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佛法要敢於面對煩惱

我很喜歡讀《做個喜悅的人》這本書,也推薦給不少人,但這些人中有多少人認真讀過的?我想應該不多。記得我曾把它推薦給一個在網路上認識的朋友,隔一段時間後兩人聊天時,我問他讀得怎麼樣?

他說:「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看到書名,就沒有讀下去的心情了。」

我雖覺得有點奇怪,但也沒繼續問,我知道不少修行人,並不認同喜悅作為佛法修行的目的,也許是覺得喜悅這個目標太小?又或者認為人生無常,三界如火宅,所有的快樂都是稍縱即逝,完全不值得追求?如果把快樂等同於人類各種本能欲望的滿足,我以為這種快樂,並不等同於喜悅,喜悅是當人的煩惱減輕到一定程度之後的感受,而且喜悅可以作為佛法修行的目標,是依據於四聖諦的,四聖諦(苦、集、滅、道)中的滅,是指煩惱的止息,而煩惱的止息就是喜悅,就像當初跟佛修學,最終完全止息煩惱的阿羅漢都是歡喜無限,可見喜悅作為佛法修行的目標,一點也不小。

修行佛法的要訣是如實觀,也就是要面對現實,但這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難,人利用酒精來麻醉自己、通過各種感官欲樂來暫時忘記自己,我看大多是不願意面對現實的表現,因為現實不能盡如人意,存在許多煩惱。人不願意面對現實,是極其普遍的現象,大部分的人只因缺乏心力鍛煉,導致煩惱耐受度太低,但也有些人是因為現實中的煩惱太沉重,這讓我想起電影「禁閉島」中的安德魯。

電影「禁閉島」的故事發生在1954年,當時治療不聽從管理的精神病患,主要方法是額葉切除手術,但手術切除後,人會失去很多功能,包括很大一部分的性格,幾乎就是一個行屍走肉。安德魯是一名聯邦執法官,他的妻子患有精神病,但安德魯因為很愛自己的妻子而不願意送她去治療,這導致他的妻子病情日益嚴重,終於有一天安德魯出差回來,發現妻子把他們的三個孩子溺死在湖裡,在痛苦絕望中,安德魯開槍打死了妻子,自己也患上了高度妄想症,被送上禁閉島治療。島上的主治醫生不想給他做手術切除額葉,而想用一種人道的方法來喚醒他,所以給他一定的自由。安德魯活在自己虛擬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他叫泰迪,沒有殺死妻子,他們也沒有孩子。泰迪是一名英雄,來到禁閉島上追查殺害妻子的兇手,及尋找島上醫生利用精神病人做非人道試驗的證據。電影的結尾,在島上醫生的努力下,安德魯終於清醒過來,面對了現實,但是只過了一晚,第二天安德魯又活回他的虛擬世界中,在醫生準備給他做手術時,他說了一句話:「我應該如何選擇?是像怪物一樣活著,還是像好人一樣死去?」

安德魯寧願變成白癡也不願意面對現實的故事令人感歎,電影雖然不等於現實,但我並不懷疑現實中也有類似的情形,我想,這也許是修行佛法對一些人之所以困難的地方,逃離險境是人的本能,但對於內心的煩惱,卻是無處可逃,佛法認為除了敢於面對,並將其徹底解決,並沒有其他的辦法。

佛生活的時代,印度生產力非常低下,加上戰爭頻發,人民生活的艱苦可想而知,「世間是純大苦聚,實可厭離。」的思想應該是非常普遍,當初準備跟佛修學的人,應該也不少有這種思想,如果佛直接跟他們說:「修行要面對現實,世間雖無可著,也無可離。」也許這些人就跑了,所以佛只是慈悲的跟他們說:「修四念處能出憂悲苦惱而證涅槃。」佛雖沒告訴他們要面對現實,但四念處就是如實觀修行,佛並沒騙人,當初跟佛修學的許多人,都完全止息了憂悲苦惱成了阿羅漢。

阿羅漢有個稱號叫「殺賊」,賊是指煩惱,要殺賊當然不能看到賊就跑,而是要敢於和賊搏鬥,並熟練掌握搏鬥的技巧,才能將其殺之。有句話叫「煩惱即菩提」,我以為也有鼓勵修行人要敢於面對煩惱的意思,無論煩惱如何深重,只要敢於面對,都會有止息的時候,而發菩提心者不但要止息自身的煩惱,還要止息眾生的煩惱,成就無上菩提。供奉佛的大殿叫大雄寶殿,也只有像佛一樣敢於面對自己和眾生煩惱的人,才配稱之為大雄。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