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人覺經(六)

繼如法師講於美中佛教會

第六覺悟,貧苦多怨,橫結惡緣;菩薩布施,等念怨親,不念舊惡,不憎惡人。
這一覺講佛法對貧富的看法以及菩薩心性的開展,說明布施是菩薩度化眾生的根本心願,菩薩布施沒有親疏遠近憎惡喜歡的分別,而能徹悟平等法性,等同布施。

  「菩薩」是「菩提薩埵」的簡稱。「菩提」是「覺悟」的意思,「薩埵」是「眾生」的意思。覺悟的眾生就是菩薩,任何人覺悟了,都可以叫他菩薩。那麼怎麼才能覺悟呢?答案是,要有智慧的頭腦和慈悲心腸,以智慧上求無上菩提,以慈悲下化眾生,修諸波羅蜜行,於未來成就佛果,也就是自利利他二種行願都得圓滿、勇猛求菩提道果的人,這種的修行者就叫菩薩。從求菩提道果,有覺悟的智慧這個觀點來看,聲聞、緣覺都可稱為菩薩。這裡特別指大乘修行者、自他二利的大菩薩。
  
貧苦多怨,橫結惡緣
  貧的本意即缺乏。世人認為:居家生活,物質財產缺乏叫貧;出家生活,經教不通,道業無成謂之貧。苦即逼迫,人的色身,受天寒、飢餓等外緣的逼迫和煎熬,產生種種的痛苦,身體上的,心理上的,所謂飢寒交迫叫苦。就世俗的觀念來說,一個人活在世間,無衣無食,不能解決溫飽,缺乏資身之具,沒有安定的住所棲身,生活中最基本資養身體的財物都不能具備,就是貧苦。書云:「貧苦無怨難」。由貧苦而多生怨惱,現實社會裡,貧困潦倒,挺而走險,怨天尤人,自甘墮落的人很多。從個人到家庭,大多數貧苦之家,都會吵吵鬧鬧,兒子怨父親無能,父親怨兒子沒出息。貧苦之人因貧窮困苦而產生種種怨恨,上怨天,認為天仙沒有保祐升官發財;下怨地,認為是鬼神作祟,賺不到錢,處處不順;怨祖墳沒葬到好風水,祖先不幫忙尋找財路;怨世間不公,人心不古,怨社會制度不好,被人欺詐,勞而不獲;內怨父母妻子無能,外怨師友親鄰不能相助,等等怨惱。這些都是邪惡迷執的負面心裡所產生的思維,有了如此的心因,哪會有積極向上、向善、向解脫的行為呢?

  橫結惡緣,橫,不遵循正確的常軌,逆善道而行;結即束縛,被不善的因緣所困繞束縛著。面對困苦的生活環境,生起怨恨之念、不平之想,各種不善心所聚積於心,相續顯現,一時交接,不能自持,嫉妒他人富裕,瞋恨他人顯貴,因為心有不平,情緒波動極大,總覺得任何事物,任何人都和自己過不去,心情不順,就沒有善語,口出粗言,惡語傷人,開罪親朋,看每個人都是敵人,結下一些不該結的惡緣。

  人的瞋恨心一生起,就會失去理智,在心中的惡念支配下,於是做出種種不善的行為,所謂「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人一旦有不善的行為,則為眾人所不齒,友離親疏,甚至遭人厭惡和痛恨,如同老鼠過街-人人喊打。「周楚」的故事,就說明了這樣的道理。很早以前,少年時期的周楚,家貧,頑劣,常行不善,橫行鄉裡,結下諸多惡緣。鄉人把他看成三害(猛虎、惡龍、周楚) 之一,好在他浪子回頭,自己替鄉鄰除去二害,改邪歸正,結了更多的善緣,深受人們愛戴。如果結了諸惡緣,就沒有快樂的人生。這就是貧窮困苦,多生怨惱所產生的過患。菩薩身居一切有情中而有一個覺悟世間的心,一心向佛學習,有著慈悲喜捨,利人自利的發心,雖說菩薩有凡夫賢聖等道基的深淺,但一經發心,就趣自覺覺他,迷途知返,身貧心富,身苦心自在,菩薩生逢佛法心生歡喜,由聞、思慧憶起宿慧善根,於此世間知因明果,重因緣。故偈頌說:「初住歡喜地,生諸如來家,斷除三種結,施德最增勝。」此中三種結即是(身見、戒禁取見、疑) ,初地菩薩沒有一樣不能捨的,因為已斷除了這三種煩惱,所以住極喜地菩薩布施的功德最為殊勝。
  
