊敬的隱遁者」,如苦行者、說正法者。佛教自稱為內道,經典稱為內典,佛教以外的經典稱外典。到了後世,在這個名詞附加了異見及邪說等含義,演變為一個含有侮蔑意義的貶稱了。

不過,如果我們探討外道的理論,有許多教派的確是充滿了邪說謬見。我們且來看看六師外道的理論:

(一)   富蘭那迦葉Purana Kassapa:他是一位無道德論者,他否認善惡及業報。他說:斫伐殘害,煮炙割切,惱亂眾生,愁憂啼哭,殺生偷盜,淫佚妄語,踰牆劫賊,放火焚燒等非為惡也;若以利劍臠割一切眾生,此非為惡,亦無罪報。於恆水南岸臠割一切眾生亦無有惡報,於恆水北岸為大地會,施一切眾,利人等利,亦無福報。

(二)   阿夷多翅含欽婆羅Ajita Kesakambali:是一位    澈底的唯物論者,他也否定因果和業報輪迴,他不承認物質外有精神的存在。他說:受四大人取命終時,地大歸地,水歸水,火歸火,風歸風,悉皆敗壞,諸根歸空。人若死時,床舁舉身,置於家間,火燒其骨。若愚若智,取命終者,為斷滅法。

(三)   婆浮陀伽旃延Pakudha Kaccayana:他是唯物論,無因果論,否定善惡業報者。他說:一切眾生,身有七分(地、水、火、風、苦、樂、壽命)。如是七法,非化非作,不可毀害。如伊師迦草,安住不動,如須彌山。不捨不作,猶如乳酪。各不諍訟,若苦若樂,若善不善,投之利刀,因七分空中無妨礙,無所傷,命亦無所害。無作無受,無說無得,無有念者,及以教者。

(四)   末伽梨拘含梨Makkhal Gosala他是一位宿命論者,他認為人生苦樂不由因緣,唯為自然所產生。他說:人之善惡淨穢,悉由命定,非由戮力懈怠而得。世間無因果業報,非自體,非教作,非精進所致,非自由意志,一切悉由命定。吾人之命運及環境,天性可分別為黑、青、紅、黃、白、純白等六,由此而受苦樂。賢愚不肖等,於歷八百四十劫盡有漏業,以業盡故,眾苦得盡自得解脫。

 

以上四種外道,全是否定因果和業報輪迥。尤其是富蘭那迦葉,他不僅否定業報因果,還否定善惡,破壞社會道德秩序。奇怪的是,這種荒謬之見,在當時竟成為一種哲學理論,受到許多人擁護。也許這就是對當時社會階級制度不平,婆羅門假冒為善的一種抗議吧!在迷失,混亂的時代,這種破壞道德秩序的言論反易為人接受。

另外兩種外道是:

(五)   散闍耶毘羅胝子Sanjaya Belatthiputta:他是一位懷疑論者,他不承認認知有普遍的正確性,且主張不可知論。他認為:善行惡行的果報,可說是有,也可說是無,或非有非無。可說是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的詭辯論者。

(六)   尼乾陀若提子Nirgantha Natapata:他是耆那教的教主,他的思想與佛教很接近,主張有因果業報,以修苦行為解脫方法。信徒須守五戒(不殺、不盜、不淫、不妄、無所有財物)。耆那教的戒律嚴謹,信徒有強固的向心力,是傳統的婆羅門教外,與佛教並存的兩大宗教。迄今印度尚有百餘萬的耆那教信徒。

 

、一元多元,斷見常見

當時的思想界對人生問題,否定業果輪迴和善惡道德;而對本體問題 – – 形而上的本體界,更是眾說紛紜,立論各異。有一元論、二元論、多元論等。對宇宙人生存在的形而上的本體,有永恆實體之說,有歸於斷滅之說,這即是所謂的「一多常斷」。

