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菩薩修行四法經

文珠法師

佛說菩薩修行四法經          大唐天竺三藏地婆訶羅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已得無量善利,當求無上佛大菩提。何以故,佛菩提者,世出世間無等等故,若未來世諸眾生等,發意欲求佛菩提者,當修四法,何等為四:一者當發大菩提心,寧失身命不應退轉;二者應當親近善友,寧失身命不應遠離;三者應修忍辱柔和,寧失身命不生瞋恚;四者當依寂靜之處,寧失身命不思憒鬧。諸善男子。如是四法。菩薩摩訶薩應當修學。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諸欲求勝果 當發菩提心

策勤精進行 須依善知識

忍辱佛所讚 稱為有力人

空閑聖所居 無畏猶師子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復作是言:諸有智慧大慈悲者,能修如上四種之法,其人則能解脫生死出離魔網,成等正覺得大涅槃。爾時世尊說此經已,彼諸比丘及諸菩薩,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作禮而去。

 

很多人問我,學佛最初應該修學那些法門?我都告訴他們,最初發心學佛,首先應該學習菩薩修行的四種方法。那就是:第一要發菩提心,其次要親近善知識,笫三要修忍辱柔,第四要依止寂靜處,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痴;然後再修六度、四攝等大乘法門,自利利他,趣向佛道。

因為學佛的人,如果不發菩提心,勤求佛道,志在成佛,就會失去修行的目標;等同沒有目的地的航行,將會在佛法大海中飄流,無法接近佛果菩提的彼岸。

學佛的人,如果不親近善友,接受善知識指導,認識佛法,了解真理,如法修持;就好像沒有舵手的船,將會迷失方針,無法朝向菩提覺岸邁進。

學佛的人,如果不修忍辱柔和行,虛心接受善友忠告,耐勞忍苦,依教奉行;則在生死苦海中,將無法衝破煩惱波浪,勇往向前,登陸涅槃彼岸。

學佛的人,如果不依止寂靜處,調攝身心,持戒修定,開發智慧;則猶如缺乏基礎的建築,將無法向上發展,達到最高層次,圓成佛道。

因此,佛特別在《菩薩修行四法經》中,勸導當時已得善利的大比丘們,應該回小向大,發菩提心,勤求佛果菩提。同時,還特別聲明,末法時代,發心學佛的人,應當修學此經所說的四種法門。故我們學佛又想成佛,首先就要修學佛說的:「菩薩修行四法」,缺一不可。

一、正釋經題

 「佛說菩薩修行四法經」,是本經的總題,前八個字是別題,後之一字是通題。現在先解釋別題,可分「佛說」,「菩薩」,「修行四法」三段來說明。

「佛說」二字,顯示此經不是菩薩所說,亦不是聲聞、緣覺二乘聖人,或諸天、或化人所說,而是「佛說」。佛是教化主,「菩薩」是接受教化的人,「修行四法」是佛教導我們修行成佛的基本方法。

佛是已經覺悟的聖人,梵語佛陀,華言覺者。佛在世時,有一天偶離精舍,步向森林,在一棵大樹下靜坐。當時有一個婆羅門教的信徒路經此地,看見佛印在泥土上的足跡,出現千輻輪相,心想,這是人的足跡嗎?於是循著佛的足跡走去,看見一個相好莊嚴,慈威兼備的人在樹下靜坐,於是上前問:「你是天神嗎?」佛很親切的回答:「我不是天神。」又問:「你是天龍八部嗎?」佛答:「都不是。」「那麼,你是人嗎?」「我也不是人。」「那你究竟是甚麼呢?」佛說:「天龍八部,人與非人,都是由煩惱業力所生,困居三界的苦惱眾生,而我,是已經斷盡煩惱,解脫生死,超出三界的覺者,我應該被稱為『佛陀』。」

正因為佛是已經斷盡煩惱,解脫二種生死,超出三界的覺者,所以不同於凡夫的不覺,不同於外道的邪覺,不同於二乘的偏覺,也不同於菩薩未圓滿的正覺,而是三覺圓,萬德備的大覺聖者。因此,佛字從人從弗,表示佛是從人修學而成的,但佛並不是普通的一般人。

雖然佛在未成佛之前和我們一樣,同是在六道生死輪迴中受苦的眾生。後因善知識教導,覺悟自己本具佛性,與十方諸佛,無二無別(本覺),於是開始發菩提心,「盡行諸佛無量道法」(始覺),如是不斷進修,直至斷盡無明煩惱,福慧具足,圓成佛道(究竟覺),因此佛字,又含有本覺、始覺、究竟覺的意義。古人將從人道開始覺悟、修行,直至成佛的過程,分為六個階段,名之為六即佛;有人用偈頌說明六即佛的境界。六即佛是:

        一、理即佛:理是理性,又名佛性,眾生原本具足的佛性,與十方諸佛所證的法身理體無異。無奈眾生由於妄想分別執著,迷失本性,隨逐煩惱的波濤,沉溺於生死苦海,無法自拔。故佛在《華嚴經》說:「善哉!善哉!大地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皆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古人頌言:「動靜理盡是,行藏事盡非;冥冥隨物去,杳杳不知歸。」正是形容眾生迷真逐妄,不知反妄歸真的境界。

