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病為師-姜淑惠醫師禪修經驗談

學佛的緣起

初接觸佛法,緣起於她九歲時母親突然罹患癌症的那一年。守在病床邊,看著母親日漸虛乏羸弱的病體,一種強烈的幻滅與無常感,深深地在幼小的心靈中激盪著。當癌細胞轉移到脊椎時,母親的下半身就癱瘓了,對於向來好乾淨的母親,在大小便無法自己解,必須請人代勞的窘境下,著時令她十分地尷尬與痛苦。

就在此時,不知那兒來了一位老太太,每天守在她家門口,願意不收分文的照顧她。這位老太太還教導念佛法門,以此安定她惶恐無助的心,因此,不但色身受到照顧,連心靈上也受到妥善的照顧與撫慰。就這樣持續了一個月後,母親彷彿脫胎換骨一般,從恐懼與絕望的深淵中超脫出來,獲得了心靈上無限的清涼與平靜。宛如菩薩示現而來的老太太,還在她家中設置了一個佛堂,讓母親在病苦的煎迫中,心靈有所依靠。當時,老太太教他們持誦法華經,同時,也要小孩都跟著念。但最後,母親還是往生了。就這樣,在至親臨終前的惶恐無助中,埋下了她與佛法的不解之緣。

生命的追尋

上了初中後不久,外公也過世了,再次猝然而至的無常,令她想去探討究竟生命的價值是什麼。在這段期間,她大量閱讀了名家的傳記,其中,史懷哲的傳記是啟迪最深的著作。史懷哲放下名利至非洲行醫,這種無私無我的奉獻精神,不僅令她無限嚮往,而且也成了她生命典範的追尋。
但最終,真正接觸佛法,還是來自內在一種強烈的渴求。當時,她遍找東西方的哲學,都彷彿在一團迷霧之中,無法解答她對生命的困惑與苦惱。後來,她讀了赫塞的小說--徬徨少年時,內容是源自佛陀(悉達多太子) 的故事,因此,他覺得印度的哲學必定比歐美的哲學更勝一籌。
不久,正巧有一個機緣至台中,在聽了李炳南老居士的佛學課程後,令她法喜充滿,之後,她就時常 利用寒暑假追隨他學習佛法。

上了高中,在北一女就學時,她仍無心於課業,因為,每天,這些解不開的生命課題,仍時常令她陷入迷惑與苦惱的疑團之中。而就在高二升高三的暑假,因聽了李 炳南老居士的論語課程,而讓她茅塞頓開,對這部儒家思想的經典完全地改觀,以前,看到論語就想打瞌睡的她,現在不但成了青澀歲月中難得的精神食糧,而且更從中體悟出一番人生的哲理。畢業後,考上了中興大學的土壤系。初入大學生活,除了報到以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在中文系裡旁聽,舉凡儒學及佛學等,都令她興致勃勃,但持續了一段時間後,在未經父母的同意下,她還是休學了。

休學後,走投無路之際,幸好一位學長收留了她,但兩人擠在校外一間窄小簡陋的房舍中,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所以兩星期後,她還是離開了,並另行租了一間房子。當時的她,道心十分勇猛,只想好好精進學佛,其他的事一概不管。不久,前來探望的父親,在看到家徒四壁、滿屋子都是佛書的景況下,不禁暴跳如雷,並用種種的方式刁難、限制她,希望她不再沈迷於佛書中。
人有誠心,佛有感應但她仍要求父親給她半年的時間來學佛,因為她已掌握了自己未來人生的方向,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麼。和父親協議好之後,過了一學期,她就如約回到台北準備重考,而這次的目標是醫學系。

在重考期間,她仍有一半的時間是在研讀佛學。臨考前夕,她在佛前發下誓願,希望自己未來學佛的因緣不要斷絕,盡未來際生生世世都要走修行的路,而考上哪一個學校,就隨佛菩薩的安排。考試結束,原本分數可上高雄醫學院,但因她填錯表格,陰錯陽差地被分發至台大動物系。雖然很多人為她爭取,但她卻要父親放棄爭取,只要答應送她一件禮物--百科全書,明年她願意捲土重來。結果,拿了錢後,她竟然去買了「藕益大師全集」。如此荒唐的行為,令父親氣急敗壞,而她卻安慰父親:「這套書比百科全書還要好,以後您自然會了解。」再次重考的這一年,她仍是學佛不輟,在佛法的解門、行門上,不間斷地薰修。而這次,她考上了台中的中國醫藥學院中醫系,父親生氣她一年不如一年,而她不但不沮喪,反而感謝佛菩薩的安排,讓她可以在台中跟隨著李炳南老居士繼續學佛。

跟著李炳南老居士學佛,前前後後,約有十年的時間,從研經、讀經到實修,奠定了紮實的佛學基礎。而在懺雲法師的座下,她也薰修了許多佛門的行儀。她認為自己學佛沒有走錯路、走遠路,有賴於依止著善知識,而且這些善知識都是正知正見、有修有證,讓她能在修行的路上走得很踏實、很平穩。

在事業中不忘道業從醫學院畢業,即進入省立桃園醫院工作。對一位修行者來說,欲兼顧道業及事業,無疑地,是一項高難度的考驗。在繁忙的醫師生涯中,為了不荒廢道業,所以她和同事們組織了一個佛學社,定期共修、研經。佛法云:「先以利勾牽,後令入佛智。」早期,為吸引大眾學佛,因此她以善巧方便的方式,推出了「健康保健」的課程,慢慢地,再從中讓大眾了解,欲求延年益壽,還是必須從心性上的修持著手,所以唯有老實念佛才是根本之道。

在省桃十二年期間,她總共說了七部經,對她的道業而言,是一股很大的往上提昇的力量。
以病為師面對每天不停上演的「生、老、病、死」,對一位修行者而言,醫院不啻是一處更容易參破生死的道場。而學佛的醫師和一般的醫師不同之處在於,他們不只想醫好病人的色身,更重要的是他們想將死的真相傳達給病人,以減少病人對死亡的恐懼。她認為「死亡」就像達賴喇嘛說的:「衣服壞了,必須換下來。」隨著人生閱歷的增加,她愈覺得生老病死有更深刻的意義,值得人們去探討。若能將病苦視作老師,那麼就可調整自己的人生觀,並從中獲得智慧,而生命也將是一次又一次豐富的學習。出家的真義初接觸佛法時,她就時常興起出家的念頭,而且,非常的強烈。但她強調,要確實了解出家的本意之後再出家。

「家」,到底是什麼?
「家」是兩片大門的家,五蘊六塵的家,三界火宅的家,還是六道輪迴的家?八大人覺經云:「志願出家,守道清白,梵行高遠,慈悲一切。」
她說,所謂「梵行高遠」的最高境界,就是身心皆出家,而且時時提起出離心,那麼道念就可勝過妄念。因此,隨時反觀自照的功夫是非常重要的,它有助於我們檢討自己做事的動機,並覺察自己的起心動念,當惡念升起時,就要立刻懺悔,並修正自己的行為,務使身口意三業清淨,才能堅定自己的願心,好好修行。

華嚴經-影響她最深的一部佛經
華嚴經的「普賢行願品」是影響她最深的一部佛經,「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懺乃盡;而虛空界,乃至煩惱無有盡故,我此懺悔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如此氣勢磅礡的經典,深深感動了她,並開啟了佛性中無限寬廣的境界,讓她不因身為凡夫而妄自菲薄。她說:「應是一種願力在支持吧!」在行醫的過程中落實佛法,就是依循「普賢行願品」的精神,並向十方諸佛菩薩的悲智願行來學習。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