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新解-疫情期間如何修持六波羅蜜多

今天是2020年觀音法會首日,在這裡給大家簡單介紹六波羅蜜多。

這次武漢出現重大疫情,面對這樣的災難時,我們應該怎樣去落實六波羅蜜多。其實六波羅蜜多可體現在我們生活的點點滴滴之中,也可以在點點滴滴中去行持。這對大乘佛子來說非常重要,是我們每天在十方諸佛菩薩面前的鄭重誓言:為眾生成佛。

我們有遠大、偉大的理想和人生目標,但只是在口頭上說一說、或在心裡想一想是沒有意義的。有美好的願望和目標是好事,但所謂「願、行」就是有了願望之後還要有行動,所以落實六波羅蜜多非常重要。只有在生活的點滴中落實六波羅蜜多,行持六度,最終才能到達彼岸,普渡眾生。今天主要講如何行持六度。

在這非常時期,首先我們應該穩定下來,把心靜下來再去行持六度,一切問題自然就能解決。但是很多人在對境面前,尤其是這次出現疫情時,卻手忙腳亂、驚慌失措,根本不像學佛人,更不像大乘佛子。

平時如果不去修行,遇到對境時,肯定是這樣的,甚至以後還會犯這種錯誤,所以大家應該先靜下心來。當然,我在這裡只是提醒而已,真正要落實還要靠你自己切實地去行持六度。那麼,怎樣去落實呢?

第一、布施波羅蜜多(布施度)

布施分三種:財布施、法布施、無畏布施。

為什麼先講無畏布施呢?就是強調生命的珍貴,生命對每個個體來說,都是無比的珍貴。譬如這次疫情,我們之所以如此恐懼,就是因為知道它對生命有很大的危害。我們不惜一切代價去保護自己的生命,彰顯了生命的重要。但是我們要知道:人類的生命重要,其他眾生的生命也同樣重要。

無畏布施就是愛護自他的生命,包括蒼蠅、蚊子等小生命,一切生命都是平等而珍貴的,一定要愛護。有些人學佛之後,認為死就死了,好像不是很留戀。不留戀不執著是對的,但不懂珍惜生命是錯誤的。

我們講佛法時,第一個課程內容就是人身難得、暇滿難得。我們的人身非常難得,尤其是暇滿的人身更是彌足珍貴,今生今世我們能獲得人身,並且有學佛修行的機緣和條件,這是我們自己解脫、成佛並幫助眾生解脫、成佛的唯一機會。一旦失去了這個人身,即失去了學佛的機會和條件,以後再也不可能實現我們的願望—解脫成佛了。如果自己都不能解脫成佛,何談幫助別人解脫成佛?所以對學佛人而言,生命尤其珍貴,我們不能失去這樣一個學佛修行的機緣和條件。

法布施。在這特殊時期,我們要修法布施,首先要修自他相換菩提心,這是鍛煉心態,破除自我的一種方法。以前也給大家講過,但有些人不一定能理解:萬一這些病毒(按宗教術語來講是病魔)跑到我身上來怎麼辦?不會的。如果你真有這個因緣,跑也跑不掉;如果你沒有這個因緣,病毒也不會輕易的跑到你身上。

我們應該修持自他相換菩提心,但並不是不注意衛生,不保護自己,而是要把心量打開,不要總想著自己,而是多為眾生著想。

以前講過,修自他相換菩提心,很多怪病自然就痊愈了。麻風病曾經是種頑疾,那時藏地有人得了這種病,就到山洞裡修自他相換菩提心,後來麻風病好了,平安回來了。我們不要把自己的心禁錮起來。把心量打開,多發這種自他相換菩提心:一切痛苦由我來承擔,一切快樂給予他人。這是鍛煉心態的一種方法,就應該這樣修煉。

心要勇敢起來。我們都知道不能畏懼,不能恐慌,但如果不去修煉,如何能做到不恐慌、不畏懼呢?雖然說得很輕巧:「別恐慌…」,大多數人也都知道恐慌無濟於事,但是能做到的卻鳳毛麟角。為什麼做不到?因為我們平時沒有鍛煉心態,沒有破除我執(即對自我的執著,非常頑固)!不要說破除我執,哪怕連破壞一點點都做不到。所以要鍛煉心態—先發自他相換菩提心,這是第一。

