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十大弟子弟(二)

編輯組

多聞第一的阿難陀

在佛陀所有的弟子中,相貌最莊嚴,記憶力最強的,要算阿難陀尊者了。

關於阿難陀尊者,有著不平凡的一生,他對當時的教團及今日的佛法,都具深切的影響。

阿難陀在他兒童時代就加入教團,他是和阿那律、跋提等一起出家,最初釋種七王子出家時,阿難陀以最小的年齡參予其中。

阿難陀的父親是白飯王,提婆達多就是阿難陀的哥哥,他所以能在童年加入僧團 可以說就是佛陀的希望。一個偉大的人物,在一生事業中最要緊的就是物色繼承人選,加以培植,提拔,佛陀成道後不久,他就選上了阿難陀。因此,當機緣成熟時,阿難陀就和跋提王子等人一同加入僧團,追隨佛陀,一直侍奉在佛陀身邊。

佛經中對阿難陀的讚揚很多。《增一阿含經》說他「知道時機,明白事物,所做的事都沒有疑問,記憶中的事不會遺忘,而且學識廣博又多聞,能忍而敬奉聖人。」

在教團裡漸漸長大的阿難陀,有著溫和慈悲的天性及動人的俊容。他是教團裡裡外外最受女眾尊敬的人,對比丘尼,他盡心關切;對在俗的信女,他給予安慰。也因為有阿難陀的請求,僧團才有女眾出家。

因為阿難陀在佛陀心目中是紹隆佛種的人,為了讓阿難陀能夠把持自己,專心修道,佛陀就想叫阿難陀做自己的侍者。

佛陀成道的第二十二年,當時佛陀五十三歲,那時佛陀住在竹林精舍,阿難陀被選為佛陀的侍者。在這以前,佛陀沒有常隨的侍者,侍奉佛陀都是由諸比丘輪流。

這時目犍連知道佛陀的意思,他和舍利弗來勸阿難陀: 「阿難陀比丘!佛陀的意思是要你做他的侍者,譬如樓閣東面開窗,朝日必定先照到西壁,你年輕有為,聰明溫和,我們希望你能夠承擔!」

阿難陀聽後,以任重而推辭,經過目犍連、舍利弗的勸說,阿難陀提出三個條件:

 一、佛陀的衣服,無論新舊,他不要穿。

二、如有信眾請佛陀應供,他不侍奉前去。

三、不是去見佛陀的時候,他不去見,此外都願侍奉佛陀。

目犍連和舍利弗把阿難陀的意思轉呈給佛陀,並向佛陀轉達阿難陀的條件,佛陀非但沒生氣,而且歡喜的讚歎道: 「阿難陀真是有品格的比丘,他提出的要求,是為了避免譏嫌,定必要的預防。因為阿難陀比丘是怕別人批評,說阿難陀是為了穿衣、為了食物才侍奉佛陀的,他知道預防,才有這樣的要求。」

從此阿難陀就做了佛陀的侍者,這時他才二十多歲。在他侍奉佛陀二十五年的歲月裡,皆遵照佛陀的意旨行動,依教奉行,並跟隨在佛陀的身後,到各地弘化。以這樣的因緣,如大海似的佛法,完全流入阿難陀的心中。

年輕的阿難陀,每天跟隨著佛陀,儼然成為佛陀與諸比丘之間的調和者。在僧團裡,他經常保持著謙虛、虔敬、慚愧的心理。不少信眾因為阿難陀的關係而皈依了佛教。

阿難陀集虔誠、質樸、勤勞、謹慎、謙虛、廉潔、守戒、寡欲、敏慧於一身,對佛法的了解也最為透徹,可是他在佛門的地位不高。四大聲聞,十六羅漢中都沒有他。在佛陀十大弟子之中,他是博學多聞第一,也就是知識最淵博的弟子,但是卻排在最後一位。

佛陀成道的四十九年,由動歸靜,佛陀宣布將在迦毗羅衛城三十餘里的拘尸那迦羅城的娑羅雙樹間進入涅槃。阿難陀跪在佛陀的旁邊,輕輕的問:「佛陀!我們以後對女眾應採取什麼態度?請佛陀再說一次給我聽!」

