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雲和月 

                                   ●曉祝

孤軍遠征尋淨土.好似將燈來覓火,

地無東西與南北.甘露法雨遍地灑。

 

重返匹城                                                      

搬離匹城整整十年,只因好友得了急性白血球症,入院接受放射線治療,據說已被折磨得花容失色,不成人形!為了增強她的道心,使我不得不踏上征程。

首度放單遠征,一路西行,離開紐約越遠,就越顯孤獨!想想紐約車牌,在這「眾白群黑」的國度,我這一介黃娘,縱然車子性能再好,彩霞滿天,美景當前,心仍懸在半空中,無暇欣賞,及至安抵匹城才鬆了口氣。

別後十載,香姐已是慈濟匹城重要幹部,回想十年前的匹城,還是佛國中的沙漠,早年普獻法師、傳榮法師駕臨山城,準備大轉法輪,卻找不到佛法的苗圃,而今匹城不但慈濟分會、匹城佛學社等,連密教也在匹城有一重要弘法據點,這些佛友積極在山城傳播菩提種子,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學佛者那份自在與充實。

去醫院採訪謝師姐,短短四十分鐘裡,佛友進進出出,她們輪班送食、照顧,一如對待家人般的細心,令人十分感動。回想當年在匹城時,她是匹城的開心果,渾身充滿了活力,每天讓大家開心,而今卻躺在床上,被化療得不成人形,眾人除伸出援手輪班照料外,個個相互勉勵,要珍惜時間加緊用功,人命無常!誰能想到一位活蹦亂跳的少婦,竟會得到這種病,連她自己也所料不及!

哥城佛學社            

離開匹城,直驅俄亥俄州的哥倫巴士城。

黃昏花師姐家已聚集了數位久違的道友,眾人相聚一如手足。翌晨花師姐已起早靜坐用功,郭師姐則陪我赴哥城佛學社參觀。哥城佛學社成員以留學生為主,社員流動性雖大,但多年來在數位定居哥城的佛友大力護持中,社務非但沒受到影響,反而蒸蒸日上。

哥城佛學社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數年前幾位佛友出資購下目前的社址,每周定期共修,每年並舉辦大型的佛學夏令營,邀請教界高僧大德來演講,參加的學員涵蓋了美中數州,雖然開車六、七個小時,但人人興緻高昂。今年為配合繼如法師之美中佛教會落成啟用,停辦一年,以期支援繼加法師。

據說哥城人口是全美分布最均勻的城市之一,士農工商,外加教授與學生,各佔百分之廿,許多大公司都以此地為市場開發的起點。

洛城首座佛寺圓覺寺   

每次去洛城洽公都想去訪問文殊法師,但一想到他在洛城「市區」,路不熟加上市區開車,宛如行走叢林,一部部汽車如叢林之虎,虎視耽耽的!再加上路邊停車,每想到這裡,就讓我裹步不前,失掉親近善知識的因緣,有時想想,不覺氣短!

這次赴洛城,我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一定要去拜訪十餘年前曾法駕寒舍,教我因緣法,授我為人處事,引我烹調素食的善知識。

圓覺寺在workman St.非常好找,下了五號公路轉兩個彎就到了,只是朋友給我的門牌號碼 – 「24l5」,讓我在工人街2429與2410之間來回數趟,遍尋不著2415,索興下車徒步覓縱影!幾經詢問,終於看到廟影,一看竟是2451!

圓覺寺不愧為洛城第一座佛寺,寺前寬廣的停車場,一解我路邊停車之苦。入得寺裡,挑高的大殿予人輝宏氣勢,正中供了一尊法相莊嚴的釋尊金身,供桌上雅緻蘭花散發出高雅素潔氣緻。文殊法師如一陣風般出現大殿,才從香港弘法歸來,卻無倦容,渾身散發著活力。

一九七二年暑假,文殊法師來美訪問,足跡遍及美加各大城市,眼見美加各大華人聚集的城市都有華人創設的佛教道場,唯洛城華人眾多,卻無佛教寺院,乃發願在這沙漠中建寺轉法輪。

創立「美西佛教會」與「圓覺寺」雖是短短兩句,說起來卻是句句血汗,字字艱辛,步步萬苦!

