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相會—記美東第五屆水陸法會 

傅麗卿

 以法相會

香港旭日集團為世界和平,為護持佛教在美東廣利有情,於九月十八日至廿五日,在紐約上州珍珠河畔的「藍色山莊」,啟建「第五屆美東地區水陸大齋勝會」,恭請中國東北第一高僧圓山長老、加拿大湛山精舍創辦人之一的性空長老、禪宗二祖寺方丈紹雲長老、深圳弘法寺首座一如長老、上海龍華古寺方丈照誠法師等主法。

這是末學第二次全程參加,有了去年全程參加的體驗,如今重回「藍色山莊」二號大樓,看到熟悉的壇場和義工們,彼此相見臉上漾著驚訝與法喜,和去年不同的是,今年參加者年齡下降,人數也比去年多,而且增加了許多熟面孔,其中有幾位表示,他們雖學佛多年,但從未參加過水陸法會,也不知道水陸法會的意義,去年從《美佛慧訊》上讀到水陸介紹之後,心生嚮往,開始追蹤今年的水陸動向,在最後一刻報上了名。 

918 灑淨開壇

九月十八日下午三點舉行開幕典禮,紹雲長老、一如長老、照誠法師、紐約瑞光寺方丈瑞法法師、莊嚴寺方丈慧聰法師、新澤西州福慧寺方丈超煩法師等出席了開幕儀式,諸山長老分別為眾講話,上海龍華古寺方丈—照誠法師在開幕儀式中表示,許許多多的老婆婆們,她們一生的願望,就是在有生之年,能夠參加一次水陸法會;在中國大陸,啟建水陸法會非常容易,一年總有許多場,但這些老婆婆,年歲已高,若想去大陸參加,體力、精力和財力都不勝負荷。水陸法會在美東,雖然一年只有一次,但是,若不是旭日集團楊釗居士發大願,出錢出力,啟建殊勝的法會,這些老婆婆們是無法完成自己的心願,今日大家能聚在這裡參加法會,我們應該感恩和感謝旭日集團楊釗居士發大心,讓我們在這裡共成一場殊勝的法會。

據說五年前紐約的第一場水陸法會,照誠法師是最大的推手,舉凡法會需要的法器、內壇所需物品,連同送聖時需要的各種旗幡…等等,甚至連大功德主,都是照誠法師和所屬的龍華古寺張羅準備的,從上海運來的各種法器就此留在紐約,無償提供美東各道場使用,從此開啟了第一屆,第二屆…水陸法會。照誠法師不但帶隊在美東啟建水陸法會,今年四月還去了澳大利亞首府—堪培拉(Canberra),七月去了英國倫敦啟建水陸法會,後者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停戰百年後,首次在歐洲啟建的大型普施法會。

莊嚴寺方丈慧聰法師表示:法會就是以法相會,一般人認為,法會無非就是寺院裡的一種宗教儀式,其實真正的法會,是以真理集眾,彼此交流,聽聞,薰習,從而體悟佛陀所說的法義,法會不限於宗教儀式,講演、讀書會、討論或聯誼會、或禪坐等等,只要能讓參加者對真理有所吸收,獲益,就是一場法會。

慧聰法師開示後,就在司儀宣布「法會開幕典禮禮成」的同時,黃澄澄的陽光,穿透玻璃牆,與壇內金色的石柱、僧人的袈裟相互輝映,一掃午後陰雨綿綿如何進行戶外灑淨之慮!

一地的黃金,讓與會大眾心頭為之一震!一位身披紅祖衣的法師,緩步移到供桌前,篤定地捧起桌上的香案,堅定地走到大壇門口,擎舉旗幡的僧團,執古樂器的比丘們殿後,接著主法的和尚們及法師們,彷彿事先排練多次的隊伍,秩序井然的排列,功德主及參加者見了,自動排在隊伍之後,匯整出一支壯觀的、莊嚴的隊伍。浩浩浩蕩蕩的灑淨隊伍,在和諧的大悲咒聲中朝室外邁步。

