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七感言

我願如斯

                                                            寂靜

緣起                              

從第一念興起要打佛七迄今,轉瞬間七個年頭已逝去。我終於來到久仰的莊嚴寺,參加了生命中的第一次佛七。

佛家講萬法離不開「因緣」二字,匆匆來去,似真如幻,已渺不可尋。然而,帶走的,卻是更深刻的菩提道念,是更定靜而明白的心性與一句又一句的佛號常攝於心。

佛七歸來,靜夜獨坐,再次流覽彼時風光,為警醒自勵並勉來者,遂提筆一記。

如是行過                          

七天中,感動最深的,是在唱讚佛偈時,每至唱起「光中化佛無數億,化菩薩眾亦無邊」,伴隨著宏願法師扣人心弦的大木魚節奏,我緊閉的雙眼前,似乎呈現彌陀光明無量,化佛無盡的一幕,那種深刻至極的感動,牽起我深心憶念彌陀的思惟,眼淚,總是決堤而出。

想到四十八願的弘誓如海,廣設方便的大慈大悲,總令我內心升起「我願如斯佛自知,畢竟當來得成就」的志願。無量壽經曾讚彌陀云:「復為大施主,普濟諸窮苦,令彼諸群生,長夜無憂惱」,想著當我們持誦著彌陀聖號,是否也能在「願生西方淨土中」的嚮往裡,對彌陀拯濟眾生深切的悲心能有所發現與自許呢?

許多時候的念佛裡,我常常是止不住滾滾而下的淚水,不為餘事,只為深心中能感受到恆沙眾生,在生死苦惱無量貪瞋癡逼迫裡的無依無怙而悲,那麼深刻地能感同身受眾生的悲苦,教我隱忍不住滿心的悲情,想到十方世界的諸佛菩薩,在其因地求道的過程中,也都曾經因眾生而起大悲,策發其精進修行的道力,便愈能了知佛恩於我之深重難報。十方應化只為指引眾生解脫離苦之道,而暗鈍粗糙的我們,卻總是被無明覆障,無福受持大法。佛恩,無時不攝受我們,而我們卻是障重慧淺,一無所知。每念及此,豈不悲痛。啊!願我當來傾盡一切福慧,隨學諸佛,廣施有情,別無貪求。

每日的蒙山施食,是另一令我難過的功課。每每持誦起那些被地獄,普召請,或解冤結真言,便足以牽動著悲心盈溢,再為諸孤魂授三皈、懺罪、發願等,直到「四生登於寶地,三有托化蓮地,河沙餓鬼證三賢,萬類有情登十地」唱起時,我經常已是淚如雨下。總會在佛號聲中,誠心地告訴來與會的一切眾生:「請隨我念佛啊!至心持念,當得加持,遠離苦迫。請跟著我念佛啊!有一天當我得道時,我當來度脫您們,願遍施所有功德於汝等有緣,同生淨土。」大概是對蒙山施食的印象頗深之故,在佛七中養息幾乎是無夢的我,於第四天夜裡,居然整夜耳邊似乎總有人在唱唸著施食開始的一偈 –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偈裡有著殷殷的囑咐,吾等迷人可知否?

既然名為「精進佛七」,常住所安排的每日六支香功課,自然是緊迫扣人,所幸自己勞頓終日,習以為常,在心少雜念的養息裡,每日四小時睡眠,足矣!夜裡獨坐暗室思惟佛義,當見寮房一包包的睡袋,排排堆放,白天的種種活動盡入止寂。自忖,人生究竟所為何事?世人盡向忙裡求,誰人肯向死裡修?對於這個過客般的人生,我到底所為何來?何須待一切已零落,然後始知空呢?每日睡去,如同就死,醒時如再生,於此生生死死無止中,我如何能恆當一個清醒於塵世幻影裡,了無掛礙的解脫人呢?在生命的長夜中悠悠醒來,遙見佛菩薩的清淨光明,念及芸芸眾生,猶自捲伏在自己無盡的煩惱繭裡,無由出離,內心不免戚然不已。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是故於此中,緣起大悲心!夜深了,且普入一切鼾聲海,盡化無上陀羅尼。

梵網經云:「眾生受佛戒,即入諸佛位,位同大覺矣,是名真佛子。」感謝主七和尚明光法師慈悲,為有心的大眾連續授五日的八關齋戒,省去晚餐的感覺真好,對於吃食的慾望,在佛七中降至極低點。僅以一杯杯熱水維持,便如入口甘露,足以守住過午不食的齋戒。每日的過堂食前,維那師父以特殊的唱腔唱出「佛制比丘(弟子),食存五觀,三心未了(散心雜話),信施難消」時,總令人心頭正念一提,道業未成,應起慚愧心,感恩心受食,切忌貪於口腹之慾,應知一粥一飯來自十方供養,當要自重。師父開示道:「鐘鳴板響,常將生死掛心頭。粥去飯來,莫把光陰遮面目。」引人思之再三。

