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掩關內觀禪修日誌

韋琪


今年(一九九八年)的五月和十一月,我放下繁重的工作,兩度到麻 省內觀中心作每次十天的掩關禪修,獲益良多。回來後,把兩次掩關 實況以日誌形式錄下,一來作自已的反照,二來也讓讀者們略窺內觀 禪修的法門。

緣起

首先要感謝靈鷲山紐約道場楊雄師兄的策勵,如果沒有楊師兄的當頭 棒喝,可能我沒有這次深嚐法味的禪修機會,更遑論踏上走向光明的 解脫之道。

記得早在今年年初,楊師兄在一次電話中對我說,他曾經回台北靈鷲 山道場,得到住持心道法師的特別批准,與吳鐵治師兄二人參加了一 個本來專為山上出家眾舉辨的十天內觀禪修。心道法師專程請印度的 葛印卡老師安排兩位助理老師到山上指導(台灣的其他道場如:嘉義 香光寺及印順導師的慧日講堂都曾經舉辭過同樣的掩關內觀)。這位 從九十一年開始便積極實修學佛法門的楊師兄鼓勵我,如有機會,應 該實際參加一次十天的課程,把過去從聽聞所學的理論予以實修實証 。但當我一想到要撥出十天時間閉關,真是談何容易,也就不置可否 的唯唯諾諾。

到了三月份當如火如荼的籌備青年佛教通訊中心,每年一度的周年紀 念餐會時,楊師兄又再給我一通電話,告知五月份的十天閉關課程, 將會由葛印卡老師指派唯一的兩位華人助理老師李懷光及俞燕伉儷親 自帶領,用中英文指導,是我們華人學習的好機會。鼓勵我趕快報名 參加這一期的課程。習慣了放不下俗務的我又再退縮不前的說:「六 月份的餐會是我們中心的主要活動之一,如果五月我走開十多天,可 能會影響活動的成功率。」我還深深的記得楊師兄當時反問:「那麼 如果你現在突然死亡,你有把握自己到那裡嗎?」這真是棒頭一喝!

我們學佛最重要的是求解脫了生死(不是了斷生命,而是要從痛苦煩 惱中究竟解脫),假如一生庸庸碌碌,到頭來始終對自性的徹底淨化 ,毫無把握,那真是太不值得了。何況無常隨時驟至,我突然死了, 地球仍然會轉,但我又會往何方去呢?當時馬上心中一凜,立即驚覺 生死事大,也就即時回答:「好吧!我報名參加。我提早把一切票務 、宣傳、節目等事先安排好。然後放下,好好的掩關十天,接受內觀 課程的訓練。」

當下了決心之後,一切便理所當然了。在我們中國傳統的大乘佛教法 門裡,內觀法門並不普遍,因為這畢竟是南傳佛教所教的。最近由於 太虛大師的高足印順導師提倡學習原始佛教,南傳佛教才開始在中國 大乘佛教中不受排斥,但始終未算普遍。所以當我告訴通訊中心的老 菩薩們要去閉關十天時,他們都不大清楚這是什麼法門。他們聽說這 次是去一個由美國人創辦的內觀中心,由一個緬甸出生的印度人葛印 卡傳授法門,心中不禁存疑。如果不是我平日的正信聲譽還不錯,再 加上聖嚴法師發行的「人生雜誌」、美國佛教會的「美佛慧訊」及苟 嘉陵居士參予的「佛青季刊」都曾經推薦介紹這個麻省內觀中心,這 群老菩薩一定會對我這次的禪修之行更加擔心。

第一次的十天掩關內觀,與靈鷲山紐約道場的護法蕭氏夫婦同行,在 全營一百人中,其中華人同學約有十多位。嚴謹的戒律,認真的課程 及慈悲的指導,把愚痴的我洗刷警醒,內心感動不已。當我知道十月 二十八日至十一月八日的十天課程,又有中英文雙語課程,並且由李 懷光及俞燕伉儷擔任助理老師時,我決定再次參加。在普願眾生分享 正法的願力下,聯同了各道場朋友共十六人一起驅車前往。這次全營 共六十人,華人同學約有二十多位。我很高興的在營中遇見了美佛慧 訊的主編傅麗卿居士及來自德州玉佛寺的香霈尼師。傅麗卿和我一樣 ,這次是二度掩關,香霈尼師則是首次參加。上次護關的華人法工有 目前在哥倫比亞大學進修博士的恆定尼師,今次護關的華人法工則有 我認識了二十年的老朋友鄧麗珍居士。大家在關中共修,格外覺得難 能可貴。

