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都是一場空,留下來的是明慧

袁承志

本文是作者自2011年至2017年的一段真實經歷

在 2012 年以前,我對美洲印第安人可以說是一無所知。我對印地安人的概念都來自於 1960 年代的美國西部片—白人騎兵隊都是好人,而美國印地安人是一批沒有文化的野蠻人。那就是我以往的認定,可見好萊塢及媒體對我們心意識的影響有多大,而自己往往卻全然無知。

然而在 2012 年,就好在虛空中有一個看不見的拉鍊突然被打開。拉鍊打開之後,發現裡面是一個美洲印第安人的世界。一位自稱為印地安祖靈(The Great Ancestor Spirit)的高靈,引導我進入這個對我完全陌生的印地安世界裡。在之後的五年當中,我接觸到美洲原住民的歷史,生活與文化。突然間我也變成了他們的一份子。在美國西南部的沙漠中,一位印地安通靈師把我當成是他的兄弟。在這個新奇的歷程中,我發現印地安文化是一種結合了人性與自然生態的共產文化。在他們心目中沒有土地與財產的觀念。財產是大家的,土地是上蒼讓人類用的。一般而言,印地安人是直心腸,心裡有什麼就說什麼。與他們交往中,人與人之間客氣話與態度是少有的。

反而是那些從歐洲來到美洲的白人,以新式的火砲,武器來奪取原住民賴以為生的水土資源。並以殺戮滅族的野蠻手段,把印地安人趕到荒漠中鳥不生蛋的集中營裡。然後給這些集中營取了一個名字叫「印地安保留區」。因為印地安人的文化中沒有文字,他們以人言為信做為溝通的基礎。而西方人則以法律、文字、條款做為互信的基礎。嘴巴講的不算。因此當年很多印地安人根本不知道他們與白人簽的是什麼協定。

從2012到2017的五年裡,我對印第安人有了比較深刻的認識。在這幾年中, 我不斷地尋訪印地安人居住的地方,也就是所謂的印地安保留區。對美國軍方而言,保留區就是戰俘營的代名詞。在這幾萬多公里的旅程中,我進出荒漠,站在印地安人被集體處決的墳場中,傾聽原住民道出他們心中的痛苦,無奈與憤怒。他們也只有對我這個來自東方的華人,才能夠自在地說出內心深處的真心話。

在這段時日中,祖靈不斷的利用機會,把我內心深處中一些隱藏著的黑暗面及習性,在適當的時機把它們掏出來,赤裸裸地呈現在我的面前。讓我無法隱藏進而必須面對。使我看到了自己內心深處貪婪的心。也看到了內心深處自以為是,「我是人非」及對自我的執著。也更加了解到,從「我是人非」之中,會生起強烈的瞋恨心,殘酷的報復心等等。也更能夠體會到自己的無知和自以為是的源頭,也就是老子說的「人之大患在於有身」。人之大患在來自於對自己的認定,但自己卻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找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的源頭。祖靈利用不同的機會讓我去面對、反省、化解與改正自己的內心。當然,是否接受的決定權還是在我,祖靈從來都不強迫我要做些什麼。在這個過程中,也讓我了解到對自己靈性提升的重要。能夠警覺到自己想要提升靈性,就是覺性的呈現。也就是儒家在宋明理學中所說的致良知與致良能。 

對了,引介並勸我學習宋明理學的也是祖靈—印地安祖靈。

三年前靈界導師—祖靈曾建議我考慮把學到的經驗與心得寫成一本英文書, 用來教化歐美的西方社會。2017 年六月,當我花了三年時間,寫了十幾萬字的中文書即將完稿時,祖靈卻突然問了我一個問題: 

「袁先生,您寫這本書的時候,是以你的心,還是用我的心在寫?」

祖靈問完後,我突然有一種通透的感覺。不到一秒鐘的時間,我直斷回答說:「我決定把寫好的書放在雲端,不會帶回人間。同時我也不考慮出版這本書了!」

當時祖靈勸我不要立刻做決定,不妨好好地再思考一下。 

我不經思索立即回答說:「這是我的決定,這本寫好的文稿就放在雲端上!」此時我全身自在無礙,整個心頭通透明達清安,沒有任何罣礙之情。有趣的是, 在這短短的過程中,自己完全沒經過大腦思考,所有的回答都是直截了當。我當時也不知道,為什麼當下會做出這個直覺而非理性的決定。 

過後我清楚地了解到,在我以自己的認定,認知寫這本書的時候,我就已經陷入了流轉的巨輪之中,然而自己卻完全沒有感覺。如果我執意要把這本書寫完,然後審稿出版,那麼我就完了!我就會陷在美洲印地安人、歐美白人、基督教、天主教,陷入殺戮、流放、對錯、正義、報復、平反…,這些沒完沒了的是非對錯,無止境的輪轉裡面。那麼,我就永遠也出不來了。