佛陀看看跪在四周的諸大弟子,然後對阿難陀說: 「阿難陀!想要離煩惱證悟的人,是不可以把女眾放在心中的。你要將老的女眾看做自己的母親,將年長的女眾看做姐姐,將年輕的女眾看做妹妹,阿難陀!你千萬要記住啊!」

佛陀回答上面的問題之後,又把荼昆、建塔等的事一一加以說明。感情脆弱的阿難陀,想到這是佛陀最後的遺誡,一陣心酸,不覺流出眼淚來,他不敢再跪在佛陀的身邊,趕快跑到園中哭了一場!

阿難陀想到佛陀將要涅槃,別的大弟子們都已開悟,唯有他,今後依誰來證悟呢?想到從今以後,再沒有恩師給他服侍,他像斷腸一樣的傷心!

佛陀看到阿難陀不在身邊,就叫人去把他叫來,又再對他說:「阿難陀!你不要悲傷!有相會就有別離,有繁榮就有衰微,我不是常對你說嗎?世間是無常的,有生必定有死,壞了的車子用修補來維持,那也不是長久的辦法,有為的色身要壞,佛陀會在法性中照顧你們。你服侍我那麼久,勤勞而能忍耐,你對我沒有什麼缺失,我將以這個功德報答你。你用心精進修道,不久之後就會離開煩惱的繫縛,能開悟證果!」

佛陀說到這裡,阿難陀感激得泣不成聲,佛陀又看看大家,對大家說道: 「諸比丘!阿難陀非常忠實的侍奉我多年,他很溫和而善良,他聽聞大法不忘,他的功德將來能在世間上發出光輝!」

阿難陀用手蒙著臉,悲泣地離開佛陀。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流淚不止,可是像這樣的流淚有什麼?要緊的是提出有關如何使正法久住的問題來請示佛陀才對,大家商量以後,又把阿難陀找回,公推他請問佛陀:「第一、佛陀涅槃後,以誰為師?第二、佛陀涅槃後,以什麼安住?第三、佛陀涅槃後,惡人如何調伏?第四、佛陀涅槃後,經典的結集,如何才能叫人起信?」 

佛陀仍像往常一樣,慈祥的回答:「阿難陀!你和大家好好記住,你們應依戒為師,依四念處安住,遇到惡人時,默擯置之,經首安立如是我聞,就叫人起信。你們依法而行,就是我的法身常住之處!」

佛陀的話,大家聽了更感動!更傷心!這是多麼有權威的聲音啊!佛陀就這麼進入涅槃了!

四面八方的弟子聽到佛陀涅槃的消息,都集攏而來,阿難陀想到佛陀生前,很少有婦人能到面前來參拜,於是他就先讓比丘尼和在家信女來親禮佛身,由此可知他永遠是婦女們的同情者!

佛陀涅槃後,摩訶迦葉主持法會時,在眾弟子面前當場指責阿難陀:「餘垢未盡,不可住此。」阿難陀只得表示自己會深自反省。

當晚,他發奮用功修行,冥思默想,把一切放下,於中夜即開悟證果。阿難陀立即去找迦葉,迦葉緊閉著房門不開,只答應讓阿難從鑰匙孔裡進來。阿難陀果然從鑰匙孔進入房中,這樣的神通力證明他已經得道了,迦葉便讓他陞座,坐到獅子座講述經典。

最初結集的經典,有《長阿含經》、《中阿含經》、《雜阿含經》、《增一阿含經》,以及《譬喻經》、《法句經》等,都是這有名的第一次結集聖典大會,由阿難陀尊者誦出來的。

據《大唐西域記》記載,阿難陀在涅槃之前離開了摩揭陀國,前往毗舍離國。這時摩揭陀國的阿闍世王正要和毗舍離國開戰,阿難心想,如果在摩揭陀國入滅,遺骨就不會分給毗舍離,如果到毗舍離入滅,他們也不會將遺骨分給摩揭陀國,所以他打算在兩國交界虛的恆河中間上空進入涅槃。