這二度的掩關內觀,實修感受完全不同,但感恩心情則一,除了感激 把這內觀法門傳承下來的歷代大德之外,最要感激的便是把這人類早 已遺忘的內觀法門重新發現的釋迦牟尼佛。如果沒有他老人家「不悟 出究竟滅苦之道,誓不起此座」的決心,如果沒有他指導我們藉由觀 察自身,不外求外道神通的人人本具法門,我們人類要切實的從痛苦 根源中解脫就只是一場可言說而不可體証的幻夢。

我很慶幸,我不但從聞、思的過程中得知脫苦的妙境;我現在還可以 從修學的過程中逐步體驗這脫苦的妙境。我堅定的相信,藉由佛陀指 導的內觀實踐,可以使我離苦得樂;我又那麼熱切的希望;經由佛陀 指導的內觀實踐,眾生都可以究竟的離苦得樂。

關中的戒律

所有由葛印卡老師指導的內觀閉關中心(分佈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 城市)都要求學員在課程中嚴守下列的戒律:

一、三皈──發願以佛(十方三世圓滿的解脫者)、法(真理實相的 自然法則)、僧(依著實相法則淨化心靈的聖賢大德)的特質為歸依 處。

二、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  、不妄語、不飲酒。

三、八關齋戒──(首次參加課程者可豁免)過午不食。不作感官方 面的娛樂及身體裝飾、不用高大豪華的床。(舊學員在下午五時休息 時間,可以喝草茶或果汁。)

四、禁語──指身、口、意的靜默。禁止學員之間任何形式的溝通; 不管是手勢、手語、眼神,便條等都禁止。(但學員可以找老師發問 題,也可以與護關的事務法工反映他們在食物、住宿及健康等方面的 需要)書寫、閱讀、運動、音樂、宗教物品(包括念珠,護身符等) 都在禁止之列。

五、保持獨身生活──男眾與女眾必須完全隔離,不論結婚與否的伴 侶在課程進行期間都不應彼此有任何接觸。不論是同性或異性,在課 程進行期間都不能有任何身體的接觸。在閉關期中,就像是自己一個 人獨自靜修。

六、簡單的素食──中心為學員安排均衡、健康、適合禪修的素食菜 單,如有因健康不佳而須要的特別飲食,要在申請參加前告知內觀中 心。

七、與外界的接觸──在課程進行期間,學員都必須留在整個禪修課 程的範圍內,在課程結束前都不能與外界接觸,但如有緊急情況,家 人或親友可以與中心管理人員聯絡而接受通知。

八、費用──根據純淨的內觀傳統,課程的進行完全靠舊生捐獻繼續 運作。由於只接受舊生捐獻,所以新生的第一次課程是不用任何捐獻 的。而且不論舊生捐獻多少,都應懷著感恩的心情,回饋幫助未來課 程繼續進行的心願。

這些關中守則在未入關之前,中心已經寄發給每位準備參加的學員, 學員同意遵守才可以參加課程。或許有些人會認為這些戒律太過嚴格 ,但我卻認為非常清淨莊嚴。如果閱讀過中國天台宗智顗大師的小止 觀的禪修前行種種項目,自然會覺得葛印卡老師傳承的內觀中心是同 樣的莊嚴如法。我今年二月間曾經到印度朝聖,參拜了佛陀修道成佛 之地的菩提伽耶道場及說法與靜修的靈鷲山峰,佛陀當日那種放下外 緣,反觀自性為眾生找出滅苦之法的決意與莊嚴,我都可以在麻省內 觀中心的課程環境中感受到。

我也帶著法喜洋溢的決意與莊嚴,兩度參加了這十天的內觀課程,追 隨佛陀的腳印,找尋究竟離苦得樂的解脫之道。

入關前的三皈五戒及求法

在未開始十天的禪修前,所有學員都在前一天的黃昏到達中心報到安 單。在吃過營養均衡的晚餐(因為課程未開始,所以都可以用晚餐) 之後,男女眾隔離,由不同的走廊走進靜坐大廳,盤膝而坐在編好位 置的坐墊上。

這一期的助理老師李懷光與俞燕兩位安詳平和的入座,和所有學生一 樣都是盤膝而坐。在全體靜默幾分鐘之後,開始播送葛印卡老師的唱 頌與開示。葛印卡老師師承緬甸內觀大師烏巴金,以巴利文唱頌大藏 經的經文,引用阿含經為主。雖然我聽不懂巴利文,但葛印卡老師那 發自內心的慈悲柔和,是不立文字的教外別傳,我可以感受到那以心 傳心的和平安詳。

以葛印卡為導師的所有內觀中心,內觀課程全年不間斷的進行,除了 特別安排由葛印卡老師親臨指導之外,主要是用葛印卡的指導錄音帶 及錄影帶作為教材藍本。世界各地由數百位經葛印卡指派的助理老師 協助學員正確的修習傳承清淨的內觀正法。