其次,要持咒,也就是修行、祈禱,為社會、為人類祈禱。祈禱的本身也是一種力量,如果我們為眾生、為人類祈禱,這個力量將無堅不摧。做為大乘佛子,平時就該這樣做,在這特殊時期,更應該把吉祥、美好的祝福送給眾生。

為眾生祈禱,就是通過我們的信念,消除眾生的災難。業力不可思議,無論是否起到作用,我們必須發這種善念,必須發這種菩提心,多念誦金剛鎧甲心咒等咒語。

法會期間大家一起念觀音心咒也一樣。關鍵是我們自心的力量無法集中,按佛教用語,即禪定的力量不夠集中。如果我們禪定的力量能夠集中,那麼所有的咒語,無論是金剛鎧甲心咒、觀音九本尊心咒,還是其他的咒語,都是虛空藏,裡面應有盡有。祈禱、念咒,也是法布施。

財布施。首先可以修施身法、做火施,這是意幻布施,也是一種財布施,能利益無形的眾生。這些災難,尤其是疫情,跟無形的眾生也有很大的關係。這些無形的眾生跟我們不一樣,他們與我們在不同的時空裡生活,但也可以毗鄰而居。

現在人類貪得無厭,破壞大自然,同時也會影響、傷害到這些無形的眾生,這些無形的眾生通過疾病的方式來懲罰人類(完全有這種可能),我們修持施身法、火施,可以啟發慈悲之心。

現在的佛教徒,總講「我的」—我的教派、我的寺院、我的上師,然後去排斥其他的,這樣能不激化矛盾嗎?佛法中講化解怨恨,多發慈悲心:願一切眾生,無論是有形、無形的眾生皆能離苦得樂!發慈悲心是化解怨恨最好的辦法,這是法布施。

另外,如果有機會、有條件可以適當捐款,「一方有難、八方支援」,這是應該的,但是也要機緣成熟,不要太執著,這是財布施。

今天在這裡給大家講無畏布施、法布施和財布施。但是布施的後面有個「波羅蜜多」,即智慧之意。這個「智慧」是一種隨機應變的能力,也是一種超越時空的能量場。後面的說法大家可能都不太懂,但是前面的說法可能會明白些。

我們不能缺乏智慧,做三種布施的過程中,不能沒有智慧的攝持。有些人沒有智慧,無論是做無畏布施、法布施還是財布施,起初都很好、都很興奮,但是過後給自他帶來很多的煩惱和不必要的困擾,這都是缺乏智慧的緣故,所以我們做任何事情時,都不能缺乏智慧。

第二,持戒波羅蜜多(持戒度)

一,斷除惡行戒,即斷一切惡

首先要在心裡發誓:我要斷一切惡!這很重要,心裡發誓了,才能產生戒體,否則,即使是不去做惡事也沒有戒體。在行為上,在平時的生活工作、言行舉止中,都要盡量的斷惡業,即斷除對自他有害的事情。因為一切痛苦,包括種種災難的根源皆是惡。

二、行持善法戒,即行一切善

首先心裡也要發誓:我要行一切善!這樣才能產生戒體,有戒體才能對治負面情緒,這點很重要。

行為中,要盡量去行持善法。每個人的根基不同,雖然暫時做不到行持一切善法,但是可以盡量去做,終有一天,我們就能行持一切善法。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歸根究底,樂因是善,一切快樂都是從善法中產生的;苦因是惡,一切痛苦都是從惡業中產生的。佛講「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就是斷惡行善,這是離苦得樂唯一的方法。

斷惡,即可遠離痛苦;行善,則可獲得快樂。斷除一分惡業,就可以去除一分痛苦;行持一分善業,就能獲得一分快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因果是不虛的。所以,斷惡行善是離苦得樂的方法,這是硬道理,是自然規律,誰也無法推翻這個規律。

我們作為學佛人,任何時候都應該清醒,應該理智,盡量去斷惡行善,這樣我們才可逐漸改變命運。今天想:「是不是該買點彩票,也許能一夜暴富…」,明天又想:「是不是該走走後門,也許能升官…」,這些不切實際的方法,都是無濟於事的,不可能改變命運。

