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無處不道場——莊嚴佛七的感想

還沒接觸佛七時,自己想它應該是件輕鬆好玩的事——住在寺院裡,每天聽法師講解經書而已!等到親身經歷了為期七天的佛七之後,才明瞭那原來是一次關於自性的探索,一趟奇妙的心靈旅程,點點滴滴讓人終生難忘。

2008年12月20日下午,我帶著前一天長途飛行的疲倦和兩件幾十公斤重的行李,隨同兩位朋友一起來到白雪皚皚銀裝素裹的莊嚴寺參加佛七。拖著行李,我費勁地走在寮房門口的斜坡上,腳下積雪咯吱作響。一不小心沒站穩,噗通一聲,趴在雪地。爬起來,看看四周的白色世界—嗯,我來了,剛才算是給這裡的土地公行個見面禮吧!

寮房裡的佈置是標準的大通鋪,上下兩層。每位參加者都用睡袋。下午4點半大家集合,由師父宣佈佛七期間我們必須遵守的規定。接著大家到齋堂,在師父詳細教導下,學習如何用齋。譬如要輕聲坐下,不可發出拖動凳子的響聲、需要添菜時,要以正確的手勢示意、細嚼慢嚥,品味食物同時注意避免發出筷子、碗碟間的接觸聲音、必須用完自己份內食物,不得浪費等等。此外,每天清晨5點20分,必須在大殿排班開始早課,不得遲到、被分配到齋房幫忙時要盡心盡力,全心付出、誦經打坐時要心念專注,不得妄想不斷、晚課結束後回到寮房,迅速漱洗不得閑聊、班首負責按照作息時間關燈就寢…,一系列的規定之後,最特別的一條就是7天內完全禁語!—簡單說來,就是任何時候不許和任何人說話!也不許和自己說話,若有問題可寫紙條請教糾察師父。總之,無論男女老少,無論國籍民族,佛七參與者,凡違反者,只有三條出路:跪香;罰戴“長舌”胸卡;仍不悔改者,將由糾察師父出面勸退—中斷佛七。乍聽各項規矩,好似自己被剝奪了人權進入監獄一般。美國海軍陸戰隊或西點軍校的訓練尚且如此吧!此地是佛寺不是軍隊但嚴格管理的程度如出一轍。真不知道7天下來自己會如何特別了!

出乎意料的,此後七天,當自己和身邊眾人一同認真執行這樣的行為準則後,我才有機會聽到松鼠互相追逐時踩到枯枝的劈啪聲、寒風吹著口哨裹了雪花四處奔跑的嬉戲聲、氣溫回暖後,開始融雪時,水滴到地上的滴答聲,我生平第一次飽足領受到大自然的天籟—禁語可以幫助人們清凈、收攝妄念、專注於當下。古德也說:「少說一句話,多念一聲佛,打得念頭死,許你法身活」,佛七期間,除了必須的功課外,就是埋頭做好自己的本份工作。管好自己就是修行,比對寺院外的世界,平素人們奔波往來,忙忙碌碌,其實很多時間是在閑談雜話中渡過的,時光流逝間並未獲得內心的平和。這七天的禁語,是何等寶貴的人生經歷與享受!原來,語言,在很多場合真的很礙事啊!

念佛時,心念專一尤其重要。若有口無心或心念不和,結果甚至可與牢獄的體驗無異!此話怎講?下面就是筆者的親身經歷:我應朋友之邀來參加佛七,因為時間倉促,而事先對看似枯燥實則收心的訓練,缺乏思想準備,連帶旅途勞頓所帶來的時差影響,經歷了第一天“正襟危坐,慘無人道”的功課之後,心中自然升起不悅,夜深人靜時,苦悶至極,甚至還想不顧一切逃下山去。若非糾察法師慈悲不捨,親自及時到寮房體察,我和朋友則必定錯過佛七帶來的人生價值。關於對錯、相應、和合、慈悲,師父只簡短而直心的點到,字字珠璣,聲聲棒喝。平靜而有力的話語,讓我原想逃遁的心,回到冷靜和自省,由此照見謙卑溫柔的自性時,才將外在的魯莽韁繩勒緊,終於未被自我輕率的決定斷送寶貴的佛七!