         二、名字即佛:眾生本具佛性理體,雖迷而不失,若得善知識的開示教導,覺悟佛性本來具足,謂之名字即佛。例如:在楞嚴會上佛告阿難:「汝與眾生,寶覺真心,各個圓滿。」阿難因此發現自己的佛性,雖迷亦不失,即用無限感恩的心情,讚佛稀有,能令他「銷除億劫顛倒想,不歷僧祇獲法身」。這就是從語言文字方面,得來有關於佛性本來具足的消息,古人頌言:「方聽無生曲,始聞不死歌;今知當體是,翻恨自蹉跎。」意思是說:眾生歷劫沉淪生死,不知反妄歸真,而今因學佛聞法,始知佛性不生不滅,「但除妄念,即如如佛」,反而悔恨自己一向迷真逐妄,蹉跎歲月,枉受生死。

        三、觀行即佛:既知佛性本具,自當發菩提心,勤求佛道,謀求親證此本來具足的真如自性。然若想契證此真如自性,非從聞思修下手不可。由於多聞佛法,了解佛法,依理起行,精進不懈,念念反觀自性,不貪戀諸法現象的幻有,也不執著諸法的空性,自然止息妄念,契入中道妙理。古人頌言:「念念照常理,心心息幻塵,遍觀諸法性,無假亦無真。」在邁向佛道的旅途上,居十信位。

        四、相似即佛:修學佛法的人,由於持戒修定,觀行力強,就會引生無漏智慧,破除見思煩惱的障礙,依稀見到真如自性,若隱若現。古人以「四住雖脫落,六塵未盡空;眼中猶有翳,空裡見花紅。」的偈頌,形容已斷見思煩惱的聖人,雖證我空真如之理,但法執仍存,未得法空。例如眼翳未除,猶見空花亂舞。在修行旅途上,居十住、十行、十回向等三賢位。

       五、分證即佛:修行人從三賢位加工策進,觀行功深,破除法執,斷塵沙煩惱,進侵無明惑,若能斷一分無明,即證一分法身。所謂:「無明分分斷,法身分分證。」修行至此,已經轉凡成聖,親見常住真心,事理圓融,貫通無礙;但仍未斷盡最後一品生相無明,猶如隔紗觀月,朦朧不清,故古人頌說:「豁爾心開悟,湛然一切通;窮源猶未盡,尚見月朧。」在趣向菩提覺道的旅程中,位居十地。

 六、究竟即佛:菩薩由十地進入等覺位時,由於無功用道,斷盡最後一品生相無明,即修學圓滿,二利究竟,福慧具足,三惑盡,三智圓,三德顯,深入妙覺果海,究竟成就佛果菩提。頌曰:「從來真是妄,今日妄是真;但復本時性,更無一法新。」此頌說明覺悟成佛,不過是反妄歸真,恢復本來具足的真如自性而已,除本具的真如自性外,更無另一法可得。正如佛在《金剛經》中所說:「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無有少法可得。」而《楞嚴經》亦說:「圓滿菩提,歸無所得。」

學佛的人,由凡夫開始修學,直至究竟成佛,其中經歷以上六個階段,每一階段,都是背塵合覺,朝著菩提覺道邁進,因此,名之為六即佛。現在經題中的「佛」字,是指六即佛中的究竟即佛。

究竟即佛必證法身、報身、應身。釋迦佛的法身,名毘盧遮那,譯名遍一切處。在有情界言,即眾生本具的佛性;在無情界言,即諸法實相。古人說:「山河大地,全露法王身。」就是依據佛的法身而言。釋迦佛的報身名盧舍那,譯名光明遍照。是由三祗修福慧,百劫種相好,煩惱盡,智光顯的自受用身;因歷劫修行的果報而得,名為報身。釋迦佛的應身,名釋迦牟尼,譯名能仁寂默。意思是佛綜合慈悲與智慧於一身。佛慈悲故,憫憐眾生,不住涅槃,而應身無量,廣度眾生;佛智慧故,不住生死,雖應迹三界,而能超越三界。如是悲智雙運,永劫往返於生死與涅槃之間,說法利生。現在此經是應身的釋迦牟尼佛,對弟子們說的,因名「佛說」。

佛說此經之目的,是欲令當時修行已得善利,證小乘極果的大比丘們,回小向大,弘法利生,續佛慧命;同時也希望末法時代的佛弟子們,能發菩提心,行菩薩道,自利兼他,親證佛道,令佛種不斷,以遂自己入世教化眾生的本懷。

「菩薩」又名「菩提薩埵」,華語是:大道心眾生,又名覺有情。是發菩提心追求佛果菩提的修行人。故菩薩並不是指寺院裡所供奉泥塑、木刻或紙畫的形像,而是指自己覺悟,又能教化眾生,令眾生覺悟的人。可以說菩薩就是能實踐佛教慈悲精神的救世者。菩薩,可分為三類:

       一凡夫菩薩:是歸依三寶,學習大乘經典,廣修大乘法門,自利利他的人。雖然未斷煩惱,未了生死,仍然困居三界;但能發菩提心,行菩薩道,深信當來成佛,也希望一切眾生,皆共成佛道;以其發心大,修行大,即使位在凡夫,亦可稱為菩薩。

