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的生涯(2)

◆繼如法師講於紐約大覺寺

●麥錠光 .麥黎麗明錄音

●編輯組整理

 

中國佛教最弱的毛病就是在早期的環境中,沒有辦法找到完整的、詳細的資料,今天學佛就不一樣了,除了教內能提供各種資料之外,還有很多人以現代的治學方法,使學佛的人在工夫上能做得更精確,更細緻。過去的人就是學佛十年,也沒有像現代人學佛一年所得到的資訊多。由這個角度來講,大家在學佛上可以說是很幸運的。過去的僧伽,即使下了幾十年的工夫,在某種經義上仍然沒有辦法突破,沒有辦法超越。今天的我們就不一樣了,只要把資料收集得完整,下兩三年的工夫,佛法的系統你就能夠瞭解,對於經論你也能夠瞭解得清清楚楚,這樣佛法的精髓才能融匯貫通,並且溶入自己的生命,當你面對事情的時候,這種思想才會派上用場,所以研究佛理是修行最重要的一環,你如果有了這種基礎,才能突破佛法上的知見,才能用這些知見來修正自己的行為,「修行」就是「修」正自己的「行」為。學佛就是要在法意上見到其同點和不同點,然後詳加分析。佛教最大的毛病就是太過於圓融,善惡不分,深淺不變,邪正不知,矇矇矓矓地以為是融匯貫通,其實在佛法不是這樣講的,要做到阿含經裡講《向善之後而得解脫》,這樣才能融貫。佛教是人間的一種教育,如果融貫之後還流俗、還神秘,成為一種神教式的信仰,如此一來佛教想要發揚光大就難了。

宗教最重要的是加強教育傳教師而非信徒。在這個年代裡,某種宗教的傳教師他們的學問非常淵博和精專,那種宗教自然很興盛。我們來看看基督教,他們也有很多的活動和信眾,照理來講傳教士的工作量很重,但是他們只要一位傳教士就可以照顧一個教堂。佛教就沒有辦法這樣了,有些甚至要五、六十人才能夠共住一個道揚,才能夠為宗教延續。其毛病在於今天我們仍沒有突破宗教教育的水平。不過,再過十年、八年就不一樣了,到那個時候我想佛教應該會出現很多有相當魄力的傳道士。個人在研究佛教的道理之後,深深感覺到一樣東西如果你不學則罷,一旦開始學習,就欲罷不能,如此下工夫鑽研,經過了一段時間,再試其他的經典時自然容易明白。

研修佛法有八點的基本認識:

一、佛教是不供神教的宗教

佛教是不供天,不供鬼神的。為什麼佛教會和天和鬼神連在一起呢?這要從佛教的歷史和發展講起,在這裡我們暫時不討論這些,希望透過這次的講座使大家能理解一些佛教的背景,譬如「供果」「供食」,在南傳佛教的國家 (泰國、鍚南、緬甸等)只有給出家人吃,沒有人拿來供佛。出家僧眾托缽回來或信眾拿來供養,出家眾接受供養之後,如果還有剩餘就讓供養人帶回去吃,並沒有像中國的道場,供桌上經常擺著很多水果,說「這是供佛的」。這種情形在中國流傳已久自有它的無奈之處,我們要瞭解這是「無奈」而不是「真理」。現在學佛最重要的就是如何突破佛法的智慧,如何使佛法的根紮得既深又堅固,唯有把根紮得深固,枝葉才會茂盛。長久以來佛教一直忽略了教育,如果在教育中沒有辦法突破其思想,講修行是怎麼也修不起來的。

在我的同修之中,我不敢講自己很有修行,但是很多事情我很清楚,我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如果你要供天或供神,好吧,我也尊重你,由你供吧。這是活在這個年代的無奈,將來我們的信心堅定,這些供天供神的形式我們就可以改正過來,這也是一種智慧。

再如飲食,佛陀的僧團當年沿門托缽時,托到什麼就吃什麼,有時托不到食物,不起分別連馬麥也吃,這才是因緣。不管好壞都吃,也可以說瞭解了生滅法則。佛陀的教義是合乎中道的,剛開始的時候佛陀在苦行林修六年的苦行,一天之中有時只吃一粒麻,那才是真正的極端,之後佛陀也覺悟到不應該有這種極端的人生。