菩薩布施.等念怨親
不念舊惡.不憎惡人
  布施是發心行六度之首要,菩薩為了完善自身的人格修養,先以捨貪來教化眾生,布施就是對治眾生欲求無盡而捨貪。所以菩薩施教先以布施為基礎,以身教示其言教。根本來說,菩薩不捨棄怨惱之人、不捨棄惡人。因此有「度盡一切苦厄」、「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等的深宏誓願。

  試問同樣的人,生活在世間,為什麼會有貧窮有富貴呢?如經云:「為人貧困從慳吝中來,為人大富從布施中來」。佛法認為:貧窮是從慳吝自己的財物、貪圖他人的財物所造的業力而感的果報,富貴是從自己布施積累的功德中得來。菩薩布施度化吝嗇、慳貪之人,每一個善於布施的人都能捨掉慳貪,也就是說,佛法是改善人們貧窮困苦的方法。成佛之道說:「依資具得樂,依施得資具;故佛為眾生,先讚佈施福。」人類最基本的欲求,物質生活的福樂依衣、食、住、行、醫藥等必須的生活用品而來,精神上的種種喜樂一般也要以此為基 礎,所以古人說:「倉廩足而後知禮儀」。佛陀不曾反對人類這種物質欲樂的正當要求。世人只知道勤勞工作,發展科學而獲得物質的資具,不知前世布施在福田中感得後世物資的福樂。佛陀說法先讚嘆布施的功德,因為他已看清了物資的受用是建立人間和樂,修出世聖法的根本。

  在修學佛法中,布施是六波羅密(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之首,菩薩總是以身、口、意三業清淨,以恭敬、歡喜心給人快樂,讓人脫離難堪的困境。這樣的布施則能杜絕惡緣,廣結善緣。台灣佛光山的創辦人星雲老和尚常以「給人方便,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的廣大布施,使佛教迅速而普遍成為民眾能接受的信仰。一時間他把佛教群眾運動推向一大高潮,使他的性格更豁達,更圓融。

  布施有三種:財施、法施、無畏施。財施分內財、外財、內外財。內財指自己身體的部位,如頭、目、髓腦,手足等;外財指一切財物,如錢財、房子、汽車等一切用具;內外財指妻和子,因為妻子兒女是自己的親眷,屬於內財,而妻子兒女也是身體以外的,所以又屬於外財,故叫內外財。內財的布施比較難,如捐獻人體器官、骨髓、腎、眼角膜、血等。相信一個活生生的人,誰也不願意捐出這些器官,恐怕自己的身體受到影響。可是釋迦牟尼佛在因地修菩薩道的時候,捨自己的身體餵虎,割自己身上的肉餵鷹,不惜身命地布施(見《佛的本生故事》),這才是菩薩的內財施;外財施比較容易,給錢物救濟貧窮,改善他人困境,發慈悲心解救他人的苦難,菩薩的發心布施,不求回報,獨有為善最樂。這布施波羅蜜是佛法既深廣又徹底圓滿的教說。

  為成就菩提道,廣行布施的功德,並不是小恩小惠的施與所能獲得的。然而往往有些人即使是小恩小惠的布施也捨不得,例如一個團體當中的執權或執錢者,有錢自己盡情地買各種物品享受,任情揮霍,從不思量。對他人十分刻薄,自私自利,根本不管他人死活,眼睛只照顧自己的親人或認為和自己親愛的兩種人,「有福同享」絕用不到這種人的身上。內外施,《佛本生故事》的一節「善施太子」中講到,佛陀在因地修菩薩行時,就曾把妻子兒女布施出去,帝釋天稱讚他是真布施。過去曾聽聞,賭徒把錢財產業全部輸光,不得已拿老婆還賭債,這種人的行為當然不是布施,也沒有功德可言。內外施也不是常人可以做到的。

  法施-以佛法解除他人的煩惱。《華嚴經》云:「諸供養中,法供養最」。把自己學到的、理解到的、信奉的佛法宣講給他人,用佛法布施讓他人得到佛法的利益,令他人消除煩惱,解脫煩惱的束縛,這樣的布施功德最大。以醫方、工巧、文學教給他人生活上的本領,這些都屬於法施。