二、菩薩菩薩:是指菩薩道中的菩薩;其位有淺深不同。無論是由凡夫發菩提心,或已證小乘極果,而且能回小向大的佛弟子們,在菩提覺道上,十信位滿,經十住、十行、十回向等三十位次,轉凡入聖之前,名賢位菩薩。由三賢位繼續進修,從十回向最後加功策進,斷無明,證法身,登初地,始可轉凡入聖,正式開始菩薩利生的事業,實踐十波羅蜜,由布施的利生行業,究竟到達彼岸,然後登二地;再由二地持戒功德,究竟圓滿,到達彼岸,然後進升三地;…如是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方便、願、力、智等十波羅蜜次第修,十地次第證,地地斷無明,證法身,繼續晉升,直至十地位滿,進入等覺,斷最後一品生相無明,入妙覺果位之前,皆名聖人菩薩。地前菩薩是淺位菩薩,地上菩薩才是深位菩薩。

三、佛菩薩:等覺是因位,妙覺屬果位。果位菩薩是由等覺進入妙覺,究竟成佛後,應身無量,說法利生;但應以菩薩身得度者,即現菩薩身而為說法。如文殊、觀音、維摩居士等法身大士,都是從佛道中再來的菩薩摩訶薩。可以說是果位菩薩,亦即是佛道的菩薩。

今此經題中所說的菩薩,是指凡夫菩薩,及淺位菩薩;因為深位菩薩,早已證得無生法忍,無需再勸其修學本經所說的四種方法。

「修行」,修是修學,修改,行是實行,是進取。我們學佛不但要了解佛法,還要如法修行;在解行並進中,運用佛法來修正、改善自己不良的行為。例如:改惡行為善行,改邪行為正行,改自私自利的行為,變為大公無私的行為;一方面努力修改自己的壞習慣,一方面積極修學大乘法門,本著慈悲濟世的精神,去利己利人,謂之修行。

「四法」,指佛勸導弟子要學習的四種修行方法。我們學佛想成佛,就非發菩提心,勤求佛道不可。若想保持菩提心不失,當親近善友,接受善知識教導與鼓勵。若想精進修行,成就道業,當修忍辱柔和行,不應輕易遠離善友。特別是初發菩提心的凡夫菩薩,信心未堅,善根未深,更要一方面親近善知識,以助長道心;一方面修忍辱柔和行,不致因逆境當前而退失道心,或因善知識的忠言逆耳,或因日久生厭而遠離。同時還要嚴持佛戒,止心禪定,令自己身心寂靜清淨;然後運用清淨寂靜的身心來上求佛道,下化眾生。所以菩薩修行的四法,是由凡夫通往佛果菩提的主要管道。

「佛說」,是果上施化的聖者;「菩薩」,是因中修行的人;「修行四法」,是學佛、成佛的基本方法。佛是人,四法是法,故本經的別題,是從人與法立名。

「經」字是通題,梵語修多羅,譯名契經。凡是佛所說的三藏十二部教,無不上契諸佛所證的真理,下契眾生根機。以其契理故能導人心於正軌,傳誦萬世而不變;以其契機故可垂範天下,不因時代的轉變而被淘汰;所以佛的言教或身教,皆名之為經。

又經字含有常軌與法則的意義,因為佛所說的經,不只是趣向菩提覺道的常軌,也是開示人天正道的法則。此常軌和法則,是經古今而不變,歷萬劫而常新。不因人類思想轉變而被遺棄,也不因科學進步而被淘汰;反之,人類思想愈進步,科技愈發達,物質愈文明,愈需要佛教的真理與慈悲,來彌補人類精神的空虛。

本人認為:本經所說的四種修行方法,不僅是學佛人進趣佛道的指南針,亦是一般人建立理想,啟發正智,走向和平,創造幸福的指路碑。如果一般人都能發菩提心,追求佛道的真理,終必建立理想的人生,不致迷失自己。一般人若肯遠離惡友,親近善知識,一定可拋棄邪惡,止於至善。若能忍辱柔和,不瞋不暴,不思報復,就可止息戰爭,導致和平,又何必發明征服對方的武器?一般人都持戒修定,開拓智慧,則明天的科學必然朝向造福社會,利益群眾方面發展,不致人類發明科學,科學反而毀滅人類。因此,佛說此:「菩薩修行四法」,不但是修行成佛的法寶,亦是適應任何時代的金石良言,因之名為《佛說菩薩修行四法經》。

 

 二、次釋譯題

 「大唐天竺三藏地婆訶羅譯」,大唐是譯經的時代,中國唐朝文化鼎盛,被稱為「大唐」。天竺,指印度天竺國,是譯經者的出生地。三藏,是譯者的德號,意思是本經譯者,非普通僧人,而是精通經、律、論三藏的法師。地婆訶羅,是譯者的姓名,華言日照,原是印度天竺國人,在中國唐朝武則天執政時來中國,在弘福寺參加翻譯《華嚴經入法界品》後,再翻譯其他經典。本經是他翻譯多種佛經中,文字最短少的一部。

 三解釋經文

(一)序分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談祗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此文屬於經首通序,亦名證信序。是敘述佛說此經時,具足信、聞、時、主、處、眾等六種成就,以證明此經確實是佛所說的。

「如是」,是信成就。「我聞」,是聞成就。意思是:此菩薩修行的四法,是佛金口親宣,是我阿難親從佛處得聞。阿難稱我,若論本門,該是法身真我;若約跡門,該是無我;今隨順世間,故假言我。阿難常隨佛左右,而且多聞第一,凡佛所說法,入耳達心,憶持不忘。今言此菩薩修行的四法,是我阿難親從佛聞,並非輾轉傳聞,以顯此四法的真實可信,佛弟子們應該依教奉行。凡是佛經開始,皆有「如是我聞」四字,其原因有四:

