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受周那最後供養

編輯組

昔日,世尊在負彌城隨緣度化。有一天,佛陀告知阿難尊者一起前往波婆城,尊者回答:「是的,世尊!」阿難隨即嚴整衣缽,與諸大眾隨侍世尊,經末羅城來到波婆城的闍頭園。

當時,有一位名叫周那(又譯純陀)的工匠,聽說佛陀來到波婆城,於是穿戴整齊,來到世尊的住所,頭面頂禮後,坐在一旁。佛陀為周那說法,使其歡喜、獲大法益。

周那聞法後,生起正信,法喜充滿,隨即請求世尊明日至其居處接受供養,佛陀默然受邀。周那知道佛陀已許可,就從座位起身,禮佛而歸。當晚就開始準備明天要供養佛陀和諸聖眾的食物。

翌日,大眾隨侍世尊來到周那的家之後依次就坐,此時周那已準備好齋飯,供養佛陀及僧眾們。他還特別煮了栴檀樹耳來供養世尊。

周那見比丘們都已用完齋,收下缽器,行澡漱後,來到佛前以偈問道:「敢問大聖智,正覺二足尊,善禦上調伏,世有幾沙門?」

世尊以偈回答:

如汝所問者,沙門凡有四;

志趣各不同,汝當識別之。

一行道殊勝,二善說道義,

三依道生活,四為道作穢。

何謂道殊勝?善說於道義,

依道而生活,有為道作穢?

能度恩愛刺,入涅槃無疑;

超越天人路,說此道殊勝。

善解第一義,說道無垢穢;

慈仁決眾疑,是為善說道。

善敷演法句,依道以自生;

遙望無垢場,名依道生活。

內懷於奸邪,外像如清白;

虛誑無誠實,此為道作穢。

雲何善惡俱?淨與不淨雜,

相似現外好,如銅為金塗。

俗人遂見此,謂聖智弟子,

餘者不盡爾,勿捨清淨信。

一人持大眾,內濁而外清;

現閉奸邪跡,而實懷放蕩。

勿視外容貌,卒見便親敬;

現閉奸邪跡,而實懷放蕩。

  此時,周那取一小座,坐於佛前,佛陀為他說法,使其歡喜、獲得法益後,佛陀便在大眾隨侍下離去。原本已患病的佛陀,食用了栴檀樹耳後,病勢更加嚴重;如來抱病而涉路,步步走向拘夷城。

  路途中,世尊在一棵樹下停步,對阿難說:「我的背很痛,你可以敷設座具。」尊者趕快敷座,讓世尊休息。阿難又另敷設一小座於佛前坐下來。

  佛問阿難:「周那會不會因為供養佛陀食物,讓佛陀患病加重而心生懊悔呢?若有懊悔之心,又是為什麼呢?

  阿難稟白:「周那可能會覺得這次供養佛陀齋飯,卻讓佛陀病情加重,所以無法獲得功德與利益,因為如來在他的家中食用了最後的一餐,便將入於涅槃。」

  佛陀立即告訴阿難:「不可以這樣說!不可以這樣說!今天,周那已獲得大利益,他必將生天人間,壽命久長,康健無惱,命終之時,自然受生;儀表端正,容顏暐麗;氣力蓋世,精神滿足;得善名譽,財富豐足。這是因為,凡是能在佛初成道時,及在佛入涅槃前,以食物供養佛陀者,於這兩個時機供養,所得功德等無差別。你現在就去告訴周那:「我親自聽到佛陀所說,也親身受到佛陀的教示,周那今天設食供養,獲大利益,得大果報。

  阿難尊者遵奉佛陀教敕,立即前往周那家中,告訴周那:「我親從佛聞說,親受佛陀所教,周那設食供養,今獲大利益,得大果報。」為什麼呢?因為佛陀初成道與佛臨滅度前,以至誠心供養佛陀食物,此二功德是等無差別的。

典故摘自:《長阿含經·卷第三·遊行經第二中》 

省思:

布施供養,重在動機、心意、及態度是否恭敬、誠懇,而不在物品本身是否貴重。本經的內容敘述了世尊在人間入滅前,接受了一位在家居士的供養,在吃了這名居士所供養的木耳之後,身體開始變得不舒服,正式走入無餘涅槃的倒數階段。

阿難尊者認為世尊就是因為吃了這名居士所供養的食物而即將入滅,所以他認為這名居士沒有任何的功德與福利。

但世尊嚴正地糾正了他的看法,並正式宣說有兩種人的功德是一樣的廣大不可思議,一是在世尊剛成佛時所接受的最初的供養,另一是入滅前所接受的最後的供養。

佛陀慈湣眾生沉淪,是故不捨一眾生,令其廣植福田,為將來成道解脫種下淨因。入涅前色身示疾,仍為周那開示、受其供養,令生正信。

《佛遺教經》云:「自今以後,我諸弟子,輾轉行之,則是如來法身常在而不滅也。

雖吾今已不見佛金色身,佛弟子為報佛陀慈悲化世之恩,令佛法身常存,應當依教奉行,以精進心行菩薩道,廣度有情共證菩提。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