三、饒益有情戒,即去幫助他人

但是這種幫助的方法是比較特殊的,就是以佛法的智慧解除他人心靈上的疑惑,去除他人心靈上的恐懼。佛陀當年之所以急於成佛,就是因為只有成佛後,才能給眾生傳法。佛所傳之法,都是他的智慧結晶,以此才能解決眾生的問題,這是很重要的。

我們每天在手機上發的訊息,傳播的是佛法,也是佛的智慧,若大家看了,就能解除心裡的諸多疑惑,每天第一時間就能給大家充電,大家帶著滿滿的正能量去上班,多好啊!我們也不是閒著沒事做,每天半夜發微博。但是時間久了,很多人都忽視了,不珍惜了。不懂珍惜的人,不可能從中獲得利益。

若自己懂些佛理,有這個能力,可以直接上崗,去講解佛法,幫助他人解除心靈上的疑惑,去除心靈上的恐懼。但是這些天,有些學佛人互相轉發的都是沒有意義的信息,這只會讓同修道友更害怕、更恐慌;我們不能這樣,這個時候應該盡量向「淡定哥」學習,先讓自己淡定下來,再去幫助他人,讓身邊的人淡定下來,這點很重要。

如果你沒這個能力,可以轉發一些大德的開示,傳播佛的智慧;也可以轉發一些鏈接,傳播正能量,但是也不要太多。有的人一早上發了半個小時,甚至發了一個小時,這樣也不見得能真正幫助對方,因為有智慧才能做到。

前面講斷惡行戒、行持善法戒、饒益有情戒。這三個戒也要有波羅蜜多的攝持,也就是說,要有究竟的智慧。必須要有智慧,否則寸步難行,不但起不到好的作用,也解決不了問題,所以智慧很重要。我們經常講「如理如法」,也是不離智慧,一定要有智慧的攝持。

第三,精進波羅蜜多(精進度)

精進是喜歡善法,喜歡功德。精進分以下幾種:

一、擐甲精進

擐甲即準備之意,指的是心理狀態。首先要提起正念,譬如這次出現了疫情,我們一定要相信邪不壓正的真理,有佛才有魔,有魔才有佛,但最終一定是佛戰勝了魔,這是硬道理,大家一定要相信。一切困難都是暫時的,「不經歷風雨怎能見彩虹」,這個世界想要發展,人類想要提升,必須經歷這些坎坷和磨難,對修行人來說,這不是件壞事。

我們要以佛法的智慧驅除心中的恐懼,解決心靈上的問題。我安立了三種類別的修行人:上等根基者,即上等修行人,以佛法、以智慧,去化解內心的困惑,去除心中的恐懼,他們相信邪不壓正這個硬道理,能以正確的心態面對災難,在解決了心理問題的同時,也解決了所有的問題;中等根基者,即中等修行人,心理的問題和外在的問題同時解決,通過諸如注意衛生,注意安全等醫學上的防護措施,去解決外在的問題,外在的問題解決的同時,內在的問題也解決了,內心就不再恐懼了。下等根基者,即下等修行人,可能沒有太多的修行,他們通過外在解決內在的問題,外在的防護措施到位了,心裡的恐懼才能消失。

以上幾種都行,主要看自己的根基(器)、修行或能力在哪裡。

其次,可以提升修行境界,抓住機會,精進修行。平時大家都說:「我想修行但是沒時間,每天都要起早貪黑的工作。」現在要求大家不要出門,這樣自然就不用工作了,正好可以利用這段時間閉關。總盼著有時間了就精進修行,但是很多人真的閒下來不一定能修行,雖然每天宅在家裡,但是更懈怠了,整天玩手機、遊戲打發時間。還有人在家裡待不住,不顧一切的往外跑…!不要這樣,這是個多好的機會啊!平時工作太忙碌、太勤奮、太敬業了,這時不用奔波操勞了,就好好修行吧。

這是多難得的對境啊,現在人人都恐慌至極,還波及了其他國家,如果你能從容不迫地面對這一切,就會利用這個機會去修行。剛才我們講了布施波羅蜜多、持戒波羅蜜多,現在講「精進波羅蜜多」,將這些佛法次第融入生活,讓自己踐行一次脫胎換骨的蛻變,這正是一個好機會。