一斷眾疑:佛滅度後,阿難被推選負責結集經藏。初陞法座,相好如佛,眾起三疑:一疑阿難已經成佛,二疑釋尊再來,三疑他方佛至。及阿難唱言:「如是我聞」,三疑頓息。  

       二秉佛囑:佛將入滅時,阿難提出四個問題:一佛在世時,眾人皆以佛為師;佛離人間,弟子們當以誰為師?二佛在世時,弟子皆依佛住;佛滅度後,當依何而住?三佛在世時,惡性比丘,佛威德調服;佛滅度後,如何處之?四佛滅度後,結集佛經,經首當置何詞?佛答:一以戒為師,二依四念處住,三惡性比丘,默然擯之,四一切經首,當安「如是我聞」。阿難因秉佛囑,於一切經首,皆安「如是我聞」四字。

        三息爭端:阿難本門雖深遠莫測,但跡門示同凡夫,從佛出家修行,只證初果,雖於結集經前,被迦葉尊者激勵,專心禪定,得證聖果,但德業不及諸大阿羅漢,何況上位菩薩?若不言:「如是我聞」,必招異議,而起爭端;今言如是之法,是我阿難親從佛聞,眾人皆知,阿難多聞第一,歷耳不忘,故息爭端。

四異外道:外道經首皆安阿憂二字,阿者無也,憂者有也,以其有無不定故安此阿憂二字。佛囑經首,安六種成就,以異外道典籍。

「一時」指機教相投,師資會合,佛說此「修行四法」之時。因為佛說法,時在天上,時在人間;即使同在人間,時間也不一致,例如:中國的時間,不同於美國的時間;而美國西部的時間,又不同於美國東部或南部。由於世間曆法不統一,故佛經不能指明某年、某月、某日,只言「一時」,以顯時成就。

「佛在」,佛是說法主成就。十方三世,無不有佛;今此佛字,獨指娑婆世界的教主—釋迦牟尼佛。「在」是住的意思。一切眾生,無不有住:五戒是人住,十善是天人住,十惡是三惡道眾生住,三三昧是出世聖人住,首楞嚴王大定,以及金剛三昧等,是諸佛菩薩住。亦可以說,諸佛菩薩,原無所住,但為廣度眾生,示現於人間應機說法,故言「佛在」。

「舍衛國祗樹給孤獨園」,是說法之處成就。舍衛國譯名豐德國,是當年印度十六大國之一,是波斯匿王的國土。祗樹,指祗陀太子供給的花果樹木;給孤獨園,是指給孤獨長者須達多,不惜黃金佈地而購買的花園。兩人同心共建精舍,供佛安僧,故又名祇園精舍。佛說此菩薩修行四法時,正是住在祇園精舍,故說:「佛在舍衛國祗樹給孤獨園」。

   「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是眾成就。「大比丘」是明其類,千二百五十人,是標其數。梵語「比丘」,因含以下三義故不翻。三義是:

一乞士:佛制出家人實行乞食,有五種利益。一能除驕慢心,二可作世間福田,三無經營之累,四不貪積蓄,五可一心辦道。因出家人外乞衣食以養色身,內乞佛法以活慧命,不同於一般為生活所迫而淪落為乞丐的人,所以名「乞士」。

二破惡,貪瞋痴等煩惱是生死因,當招惡果。出家人能勤修戒定慧,破除貪瞋痴等惡因;惡因既滅,則惡果不生,當得解脫,名為破惡。

三怖魔:魔王貪戀塵勞,喜歡子孫眾多。凡從佛出家的人,受具足戒時,地神讚善,魔王聞之,恐其成道,魔眾減少,心生怖畏,故名怖魔。

「眾」,梵語僧伽,譯名和合眾。出家的佛弟子,無論男女老少,皆共修佛法,共證寂滅理,是理和。出家人若能戒和同修,見和同解,身和共住,口和無諍,意和同悅,利和同均,謂之事和。凡能在事理和樂的團體生活中,精進辦道的出家人,無論男女,皆可稱之為僧。今言大比丘僧,是指佛的常隨眾。在比丘之前,加一「大」字,是顯示此等比丘非一般凡僧,亦非小乘聖僧,而是德高望重,人天景仰,內秘菩薩行,外現聲聞的菩薩僧,能遊戲神通,助佛教化,故名:「大比丘眾」。

「千二百五十人」,是佛的常隨眾。佛初成道,先到鹿野苑度父族兄弟馬勝,小賢,摩訶男,及母族兄弟十力迦葉與憍陳如等五人,是佛教最初的僧寶。其次度耶舍長者的兒子及其眷屬共五十人,再去木瓜林度優樓頻螺迦葉師徒共五百人,及度在象頭山的伽耶迦葉,在希運河畔的那提迦葉兄弟及其徒眾共五百人。接著度舍利弗,目建連等師徒共二百人,總計是一千二百五十五人,今略零言整,故言「千二百五十人」。

「俱」字,意思是在一起。以上眾人,皆先修外道苦行,勤勞無功,後遇佛出家,如法修行,即證聖果,感佛恩德,誓不離佛,常隨佛左右,助佛教化;凡佛所到之處,無不隨從,凡佛說法,例必列席恭聽,故佛經每舉此千二百五十人代表聽眾,顯示眾成就。以上六種成就,足可證明此經是佛親說,是阿難親從佛聞,我等應當信受奉行。

 

(二)正宗分

 (1)勸求無上菩提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已得無量善利,當求無上佛大菩提。何以故?佛大菩提者,世出世間,無等等故。