記憶非常深刻的一段開示,是在第三日晚大迴向後,師父以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的語調道出:「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大眾,當勤精進,如救頭然。但念無常,慎勿放進。」聞言當下,便把自己滿眶的眼淚逼落了。好一個「但念無常,慎勿放逸」啊!佛七已過了一半,我拜倒在大殿上痛哭。

在鐘聲迥盪裡「逃」離了大殿,瑟縮在北國的雪夜寒風裡,仰望滿天的星子,光光相應,一任滿臉的淚水化為冰涼。大佛,在暗夜裡無語,而我決心盡未來際當一個常精進者,念念於佛道,念念於悲智上,祈願自己早登無上覺,於十方界坐道場。

佛經文辭之美,意味之深遠,實是世間罕有。記得有一回午齋的開示,師父慈悲唸出了感人的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這比心經還短,取自於楞嚴經的優美經文,盡述了佛心如母,眾生若子,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的慈懷,也點出了「都攝六根,淨念相繼」的修持法。接下來的那支香,我在深自思念彌陀如遠方母親於我恩德無盡中,觸到了自己悲切思母的情緒,想到故鄉母親的苦,不覺悲從中來,想到彌陀是我浪跡生死,從不知憶念,卻恆不相捨離的慈母,不禁含悲。師父說:「子若憶母,如母憶子,必定見佛。」我如何能將心寂淨於佛名上,摒棄所有紛飛的妄想,深入一心中與彌陀相見呢?淨土法門,真的如師父所言:「念佛很容易,也很難!」容易在一心持名,別無取巧,而難在我們總是放不下雜念,難於進入一境一心之領悟。

最喜歡止靜後的第一支香與最後一支香,在破曉與入夜前的昏暗裡默持佛號的感覺,特別清淨。也是考驗自己道念的最佳時刻,因為稍一分神,便馬上進入「睡眠三昧」。這時我總是微睜雙眼,凝神於大殿地板上,一字一字清楚地觀看心念裡的四字洪名。有時一遍遍地慢慢唸起發願文,在「一心歸命,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願以淨光照我,慈誓攝我,我今正念,稱如來名,為菩薩道,求生淨土……」裡,清醒寂靜而感動地護持著自己免於昏沉。

至誠感謝主七和尚與諸位師父們多日辛勞帶領大眾念佛。至誠感激顯公長老在佛七中諄諄勸勉,懇切指引淨土的事理修持。至誠感念護七菩薩們與十方一切成就的因緣。至誠感懷這所有無盡的恩慈。從此去,縱不能了道,也要祈願自己當一個謙卑的感恩人,當一個念念不捨眾生的報恩人,顯公長老開示「佛七」二 字,乃是要打掉第七識的我執、我見。打掉了我,便成佛了。從此去,要認真學習忘記自己,要仰念彌陀的深心悲願,總是給予眾生慈愍。心繫彌陀,願生淨土,行慈於眾生。不斷地放下,不斷地清淨自己。要了生死,談何容易?要度眾生,須由自性裡的三毒眾生先度起,由內心中的無常念頭了起。走筆至此,憶起兩年前夢中曾見於一片茫茫水面上,佇立著清淨粉嫩,好美的大蓮花,記得彼時我獨行過一小木橋,向植蓮人買蓮子,曾問之:「蓮花可以種在游泳池裡嗎?」他當時看著我,一臉正色,非常嚴肅地答道:「蓮花,是要種在很深,很深的地方!」兩年來,在生命迭起的折磨裡,在很深,很深的參悟裡,我終於明白其中隱喻的深意。蓮花,唯有努力成長於穢惡不堪的娑婆裡,才能穿出水面,綻放其莊嚴,一如佛道的懸遠,必經無止的精進行持,終可企及。且觀塵勞惑業,皆是如來種,皆是法處,皆是道處。只要我們是用心人。

後記                              

佛七緣散了,大殿上空無一人,深心中,似乎盛會儼然未散,彌陀洪名猶在耳際。然而,生命的實相是緣滅成幻,而人間的苦處,卻是來自於我們習於將心住於走遠的因緣裡,不知放下隨它去。追逐著逝去的緣,攀慮於未來的緣,從不知眼前這一刻的清涼,是起於對當下的承擔與專注。娑婆苦,浮生若寄,百年世事三更夢,夢時非無,及至於醒,了無所得。但念無常,慎勿放逸啊!願我淨業行者共勉之!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