二、不滿精進,不滿精進即不滿足

一個真正的修行人,不會覺得自己的修行登峰造極,修學了很多法門就滿足。我們經常講:「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意思就是修行沒有結束之時,大家要有心理準備。

「眾生無邊誓願度」,有些人會有疑惑:既然眾生是無邊的,那我們怎樣才能度盡眾生、功德圓滿?雖然眾生無邊,但當我們對輪回沒有恐懼,達到《普賢行願品》裡講的:「日月不住空」、「蓮花不著水」的境界,不受輪回的干擾時,我們普度眾生的功德就圓滿了。

「煩惱無盡誓願斷」,煩惱是無盡的,斷也斷不盡,那怎麼辦?當我們真正認知煩惱的本性是菩提時功德就圓滿了,這叫斷一切煩惱。歸根究底,斷煩惱是一種認知,也就是經常講的「煩惱即菩提」。我們真正覺悟時,煩惱就斷了。

「法門無量誓願學」,既然法門是無量的,那是不是每個都要去嘗試、每個都要學好?何時才能學完?不是這個意思。一精通一切精通,精通了一個法門,一切法門也就精通了,這個時候我們的功德就圓滿了。

「佛道無上誓願成」,怎樣才能成就呢?是很難,但是當我們回歸自性時,當下一切功德圓滿,這叫成佛。

不滿精進,即表面上看雖沒看到結束之時,但當我們真正明白、回歸自性,活在當下、真正通達時,則一切功德當下就圓滿了。

我們修持精進波羅蜜多時,有智慧的攝持很重要。佛門講「慈悲為本,方便為門。」我們要慈悲,要利己利他,但同時必須要有智慧。只有慈悲而沒智慧的話,是要墮邊的,同樣的,只有智慧卻沒有慈悲的話也是要墮邊的,不墮入任何一邊叫「中」,它代表了我們的自性,即我們的本來面目。智慧中有慈悲,慈悲中有智慧,這叫智悲雙運。

有句法語說:「放下一切眾生叫智慧,不放棄一個眾生叫慈悲。」這句法語看上去不太好懂,但說的就是智悲雙運。所以有智慧的攝持很重要.

第四、安忍波羅蜜多

一、他人邪行之安忍

當他人傷害我們的時候,我們要修安忍。佛經中講沙門四法:他打不還打,他罵不還罵,他怒不還怒,尋過不還報。沙門四法講的就是忍受他人邪行之安忍,即別人打我,我不還手;別人罵我,我也不還口;別人害我,我不害別人;別人說我的過失,我不說別人的過失。每個修行人、佛門弟子都要學習沙門四法。「

也許有人會想:「別人罵我,我不罵別人;別人打我,我不打別人;別人恨我,我也不恨別人;別人說我,我不說別人,做到這些好難啊!」的確如此,但是在洞悉安忍的緣由之後,做到也並非難事。實事求是講,遭到傷害時,兵戈相向,甚至睚眦必報,並沒有任何意義。

如果別人罵我們,我們就反唇相譏,由此而使對方勃然大怒,進而對我們惡語相加,可能會更加不堪入耳,對解決問題根本無濟於事,所以是徒勞無益的。

再如:別人打我們,我們拳腳相向,如果沒有一擊制敵,那倒下的可能是自己。這樣以暴制暴有必要嗎?即使把對方打得頭破血流,甚至終身致殘,但是你要為此接受法律的制裁,可能要鋃鐺入獄,抱憾終生。一個真正學佛的人,一定是理智的,不會這樣做,這是愚不可及的行為。

別人恨我們,如果我們也因此而反目,這樣冤冤相報其實也是於事無補的,不僅是自尋煩惱,給自己添堵,而且容易令對方怒氣填胸,致使自他都墮入煩惱的深淵,長此以往,會出現殺人放火這類難以預估的惡果。

別人說我們的過失,我們如果亦步亦趨,也毫無意義。若這樣互相惡意中傷,最終是兩敗俱傷。

綜上所述,遭受傷害時,我們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僅沒有任何意義,而且對自他都有極大的傷害,這實際上是作法自斃。