捧著手爐,隨眾行進的我,凝望前方僧人的袈裟在風中飄揚,雨後地面積水,一灘灘水面如新磨之鏡,倒映著僧人的身影,遠方清朗藍天有白雲流動,作為灑淨隊伍的一員,遺憾手邊沒照相機可捕捉這美好的畫面!走念至此,汗顏襲上心頭,作為灑淨隊伍的一員,豈可散失正念,趕緊收攝身心,把身與心回歸到大悲咒上,隨眾同持,咒語從口而出,再匯入耳根,虔誠恭敬誦持,讓身口意得到淨化,冀望藉由觀音菩薩楊枝淨水的功德力,未來七天,能開啟自身內在的光明,以心印心,進入諸佛菩薩的莊嚴壇城中。 

919 大壇禮梁皇寶懺

上午八點開始,六十多位法師帶領與會大眾,在大壇虔誠禮拜《梁皇寶懺》,參加者分東西兩單,一佛兩拜(東西單各一拜),在莊嚴肅穆的梵唄聲中,口誦,身禮佛,身心很快融入經文中。

「梁皇寶懺」是梁武帝為皇后郗氏所作。其緣起為梁武帝的皇后郗氏,往生後數月,有一晚梁武帝正要就寢時,聽外面有騷亂聲,趨近一看,竟是一條睜大眼睛望著自己的大蟒蛇!蛇對武帝說:「我是您的皇后郗氏,因生前喜歡爭寵,性情慘毒,損物害人,死後墮入蛇身;無食果腹,復無處棲身,周身鱗甲中有蟲在啃咬,痛苦萬分!求您幫我脫離蟒蛇之身。」

翌日武帝將此情況告訴誌公禪師,禪師說:「必須禮佛懺悔才能洗滌罪業。」於是武帝請誌公禪師搜尋佛經,摘錄佛的名號(約1275尊佛號),並依佛經撰寫懺悔文,故《梁皇寶懺》在佛教裡有「懺王」之稱。

武帝依懺本為皇后禮拜懺悔,有一日,突聞異香滿室,久久不散。武帝抬頭,見有一人容儀端麗,對他說:「我是蟒蛇的後身,蒙皇帝為我作功德,現已超生忉利天,特來致謝。」

梁皇寶懺從梁朝流傳至今一千餘年,行人若能依此懺文虔誠禮拜、慚愧懺悔並檢討改過,以慈悲智慧的法水,洗淨愆尤,必得諸佛慈光加被,業障消除,善根增長,身心清淨。 

921 內壇結界

內壇結界訂在清晨三點,為此我們兩點三十分便由旅館出發。車,獨奔漆黑郊外,車內一片靜默,任誰也不想打破這份靜與美的時空。車駛近藍色山莊,遠遠便見大樓燈火通明,一如暗夜燈塔,指引迷航船隻。上了二樓,主表與兩位副表已搭衣端坐法堂,這一幕令我震憾與感動!

這堂功課是「結界」,恭請中國東北第一高僧—圓山長老主法,據說長老高齡已過百,但他常自謙今年才九十九,我以為自己已提早到達內壇,沒想到三位僧寶比我們更早!從長老身上,我看到了僧寶敬業與嚴謹的風範。

「結界」開啟了內壇法會,首先奉請如來、大威德大忿怒甘露軍茶利、大梵天王、帝釋天王,當地的僧伽藍等眾,光臨守衛道場,護持結界。初結地方界,二結方隅界,三結虛空界,用現代語言表達就是:讓法會會場的地下、地面及空中,變成一座立體的壇城,像琉璃一樣清淨無染,像金剛塔城一樣,邪魔不能侵犯,在清淨無染的聖域,才可迎請諸佛菩薩雲臨、六道凡眾,奔赴會場,接受法會的加持。

結界之後是灑淨,主法和尚、兩位副表法師,手捧觀音菩薩加持的大悲水,帶著大眾先淨內壇、榜文、沐浴亭…等,隨淨水所到,皆成結界,承此淨水功力,道場的香花、飲食、一切供養,皆生出無量之莊嚴;法事沙門及大眾,一一根塵清淨;修齋施主,一一身心完整。

