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榮法師和華府佛教會

昨夜麻州佛教會的林高情師兄來電告知:「台灣的傳榮法師圓寂了,法師臨終前還常提到妳的名字。」

「怎麼可能?」

「是的,師父真的走了。」

幾個小時後接到高雄蘇成豐師兄來電說:「傳榮法師圓寂了,走得非常安祥。師父生前經常念著妳的名字和《美佛慧訊》,前不久還拿出妳們在華府合照的相片,看了又看,可見師父心裡常想著妳…。」

掛斷電話後與傳榮法師相識的往事一一浮現:

1980年左右,我與傳榮法師在華府相遇,因緣和合我們成立了“華府念佛會",恭請懺公到華府,乃至後來念佛會改名為華府佛教會,這些往事都和傳榮法師有關。

傳榮法師高雄人,家庭幸福美滿,她常思惟人生問題,嚮往出家修道生活,待三個孩子長大成人,結婚生子後,她在社會責任已了後,毅然走上出家求道之路。

1980年代我們定居華府郊區,作為一個學佛者,離鄉到異邦,自然很想親近道場和善知識,有一天我在超市看到一位出家人,自然非常興奮的上前致候,出家人告訴我他來華府探望孩子,問我本地可有佛教寺院?我想了想說,最好的方法是交換電話,待我找到資料一定和師父連絡,這位出家人就是傳榮法師。

當年華府地區並沒佛教寺院,有的是一位葉簡金居士(後來我們稱她葉媽媽,葉媽媽已於七年前在萬佛城出家)把客廳布置成佛堂,讓大家去禮佛,由於是家庭式的,加以葉府在維州,開車去一趟至少一個多小時,我知道有這個地方,但沒機會去。

與傳榮法師見面後,我依葉媽媽留下的電話和她連絡,對方聽了非常訝異說,她回台灣住了半年,昨夜才回來,怎麼這麼巧?

就這樣,我們約時間去葉媽媽家了解情況,其後大家分工清掃半年未用的佛堂,在葉媽媽登高一呼之下,每周日上午大家聚在佛堂,由傳榮法師領著大家共修,當我們在佛堂念佛,繞佛時,葉媽媽領著媳婦悄悄地在後面準備午飯,葉媽媽親手做的素菜,總是被我們吃得精光,葉媽媽常說法輪未轉食輪先轉,要渡人學佛先要讓人吃得開心歡心~。中午休息片刻後傳榮法師再為大家講開示,他非常謙虛,常說自己沒讀什麼書,怕講得不好,結果他深入淺出,把阿彌陀經講得生動而易懂。

葉媽媽家每周日的共修人數越來越多,傳榮法師建議大家組織念佛會,華府念佛會因應而生。

傳榮法師非常精進,雖然出門在外,但他的日課不斷,有一天我去看他,他要我和他一起拜八十八佛,那是我第一次拜佛拜得汗流浹背的,而師父穿著海青和縵衣,卻氣定神怡,不見他額頭冒汗!

其後因為成豐師兄換工作搬到麻州波士頓,師父有緣到麻州並和麻州佛教會普賢講堂結法緣,帶大家念佛共修,麻州佛教會禮請傳榮法師為導師,經常和師父在一起的蓮友說,師父是位精進不懈,老實用功的修行人,每日禮佛六百拜以上,從不懈怠。九○年代師父每年都到普賢講堂駐錫月餘,帶領大眾念佛,老實修行,爲大家打下良好基礎。此外師父把收到的供養全捐出,設立了麻州佛教會慈恩基金,救助急難所需,開啟了麻州佛教慈善之門。

師父常說,念佛,念佛能消業障,佛經講,念一句佛號能消恒河砂數的罪,末法眾生,欲摧如此重障,而見佛身,談何容易,一切法門皆是自力,唯淨土念佛法門,合自力與佛力,求其帶業往生,始有希望。也許有人會笑念佛法門是老太婆在念的,實則法無高下,以能當生成就者為佳,猶之藥無良窳,以能對症起苛者為上,華嚴會眾,尚須普賢十大願王導歸極樂,末法時代,如非大權應世之人,何能捨老實念佛而能成就。善導大師也說:「如來所以興出世,唯說彌陀本願海。」

六年前傳榮法師回高雄隱居,他說他年歲大了,跑不動了,還是回高雄好好準備往生資糧,這段期間麻州佛教會常有佛友回去探望,佛友探望回來都會捎來法師近況,或鼓勵我繼續為佛教志業努力,或叮囑我要養護色身,去年十二月有佛友告知傳榮法師的情況和惦記之情,我還計劃一月回台時要找時間去看師父,結果……~現在,我只能致電請高雄佛友替我在師父靈前上香致意了。

傳榮法師往生,大家自然是不捨萬分,但是師父的示現也給了大家最好的啟示- 老實修行,功不唐捐。願傳榮法師早去早回,乘願再回娑婆,廣度有情。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