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聽思緒(內觀):十之七

Listening to Thought
                                       by Ajahn Sumedho

慈力譯

我們敞開心胸,以「隨它去」的方式,把注意力放在一個定點上,並看著它;或者作一個安靜的旁觀者,注意心念的來去。在這種內觀中(Vipassana),我們用三個特質(即「三法印」) — 改變的(無常)、不滿意的(苦)、不是我的(無我),去觀察心理和生理的現象。要從看不見的壓迫中釋放我們的心,如果我們執著在任何微細的思想、恐懼、懷疑、憂慮或憤怒時,我們不需要去分析它,也不需要去猜測什麼原因,只是全心專注的看著它的現狀。

如果你下意識真的害怕某些事情,不要只是逃避它,最好注意那個傾向,試著擺脫它。全神貫注在你所害怕的事物上,仔細的思考,並且內聽你的思緒。這不是分析,只是把恐懼帶到那並不真實的尾端,在那裡,恐懼變得如此荒謬而可笑。或者內聽各種欲念的升起,瘋狂的說:「我要這個,我要那個,如果我沒有這個,我不知道我要做什麼……」。甚至,有時候心裡會尖叫道:「我『要』這個!」,你也能夠聽到那個聲音。

我正「讀」到前面所說的那些內容,包括你們彼此大叫的地方,及隱藏在內心深處所有被壓抑的情緒;這雖是一種宣洩的方式,但缺乏智慧的覺照,主要是欠缺內觀的技巧。內心不安穩時,必定受到最可怕的思想的侵擾。此時不妨面對我們所害怕的念頭,但不是盲目的,只是非常自然的內觀心理的各種狀況。

現在我們開始學「隨它去」的方法。在練習時,不要四處張望有什麼新鮮的事情發生,只是感覺到某些事情百般困擾你,讓你脫身不得,你想去擺脫它們,甚至希望立刻中止它們。

針對問題所在,仔細思考並用心傾聽,就像你正在專心傾聽站在籬笆那頭的人訴說些什麼,如一些愛聊天的老漁婦們講個不停:「我們做這個、做那個……」。現在,練習向內傾聽這個(困擾或問題),把它當作一個聲音,遠比只是執意評斷它強,或說:「不!不!我希望那不是我,那不是我的真實本質」;或試圖把這個聲音關掉,並說:「哦!你這個舊包袱,離我遠一點吧!」我們都有這種傾向。那是一種自然現象,不是嗎?那不是指一個人。

我們都有這種自找麻煩的傾向 – -「我工作努力,但沒有人感謝我」,這也是一種現象,並不是專指某一個人。有時,你生氣是因為別人沒有把事情做得十全十美。甚至當他們做對時,你也認為是做錯了,那也是另一種心理狀態,也不是指某個人而言。在脾氣暴躁時,不妨把這種生氣的心理當作一種現象 – – 它會改變的,它是使人不滿意的,但它不是一個人。另一種恐懼的心理,譬如遲到了,你會擔心別人對你有不同的看法,擔憂他人的想法,這也是一種心理現象。從另外一方面來看,如果我們準時出席,卻有人遲到,我們也會想:「他總是遲到,難道沒有一點時間觀念嗎?」

我們習慣把以上所說的這些小事情帶進意識中。對這些小事情,也許你會把它們丟到一旁,不加理會,因為它太微不足道了,一般人不喜歡被生活的瑣事牽絆;但當我們長久不加理會後,這些芝麻小事,經過時日的壓抑,最後將變成燙手的山芋。到時,才感到事態嚴重,已懊悔不及了。推究原因,就是疏忽日常的各種現象,對瑣碎或可怕的事情未加覺知。

另外,有一種猶豫的心態是,從來不知道要做什麼,最好小心中止這一向都不明確的狀況。在不執著任何特殊事情時,儘管放鬆自己的心。如果反覆再三的問自己「我應該做什麼?留下或離開?練習安那般那或修觀?」這時,不妨內觀自己的心。問自己許多不可解讀的問題,如「我是誰?」,在你思考前,注意那個「誰」字。在你想「誰」之前,只注意空白的心,並警覺的閉上眼睛。接著問:「我 – 是 – 誰?」,然後再問問號後面的空間。其實思想的來去都是因「空」而起,如果你只是被習慣性的思想所攫取,不能看見當下生起的念頭,除非你覺知自己正在思考,你才能抓住思想。所以在你確定思考之前,先攫取一個念頭的開端。你不妨設定一個嚴肅的主題,如「誰是佛陀?」,仔細想,你就可以看見端倪,或一個思想的形成及其終結,或周遭的空間。

寧願用正確的眼光內觀思想和概念,也不願一味的反應思想。例如,你正在生某人的氣。你想:「他就是那麼說,他說那,他說這,然後他做這…然後…」一件接一件的挑剔,你由這件事想到另外一件事,厭惡的情緒,接連不斷;相較之下,寧可設定在相關的思想和觀念中,如「他是我所遇見最自私的人」,最後,一片空白。如果又起這樣的念頭:「他是一個壞蛋……。」然後你會察覺自己很可笑,不是嗎?

當我第一次到Wat Pah Pong (跟隨Ajahn Chah修行的地方),我內心總是充滿了怨氣。每次我感到沮喪,是因為我從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而且我不想去遵守那裡的許多規矩,我只是兀自在一旁發火。但Ajahn Chah還是繼續講,在寮國他一次能開示兩個小時,我的兩膝早已疼痛不堪!所以我想「你為什麼不停止開示?我以為佛法很簡單,為什麼你卻滔滔不絕的講?」,我變得對每個人都吹毛求疵,然後我開始內觀這個易怒的、好批評的、卑鄙的、怨恨的自我,「我不要這個,我不要那個,我不喜歡這個,為什麼我要坐在這裡?…」,叨叨絮絮的說個不停。然後我又繼續想:「那是一個蠻不錯的人說的話嗎?那個總是充滿抱怨和批評,喜歡找喳兒的人,是你想倣效的嗎?」「不!我不想成為那樣的人!」但是我必須真正的瞭解自己的心態,遠勝於只是相信它。

人,總是太看重自己了,我是重要的人物,我的生命是寶貴的!所以我必須分秒必爭。我的問題太重要了,我花了絕大部分的時間應付我的問題。人總是自以為非常重要,所以才小心翼翼的想,我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我的問題非常重要而嚴重。當你有這種想法時,實在很可笑,因為你知道自己事實上並非如此重要 – – 沒有人是例外的。

如果你自以為是個重要而嚴肅的人,你不會正視那些微不足道而愚蠢的事情;如果你想成為好人和聖者,就必須把邪思趕出意識;如果你想成為可愛又大方的人,就必須從內心摧毀任何殘酷、嫉妒或吝嗇的心態。所以在生活中,對任何真正害怕的事情,你都要正視它。若你有:我想要成為暴君、成為一個販毒者、成為黑手黨的一份子…等思想,你都必須懺悔,不管問題的特質如何。它都是無常的、不美滿的。沒有一個特質能真正滿足你的,來了又去了,都不是它自己。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