  無畏施-給人精神上的安慰,讓人得到身心安穩,如果有人受到虎、狼、獅、毒蛇猛獸等襲擊傷害而產生怖畏;受流氓、盜賊等威脅的恐懼;受到各種惡勢力的恐嚇;有水災、火災、地震、瘟疫等傷財失命等怖畏,菩薩能給他安慰,協助他、保護他,使他不再產生恐怖、威脅、畏懼感,這就是無畏布施。所以菩薩的布施不僅僅是救濟貧困,更含有傳授知識、技能、道德教化的積極性。

  布施也要有智慧的施,不能隨便施。佛在世時並不主張那個人傾家蕩產的做布施。菩薩的布施雖是不惜身命,然而在事實上也有不應該施的,菩薩的布施要利益於人,如果對正在修學菩薩道業的人無益,(例如你是寺院的住持,白衣向你乞討要用這個寺院做生意,開賭場賺錢) 那你不應該施,因為打擾修行人的清淨,於施之人無益;對受施的人無益也不應該施,如果因為你的布施助長了他人的貪欲,成全了他人的壞習性,例如一個人要去殺人缺少一把刀,要求你布施給他,你明明知道他去殺人作壞事,還布施給他刀,那麼你的布施不但沒有功德,反而有過失。不應該施捨的東西也不能施。也就是說施者、受施之人、所施之物都不能發揮它應有的利益作用,就不應該施。

  菩薩對於不愛自己乃至怨恨自己的人,都能給予他們財施、法施、無畏施。給他們精神上的安慰,讓他們的心理得到安穩和快樂,伏危解厄,循循善誘,對待怨敵同樣具備慈、悲、喜、捨四無量心。
  菩薩必須具備三忍、三慈,才能作到對傷害自己的人不起瞋恨心,不記冤仇。忍即忍耐、忍辱,堪忍、忍許、忍可、安忍等意思。受他人之侮辱迫害等而不生瞋惱心,或自身遇苦而不動心,尚能證悟真理,心安住於理上。所謂三忍:生忍、法忍、無生法忍。

  生忍(眾生忍) :於人之供養等種種順逆之境忍而不執著,他人對自己的瞋罵、打害忍而不瞋惱,《大智度論》卷六載,雖受眾生迫害,仍不執其違、順之境而能忍耐,又觀察眾生沒有善惡時間長短的分別,在眾生之體上認識空性之理,不墮於斷、常二邊,不陷於邪見,此即生忍,又叫作眾生忍。這是觀人而忍。

  法忍(苦行忍) 有二種:一者於心法:瞋恚、憂愁、悲哀、鬱悶等煩惱,能安忍而不厭棄。二者於非心法寒熱、風雨、飢渴、衰老、病死等,能堪忍而不惱怨。《大智度論》說對心法(即瞋恚、憂愁等屬於心理的感受)、非心法(即寒、暑、風、雨、飢、渴、老、病、死等不屬於心理上的感受)的忍耐,稱為法忍。對於諸經所說微妙幽深的法義不但不驚怖,且能勤學讀誦,而安住於教法的真理中。這是觀法而忍。法忍即於十行位中修習假觀,了知一切法空無所有之理,而能假立一切法,以化導諸眾生,於假法中忍可信證,故稱法忍。

  無生法忍(觀察法忍) :即大乘菩薩於初地的見道位中信忍無生之理,稱無生法忍。能諦觀諸法,緣生性空,安住於無生法理,專住不動。體認一切事物之實相為空,心安住於此真理之上而不動,此即無生法忍。《大智度論》云:「無生法忍者,於無生滅諸法實相中,信受通達,無礙不退,是名無生忍。於聲聞之八大地(四雙八輩) 乃至已辦地、辟支佛地等觀四諦,一切智斷也得菩薩無生法忍的證分,苦集滅道之四諦實乃分別諸法實相之一諦,以聲聞為善根,故觀四諦而得道;以菩薩為利根,故直觀諸法實相而入道。由此可知,無生法忍,即聲聞於入見道位時見四諦之理;菩薩則於入初地時諦認諸法無生無滅之理,以住不退轉地。

  修學菩薩道當中要承受這三忍,世親的《攝大乘論釋》中,也講到三忍:耐怨害忍,受他人之怨憎惱害亦加以忍耐。安受苦忍,為疾病、天災所逼亦加以忍受。諦察法忍,又作觀察法忍,諦察諸法不生不滅之真理,心無妄動。菩薩安住這三忍才能等念怨親,平等布施。