與之相反,如果我們能修安忍,不僅可以消業,還能從中積福。消業積福是成佛的資糧,我們想迅速成佛就要在這種猛厲的對境中修行。

別人傷害我們,實際上是幫我們消業,因為他們不可能無緣無故這樣做,一定是我們宿世中造了惡業,跟對方結了惡緣。如果今生我們能真正從心裡接受惡果,發誓不再造業,這個業就消了,這個緣就了了,這是了緣、消業。

當別人抱怨、辱罵我們的時候,我們應該借機反躬自省:如果確有其事就盡量去改正。對真正修行人而言,發現錯誤是一種覺悟,改正錯誤是一分成就。之前給大家講過:知錯是覺悟,改錯是成就。能通過這種方式去提升或改造自己,就是積福。

有些人學佛修行修了很多年,卻還在原地踏步,就是因為不會利用這些難得的機會,不知道在對境中修行。如果你明白了以牙還牙對自己的傷害及安忍對自己的利益,誰會想傷害自己呢?誰不尋求利益呢?如果你徹底明白、深信這個道理,自然就能安忍。

當我們面對別人的傷害時,在言行上沒做出反擊,從某種角度來講這是一種安忍。但是真正的安忍,是不僅心不動,而且能從心裡接受、歡喜。究竟的安忍不是壓伏、控制情緒,而是內心有究竟的覺悟和認知。

智者是如如不動,不會憤恨難平,然後去罵人、打人、傷害人。也許有時為調化眾生,而示現一下忿怒相,但這是在有必要的情況之下而為之,需另當別論。

如果不詳細闡明,也許有人覺得很難。對我們這些凡夫、沒有修行的普通人而言,確實舉步維艱。但對智者、修行人而言,他們是手到擒來,因為他們明理,內心的覺悟極高。所以我們要向他們學習!

也許有人會困惑:我是個凡夫俗子,怎能與他們相比?雖然我們現在都是平庸之輩,但也要向他們學習,因為我們鄭重的在僧眾、上師、三寶面前發誓,我們不能發過誓之後就拋諸腦後,不守護誓言!

在疫情肆虐的特殊時期,在這嚴厲的對境前,我們也可修安忍。

就內在而言,首先要真正安住這顆心,做到不恐慌絕非易事,即便如此,我們也要努力與負面情緒抗爭。

其次,外在要有一些防護措施。這些措施可能與我們的生活習慣有衝突:如有些人愛出門玩,在家待一個小時就如同畫地為牢一樣的難忍。但這是特殊時期,包括戴口罩、每天勤洗手等,都要盡力去做。一是為自己,二是為身邊的人,三是為整個社會。

一旦染上了病毒,就可能會傳染給身邊的人,他們自然就會恐慌、害怕,所以這時候要修安忍。要理智、智慧地去面對這些現實,這樣不僅自己沒煩惱,也不會給身邊的人帶來煩惱,這就是修行人應該做的事情。

在這特殊時期,我們一定要把心安住,設法調伏負面情緒。有人憂心如焚,有人惶恐不安,還有人談虎色變,這都於事無補。應該先把心靜下來,然後理智地去執行這些防護措施,為自己、為家人也為社會,這樣想就不會覺得難,也不會起煩惱。可能很多人還不太適應、不太習慣,但如果我們心裡真正能明白、接受,其實並不難。

二、求法苦行之安忍

求法過程越艱難,成就越大;修行過程越艱辛,成就的速度也越快。

以前求法要歷盡千辛萬苦,有些藏地大德,譬如密勒日巴的上師瑪爾巴,每次去印度求法,要徒步走幾個月!到了之後,上師也不是每天都講法,即使每天都講,也不一定是為你而講(講針對你的法門),也許要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才能獲得竅訣,最後才能獲得傳承,然後再修行,前前後後需要幾十年!那時求法很難,所以人們都很珍惜,成就也快。

而如今求法易如反掌,修法如振落葉。每天通過互聯網就可以親近善知識和同修道友。得法是「手」到擒來,將手機打開,小乘、大乘、顯宗、密宗…五花八門,各種法門應有盡有,得法太容易,所以成就難!