早期的婆羅門教,以創造支配宇宙人生最高神為永恆的。這最高的神,雖因時代不同而名稱有所政變,如生主神、梵,但都是一元有神論的神祇。奧義書以哲學立場討論此一問題,以宇宙原理的「梵」與個人原理的「我」一體無別,主張「梵我一如」,以此為永恆不變的本體,這是哲學上的一元論。但自由思想家的沙門集團,都主張多元論。如六師外道中的婆浮陀伽旃延,以地、水、火、風、苦、樂、壽命等七原素為七身,此七原素是常恆不變的。末伽梨俱舍梨於七原素之外,更加上空、生、死、得、失為十二種要素。尼乾陀若提子把存在分為靈魂的存在和非靈魂的存在,靈魂的存在不但包括人和動物,甚至連植物、地、水、火、風等無生物也屬靈魂;非靈魂的則有法(運動原理),非法(靜止原理),空間,物質要素等四種。而此四者亦是常住不變的存在。此四者加上靈魂,共有五種實體元素,稱之為五有身。

形而上的本體,有一元、有多元;而本體的存在,有認為永恆存在的,有認為存在並不是永遠,終歸斷滅空無的。佛教稱前者為常見,後者為斷見。常見者認為靈魂在今生肉體死亡後,來生之前是恆常存在的;斷見者認為人受生之時,靈魂從空無轉於肉體,肉體死亡,靈魂亦隨之消滅。這完全是唯物論的論點,肉體之外並沒有靈魂的存在。

後來佛教把這些不同的理論歸納起來,有六十二種之多,即所謂「六十二見論」(六十二種錯誤的謬見)。這六十二見再加以歸納,就是後來佛陀所不予置評的十無記或十四無記。

 

五、邪說充斥,思想混亂的時代

西元前六世紀,佛陀出世前後,印度的國際情勢,有十六大國和無數小國林立,他們互相征伐兼併(有如我國的戰國時代)。兵連禍結,生靈塗炭,社會動盪不安。四姓制度森嚴,政治地位不平等,經濟分配不平均。首陀羅種性的賤民,過著牛馬不如的生活。尤其是當時邪說充斥,思想混亂,外道否定因果和人生努力的意志,使人生迷失價值,甘於墮落。真所謂漫漫長夜,何時出現光明。

然而,就在這混亂迷失的時代,佛陀出世了,他以真理之光,照澈了黑暗的世界;以萬法緣起理論,肯定人生努力的價值;以十二緣起說明生死輪迴,以諸行無常,諸受皆苦,諸法無我的三法印說明人生真相,以四聖諦八正道,指出人生解脫的法門。使人生有了目標和希望。佛陀,是天人師,是眾生父,是一代聖哲。他是歷史上實有人物,是由人成佛的典範。

 

長夜中的真理之光 – 佛陀証道

一、人間佛陀

人類自有歷史以來,為世人所公認的「四大聖哲」,是釋迦牟尼、孔子、蘇格拉地、耶穌。

中國人稱頌孔子,有謂「天不生仲尼,萬古如常夜」。我想,這句話如果用在人間佛陀釋迦牟尼身上,也是十分妥切。正如三寶歌所云「人天長夜,宇宙黮闍,誰啟以光明?」是誰呢?是人間佛陀釋迦牟尼。

我們在此一再強調「人間佛陀」,那是有別於大乘經典中聖化後的佛陀。

佛教傳入中國已逾兩千年,中國人一向以大乘根性自居,盛行大乘佛教。早期譯經師雖也把原始佛教的《四阿含經》譯為漢文,但中土的大乘行者,極少有人注意所謂的「小乘經典」。因之我人在大乘經典影響下,認為小乘行者是「自度自利」;是「蕉芽敗種」。連帶的對小乘經典也不屑一顧了。

以此之故,我們所認識的佛陀,是為後世佛弟子聖化後的大乘經典上的佛陀,不是歷史上由人證道的佛陀。由人證道的佛陀,是兩千五百餘年前,出生在北印度伽毘羅衛國的喬答摩、悉達多太子。他有感於人生的生老病死苦惱,而於廿九歲出家修道。他曾歷訪各派宗教哲學人士,均不得要領,最後在苦行林中自行參究,終於證悟了真理成佛,成了人間佛陀 – 人間的覺者或智者。他後來被尊為「釋迦牟尼」,意謂「釋迦族的聖者」。

佛陀涅槃後,因後世弟子對佛陀的崇敬與懷念,或為了宗教上的原因,把佛陀聖化、神化、渲染、塑造成了大乘經典中理想化的佛陀。這位理想化的佛陀,具有不可思議的神通與法力,他超越了人間,上升到天界。他不是人間的覺者和智者,而被塑造成了神 – 眾神之上的神,有如造物主似的上帝。有些經典還誇張地稱:佛陀居則金剛寶座,行則地湧蓮花,外出則梵天執傘,帝釋前導;講經則天龍八部護持左右。於特殊事故,則大地震動,天雨香花。這種超乎常情的渲染,絕不是佛陀生前的真面目。