現在請各位看看地圖,讀地理的人他會告訴你地理非常重要。的確也是如此,沒有地圖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出了門可以用「舉步為艱」這四個字來形容,同樣的 讀歷史的人,也會告訴你歷史是多麼的重要,如果你不懂得歷史,自然也不會知道自己的祖宗從那裡來。

佛教最初是從印度發展出來,公元前三世紀 (阿育王朝時代)傳到鍚南,然後傳到爪哇,由爪哇再傳到泰國、緬甸、柬埔寨等地。這些地區發展出來的都是大乘佛教。佛教傳到泰國,可以找到真正證據的,只有八百年的歷史。傳到爪哇有七百年的歷史。在一九八四年間幾位朋友帶我到柬埔寨,訪問當地的佛寺,結果看到佛教正面臨毀滅的邊緣,越共入侵,出家人有的被殺,有的被逼還俗,還有的遭受到破壞摧毀,留下幾位年老的出家人守著廟。今年的一月我到泰國曼谷,他們告訴我,柬埔寨現在已經沒有出家人了,那邊來信要求泰國政府派一些出家人去弘法傳教。這種佛教面臨被毀滅的情形不僅是發生在柬埔寨,在泰國、鍚南等國家也曾經發生過。佛教會面臨這種情形的問題雖然很多,但是自己內部教育不足也是一大因素,加上外來許多的排他性。

越南的佛教可以說是從中國傳過去的。漢朝安士高來中國傳教,翻譯經典等,根據印順導師的研究報告,安士高是伊朗人,他陸陸續續翻過來的經典稱為小乘經典,一直到唐朝的時候才開始大量的翻譯佛經,大乘佛教的思想比較能夠適應中國,因而興盛流傳起來。

阿含經翻譯成中文大概是公元四百到五百年之間,阿含經是一部很重要的經典,一共有四部,分別是:中阿含、雜阿含、長阿含和增一阿含。阿含經可以說是佛教最原始的語錄,是佛與弟子之間的一種交談和學者之間的辯論,是一種生活裡面最好的交流。按照天台判教「藏通別圓」或「小始終頓圓」來講,這是沒有錯的,但是若按照經典的判教方式則有些出入,例如華嚴是第一期,法華是第幾期,這是有一點顛倒。中國佛教那一部經典是由那一位法師翻譯,在什麼時期翻譯,會在經典上記錄下來。釋尊示涅槃後約一千二百年,佛教中的密乘經典才開始大量翻譯到中國來, (就是 說在這之前,密秘經典已經隨著佛經陸續傳入中國),當時印度的佛教開始接近尾聲,而大乘在中國非常流通,請各位想一想,佛教大量的密秘經典在佛陀入涅槃之後一千二百年才傳到中國,翻譯成中文,在翻譯的過程中,是不是完完全全地依照當年佛陀所說的記錄翻譯過來呢?我們不能說不是,但是成份已淡了許多,如同賣牛奶的,在牛奶中不斷地加水,水加得越多,賣的錢也越多,但是牛奶的成份,是不是會隨著加得越多的水而變得更淡呢?今天學佛,有些人常在顯密之間,在宗派之間爭論不已,各自認為自己所修的法門在佛教中是最殊勝的法門。同樣的,現在我也不能告訴各位「阿含經是最好的經典」,這樣一來又變成我是在孤立自己,不過依據歷史資料所示,我提供各位這一方面的資料,希望各位先看一看什麼是根本的東西。越根本的東西越接近佛陀當年所教,對解脫會越有作用。

「阿彌陀經」在這個年代非常普遍,許多人把這部經列為早晚課誦的功課,《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正道分》,這些是三十七道品,我們只是在念它的名號而不知其意,這些在「阿含經」裡都有詳細的記載,可以說整部「雜阿含經」都是在講這些內容。如果你念「雜阿含經」三年,包你滿腦子都是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正道,到那個時候你還會去想什麼七寶羅網,什麼黃金為地的嗎?這些當然是有意義的,但是它只是一種理想的意義,而非一種解脫的理念。我們研究經典,自己要知道自己拿到的資料作用大不大?如果意義和作用不大的話,雖然你深信不疑,但是在生命裡面還是缺乏解脫的力量。

