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的和平思想與實踐基礎

4/27/03繼如法師講於紐約大覺寺

記得1990年我來美國之後,不久現任總統的爸爸──老布希,他在打波斯灣戰爭,那個時候我的想法和現在小布希總統打仗有很大的差別。所謂的「差別」是:當時我注目的,所想到的東西都是佛教,當年我的宗教認識和國際觀念很少,十年來在美國生活,現在我看問題及想法就不一樣了。今天美國和伊拉克又一次交鋒,仗打得快,結束的也快,美國及世界各地的部分群眾,不斷進行和平反戰聚會。全世界的人都在關心這場戰爭,這種感觸使我開始剪報,開始閱讀歷史書籍。今天把這些心得和大家分享:
佛法的和平思想與實踐精神

我是一個和平運動的工作者,但不是一個反戰的人。據我的了解,世界和平是不容易達到的。尤其是究竟的和平,它需要種種因緣條件才能達成。提到美伊戰爭,戰前戰後都有專業人士如:社會學家、經濟學家、政治家、宗教家甚至科學家等,對戰爭的形勢做出評估。大家都在注目戰爭的問題。戰前,我們從政治和外交的角度看來,這次開戰不像當年老布希總統開戰,當年老布希是得到聯合國授權,當年是伊拉克侵略科威特,美國出師有名。這次是為了消滅恐怖主義,美國在打擊阿富汗之後,懷疑伊拉克有生化武器,可能和塔利班戰士合作,涉及參與恐怖份子攻擊美國。因為理由牽強,這次小布希沒得到聯合國的多數支持,就開戰了。所以這次開戰違返了聯合國章程,這是戰前的局勢。

這場戰爭歷時不到一個月就結束了,可見美國是一個很強勢的國家。軍事、政治、外交、經濟、科技人才都很尖端。中國兵法家有句話說:戰爭的三大條件是──兵器要尖銳、人要善戰而適水土、糧食要充足。具備這三個條件才可以開戰,除此要「兵貴神速」。

現在戰爭結束了,美國同樣要面對很多問題。戰後是否能解決這些問題,馬上獲得和平?沒有,和平的基礎是容易被摧毀且不容易建立的。首先,回教就宣稱要領導伊拉克,並效仿美國在報紙上宣揚的信條。第二,美國政府也扶植起反對派逃亡的領袖回國,親美的伊拉克反對派領袖查拉比四月二十日表示:須防範神權政治當道,希望該國回教政黨可以參與政治,但不能把任何神權政治強加予伊拉克人民,這是他逃亡回國後講的一段話。這說明了這個國家的政治和宗教的背景,還保守著中東政教的部分古老型態。美國攻打伊拉克稱為「解放伊拉克」,為甚麼要解放呢?在美國的政治觀念中,宗教和政治是分開的,各有立場,但互相監督國家憲法,絕對不會發生模棱兩可的事。中東的政治是政教合一,政治與宗教領袖是同一個人,這種制度自古以來就引發出很多不民主的問題。若以國家與宗教的角度來說,美國是個民主法制的國家,大體上是國家超越和監控宗教。從民主社會的觀點來看,國家大於民族,宗教大於國家,聯合國又大於宗教。每個擴大的層面,都維護著更大的利益和穩定。從聯合國和回教世界來看美伊戰後,伊拉克逐漸興起了反美浪潮,因為美軍不能長久駐軍我的國家(伊拉克)。過去因為薩達姆的獨裁統治,大家不敢發表言論,否則就會被槍斃。現在獨裁政權被推翻了,過去被壓制的聲音全出來了,像最近巴格達街頭出現的反美示威,這又進入了一場沒有槍炮的抗戰。最初是美國在武裝上贏得了勝利,接著又面臨政治上的一場鬥爭戰。
西方的宗教

天主教、基督教出於同個源頭,天主教、基督教和回教稱為三兄弟。梵帝岡是全世界宗教中比較有能力的,它最近在「復活節」的彌撒中,用六十二種語言,向五十四個國家的七十九個電台發表講話,表明它的宗教立場,以及維護人類和平,終止仇恨和恐怖主義的宣言。在全世界的宗教中,這麼有組織,有經濟、科技人才和實力的,唯屬梵蒂岡。在戰前,梵蒂岡立場屬反戰,因為戰爭直接傷害到人類的生命和財產,古往今來,宗教人士從戰爭中吸取了教訓。在政治方面,教宗呼籲尊重聯合國的價值觀,轉告薩達姆依照聯合國方案,維持唯一能夠達成和平的希望。避免戰爭傷害人類和糟蹋一切物質資源。梵蒂岡雖然始終致力於這方面的努力,但效果不明顯,只好開始反戰運動,並派遣一些記者、教士、教友,實行人道主義。在伊拉克關注公共衛生、貧困、醫療等問題。所以梵蒂岡在戰爭期間的反戰報導,和我們所看到的某些電視台的報導完全不同。他報導屬於社會苦難及福利方面的信息,而不是政治方面的信息。為甚麼?例如:伊拉克有很多的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包括在外交協助薩達姆發布新聞的那些官員,同樣是基督教徒。因此,面對因戰爭而帶來的諸多災難,再發動戰爭問題上,他敢向美國提出反戰,這種做法已司空見慣。像美國教士出現醜聞後,美國政府也是不畏神權,直接向梵蒂岡表示關切。同樣的,教宗對美國政府在政治方面的獨斷獨行,也不畏強勢政權,提出要尊重聯合國決定,維護世界和平。西方是政教分離的法制國家,決定事情是有科學理性的。