如今我們希望修行的過程越簡單越好:修法的時候,我們貪圖舒適,座墊層層疊加;求法貪圖便利,最初通過電腦,後來通過Ipad,現在通過手機,認為越簡便越好。

雖然越來越方便省事,但是修行的過程太容易反而成就很難!為了求法、修行,你所經受的苦難都是一種強大的加持力,能消除宿世的業障,能積累無量的資糧!而我們卻在貪圖簡單、方便,認為越簡單越好,越方便越舒服,其實與成就背道而馳。

在這特殊時期,如果我們有智慧,能真正利用這個特殊機緣,對我們修行真的會有很大幫助,肯定會突飛猛進。

待在家裡不出門也難。

第一,要守住心難。新聞天天播報,病例層出不窮,心裡就琢磨這些,根本就靜不下來:病毒是不是已經在我身邊,是不是已經傳染到我家了。尤其是災區的人,更不容易靜下來,更不容易守住心。

這些天你們是否嘗試過:心剛安住一下,馬上又跑了,跑到南方,追到東北,竄到西藏,有時還飛到國外去了,很難恆常安住。

在大家心慌意亂時,在世界動蕩不安之際,你要守住心很難。

第二,守住了也安不住

若真正能安住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四十分鐘都可以,但是難啊!心總不安,因為我們的「我執」太強了,導致在這特殊的對境中,自然產生了恐懼。所以,先把心守住,然後安住,再讓心解脫。

什麼是內心解脫?就是一種喜悅:會出現各種覺受,內心有種無比的喜悅。但是很難!第一守住心難;第二安住心難;第三解脫心難!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嘗試過?如果沒嘗試過,這幾天可以嘗試一下,反正也不能出門,不能工作,有很多時間,那就坐下來試一試,讓自己靜一下。也許很難,但是最起碼你會知道,自己的心有多不老實!

我們的心,像匹脫韁的野馬,一分鐘也沒停歇過,又怎能不疲倦?有些人甚至連疲倦的感覺都沒有,在輪回裡已麻木了。

這就是我們在這特殊的時期,怎樣去修持求法苦行之安忍。

三、不畏甚深法義之安忍

佛教裡講了很多關於不畏甚深法義之安忍。無常、因果、輪回等相對容易理解,因為這些是在相上講的;最難理解的是小乘講的「無我」,大乘講的「空性」,密宗講的「光明」。如果真正去思維,就會發現這些很難理解,甚至不可能理解,因為它們都不是我們語言思惟的範疇,所以會產生恐懼和疑惑。

以前雖給大家講過,但是講「無我」沒有感覺;講「空性」當空氣;講「光明」當好玩,因為我們根本沒去思維和研究這些道理。不思維、不觀察,所以就沒有感覺。只有真正經過思維與觀察,才會發現很難。所以對這些法不產生恐懼、疑惑,從內心接受「無我」、空性原來是這樣的道理,光明本來就是清淨的,徹底明白且深信不疑,這就是不畏甚深法義之安忍。

提心,有些人不敢想,有些人起初敢想,後來卻不敢想了,怕病毒跑到自己身上來。說到底,我們還是不明理,還是沒有智慧!

如果沒有這個因緣,它不可能跑到你身上來,也不可能傳染給你,即使真的被傳染了,你也應該修自他相換菩提心。

以前很多藏民得了麻風病,無法治愈,他們就放棄治療,跑到山洞裡修行,修自他相換菩提心,結果都痊愈了,又回來了,這是真理!但是我們都不相信,都害怕得不得了,甚至想都不敢想。

其實,修自他相換菩提心,不但病毒不會跑到你身上,還能解決問題,驅除病魔。但是我們內心不接受這個法,就無法做到不畏甚深法義之安忍。我們應該勇敢一點,試著去做,也許剛開始做不到,但是試著去做,就不難了。

「一切利樂獻給他人,一切苦難自己承受」。這是一種菩提心,也是一種最究竟、最有加持力的修行。在特殊期間,可以修不畏甚深法義之安忍。

以上三種安忍,一般普通人很難做到,但若是有智慧的攝持就不難做到了,所以智慧不可或缺。

其他宗教注重信心,而佛教注重智慧,佛教講信念的根本是智慧,信念是從智慧中產生的,二者有天壤之別。佛教不僅可解決心理上的問題,還可解決一切問題。

有人說:佛教只能解決心理上的一部分問題,但是我不認同這種觀點。佛教不僅能解決心理上的問題,還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因為心理上的問題解決了,其他的問題也就解決了。如果你心靈的問題都解決了,有覺悟、很陽光、很愉快地面對生活,又怎能不幸福?大家應該都體驗過,當我們心情好的時候,感覺什麼都好:家裡好,身邊的人好,同事也好,看什麼都好。