師父決定留在洛城後,先申請居留手續,透過房地產公司看妥一幢房子,準備用來設置佛堂及會址,偏偏付了訂金後,卻因操勞過度而病倒,

送醫檢查後,醫生疑為癌症,非動手術徹底檢查不可,至於檢查的結果如何,沒人敢預料。

師父從香港帶來準備建道場的錢,已付了屋子的訂金,如果把餘款移作醫療費,付不出房子餘款,訂金必被沒收,為了替師父治病,弟子們商議結果,認為治病第一,只要師父能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不怕建不起道場。

當弟子們把這個意見報告文殊法師時,他堅持不同意,他認為房子毀約,損失訂金事小,由香港運來即將到達的佛像,若沒房子安頓,讓佛像流落碼頭無人供奉才是大事!因此師父入院檢查前,傾其所有,付清購屋的自備款,並委請律師代辦美西佛教會之註冊手續,立下遺囑,聲明自己住院若有不測,必須從香港或台灣聘請佛門大德來美住持佛教會,在家弟子只宜護法,不可干涉會務。

所幸吉人天相,師父住院檢查,只是肺結核,出院後只要靜心休養服藥便可。出院後的師父立刻馬不停蹄,帶領弟子為裝修會址而忙碌。

就這樣圓覺寺在洛城工人街魏然聳立起來,這期間從無到有,從披袈裟被人視如怪人,從不斷溝通中,這沙漠中的綠洲逐漸地綠化了,師父每週講經說法。一九七五年越南難民大量湧進洛城後,師父發動信徒,出錢出力,每逢假日把食品、衣物、藥品等送到難民營,為他們講經,後來還為一些有謀生能力的難民找工作。除此早年佛教法師們路過洛城時,師父還客串司機,提供膳宿,二十多年來受他接待的法師不計其數。每年師父還定期到香港講經,回憶十餘年前師父法駕馬利蘭州,為我們講十二因緣時,他說他的國語講得不好,仍操著廣東腔的國語,耐心地為我們講開示。

正因為他的毅力與不畏勞苦,大公無私的風格,使敏公老和尚圓寂前立遺囑,將寺務交他負責,想來一代宗師託付有人,感恩之心油然而生。

 

觀音禪寺            

張渝寧師兄告訴我超定法師搬家了,此行拜訪觀音禪寺的新家也成了我的心願之一。

掛電話去預約時間時,正好超定法師到西來大學為佛法渡假營的學員講課,掛斷電話立刻起程。Foothill Blvd很好找,可惜「山腳大道」太長,接電話的師兄告訴我,從「柔斯密大道」轉過來,「一下子」就到了,誰知山腳大道因城市不同,而被分割成數個號碼,讓我在山腳大道上來回走數次,還是找不到315號,後來問了才知還要再往前走。

雖然觀音禪寺還在整建中,但整個建築散發著一股莊嚴的法味,一股書香夾著禪喜。從活潑的看板,可窺出超定法師在弘法中不忘培育下一代「少年郎」學佛,從設備齊全的大寮設備中,可感覺出師父的眼光遠大,從大殿的設計中,更感受出師父的智慧,尤其是知道每個月有一個星期日,由師父親自帶領護法居士精進用功的事,更令人感動。居士在護持道場之餘,是應該有點時間充實自己,世間作學問是不進則退,學佛更是如此,而師父看出護法的需要,慈悲帶領,實在令人感動敬佩不已!(相關介紹請見本刊第52頁)