 此正是佛說本經的宗旨。「爾時」,是當佛在舍衛國祗園精舍,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共聚一堂之時,亦是諸大比丘眾,應該回小向大勤求佛道機緣成熟之時。「汝等」,指千二百五十大比丘眾,以及當時在座,已證小乘極果的阿羅漢們。此等聖眾從佛出家,如法修行,斷見思煩惱,解脫分段生死,已得出世聖果的利益;且常隨佛學,常聞佛法,開發智慧,積聚功德,故說「已得無量善利」。但善利之最,莫過於佛果菩提,故佛勸諸比丘:「當求無上佛大菩提」。

菩提,舊譯名道,新譯名覺,合言覺道。此覺道揀非凡夫之不覺,非外道之邪覺,而是諸佛所證三覺圓明,萬德具足的無上正等正覺,故言「無上」。大菩提有三:

一、法身菩提:即眾生本具的如來藏性,此性清淨本然,周遍法界,如水之在地,電之在空,萬物共品,諸佛共證。

二、報身菩提:報身菩提是菩薩修因,十地位滿,由等覺進入妙覺果位時,所證得靈明覺照,常樂我淨的涅槃境界。

三、應身菩提:應身菩提是佛隨順眾生根機,所應現的色身,有機則應,機盡還滅。如釋迦牟尼佛,降生淨飯王宮,出家、修行、降魔、成道,坐菩提樹下金剛座上,成等正覺,名應身菩提。

只是法身菩提不名大,必須具足三身菩提方名大。諸佛因中修行,由發菩提心,行菩薩道,進入伏心菩提,得明心菩提,成就出到菩提,而證無上菩提,智圓理極,是名「無上佛大菩提」。

因何緣故,佛勸比丘們當發心勤求「無上佛大菩提」呢?佛說:因為「佛菩提者,世出世間無等等故」。世出世間,眾善利益,皆不可能與佛所得的大菩提相等,因言「無等」;但佛所證的大菩提,量等虛空,體遍法界,四聖六凡,有情無情,無不以此「無等」之法為性,所謂:「生佛體同,聖凡無二」,雖無等而同等,故言:「無等等」。

佛大菩提,若非善利之最,無上無等,稀有殊勝,何需「當求」?若非無等而等,生佛體同,又何必妄想追求?現在正因為無上大菩提,雖然稀有無等,卻是眾生本具的平等理性,如《金剛經》所言:「是法平等,無有高下。」若不發心勤求,何只辜負佛恩,亦辜負自己。因此,佛勸已得無量善利的大比丘眾,「當求無上佛大菩提」。

 

(2)勸應修學四法

 若未來世,諸眾生等,發意願求,佛菩提者,當修四法。

 佛無上大菩提,既是生佛平等,聖凡無二,然則何獨已得無量善利的大比丘們,應當回小向大,發心勤求?即使是末法時代,迷途眾生,亦應發心勤求。不過末法時代,去佛遙遠,邪師說法,如恆河沙,加以末法眾生業障深重,貪瞋熾盛,非親近善友,修忍辱行,及依止寂靜處,持戒修定,以清淨的身心,勤求佛道不可。故佛說:若末法時代芸芸眾生中,假如有發心願意追求佛果菩提的人,應當先修學四種最基本的方法。

 

1.發菩提心

 何等為四?一者,當發大菩提心,寧失身命,不應退轉。

 初句是徵問,一者以下,是佛說菩薩發心願求佛道,必須修學的四法,第一種不但要發起勤求佛果大菩提之心,還要有寧死不退的決心。

「大菩提」是佛所證極果,我們欲證同於佛,當先發起追求佛大菩提的心願。無論遭遇任何困難,都不應退初心。為甚麼要發願追求佛果大菩提呢?《省菴大師勸發菩提心文》中,曾舉出十種因緣,作為我們應發菩提心的理由,現分列如下:

        一念佛重恩故:父母有養育之恩,朋友有提攜之恩,眾生有互助之恩,但都不及佛平等拔苦與樂之恩。因為眾恩惠我於一時,佛恩卻惠我於永劫;眾恩只助我生活所需,解除目前困境,佛恩能令我斷除煩惱,解脫生死。故佛恩深如海,高如須彌,若不發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眾生,將無以報答佛恩。古人言:「若不說法度眾生,畢竟無能報佛恩。」故為報佛深恩,應當發菩提心。

       二念父母恩故:我們修行辦道,欲成就道業,就必須憑藉四大色身,所謂:借假修真。然此色身,父母所生,欲報親恩,非發菩提心,廣度眾生,令多生多世父母,同出三界,共了生死,離苦得樂不可。蓮池大師言:「人而無孝,不足以為人;孝而不了生死,不足以為孝。」又言:「親得離塵垢,子道方成就。」故我們欲完成孝道,報答父母深恩,應當發菩提心。

三念師長恩故:父母生我色身,師長生我慧命。世間師長教我知識,令我充實謀生技能,固有恩於我;然佛門師長,教我佛法,令我心生慧解,知邪正,明因果,止惡修善,終得斷惑證真,離苦得樂,此恩此德,非發菩提心,弘法利生,無以圖報。故為報師長恩,應該發菩提心。

四念施主恩故:出家人既不耕種,也不營商,生活所需,全靠施主供給,始可安心辦道;若不發菩提心,上求下化,利益眾生,則信施難銷。所謂:「施主一粒米,大如須彌山,食而不修行,披毛戴角還。」是以念報施主恩,當發菩提心。