僅僅是暫時的好心情就有這麼大的影響,若是徹底覺悟了,內心的疙瘩徹底解開了,生活豈不是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樣的,若以智慧的心態去面對工作,工作會不好嗎?所以我說,佛教能解決所有的問題。

那佛教是否只念經念咒,就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也許有人會想:那就不用做事、不用生活,也不用工作,整天宅在家念經念咒就可以了。並非如此,我不贊同這種修行方法,佛教是要你真正明白道理,然後落實到生活和工作中,應該以覺悟的心去念工作、念生活…,這也是在念經念咒,這樣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

第五,靜慮(禪定)波羅蜜多

一、凡夫行靜慮

「凡夫行」即凡夫地的境界,指的是資糧道和加行道的境界。雖都已入道,但還沒真正成為聖者,都是凡夫。凡夫行靜慮是止觀雙運的,否則就不屬於這三種靜慮。譬如說色界的四禪,無色界的四無邊處,都屬世間禪,我們通稱為「四禪八定」。

沒有勝觀攝持的禪定,不屬於佛教的範疇,也可以說不屬於這三種靜慮。佛教所講的人天道,第一,見解要深信因果輪回;第二,要斷十惡,行十善;第三,要有殊勝願力。具足這三點才可投生到三善道,但是要投生到色界、無色界等天界,必須獲得天界的心,即有四禪八定的功德。

現在有些人說,我家老人或親戚升天了,升天談何容易?投生到三善道都很難,真正要升到色界、無色界天更是難乎其難,色界、無色界比欲界(三十三天、四天王天)高。無色界最高是非想非非想處天,但要解脫成佛僅靠色界、無色界四禪八定的境界是紙上談兵。四禪八定有寂止但沒勝觀的攝持,所以沒有超脫輪回。

止觀雙運的「止」是寂止,即禪定,就是色界和無色界的境界;勝觀是空性的智慧,但這還是凡夫地的靜慮。大乘的資糧道和加行道只有相似的沒有真實的智慧。

《現觀莊嚴論》講:資糧道主要通過聞思產生空性智慧,在加行道時通過實修產生空性智慧,但這都是相似的智慧,並不是真實的智慧。因此這些靜慮稱為凡夫行靜慮,即屬於凡夫境界但不是普通凡夫,都是處於資糧道和加行道的菩薩。

二、義分別靜慮

這時的止觀雙運以勝觀為主,已經現量見到諸法實相,即一真法界。一真法界從自己本體的角度不能分類,但從修行人的角度可分一地到十地。境界上雖都現量見到諸法的究竟實相,但是二地比一地明顯,三地比二地明顯,四地比三地明顯…。

義分別靜慮的「義」即諸法的究竟實相,「義分別」即現量見到諸法的究竟實相。「寂止」指色界、無色界等天界的心即天人的境界。「勝觀」指真正而非相似的智慧,一地到十地的義分別靜慮,已真正嘗到糖的味道,見到空中的月亮,登地以前是只望影而不見真月,登地之後好比月亮的光,從初一到十五日趨彰顯。一地到十地有不同的境界,但從一真法界的角度也不能分類。

三、緣真如靜慮

即止觀徹底雙運的境界,這個境界安立在佛的境界裡。三清淨地(八、九、十地)也有相似的緣真如靜慮。有的法師講:這不是相似,是一種真正的緣真如靜慮,但它是因不是果。我們理解為相似的也可以,因為真正的緣真如靜慮在佛的境界裡,這時徹底止觀雙運,而佛沒有出定和入定之分,當下即輪涅一體,輪回即涅槃,涅槃即輪回;此岸即彼岸,彼岸即此岸。

《心經》講「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佛地恆常安住於這種境界。用簡單的話來講,就是「放下不放棄」。佛能放下一切眾生,但是不放棄任何一個眾生。