當阿難陀在渡過兩國之間的界河時,便從船上飛升到空中入放光三昧 放出種種色光,進入涅槃,聖體並分成兩半,使骨灰舍利分別落在河的兩岸。兩國國王於是各自拾取舍利,在自己的國內建造佛塔供奉,一個是在毗舍離城北方的大林重閣講堂,一個是在王舍城外竹林精舍的旁邊,稱為阿難尊者半身舍利塔。

摩揭陀和毗舍離兩國因為阿難陀入滅的因緣,遂釋嫌修好,不再戰爭,救了千萬人的生命財產。阿難陀尊者的犧牲,真是偉大崇高!

雖然阿難陀尊者入滅了,但他對佛陀的功勞,對佛法的貢獻,以及溫和善良、謙虛忍讓的聖格,永遠活在佛弟子心中。 

須菩提-解空第一

在佛陀座下,一千二百五十個大阿羅漢的弟子中,真正懂得空的道理,能體證到空的妙義的,就是解空第一的須菩提尊者。

須菩提尊者誕生那天,家中所有的財寶、用具都忽然不見,全家非常憂心,並請相師來卜卦。相師卜卦後說:「這是件可喜的事,你們家所生的是貴子,室中金銀寶物在貴子初生時會一切皆空,這象徵著他是解空第一的人!就為他取名『空生』或『善吉』,他將來不會被世間的名聞利養所束縛。」

相師的話,安定了全家人的心,嬰兒出生後三天,尊者家中的財寶和用具,又恢復原狀,從此有人稱他「空生」,也有人稱他「善吉」。  

布施的小慈善家

須菩提幼年還未皈依佛陀之前,他對世間的看法及待人處世,就已與眾不同。

他生長在富有的家庭,父母對他萬分愛護,但他從小就不願做金錢的奴隸。父母給他的錢,他隨時拿去救濟窮困的人。

他童年就開始閱讀和思維當時印度宗教和哲學的書籍,使他對人生問題,有了更進一層的覺悟,他常常對父母說:「宇宙一切森羅萬象,好像都映現在我心中,可是,我的心中又像空無所有似的。假若世上沒有大智大覺的聖人,誰也不夠資格來和我討論解脫者的心境,誰也不明白我心中的世界。」 

歸投佛陀的座下

有一次,佛陀在須菩提的故鄉佈教,鄉人紛紛傳說,佛陀是一切智人,論智慧,世間無人能比。

他的父母和鄉人,都皈依了佛陀,須菩提納悶著,家中一向信仰傳統的婆羅門教,現在為何父母會隨鄉人輕易的改信宗教?

有一天,須菩提的父親告訴他:「空生!你常常自以為很有智慧,已經了解到人生的真理,但你和佛陀相比就差太多。佛陀不但有大智慧,而且有大慈悲和大神通,自從佛陀來到本地,全鄉的人都皈依佛陀。還想恭請佛陀到家中供養,希望你在佛陀面前,能息下狂妄的心。」

須菩提心中不服的回答:「你們眼中的佛陀,自是一切智人,但在我眼中,也許就很平凡了。」 須菩提雖這麼說,但佛陀究竟是怎麼樣的人?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感動力?他等不及佛陀到他家受供時再見佛陀,利用夜晚偷偷的先去看佛陀的樣子。

須菩提走到佛陀說法的地方,佛陀正坐在高高的法座上說法,四周亮著火把,下面跪著千萬聽眾, 這不像是人間的人,這相貌太圓滿了,太莊嚴了,佛陀應化的身相,超過須菩提的想像之外。

佛陀說:「世間是不應該相爭的,本來就沒有人我的分別,大家合起來就是一體。」

「一切法都是從因緣和合而生的,沒有一項東西能獨立存在。我和一切法既是互相依賴生存,施慈悲恩惠給眾生,看起來像是為人,其實對自己有著莫大的利益!」

佛陀的法音非常慈和,佛陀說的道理令須菩提很感動。須菩提擠在大眾中,偷偷的向佛陀合掌,表示敬意。 佛陀說法後回信眾準備的靜室休息,須菩提徘徊在門口,他想見佛陀,但又沒勇氣。