          五念眾生恩故:眾生恩有兩重關係:一是無量劫來,我們在六道輪迴中受生,皆有父母,因此,一切眾生可能是我們宿生父母,皆有恩於我。其次是人不可能離群獨居,必須彼此互相依賴,互相供給,始可生存。雖然士農工商,各司其職,似不相關,其實,是彼此互惠互助,互相有恩。若不發菩提心,利益群眾,將無以報答眾生恩。

六念生死苦故:古人說;「人生最苦是甚麼?無非生別與死離。」生別死離,固然是人生的苦惱,但眾生自無量劫來,由業力所牽,輪迴六道,上昇下沉,此死彼生,彼死此生,生生死死,永劫昇沉不已,求出無由,苦不堪言。今生既然幸得人身,又得聞佛法,得知佛性本具,無上菩提,人人有份,自當發菩提心,勤求佛道,願與眾生,共證菩提,離苦得樂。

         七尊重己靈故:己靈,即是眾生本具的靈性,亦即是佛性。此性與諸佛所證的法身理體,無二無別。昔因無知,迷此真性,用諸妄想,顛倒行事,作種種惡業,由業感果,流轉六道,生死相續,致靈性隱,煩惱現。今生既然僥幸得聞佛法,知佛性平等,雖迷而不失,自當尊重自己本來具足的靈性,發菩提心,勤求佛道,積聚功德,使靈性出纏,佛性抬頭,恢復佛性的尊嚴;切莫自暴自棄,自甘墮落,是以非發菩提心不可。

       八為懺悔業障故:懺是懺其前愆,悔是悔思己過,業是身口意三業,障是障礙。眾生的身口意三業,往往被內心的煩惱操縱,是煩惱障;作種種惡業,是業障;隨業受報,是報障。此三障能障礙人得生善處,障礙人止惡行善,障礙人出離生死,障礙人進修佛道;我們想斷煩惱,了生死,成佛道,非懺悔此三障不可,但其中以業障最強,故言懺悔業障。發菩提心,願求佛大菩提的人,自然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心心念念,志在利己利人,自然不再造諸惡業,當然可以消除業障。是為懺悔業障的因緣,當發菩提心。

      九為求生淨土故:我們所居住的娑婆世界,污染惡濁,雖然懺悔可消除內障,但外在環境逼迫,惡友牽連,難免被境所轉,退失道心。故最好是求生阿彌陀佛的極樂淨土,見佛聞法,與諸上善人俱會一處,進修佛道,實習利己利人的法門,直至證得無生法忍,得不退轉,然後再來娑婆,廣度眾生,滿菩提願。是為求生淨土因緣,當發菩提心。

十為正法久住故:正法,指釋尊所說的教、理、行、果。佛所說的教理行果,若能久住世間,令善根眾生因聞而信,因信得解,因解起行,因行而證,如是輾轉傳受,不僅可改善個人身心,還可改善社會,建立人間淨土,促進世界和平。因此,我們應該發菩提心,弘揚佛的正法,令正法常住世間,利益眾生。

省庵大師認為有以上十種因緣,我們應該發菩提心。此外,發菩提心的因緣,每因人而異,有人因逆境衝擊而省悟,有人因順境啟示而發心,亦有人由善知識誘導,或由宿世善根成熟而發心,…,無論是善緣或惡緣,是順境或逆境,皆有可能激勵我們發菩提心,故《法華經》說:「佛種從緣起」。

以種種因緣,令人發心學佛,勤求佛果無上大菩提,即可發現「正因佛性」;進而上求佛道,廣修般若,斷煩惱,了生死,即發明「了因佛性」;下化眾生,廣積福德,自可發起「緣因佛性」。由正因理心性,得真性菩提,顯佛法身;由了因慧心性,得實智菩提,成佛報身;由緣因善心性,得方便菩提,現佛應身。如是由發現三因佛性,得佛果三菩提,成就佛的三身,即是佛果無上大菩提。所以發菩提心,是學佛成佛的第一個條件。

 在個人方面,若能覺知五蘊色身,無常苦空,煩惱逼迫,業力牽連,生死熾盛,因生厭離之心,願意追求佛果菩提,即是「煩惱無盡誓願斷」;在眾生方面,若能因觀眾生苦,發慈悲心,令一切眾生,皆可離苦得樂,共成佛道,即是「眾生無邊誓願度」;在修行方面,若能勤修六度四攝等大乘法門,作為成佛的真因,就是「法門無量誓願學」;在證果方面,若能深信因果,如影隨形,作如是因,必招如是果,故欲想離苦,當斷惡因,欲證佛果,當發菩提心,以自覺覺他,自度度人的積極行為,追求佛道,即是「佛道無上誓願成」。

「眾生無邊誓願度」是下化眾生利他度他的功德;「煩惱無盡誓願斷」,是自利自度的行為;「法門無量誓願學」,是上求佛道,自利兼他;「佛道無上誓願成」是上求下化,二利究竟。如是由發四弘誓願的菩提心,作為成佛的真因,結果得證佛果無上菩提。可知「發菩提心」,不只是理性的追求,智慧的行動,亦是成佛的根本,是自度度人的主要力量。如果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夠發菩提心,追求佛所證的真理,一定可以促進人性覺悟,自他兼利,甚至可以改善社會,使五濁惡界變成安樂祥和的世界,令苦惱人生,變成幸福快樂的人生。