「放下一切眾生叫智慧,不放棄一個眾生叫慈悲」。還有「隨緣不隨便」,諸事皆可隨緣,旦凡事不能隨便,講的就是成佛時徹底智悲雙運、輪涅一體的境界不可思議,這些已經超越我們言思的範疇。

還有「認真不執著」,到那時每個生命的階段都認真對待,卻不會執著生命的每一刻。佛地能通達無礙,之前可能時而能做到,時而不能。

我們經常說的「如如不動」、「了了分明」是不離自性的,同時也可以圓滿一切事業。

總而言之,緣真如靜慮,是安立在佛的境界裡,但是在三清淨地也有相似的。

講了三種靜慮,主要是告訴大家禪定、智慧並不是輕而易舉的事。現在社會上魚龍混雜的禪修班,灌輸的大多是心靈雞湯。剛才講的禪定即四禪八定,是色界、無色界眾生的境界,具有這些境界也只能升天,若想解脫輪回還必須有勝觀即無我空性的智慧。

起初沒有真實的智慧,但可以有相似的智慧,藉此產生真實的智慧。若是連相似的智慧都沒有,沒有勝觀,即使寂止再好,如理如法地修持禪定,獲得了色界和無色界的境界,也都成了輪回之因,無法超脫輪回。

獲得四禪八定這些天界的境界,要通過正確的方法,並非輕而易舉就能獲得,勝觀就更難了。

證悟無我空性的智慧,一是先通過邏輯推理的方式,讓自己的相續中產生相似的定解,然後再通過修行獲得真實的智慧。二是通過消業積福、祈禱上師,通過上師的竅訣,在自己的相續中產生智慧,然後再通過修行,證得真實的定解和智慧。這是禪定波羅蜜多,禪定也不能離開智慧。

第六,智慧波羅蜜多

即無我和空性的智慧,尤其是空性的智慧。大乘佛法著重宣講的是空性的智慧,其教義中無我即空性,空性即無我。因其宣講的無我,包括人無我和法無我,與空性等同。而小乘中所宣講的無我和空性是不同的。

智慧分聞慧、思慧、修慧三種。

聞慧是通過聽聞產生的智慧;思慧是通過思維產生的智慧;修慧是通過修行產生的智慧,三者各不相同。

有些人覺得很納悶:自己在寺院或聽法時感覺很好,平時在家也沒什麼煩惱,但是一遇到對境就不能自已,之前明白的道理全都無影無蹤,充滿了「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的無奈。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因為你雖有些聞慧,道理通達,感覺良好,似乎小有成就,但是聞慧的力量微乎其微,好比大炮,在戰場上雖可對抗敵人,但殺傷力有限。

還有些人在小的對境中可以控制情緒,尚能應對自如,但是遇到至關重要問題或事情時,則心慌意亂、手足無措。

這類人的相續中產生的是思慧,還不是修慧,所以它的力量還不足以摧枯拉朽,好比導彈與原子彈的殺傷力相比,還是相形見绌。

有修慧就截然不同了,修慧相當於原子彈,威力巨大,一旦使用,所向披靡。剛開始雖會煩惱叢生,但通過綿綿密密的修煉,持之以恆就能完勝煩惱,做到在任何對境中都如如不動。

修慧很重要,但是修慧的前提是聞慧和思慧,否則不可能有修慧。不要妄想一步登天,這是無稽之談。

要想獲得這三種智慧,一定要如理如法、紮紮實實地按次第修行,不斷地修煉自己、升華自己,堅持不懈。

今天我講的都是佛法,不是自己的分別念。我們應該把這些當做鏡子,反觀自省,改過自新,這才是真正的修行,才是一個學佛人真正該做的事。

這次講六波羅蜜多,主要是講在生活中、對境中,尤其是在災難面前怎樣落實六度。也許邏輯性可能不強、理論也不多,但都是竅訣性的,誰能接受自然就能獲得不可思議的利益,如蓮師所說:具有堅信得加持,若離疑心成所願。

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過患敵。

生老病死猶波濤,願度苦海諸有情!

以佛所獲三身之加持,法性不變真谛之加持,

僧眾不退意樂之加持,如是回向發願悉成就!

~全文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