當我決定把這本中文書的文稿留在雲端的時候。我的心也同時跳出這個印地安世界。

在跳出時,就隨手把這支無形無相的拉鍊在虛空中關起來了。拉上後回頭一看,什麼也沒有,印地安人,騎兵隊,保留區,…,全部消失無蹤,心頭只是一片安然通明的靈空。

與祖靈對話的這個結局,是我以前從來都沒有想到過的。

過了幾天,就去請教一位我所尊敬的大師兄,他聽了之後告訴我,這就是禪宗公案中所說的「了悟」。

我恍然大悟,這就是公案的作用。它居然發生在自己身上。而敲我頭的這位禪宗祖師大德居然是一位無形無相的印地安祖靈。

當一些朋友與同修知道這件事之後,就要我讓他們看一眼這本書的電子檔。 

我回答:「饒了我吧!多一個人看,我的罪業就多增加一份。」

現在回頭審視能夠迅速做出這個直覺性的決定,應該是本著源頭來的智慧。我終於瞭解到,這才是我靈界師父引導我在印地安世界中走這趟路之目的。 

祂讓我有機會學習,修練,更清楚的認知到自己內心中的缺陷。讓我能更了解自己內心及體悟宇宙真理與明慧。在這個過程中,沒有經典與文字,但是我接觸到的,可以說都是佛法中所傳遞的訊息。

在回到自己原來的世界之後,我決定繼續努力禪修。我還是以前的我,然而在過去的幾年之中,藉由印地安人的經驗,對自己的內心與人性有了更深刻的瞭解。五年前一隻無形無相的拉鍊在虛空中打開,我跳進了印第安人的世界裡。當我突然覺悟到,這個令我有深刻感受的情境,只是由心中所投射出的幻境時,我當下就毅然地從這個幻境中跳出來,把拉鍊再拉起來的同時猛然發現,我還是那個在修佛路上的我。同時也更清楚地了解到,這個印地安幻境之旅,是我學習的過程。用完了就該放下,用不著流連其中,而唯一留下來的,是自己體悟到的明慧。

現在,我深深地了解到,我和印地安人在一起的情境是一個幻境,是一個我心中所投射出來的境界。當然我也可以隨時回到與印地安人相處的境界中。我也清清楚楚地知道,這是我學習的心路歷程,自己要隨時隨地保持清明的覺醒,看清自己的起心動念,千萬不可對境生起執著與認定,學到之後就應自在地離開。

 這不就是佛法教導的:「見山是山,見水是水;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嗎?

 我不禁自問:那我要如何跳出,眼前在人間所處的這些幻境呢? 

在當下這個幻境中,我存在的目的又是為什麼呢? 

當了解到現在所處的世界,是一個幻化的境界時,我們可以選擇繼續留在裡面,不亦樂乎的做夢,做恩怨情仇的大夢,經歷世世代代不斷的流轉,還是當下立斷,發起出離心,努力設法跳出這個幻假之境呢?

然而跳出人間幻境之後,我面對的又是什麼?還有存在嗎?

是西方極樂淨土?還是時空俱滅的涅槃境界呢? 

看來,跳進幻境中就是娑婆,就是有。

從幻境中跳出來就是涅槃,就是空。  

 

在印地安的世界中是幻。跳出去之後,回頭去看是空。 

在印地安的世界中是有。跳出去之後,回頭去看是空。 

 

這些完全都是自心的呈現,自心的投射,一切來自於自心。修行就是讓自己能夠保持一個清明,自在而無礙的警覺心。再用這個清淨的警覺心來悟真。有了悟真的經驗,就可以知幻離幻了。

當修行人能夠自自在在地做到進出假幻之境而無礙時,就是佛家所說的空有不二,空幻一如,空有雙融的功夫。能夠做到空幻一如,就達到娑婆與涅槃不二的境界了。

釋迦摩尼說,他傳法四十九年之中,沒有說過一個字。 

這次在祖靈的安排下,我親身體會到:當自我意識(Ego)不存在的時候,是沒有辦法寫字的,一個字也寫不出來。所以我把這本十幾萬字的文稿放在雲端,應該也算是合乎佛法的精神吧!(好大的一個 Ego!)

在 2012 年,祖靈引導我進入美洲印第安世界時,我做夢也不曾想過,自己會經歷這段靈性修練的過程。現在回過頭來看,這不就是金剛經中所說的:

佛法即非佛法。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 若見諸相非相, 則見如來。 

居然我對金剛經的體驗是在美洲印第安世界中所感悟到的,有人說為什麼祖靈不早幾年就告訴我這個學習的過程與目的,還讓我白寫了十幾萬字的文稿。 

我的回答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沒有努力哪來的收穫?沒有流血哪來的經驗。自助者,天助也。

講白了,只靠著幾萬公里的旅程與十幾萬字的文稿,在五年內就能換來這份靈性的通透與明慧,那可是絕對、絕對值得的。

圓覺宗華藏祖師勉勵弟子曰:

我本無形亦無相 無形相中幻此身

留與有緣淨信者 奉勸同修金剛心

 

祖靈亦曾告示曰:

I am formless I am shapeless; I am pure energy with great wisdom.

(我本無形亦無相, 我是具有大智慧之能量體。)

終於了解到在這幾年中,祖靈運用各種機緣讓我體驗金剛心。而這整個過程就是緣起性空,也是性空緣起。

感恩祖靈菩薩!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