  菩薩布施不念舊惡,也就是要忘記以前怨敵對你的惱害,證道歌云:「觀惡言,是功德,此即成吾善知識,不因訕謗起怨親,何表無生慈忍力?」釋迦牟尼佛被提婆達多屢次惡言中傷,誹謗陷害,在佛陀經過山路時,用石頭砸破佛的腳趾;又有一次,放出醉象,企圖傷害佛陀。種種加害,佛陀從沒以瞋恨心相對,反而還感謝他,把他看成是印證道果的善知識。《法華經》可作為例證:「由提婆達多善知識故,令我具足六波羅蜜,慈悲喜捨,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以致十八不共神通道力,成等正覺,廣度眾生,皆因提婆達多善知識故。」這種廣闊的胸懷,何止是不念舊惡,不憎惡人所能作到的?菩薩等觀平等法性,可以說是忍耐和慈悲喜捨的成就。實際上,慈悲對治我見的執著;喜捨更淨化了我愛的雜染。

  《月燈三昧經》講,修菩薩行者為利益眾生,於一切違順等境皆能慈忍,能夠獲得下列十種利益:
一、火不能燒,修行者常懷慈忍之心,於一切違逆之境,了知身心自性本空而無所惱,故瞋恚之火不能燒之。
二、刀不能割,修行者常懷慈忍之心,於一切橫逆之境,了知自身體性空寂而無所畏,故瞋恚利刃不能割之。
三、毒不能中,修行者常懷慈忍之心,於人加害時,了知身心本空而不以為意,故貪瞋毒藥不能中傷之。
四、水不能漂,修行者常懷慈忍之心,於一切順情之境,了知諸法本空而無所染,故貪愛之水不能漂之。
五、為非人護,修行者常懷慈忍之心,於一切時處,為鬼神之類所護衛。
六、身相莊嚴,修行者常懷慈忍之心,愛念於人,故招感色身相好莊嚴之果報。
七、閉諸惡道,修行者常懷慈忍之心,成就善法,故惡道之門自然閉而不開。
八、隨樂梵天,修行者慈行具足,梵行無虧,故命終後,隨其意樂而生於梵天。
九、晝夜常安,修行者常行慈忍,利益有情,而不加惱害,故得身心寂靜,晝夜常安。
十、不離喜樂,修行者常行慈忍,利益眾生,使其皆獲安穩,故自己之身心亦不離於喜樂。

  三慈:即生緣慈、法緣慈、無緣慈。所謂生緣慈:就是用慈悲心,看十方六道一切眾生,如同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一樣,而常常思想給予他們快樂;法緣慈,通達諸法空性之理,破除我相及一異相,轉而慈愍眾生,常常思想給予他們快樂;無緣慈,佛心不住有為無為,不住過去、現在、未來三際。知道諸緣不是實在的,一切緣都是顛倒虛妄的,因此說無所緣,而能以慈愍心,普緣一切眾生,使他們獲得快樂的利益。

  仁俊老法師是位菩薩行者,他老人家善於書寫、講說菩薩道的修行。例如:菩薩之所以能等同布施不念舊惡、不憎惡人,就是因為他發了菩提心,以此大乘願力奮勇勤策,以大慚愧心效學佛陀,努力、集力、致力、盡力操練以下四種力量:動能作事,以熱切真誠的活動,廣作饒益眾生的一切事業。靜能持理,從平穩的身心中淨化念頭,體悟佛法真理。愈危險愈能挺擋,在非常艱危的關頭上,「壁立千仞」的堅誓絕不驚悸。愈安全愈能頓躍,一氣到頭的振發無盡無畏的奉獻精神。菩薩已經明白了平等法性,因此對任何人不會有偏愛、溺愛和寵愛,對任何事不會偏執、任執、慳執,所以菩薩布施就能打破任何執著,對治慳貪,普度一切眾生,放下自在。修行菩薩道的人就要修煉成菩薩實質的精神。菩薩人格的養成,首先從六度當中的第一度布施做起。孟子曰:「吾常養吾浩然之氣也」。就近於菩薩的精神了。菩薩等念怨親,不念舊惡,不憎惡人,菩薩的自身修養是何等深厚!儒家孟子也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隱性,增益其所不能。」所以作為菩薩,在生活上,活得也做得控制妄執,能解除思想上的一切障礙、顛倒。在生命上,可以發揮強大的能耐,荷擔任何苦難而永不屈服。在生死上,激勵成大願大行的力量,修真實行。菩薩的眼目,能高瞻遠矚,洞悉一般世智的昧忽偏執,常行勸發之。菩薩的手腳,果毅有為,能頂撐泛常者所不敢承受的,為社會國家出力。勤勤不怠,昂奮積極做正事,做得聲色血汗熱熾毫凌。菩薩的思想,察究而體現真理,深入佛法,涵豁出清淨心念,透過一切雜染事相,做出一切善淨的法務來。菩薩的毅力剛柔並進,以剛克私情與困難;以柔作為化粗暴與衝突的制力,柔如棉如蓮救拔多苦失意人。所謂「大慈悲為世,柔和忍辱衣,諸法空為座,處此為說法。」可見,此處之柔,絕不是凡夫的軟骨性格。人類精神上、概念上的四大病根:挨、混、惰、倚,就是軟骨性格,世間人一旦有這種性格,就會阿諛奉承、溜虛拍馬,仗勢欺人,炫耀自己引以為榮的事,不知攀上者為上層看不起,向低層炫耀者為下者所嫉妒。菩薩行者自強不息,教導他人也要自立,就像幼小白鷺鷥一學飛,父母就拆去老巢,牠便學會自立更生的本領。自立、自強不給別人找麻煩就是布施。以上思想處處都記述了仁公老法師給我菩薩道的教導。