佛說:一旦我們發了菩提心,就應該矢志不移,無論環境如何惡劣,人事怎樣變遷,都要堅定立場,緊守崗位,甚至自己的生存受到威脅,也寧可犧牲性命,亦不退失菩提心。因為「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業,是名魔業」(見華嚴經)。魔,是貪戀三界物質享受的迷途眾生。退失菩提心的人,縱然歷劫修行,積聚功德,若不發願我與眾生共成佛道,缺乏「舟子渡人,同登彼岸」的共利精神,則其果報只在人天,福樂有限,福盡還墮,不能出離六道生死,佛視之為魔業。因此勸導弟子們:「假使熱鐵頂上旋,終不退失菩提心。」但我們欲保持菩提心不失,非親近善知識不可。

2.親近善友

 二者,應當親近善友,寧失身命,不應遠離。

 善友,就是善知識。何謂善知識?善知識,是指諸佛、菩薩、阿羅漢、辟支佛、及一切正知正見,解行並進,悲智雙運的學佛修行人。我們親近這些善知識,接受他們的教化,可增長善根,啟發智慧,長養慈悲,可以利己利人,甚至可轉凡成聖,成就佛道。是以《華嚴經》說:善知識能令人住於菩提心,令人生諸善根,令人行諸波羅密,令人解說一切善法,令人成熟一切眾生,令人得決定辯才,…令人安住於普賢十大願王,令人入一切佛智所入,其功德利益,不可思議。《大般涅槃經》亦說:「如是親近善友因緣,則得近於大般涅槃。」

佛在世時,文殊師利菩薩教導善財童子,廣親近善知識,以增廣菩薩行,以成就菩薩道。並勸導善財童子:「求善知識,勿生疲懈;見善知識,勿生厭足;於善知識,所有教誨,當念隨順,不應違逆;於善知識,善巧方便,但應恭敬,勿見其過,…。」善財童子依教而行,輾轉參訪了五十三位善知識,聞善知識教,皆能隨順,專心憶念,思惟修習,皆得法益。特別是在德生童子,及有德童女處,得聞種種讚嘆善知識功德,及種種隨順菩薩行門,正念思惟時,竟出生無量智慧,身心清涼,法喜充滿。所以我們學佛修行,欲增益道業,得不退轉,一定要親近善友而遠離惡知識。因為惡知識令人增長邪見,毀諸善根,破戒墮落。佛在《增一阿含經》中,常勸誡弟子:「當親近善知識,莫近惡知識。」釋尊在此經中勸導諸大比丘,當發心勤求佛果大菩提之後,又勸諸比丘,當親近善友,可知善知識,對發菩提心的重要性。善知識可分為三類:

一是外護善知識,即照顧或供給自己衣食住行,令自己衣食無缺,得以安心辦道的依止師。

二是同行善知識,與自己同道同行,互相切磋,互相策進的同參道友。

三是教授善知識,即弘經演教,能令我們理解佛法,止惡修善的教經阿闍梨(親教師)。

不管是那種善知識,都有其獨特的德行與個性,也有其度生的方便與原則;有人從慈門攝受眾生,有人從威門教導弟子,亦有人慈威兼施,接引大眾。例如:昔日西藏的密勒日巴尊者,依止馬爾巴上師學法,上師竟用種種方法來折磨他。先要他建一所圓形房子供大眾共修。房子將要落成時,上師改變主意,要他改建半圓形的。半圓形的房子造好了,上師又要改建四方形的,四方型的房子快要完成時,上師又說長方型的比較好;如是三番四次,功敗垂成,上師還疾言厲色,呵斥密勒日巴尊者辦事不力,甚而趕出師門,不肯傳法。連他的師母都同情他,怪上師冷酷寡恩。但又有誰能體會上師的苦心,要透過種種折磨以消除他宿生殺人的惡業,使他業障淨盡,成為佛門龍象呢?假如沒有馬爾巴上師權巧方便,或沒密勒日巴的尊師重道,任勞任怨,不生瞋恨,不思遠離的堅忍精神,又怎能雕琢磨鍊成密勒日巴尊者偉大的人格,及不平凡的成就?

《大般涅槃經》說:「第一善知識,所謂菩薩諸佛,以三種善調御故。何等為三?一者畢竟軟語;二者畢竟呵責;三者軟語呵責。」在善知識而言,無論是軟語指導與安慰;或厲言呵責與教誡,其動機都是出於慈悲,都是金石良言,有利於行的忠告,絕不會是妄言綺語,討人歡喜。可惜忠言逆耳,除非對方是善根深厚,忍耐力強,而又勇於改過的大智慧人,否則勢必因善知識的忠告而反感,或因善知識的調教而心生怨恨,憤然離去;結果,遠君子,親小人,求升反墮,招至不可彌補的損失。因此,佛勸弟子們親近善友,要堅定立場,不管發生任何障礙,即使事態嚴重至危害自己,亦寧願捨棄身命,而不輕易遠離善知識。免被惡友牽連,誤入歧途,退失道心。

 

3.忍辱不瞋

 三者,應修忍辱柔和,寧失身命,不生瞋恚。

 忍辱柔和,亦是菩薩修行基本方法之一。無論是發菩提心,或親近善知識,都要忍辱柔和,不可心浮氣燥,更不可瞋恨心重。不然既無修養,又缺乏忍耐,一遇逆境便退初心,稍不稱意即生怨恨,試問如何親近善知識,依教奉行?又如何實行菩薩道,弘法利生?是以發菩提心、親近善友,是求佛無上大菩提的根本,而修忍辱柔和行,是發菩提心親近善友的根本,非修習不可。