至此內壇第一堂功課結界圓滿,走出壇外,但見金色光束穿透綠葉,撒在翠綠的草地,讓人感受到晨光中的生命力,如同灑淨一樣,淨化了外在時空壇城,也淨化了與會大眾的內心壇城。 

早齋後開啟了內壇第二堂法事—昭告人天發符懸旛。

發符,就像人間宴請賓客前,應先發請帖,邀請貴賓前來赴會一樣。其實諸佛菩薩,只要虔誠一念即能感應;六道群生,頻頻呼喚也會前來;惡業深重的眾生,則必須仰賴四位使者帶著請帖(發符)到天、空、地、冥四界去邀請。這四位使者分別是:四天捷疾駛者、空行捷疾駛者、地行捷疾駛者、地府捷疾駛者,他們將帶著「請書」、「符牒」及「所有內壇功德主名冊」上達天庭、下通地府,詔告人天,此地將啟建水陸法會。

兩位副表宣讀疏文時,與會大眾需長跪,聽到副表宣讀自己的名字時,需恭敬頂禮,以表誠心,而疏文不是只宣讀一次,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充份顯現人間對疏文之慎重與嚴謹。

發符佛事圓滿後,正表與兩位副表法師帶著我們到大樓外「懸幡」,在一陣唱誦之後,一幅白綢繡著「啟建十方法界四聖六凡水陸普度大齋勝會道場功德之幡」的幡條,在義工幫忙中冉冉上升,在晴空中格外醒眼,法會期間這功德之幡便成地標,昭告天人等六道眾生,這裡正啟建水陸法會,讓受邀者能順利赴會,聽說幡懸得愈高,就表示法會做得愈大! 

922 請上堂 禮性空長老

和昨天一樣,仍是半夜兩點半出發,三點開始請上堂。

昨天既已向三寶及諸天送了請帖(發符),今晨就要禮請諸佛、菩薩、緣覺、聲聞、明王、八部、婆羅門仙、梵王帝釋二十八天等一切尊神,光臨壇場,為眾生祈福祝願。

內壇上堂共設十席,每請一席,主法法師就到壇前拈香,撒花瓣於仙橋,我們待副表法師誦「一心奉請盡虛空徧法界,十方常住,諸菩薩僧並諸眷屬」時,置手爐,緩步至壇前拈香、散花、禮拜,再緩步回自己的位置禮佛三拜,再跟著副表法師繼續恭請,但經此一去一返,往往遺漏了中間一大段經文,為此我得利用休息時間,再複習儀軌自己遺漏的部份。

下午內壇沒事,我們轉到大壇隨眾繼續禮拜梁皇寶懺。

經過幾天的跪拜,加上一連兩天都是半夜兩點就起床準備,自己四個月前才動過兩次手術,照說應該體力難繼,但此刻身心卻感到特別的輕安,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也許事前的準備工作奏效了吧。當知道自己要參加今年的水陸法會時,就強迫自己每天爬樓梯,從一樓爬到三樓,再回到一樓,如此一上一下算一趟,最初一天只能爬五趟,慢慢增加到十趟、二十趟、三十趟、四十趟,如今看來,這最笨的運動方式還是很管用的,也由此印證修行還是需要體力為後盾。

黃昏,蔡師兄安排我們向性空長老和達義法師禮座。大家向長老頂禮後,圍坐長老身旁,見長老,如見慈父,感到無比的溫馨,懷姐代表大家向長老報告近況並向長老請法,蒙長老慈悲開示: 

一、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時度此生。

 長老說,前兩句是今生能投身為人是很難得的,更何況今生還有因緣聽聞佛法,這種因緣得來更不易。今生若不能得解脫,不知又要等多少次投身為人。也就是說,能得人身,是多生多世修來的。佛陀在世時,曾問他的弟子阿難尊者:「是大地的土多,還是我手上的土多?」阿難尊者回答:「當然是大地的土多,您手上的土只那麽一點點。」佛陀說:「沒錯,得人身就像手上的土,而失人身的機會就像大地的土。」今天在座的各位,已經得到人身,這是大家前生不斷修行,今生大家要繼續好好修,這樣來生才會比今生好。