  話說回現實社會,世界上許多人不僅不肯作布施,寧肯把多餘的東西丟掉也不肯布施給人,從來沒有扶弱濟貧的觀念,每每又習慣浪費,據有人統計,美國一天當中丟棄的食物,夠非洲人吃七天。想想這種浪費,怎不讓人痛心疾首?浪費食物,浪費資源,實際上就是在浪費生命中的福報。生在美國的人,可以說是身居福地,而生在貧苦地區的人,每日終不飽食,飢寒交迫,有一點同情心、憐憫心、慈悲心的人,都會明白利益他人的重要性。不肯布施就是慳貪,「群鴉爭肉」的故事裡:一群烏鴉尋找食物,其中一隻烏鴉找到一塊肉,因為與生俱來的本能想獨食此肉,啣起這塊肉飛走,招來群鴉追啄,因福致禍,不是很明顯了嗎?我們生存在此地球上,千變萬化的貧富交錯,國邦興衰的因循舊惡,人性尊貴不在於權貴,上流社會的品質因重視其楷模後世的典範意義。如果樂意布施,或與眾分享,就不會那麼快速週而復始地產生人為的刀兵劫難的結果了。

  在政治與宗教上,現今一切惡勢力鬥爭,暴力壓迫等無不是高高在上的大權威,與低低在下的最污穢、最低劣的禍害,如原始的野蠻人,現代的恐怖份子,天帝釋與阿修羅的戰爭,古往今來,國家防禦國家的侵略,築構無數的城堡與壁壘,耗損的人命與財務,不計其數。過去信仰天主教的人,敬神父如神,可是相對的歧視異教,到了現代社會的國際觀來,也改善了其舊思想。一些人敬此國歧視他國,這些思想又怎麼能作出平等之事?如今,中東問題正是多事之秋,有勇氣的政治宗教領袖們,還需更大的智慧和慈悲之心呢!

  成佛之道說:「…勤修三福行…」。佛教的三福行指布施、持戒、修定。布施就是培福,只有精勤修行三福業,才有人天的福果。布施是在惜福和培福,講到惜福和培福,佛教中有德行的老法師都是我們效仿的榜樣。就拿敏公的廁所紙來說,敏公晚年,已經病重纏身,上廁所都要侍者攙扶時,仍然節儉持身,解大號時,只用二片廁紙。這個典故說明了佛法教導重視惜福,培福。

  修學菩薩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能超越二十難:貧窮布施難、豪富學道難、棄命必死難、得睹佛經難、生值佛世難、忍色忍欲難、見好不求難、被辱不瞋難、有勢不臨難、觸事無心難、廣學博究難、除滅我慢難、不輕末學難、心行平等難(要脫去護短的心難)、不說是非難、知善知識難、見性學道難、隨化度人難、睹境不動難、善解方便難。

  脫去這二十難,則道業可成。菩薩已經解決了這二十難,所以能以平等法性,觀察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一切眾生是我過去父母,因此可以生佛等觀,平等布施,不擇怨親,不念舊惡,不憎惡人。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