一旦決定留下,心也留下時,就把所有的煩惱也放下了。此後,我開始專注一心念佛。即便誦經過程中,碰到不能立即辨識的繁體字或不熟悉的佛號也不急不躁耐心跟誦。很快,我對課誦本的熟悉程度就提高了,興趣也提起來了,內心開始喜樂。一旦專心念佛,經文中的字句,對於誦經者智慧的開啟自然變得力量無窮起來。個中豐富的滋味絕非人間語言所能形容。(回國後,我從書店找到一本《如何讀懂佛經》的指導書,補充了很多學佛路上必備的基本知識。歡喜倍增!)

隨著誦經、繞佛、打坐、經行各項功課的進行,每個人開始顯現出一些“不適癥候”。每天晚課結束後,糾察師父都要點評我們的表現,同時也勉勵大家繼續用功。我們被矯正了打坐姿勢、誦經態度、繞佛步履……心念收攝、開始內觀,才逐漸看到自己的瑕疵和渺小。我們來這裡的目的,不該只是尋找“名師”共處幾天而已,而是來深入骨髓,尋找自己生命中的過失。同時我們被慈悲的“師父們”嚴格雕琢。有人罰跪,有人戴起了“長舌”胸卡……。在人間,我們散漫了幾十年。大凡人等,只要不觸犯法律,則少有時日被規整。佛七,算是給自己一個照照鏡子、重新做人的機會。

每天的經行—大家屏氣凝神,專注體會腿腳間提、推、踏的交替。經行,是佛七全程中較為獨特的環節。它強調在禁語的環境中,通過極其慢速的行進,達成自我內在的溝通和覺悟。很湊巧,關於放慢速度這個主題,我在幾年前看過一篇絕好文章——名為“慢,是一種資格”。那篇文章的全文我無法憶起,但是此後我就開始有心體會慢的滋味了。沒想到時隔幾年,在美國的寺院裡,佛七把對慢的注解詮釋到了極致。在半小時的經行中,我的肩膀有時會酸—哦,我太專注於腳底了,忘了關照肩頭的肌肉放鬆;一會兒又發覺我的手臂僵住了—哦,我太專注於那條支撐腿的重心了;咦,奇怪,我的呼吸怎麼沒有了?—哦,我太專注轉身時的平衡了,至於整個人僵持在一個動作裡,居然沒法移動!當我將走路速度放慢,分解動作,仔細觀察體會時,我發覺原來我不懂得走路!要走得穩健自如,非得心術正,落腳穩,呼吸勻,肌肉放鬆不可!若是心存妄念,心不在焉,腳下就會打飄;要是太關注身體的個別部位,而忽略了整體協調,重心就會偏,弄不好一個趔趄,摔掉門牙也不奇怪。好好走路,也得講求中道,不能繃太緊,也不能放得太鬆。整個經行的過程,我們並不孤獨,莊嚴寺方丈法曜法師不時做講解和提醒,告訴我們如何與內在的覺察連結;糾察師父則穿梭在人群中,及時作著個別輔導。

佛七後半部分,每天晚上大家都聽莊嚴寺方丈法曜法師用中文講解《般舟三昧經》,並有緣看到淨土極樂世界的畫卷。我發現了美輪美奐的世界裡最奇特的鳥類—經文中曾提及的共命之鳥,也赫然出現在正中間的樂池中。天界裡尚有共生現象,何況人間!只有人們真的意識到“你好了,我也會好;你不好,我即便好也是暫時”的道理,通過學習佛法,開啟自身的智慧,應用無數善巧方便應對問題,各類爭端、環境污染、金融危機、糧食貧乏等等現象,才會有所改善和轉化。

佛七只有七天,在人的一生中,顯得短暫而匆忙。若是把人生分成無數個佛七那又會如何呢?
人間無處不道場!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