菩薩引我至護國禪寺     

這次在洛城洽公,因時間匆促原本不準備去拜訪護國禪寺,後因佛友想去拜訪悟公長老,遂在沒地圖的情況之下,依「判斷」摸到護國禪寺。

我只知道走五十七號高速公路,走五號路這還是第一遭,兩人憑著判斷,「福至心靈」,走到Bell Rd.時,我想應該可以出去了,下了高速公路,轉兩個彎後,護國禪寺竟然就在眼前!想想真不可思議,沒指南針,也沒地圖,又從未走過,兩人竟能在「該」轉彎的地方,「就」自然的轉,沒走丟也沒走遠路。拜見悟公時,我們向悟公報告這段因緣,悟公慈藹地說:「發心為菩薩做事,菩薩自然會帶你們來!」

我們到時,洪師姐及蕭師姐正準備明日清明法會的花材,一盆盆的鮮花,經過她們的妙手,散發著說不出的典雅氣質,廚房裡典座師父忙著準備明日午糧,齋堂裡的居士們也不得閒,為重建大殿的海報而埋首書寫,果真師父帶著濃厚的鄉音,爽朗地招呼內外,承她安排我們得以見到慈藹的悟公長老。

悟公長老這次來是專程為大殿重建破土而來,由於大殿年久失修,每逢下雨便湊起「滴滴答答」的「交響樂」,經眾人提議準備重建,由於悟公是修觀音法門的,遂請陳長庚教授設計一系列的觀音聖像,有觀世音菩薩三十二應相,有大悲咒八十粗相,還有西方極樂及釋尊說法等浮雕。完工後這將是觀音聖像最齊全的道場。

聖母的搖籃瑪麗露    

三月十五日,瑪麗露的神父與修女及信眾們一行浩浩蕩蕩訪問莊嚴寺,並在寺裡舉行祈禱世界和平大法會。當天一位洋修士問我:「妳打那兒來?」我用英語回答台灣,他立刻用國語和我交談,告訴我他的中文名字叫「翁德光」,並邀我去訪問他們的教院,促成了我去參訪的因緣。

未去之前,翁修士說:「妳會看到中國寺廟的屋頂,妳絕對不會迷路的!」有了他的保證,我大膽的上路。

瑪麗露距莊嚴寺約四十分鐘的車程,這個古老輝煌的建築,果真採用中國宮殿式的屋頂,綠瓦紅樑,連古式的中國涼亭也聳立在翠綠草坪上,

亭中白衣聖母像,不仔細看還以為是白衣觀音呢!翁修士耐心地一一介紹,原來這是一所訓練傳教士的學院,這裡訓練出來的神父或傳教士得派至世界各地去實地傳教數年才能再回來。天主教的神父及修女等於佛教出家的比丘及比丘尼,傳教士就等於我們演講佛法的居士。中國是他們第二個對外國傳教的地方,因此這座輝宏的學院採用中國風格設計,不但外觀中國式,連牆上也掛著數幅中國風味十足的國畫,而最令人驚喜的是一幅放大的黑白相片,相片中一位出家比丘坐在椅子上,兩位傳教士分蹲兩旁,和比丘談笑風生,散發著融和與快樂。踏進翁修士的辦公室,如果不是他在場,還會誤以為回到自己的家呢!

牆上掛的,桌上擺的幾乎是中國字畫。在談話中他還興奮地告訴我說:「妳要看我乾太太的相片嗎?」「乾太太?」他看我的神情笑著說:「怎麼不可以,你們可以有乾爸爸、乾媽媽、乾哥哥、乾姐姐、乾妹妹,我怎麼不能有乾太太?」他這個「乾」理論引起在場的人大笑不已!由這裡可看出他們傳教中的風趣。在問及如何才有資格成為神父時,他想了想,擺個小丑樣子才說:「第一要有服務、有犧牲奉獻的精神;第二、……等妳做了就知道!」

雖然我們的宗教信仰不同,但最終的心願卻是一致的,我們期待透過雙方的了解,而達到心手相連,共同為世人祈禱,淨化人心,使世間成為淨土!這才是我們共同努力的目標。

三千里路雲和月,一路行去,有地上走的也有天上飛的交通工具,有晴空下步行,也有披星戴月的趕路,原想留下片言隻字,最後卻發現一路行去,到頭仍是兩手空空歸來!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