上面舉例說明了戰前梵蒂岡的立場,接著我們來看看戰後的宗教形勢。伊拉克政府垮台後,境內劫匪遍布,大發「災難財」。此刻教宗提出讓我們免除因文化或宗教衝突而帶來的災難,人類應該拋棄仇恨,注重家庭倫理,保護文化遺產及尊重不同的宗教,加強不同宗教間的對話,互相了解,共創和平,創造一個公平祥和的社會。在這緊要關頭教宗說:三千年前耶穌基督就是因為恐怖活動和仇恨而被訂上十字架,希望三千年後的今天,人類能努力化解仇恨,消弭恐怖活動,和平共處。

以上是從戰前和戰後的宗教形勢來分析,我們觀察到因西方神學和中東回教的差異,又處在極端的政治環境對立下,有可能使關係再緊張起來。做為一個宗教工作者,在這種形勢下,我非常擔憂人類的和平。
談SARS

美伊即將開戰時,我提早一天回到美國,剛抵美國機場,入境者得受嚴格檢查。在我途經香港和台灣時,看見路人紛紛帶口罩,如果有人咳嗽,旁邊的人就馬上看你。聽說最近中國SARS疫情很嚴重。共產黨的政權和宗教的極詮是相同的,都是黑相作業。也不能說這種極權政策完全不可取,在危機處理上,迅速控制局勢就非常有效。面對廣大民主又不成熟的民眾,如果十分開明,那只會落後於現代世界的群眾,美激烈爭吵又不見行動效率,中國是個很難管理的大社會,美國總統絕對無法處理中國問題。正如走在中國城市的每條街上,好像置身於紐約市曼哈頓。在這種人群密集的社會裡,傳染病的危害性就特別嚴重,如果得了cancer,只是一個人的生死,有許多幾個安慰者,問題就解決了。但是傳染病具有擴散性,是個很嚴重的問題。另一方面,西方社會最重視的就是公共衛生和社會福利,強調生存的權益。但是當加拿大多倫多市WHO列入SARS疫區時,該國馬上就提出了抗議。可見,目前世界上最微妙的關係就是「政商關係」,或稱「政景關係」。既要維護政治上的尊嚴,又不能放棄經濟上的利益;即要有經濟上的強勢,又要維護政治上的威望。所以政經關係是現代社會積極追求又很難調和的一個問題。

上面所講的是實踐和平所需要的基礎的前部分,下面我們再引用佛經加以闡明。我引用了《不名起世經》的《鬥戰品》和《劫住品》中的典故。《鬥戰品》中阿修羅王帶領眾多的阿修羅和帝釋天王的帝釋天眾打仗。如果用世間的說法來比喻,帝釋天是財力雄厚,武器精良,高來高往的獨霸群體。帝釋天眾經常和阿修羅眾開戰,阿修羅眾武器裝備差,戰士也沒受過精良的訓練,但是憎恨心很重,很固執、很頑強,就是不肯屈服於帝釋天眾,這個典故和現今的戰爭局面一樣。最後帝釋天眾取得勝利,俘虜了阿修羅王,並以五欲誘惑他,阿修羅王就不願意回去了。典故中談到:戰爭雖有勝敗之分,帝釋天仍敗於「五欲繫縛其身」。雖屬勝利,終將被五欲困死。戰爭中的敗者,增加了怨恨、報復之心,最後因追逐感官之樂而落入生死煩惱。上面這個典故說明了勝敗二者的兩個極端。所以於生死煩惱中若無厭幻想,離欲想,終將無有出路可尋。

《起世經》中的《劫住品》,先從三方面來解釋「劫」:第一、物質方面指成、住、壞、空。第二、生命方面指生、老、病、死。由出生,成長到衰老、死亡,都是一種過程,「劫」的含義是生成、敗壞、崩潰、離散之變異性。譬如現在的蘋果,外面打蠟,看似很好,裡面卻壞了,上次我回美中佛教會,看到很多漂亮的蘋果卻沒人吃。我問:「這麼好的蘋果怎麼沒人吃?」我用手一捏,手陷下去,裡面全爛了!這是物質存在的必然結果。第三、心理方面,指生、住、異、滅。譬如,忽然間某個念頭,或某個畫面在腦中產生了,不知何時忽然消失,又換了另外一個圖案。但是,不管生滅的速度怎麼快,它必然有「住」的過程。「住」是停留在某個階段,接著產生變化和消失的階段,或重新生起的階段。

《劫住品》提到三種劫難:一、刀兵劫。二、饑饉劫。三、疾疫劫(即傳染病)。人類大都有頑強的執著,如愛家、愛國、愛宗教……等等。但饑饉當前時,往往就喪失了信仰,喪失了人格。當飢疫來臨時,人類更是喪失理智。當刀兵劫,飢饉劫和疾疫劫發生時,人類社會的和平、穩定、心靈的安詳與平靜,再也無法維持下去,人心開始動盪、浮躁起來。這種現象自古到今皆然。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