唱頌之後,開示中詳細解釋,要求大家三皈五戒,守八關齋戒等戒律 的用意,主要是遵從推之四海皆準的「戒、定、慧」三無漏學。因為 內觀的修行是經由專注的訓練(定)而達到完全淨化(慧),所以必 須以戒律作為保護種子發芽成長的圍牆。不滲入其他宗教派別法門的 規定,主要是給予內觀法門一個公平的判斷。要學生放下萬緣的規定 ,是希望學員全心全意的努力修行,金科玉律是:要像自己獨處時那 樣禪修。不要打擾別人;不要理會別人所引起的任何干擾。只管回到 內心的專注。

接著所有學員求三皈五戒(舊學員加上求八關齋戒),並正式求授安 那般那(Anapana),又譯作安般守意法,亦即觀息法。這種學生問 老師求授法門的儀式,並不是在玩儀式的把戲,而是要保存清淨法承 的延續。釋迦牟尼在當時的印度四姓階級時代,是一位鼓勵平等,以 此去除我執,我見執取及戒禁見執取的聖者。除非深深了解儀式的涵 意內容,及發自內心的清淨,否則只是在陷入另一次儀式的把戲而不 是延續佛陀清淨的本懷。

安那般那是觀息法,經由對呼吸的注專觀察,把習慣向外攀緣的心識 平靜下來,這是內觀法門的最開始身一步。在指導觀息方法之後,全 體學員靜坐練習約半小時,約晚上九時左右,大家各自回宿舍休息, 以準備明天凌晨四時打板起床,開始十天密集的修行課程。

猶記得我第一次入關時,由於缺乏長時間盤坐的訓練,一小時的盤坐 要在很高的決意力下才安然度過。但在第二次入關時,放鬆全身,以 誠懇與尊敬的心情聆聽開示及靜觀呼吸,一小時在霎眼中便過去了。

麻省內觀中心的女生宿舍有六個房間,大概可容納三、四十人。每人 都有自己的單人床,一張椅子及共同放置雜物的衣櫥。宿舍簡樸實用 ,在禁語專注的肅穆氣氛裡,特別顯得清淨平和。

第一天──脫韁野馬

凌晨四時打板(用的是木搥敲銅板),利用共同的浴室洗手間,以最 快的速度洗臉刷牙更衣,四時三十分前到達靜坐大廳,依照昨晚指導 的觀息法作一小時三十分的自我修練。

第一次入關時,早上雖然依時修練,但精神不佳,還未習慣四時起床 。座上容易昏沉,妄想紛飛,心識跑掉了都不自覺。只好耐心的一次 又一次把注意力拉回鼻端下,嘴唇上的微小區域,老老實實的感覺呼 吸的進出、快慢、通塞。對於自己的昏沉散亂,有點煩惱。腿上功夫 不夠,常常轉換坐姿,因為三月份清晨天涼受寒,鼻水流個不停,這 些身體上粗重的表現,使專注力更加微弱。

第二次入關,精神有了很大的進步。即使早起,精神仍然清爽,心識 比較清明,但是妄想依然像脫彊的野馬,不受控制的縱橫奔跑。雖然 十月末的天氣比上次三月的天氣還要冷,但卻呼吸暢順,沒有流鼻水 的情況。腿上功夫比較進步,放鬆入座之後,可以輕易的維持四十五 分鐘不變坐姿。雖然身體仍然粗重,專注仍然未穩定,但懂得接受這 個粗重的我的事實。

五時四十五分,助理老師來到靜坐大廳,六時播出葛印卡老師唱誦的 早課,我很珍惜這早課的時間,兩次關中,我都沒有錯過聆聽這早課 的唱誦。低沉的音聲流露了對眾生的慈愛與祝福,語言音只是一種符 號,是一種可以打破有限隔閡的符號。

每天修練時間達十一小時,其中早、午、晚各一小時的修練必須在靜 坐大廳共修,其餘時間可以在靜坐大廳,宿舍或經由老師指派的獨立 關房內修練。晚上七時至九時是聆聽葛印卡老師的開示,也是盤膝而 坐(有特別情形的學生可以坐在有靠背的坐墊上)。中間有充裕的時 間吃飯、休息、洗衣、沐浴及在指定的戶外園地散步。時間表設計得 非常密集而又考慮到學員的身心需要。

猶記得第一次入關的初幾天,每天總爭取休息時間睡覺,好像睡都睡 不夠,後來才慢慢改善。

第二度入關,也是爭取時間休息,但不一定是睡覺,只是躺在床上讓 背部靠一靠已經很足夠,精神一直都保持著充沛清明。

晚上七時至九時的開示,往往就是一天內疑問的解答。這位教授內觀 法超過二十年,學生數以萬計的葛印卡老師的確是一位善巧的導師。

第一天晚上的開示除了強調遵守關中各種規條的重要性之外,還提出 了每位同學心中的疑問:為什麼有意識地去觀察呼吸的如實面目── 長或短、重或輕、深或淺、就是一種引領我們踏上離苦得樂的解脫道 的修行呢?