忍辱是六度之一,又名忍耐,又名安忍。可分三類:

一生忍:對他人的侮辱逼害,譏誚怒罵,忍而不瞋;對他人的稱讚或恭敬供養,忍而不喜;不為外界順逆二境所動。

二法忍:對外界種種災害,及寒暑逼迫,或對內在生老病死種種憂悲苦惱,能安然忍受,一心辦道,不為境轉。

  三無生法忍:十地菩薩,知一切法,原無生滅,安住於真如實性。

又修忍辱柔和行的人,身口意三業都要忍。能忍受他人的打罵與傷害,或見眾生危險恐懼,以身代之是身忍;受人侮辱不出怨言,或被人非理呵責,皆能默然忍受,是口忍。面對怨敵,心不懷恨;被人橫加毀謗,心不惱亂,是意忍。我們欲成就三業的忍耐力,必須修習以下六種忍:

一力忍:逆境當前,能極力忍受,對他人橫加毀辱,不思報復。

二反忍:面對逆境,反躬自責,若無過錯,定是宿世惡業所追,招感惡果,理應忍受。

三忘忍:當知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何必計較,記恨在心?

四觀忍:運用智慧觀察,世事幻有不真,原無能忍所忍,何必著相,心生執著?

五喜忍:被人侮辱,心生歡喜,因為逆境,可以孕育自己的忍耐力,正是吃虧是福,既有利於我,為甚麼不喜歡接受呢?

六慈忍:運用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慈愛憐憫侮辱自己的人,不僅原諒他,還誓願一定要度他。

初發心菩薩,雖未忘人我,仍執我執法,但能在逆境當前,產生以上六種心理反應,一定可止息內心憤怒之火,化熱惱為清涼,成就忍辱柔和行。至於深位菩薩,進修忍辱波羅密,可分為五個階段,即《仁王般若經》所說的五種忍:

一名伏忍:十住、十行、十回向三賢位菩薩,能調伏內心,令煩惱不起。

二名信忍:初二三地菩薩,得見法性,深信不移。

三名順忍:四五六地菩薩,分斷無明,分證法身,能隨順菩提道,趣向無生果。

四名無生忍:七八九地菩薩,悟證諸法無生理,安住於無生法中,又名無生法忍。

五名寂滅忍:十地等覺菩薩,盡無明,證法身,入妙覺,得涅槃寂滅理。

此外,《菩薩本業經》說,忍有六種;《菩薩善戒經》說,忍有九種;《十地經》及《華嚴經》說菩薩有十種忍。忍的種類雖多,概括而言,不外是在進修佛道的過程中,對內、外、順、逆、苦、樂等境界,安住不動謂之忍。淺位菩薩,不但要忍受內心煩惱的衝動,外在人事的惱害,及自然界的種種災害;還要忍受在修行過程中,所發生種種苦境,逆境與順境。至於深位菩薩,已證我法二空之理,對內外順逆苦樂等境,能不執著;對上求佛道,經歷的五十五位所證得的法喜,及下化眾生時,所遭遇的種種障礙與成就,皆應安忍不動,不為物喜,不為己悲,直至二利究竟,即可成佛。

由上可知,忍辱不只是初發心學佛的主要條件,亦是成佛必備的因素。因此佛勸諸大比丘,發心勤求佛無上大菩提,不但要親近善友,還要修忍辱行。因為若能忍受他人橫加毀辱,就不會因善知識的嚴加督促而輕易遠離;若能安然忍受自然界的災害,就不會因環境惡劣,而退失菩提心。

我們修忍辱行,目的是要對治瞋恚,因為瞋恚,能毒害人的法身慧命,能燒毀人的善根。佛在《遺教經》中告諸比丘:「瞋心甚於猛火,當防護無令得入,劫功德賊,無過瞋恚。」世間盜賊,只劫人身外財物,瞋心之賊,卻能劫奪修行人的功德法財。所以說,瞋是心中火,能燒功德林,欲免輪迴苦,善自護瞋心。

有一次,天帝釋提桓因問佛:「何物殺安穩?何物殺不悔?何物毒之根,吞滅一切善?何物殺而讚?何物殺無憂?」佛答:「殺瞋心安穩,殺瞋心不悔,瞋是毒之根,瞋滅一切善,殺瞋諸佛讚,殺瞋則無憂。」慈悲的佛陀,雖教人戒殺,但卻特別讚許人殺除瞋心;而忍辱柔和正是殺除瞋心唯一的利器,也是消滅瞋毒唯一威猛的消毒劑。

 

4.依寂靜處

 四者,當依寂靜之處,寧失身命,不思憒鬧。

 梵言「阿蘭若」,譯名寂靜處,寂靜有二種:一是身寂靜,二是心寂靜。捨俗棄欲,摒息眾緣,閑居靜處,遠離鬧市,身口惡行,止息不作,是身寂靜。修習禪定,心不散亂,遠離貪瞋癡,意的惡行停止不作,是心寂靜。(見釋氏要覽)據此可知,持戒修定,三業清淨,就是依寂靜處。

         初發心菩薩,除親近善友,修忍辱行外,還要嚴持佛戒,不殺,不盜,不婬,不妄言綺語,不兩舌惡口,遠離身口諸惡,令身口清淨;還要修習禪定,止息心中妄念,不貪,不瞋,不痴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抱歉,本篇的迴響功能已關閉。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