後兩句是教導我們珍惜人生,不要虛度光陰。佛法難聞今已聞,現在大家能聽聞佛法,也是多生多世修來的福分。世間富貴非富貴,轉眼即成空,而佛法的富貴是生生世世存在的,而且是一路上升,直到成佛為止。大家能聽到佛法,是自己修行得到的;聽聞佛法,並按照佛法修行,就能夠真正的離苦得樂。

二、「看破,放下,自在」

 長老說:「倓虛老法師在世的時候,曾教導我們六個字“看破,放下,自在”」。若是看不破,放不下,就不得自在。萬事萬物要先看破了,看破了之後再放下,就可得解脫。

三、「一氣尚在千般用,一旦無常萬事休」

長老用自身的體會教導大家。意思是說,人活著就靠這一口氣,這口氣在在,什麼都可以做;這口氣沒有了,就什麼就都沒有了。金銀財寶,所有富貴全部要放下。

天天開心地過好每一天,每天開心的辦法就是念「阿彌陀佛」,開心的同時還能增長智慧並得到解脫。念佛得光明,阿彌陀佛就是無量光,無量壽。念佛法門非常適合娑婆世間衆生的根性。無論什麽根性的人,念佛就成佛。心就是佛,佛就是心,心沒有離開佛,佛也沒有離開心;覺悟的時候就明白就是佛;不覺的時候就是煩惱,煩惱就是苦。念阿彌陀佛就可以覺悟,從而得樂。苦和樂的一念之差,取決於個人的智慧。常常念阿彌陀佛就可以開智慧。 最後長老長老語重心長,再次強調,大家今生的福報,是前世種的因,今生結的果。所以大家要多念佛,要吃齋,戒殺護生,要修行,功德自然無量。

向長老告假回寢室途中,再三回味長老的開示,內心浮現太多的感動與感恩。

 

中秋節

午齋過堂時,看到每個人的桌上多了一塊月餅,才知道當天是中秋節。眼前這塊來自上海龍華古寺製作的蘇式月餅,典雅的包裝十分吸睛,據說龍華古寺每年六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成道紀念日這天,寺裡會替製作月餅的機器灑淨,之後開始製作各式月餅,由於選材嚴謹,完全依古法手工製作,有時排隊還不一定能買到,望著來自上海的月餅備覺珍貴與感動。

午齋時照誠師法師開示:今天是中秋節,也是我第三次在紐約和大家共渡中秋,今年的水陸法會考驗連連,先是兩天前內壇正在請下堂時,一樓的警鈴大作,大壇裡所有人員全被請到戶外,而二樓的內壇竟未受驚擾,整個法會順利進行;接著昨晚我們下榻的旅館警鈴大作,所有住客全撤出旅館,我隨著大眾跑到戶外停車場,目睹倉皇逃出的人們,幾乎都是衣衫不整,神色慌張的,少有人定下心來持咒或念觀世音菩薩的,看到這一幕,我內心感慨萬千!

菩薩出考題給我們的時候,我們對三寶的信心是否足夠?定力是否增強?越是緊要關頭,我們的心就越要澄明定淨。

黃昏,大壇舉行七大士瑜伽焰口,當日適逢月光菩薩誕辰,慧雄法師、照誠法師、瑞法法師先禮月光菩薩。月光菩薩又稱月淨菩薩、月光遍照菩薩,是藥師佛的右脅侍,與左脅侍日光菩薩、藥師如來合稱「東方三聖」。而「月光遍照」在佛法上表示靜定,明澈清輝,可容攝芸芸眾生,免受貪瞋痴、三毒逼惱。

三位法師禮讚月光菩薩之後,七大瑜伽士登壇,在美國這種陣容強大的焰口施食法會,還是第一次親睹,從座主戒尺一擊,開卷誦唱「會啟瑜伽最勝緣」開始,七大瑜伽士同聲持誦結遣魔印、伏魔印、火輪印、真空咒印、變空咒印、運心供養印、奉食印…,到一心召請,七人同聲召請,其音和諧,彷彿一支氣勢磅礡的交響樂!澎湃的梵唄不但震憾了與會大眾,想來那些看不見的眾生也感同身受,受到震憾! 

~請見諒—囿於版面,未完,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