原來這種對呼吸的觀察(不是練習呼吸或控制呼吸)並不如想像中那 麼容易。每一個經過了一整天練習觀察呼吸的學生都發現到要把心定 在呼吸上,是何期的困難。經過實際體驗,我們才體會到我們的心是 如此的千變萬化,無法掌握,不斷轉變注意的對象,跑離所要觀察的 實相。

如未經過這老實的訓練,我們大概總會多多少少自欺欺人的以為自己 是個有定力的人。其實這種在外面看得見的定力是如此的膚淺,即使 身體坐定不動,內心思潮卻是如潮水般,一浪接一浪,因為這是我們 凡夫心的習性──生生世世,心就是如此的惶惶不定,妄念不斷。我 們常常被這習性的心識之流左右了而不自知,因而往往知悔而不能改 過,讓自己生生世世陷於懊喪中而不能回頭走向解脫之道。

我很慶幸我如實的知道自己的心性是如此的未受訓練,以後必須痛下 功夫!慈悲的葛印卡老師一再的,如有他心通的,在開示中說:「我 們一生的習慣是不可能在幾分鐘之內改變的,需要有耐性,心平氣和 的,一再把注意力轉回呼吸上。這就是培養如何覺知實相的方法。」

晚上九時半就寢,睡得十分安詳,兩次都沒有陌生的感覺,只是第一 次入關時得比較昏沉;第二次入關時,睡中也保持自然的覺醒。

第二天──盲目反應的瘋子

也是凌晨四時半便到靜坐大廳去依老師的指導內觀。雖然每天有超過 十小時靜坐內觀,但似乎時間都不大足夠。因為心識不受控制的東闖 西竄,能夠真正定下來注意到呼吸實相的時間實在很短。

我感覺到自己多少就像老師在開示中所說的那個盲目反應的瘋子──

瘋子往往做出異乎正常人的行為,因為瘋子對錯亂心識有盲目的習性 反應而不自知。當一個瘋子咬著麵包走在街上,突然心識以為是在浴 室中,他會盲目的反應把衣服脫下,然後把麵包當作肥皂去擦身體; 突然心識以為旁邊有強盜,他會為了保護自己,拿起麵包當作石頭去 擲退強盜。

我們的心識何嘗不像這個瘋子呢?在靜坐觀呼吸時,心識卻走到另一 個空間──到公園去散步,看見紅花錄草,還碰到多年不見的老朋友 ……於是注意力便不期然離開鼻端的呼吸,隨著心識跑去公園與老友 攀緣敘舊……到突然發覺時,才回復觀察呼吸,但不到一分鐘,又跑 到另一個空間去了──小時候的學校,以前住過的地方等等……雖然 我不至於像個瘋子在實際行為上作盲目反應;但在心識上卻像個瘋子 般未能活在當下。 兩度掩關內觀禪修日誌

聞與思的智慧往往造成了所知障。實修給我們的智慧是帶領我們進入 深一層次──不是在文字思巧上去了解心識妄念的瀑流;而是在實際 接觸上去了解妄念的瀑流面貌!!

晚上的開示又再解答我一天的疑惑──佛陀給予眾生們「八正道」的 指示,讓眾生止息因妄念而生的種種煩惱。「八正道」也就是戒、定 、慧三方面的訓練。「八正道」的正語、正業、正命都是「戒」的訓 練,我們在關中要守五戒、八關齋戒,就是增強訓練的步驟。「八正 道」中的正念、正定、正精進,是「定」的訓練,內觀就是定學的訓 練,訓練專注力,培養念念分明的能力,讓我們可以逐步控制自己的 心念,做自己心念的主人。

我很慶幸我已如實的認識自己的心識像個瘋子,不受控制的盲目反應 。現在要好好的予以訓練,把握佛陀給我們的內觀指導,做回自己心 念的主人,那才有機會得大自在呀!

老師在開示中說,至於「慧」的訓練,內容十分豐富,明天再談。雖 然我已兩次聽「慧」的開示,事實上我已請了老師開示的中文翻譯帶 在家中聆聽。但是我還是很渴望在法堂中,經過一天的修証後,與各 位同修一起聆聽開示,不同的經歷、不同的地點、不同的法侶,會有 更進一步的體驗與學習。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