由上面所講,我們知道佛的教法是一種不共神教的佛法,所以我們要瞭解什麼是相同點,什麼又是不同的地方,尤其是佛陀當時的教法和佛教以外的教法,它們有什麼不同的地方,今天我們瞭解了佛教的道理之後,就能理解當時佛教我們的道理有沒有違反的地方,若想對這些要有所瞭解,就不得不對佛教有所探研,上面所講的都是根據印度佛法以及祖師大德們的開示,加以分析之後才介紹給各位的。

各位要知道,若想瞭解佛法就不能不明理,不能沒有方向,唯有明白了道理,掌握了方向之後,才能在眾多的學說裡面理出一條頭緒,進而得到我們需要的東西。明白這是一種方便,以方便來達到我們所想得到的目標,所以我們不能因為方便而無諍,以為佛教講「無諍」,就一切都不用再辯,不用再爭了,如此不分善惡邪正,深淺不分。要知道在法意上是不可以這樣含糊的,「無諍」當然是好事,如果我們真正不去諍就會形成無慧,無慧就是道理不分,矇矇矓矓地把一切混合在一起以為這就是佛法,以為這是一種向上的善法,是能夠解脫的,這種都是沒有經過辯義,沒有加以瞭解其間的共同點與不同點。

印順導師講過一句話,導師說:「要掌握佛理而達信念上的堅固,非精研不足以融貫。」現在很多人常講「中道、圓融」,事實上「中道」不容易講,非精研不足談圓融。

佛法的淵源是佛陀成正等正覺,所知所能,是在人類作為一種出發,使我們有機會導入正覺,到底佛陀導入了一些什麼正覺呢?佛教有其常規和適應性的方便,如果從地圖上來看,就可以看出來佛陀當年傳法的地方,其空間實在很小,佛法廣為流傳之後,為了適應當地的環境,加以學佛法者離師 (佛陀)又遠,其間的變化不可說不大,如此代代相傳,變化也就越大,變化越大傳統自然越難突破。什麼是「傳統」?「傳統」是以為過去這樣子做,現在也必須依循著軌跡去做,突然間稍作改變,我們就受不了,沒有辦法接受。這些都是沒有理解流變的過程的結果。例如佛教講「無常」,什麼東西都是因緣所生,因緣變化而有所改變,那麼當我們看到變化時正是無常的結果。學佛聽經聞法除了「聽」「聞」之外還要懂得「消化」,不懂得「消化」的人就會變成「退化」了。

佛法八萬四千法門,門門可通,有的人講求行持,有的則著重念佛,更有的專門坐禪,這些都有過份偏重之嫌,所以印順導師也曾提出八種知見,導師說:「我尊重中國的佛教,我更著重於印度的佛教。」這句話也不是說印度的佛教傳過來的都是樣樣都好的,最主要的是印度佛教客觀學研,沒有宗派的成見,就沒有以自已喜愛的角度或宗派來看別人的宗派,以為只有自己所行持的法門才是最好、最妙的,其他的都不足取,也不足以學。除此最早期印度佛教的特點是沒有民族的感情存在,不會站在民族的立場上把佛法當人情,所以導師所研究出來的精華是非常值得我們加以探討和省思。從這裡讓我們理會佛教的發展和其間盛衰的教訓,我們也常聽人講起佛教是很好的法門,佛教具有淨化社會的作用,是很值得我們去學習的。

從前留下來的佛教可以說是一種「人情的佛教」,身為這個時代的年青出家僧,我就有責任和義務為這個時代做一些事。近年來常有人說某一種法門最殊勝,又說另一種法門也很殊勝,結果是「每一種法門都很殊勝」,讓一些外行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不知道那一門才是真正的殊勝,聽了實在叫人感嘆,這不是佛陀教育的正常道,佛並沒有強調自己的教法是最殊勝的,由此看來要有很足夠的時間,固定自己的方向,深入廣覽經藏之後才開始從事教育的工作,我想這是作為一個僧青年所應有的認知和信念。

接著我們來探討「古印度文明歷史的發展」,根據歷史的資料顯示,印度佛教分為:一、吠陀創始時代。二、梵教極盛時代。三、教派興起時代。印度的文明最早是發展在印度的五河流域 (恆河是其中之一大流域),雅利安人是一種文化流傳相當久遠的民族,這些人沿五河流域而居,慢慢地向下游遷移,崇敬日月等自然神,從山神、火神到樹神甚至動物等多神教的信仰,漸漸地物與類聚,形成了一個部落或某一民族的信仰,慢慢演變信仰婆羅門教。◆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