人間佛陀的真面目是什麼?他有如中國的孔子,是一代聖哲,是人間偉大的教化師。他成道後,四十五年雲遊傳道,席不暇暖,汲汲於宣示真理。他遊化期間,身著壞色之衣,手持乞食之缽,千里遠行,赤足徒步,直到八十歲最後一次遊化仍是如此。他沒有權勢、武力,更沒有錢財。但是,在當時諸國林立的印度社會中,上至國王大臣,中至工商人士,下至賤民奴隸,都對他有著至高無上的崇敬與信仰。

由於佛陀被後代弟子的聖化和神化,連帶著佛教也變了質,變成了神佛不分的宗教。尤其是號稱大乘之國的中國佛教,歷來佛教給人的印象,是燒香、膜拜、求庇佑、求福報。以至於求子、求壽、求官、求財。這就與佛陀要人依正法而求智慧、求解脫的精神,完全背道而馳了。

如果我們想認識佛陀的真面目,就必須自原始佛教的經與律中去探索;尤其是南傳佛教的經與,有更真實的資料。現在,我們就從早期的經典中來認識佛陀。

 

二、雪山南麓下的小城邦 – 迦毘羅衛國

信仰佛教的人都知道,佛陀是印度迦毘羅衛國的王太子。雪山就是喜馬拉雅山,在印度東北的邊境。雪山北麓是我國的西藏,南麓是現在的尼泊爾(古代的北天竺)。

現代尼泊爾的泰來地區,是一處高原性的盆地。天氣晴朗時,可遠眺喜馬拉雅山萬年不化的積雪。夏季部分積雪融化,匯成數條河流,其中有一條羅泊提河,向南流入印度第一大川 – 恆河;而迦毘羅衛國就在雪山南麓,羅泊提河東北的一片土地上。迦毘羅衛土地約長二十公里,寬十六公里,面積約三百二十平方公里。據說這片土地上有十個城邦,共有八萬戶人家,約五十萬人口。十城邦各有城主,早先由十位城主開會,推出一位有德威聲望的人為王(類似聯邦制的主席),後來演變為世襲,這世襲的王就是迦毘羅衛城的淨飯王 – 釋迦牟尼的父王。

釋迦牟尼,不是佛陀的名字,是佛陀的稱號,意為釋迦族的聖者。所以「釋迦」是族名。釋迦族不是雅利安人,聖嚴法師著「世界佛教史」中說,釋迦族與跋耆族相近。他們不願與雅利安人通婚,視為非我族類。後來釋迦族與跋耆族出身的比丘,都有以佛是我族而誇耀者。我國地理學家李學曾著「亞洲種族地理」,書中分析不丹、錫金、尼泊爾等都是蒙古西藏的民族,故其人面部平坦,膚色較黃,與歐洲的白種人迥異。尼泊爾與西藏只一山之隔,釋迦族與西藏民族有血緣關係,亦非不可能。

佛陀的家世,據說他的家族姓喬達摩Gotama (早期譯為瞿曇),祖父師子頰王有四子,即是淨飯王、白飯王、甘露飯王、和斛飯王。佛陀出生時,淨飯王是迦毘羅衛的國王。佛陀母親摩耶夫人,是羅泊提河西岸,拘利族天臂城城主,阿拏釋迦王的女兒。拘利族,是釋迦族的胞族,「胞族」是社會學上的名詞,由血親氏族或親屬集團組成的群體。他們的結合是相信有一

個共同的祖先,或採用共同的祭禮。他們採近親聯婚制度,以保持血統的純淨。據說阿拏釋迦王的妃子,就是師子頰王之妹,而後來,悉達多太子的妃子耶輸陀羅,又是摩耶夫人的姪女 – 她哥哥善覺王的女兒。

佛陀入滅於西元前四八六年,一般資料都認為佛陀八十歲涅槃,則其出生年代應在西元前五六五年(關於佛陀生滅年代,有數十種不同的異說,前後相差數百年之久)。印度是一個素來不重視歷史的國家,自古以來,互相矛盾的傳說,任其同傳並存而不以為怪。(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