佛陀知道須菩提的心意,站在門口問:「你是誰!到我房中來坐,我和你談談!」

「我是須菩提,希望佛陀收我做出家的弟子!」

「我早就聽說你是村中最聰明的青年。很好,真正聰明的人,對佛法也才能真正的信受奉行。你父母知道嗎?」佛陀慈悲親切的問。

「我想我父母知道一定會很歡喜,我很榮幸得到佛陀做我的老師。」

佛陀很喜歡須菩提,從此須菩提成為佛陀僧團中傑出的弟子。 

乞富不乞貧

須菩提出家後,過著三衣一缽的生活,每天上午到街坊托缽乞食,下午就跟隨佛陀聽教參禪。

比丘們出外托缽乞食時,都遵照佛陀的法則,次第行乞,無論人家施捨與否,都必須經過。

可是須菩提的乞食生活,和大眾不同,他總是一個人威儀齊整,行止安詳的去找乞食的對象。 原來須菩提喜歡到富人家乞食,若見房屋矮小,或知道屋內主人經濟窮困,他決不去托缽。無論多遠的路,他都要趕到富人家去,否則他寧可餓著肚子不行乞。

須菩提乞富不乞貧的原因是,窮苦人家難以維持自己的生活,哪有多餘的飲食供養我們?即使他們願意發心,也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我們沒有糧食救濟他們,哪能去增加他們的負擔?而向富人乞食,區區一餐之施,富者毫無所謂。因此我乞富不乞貧。

在僧團中,須菩提是乞富不乞貧,大迦葉則是乞貧不乞富。大迦葉解釋:「出家沙門,守道行法,這就是人間的福田,我們受供,是給人們增長福慧的機會。向貧窮者乞食,讓他們種福田,免除他們將來窮困。」

佛陀知道後開示:真正的乞食法,是不擇貧富,不分穢淨,嚴肅威儀,次第行乞。  

般若會上涕淚悲泣

須菩提在佛陀的僧團中,修道聞法,非常熱心。尤其是四處十六會的般若法會,須菩提如不去其他的地方教化,從不缺席。

有一次,佛陀在祇園精舍預備講說《金剛般若》的時候,千百位弟子從城中托缽乞食回來,次第圍繞在佛陀四周,佛陀閉目靜坐,沒人敢向佛陀發問。

這時,須菩提了解到佛陀心意,便向佛陀頂禮後,恭敬問道:「佛陀!弟子們都知道您最善於愛護我們,但對於善男信女如何安住菩提心?如何才能降伏紛擾的妄念?懇求佛陀慈悲,為大眾宣說!」

佛陀回答說:「如何安住於菩提心,不受妄念的紛擾,就是在布施時,要行無相布施;在度生時,要行無我度生,就照這樣安住,照這樣降心!」

『無相布施,無我度生』,須菩提深深了解這樣的道理和義趣,他感激佛陀的法恩,歡喜得涕淚悲泣,長跪佛陀座前說:「佛陀!自從我做人以來,如此甚深微妙的法理,還是第一次聽到。從此,我、法的二執,再也不能纏繞我;我、人、眾生、壽者的四相,再也不能束縛我。離一切執著,才能見到空理;離一切名相才能見到人生。我今天已體會佛陀的心意,像是真正認識了自己。」

須菩提尊者開悟了,從此被稱為解空的第一人。

須菩提在佛陀教導下,明白宇宙人生的事物是因緣和合的,一切是因緣所成,一切也由因緣所滅。因緣,就是「空」的最好注解。

空,不是空了沒有的空,不是空空洞洞的空。空,不離開因果事物而有空,空不是破壞因緣生法的,空是充滿了革命性和積極性。

 空,是大乘佛法的義理;空代表了大乘佛法的精神。不是佛陀的弟子,固然不能了解到空理,就是佛陀的一般弟子,也很少能懂得空的妙義。須菩提常常慨嘆知道空的人太少了。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