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雙贏(一)

楊釗

編著按:
宏印法師在「佛法與佛教的現代化」開示中曾說:『未來佛教走向會更傾向於社會關懷,我把傳統佛教小乘解脫道的思想稱為「自我的關懷」,小乘修行者發出離心,修行八正道、三十七道品,在於個人的解脫。現代化的佛教應該立足於大眾的關懷,充份展現對社會的參與和關懷。對社會關懷可以說是,現代世界性的走向,例如:社會服務、慈善救濟、關懷生態環境和社會人文,更直接的說還有政治關懷。對種種的社會關懷,最要緊的是,要有佛教的理念和佛教的情操,這些也都需要有人格的修養和自我的提昇,不要盲目,不要極端才行。』本期特刊出楊釗居士以入世佛教徒的角度,剖析今日財經走向,以饗讀友。

過去數年世界宏觀經濟發展,一直掙扎於2008年金融海嘯的後危機時代;2012年是轉捩點,是大選年,故政局變幻不定,市場亦充滿著不明朗因素,使經營環境變得嚴峻,企業盈利普遍下滑。然而,隨著美、俄、法、日的大選塵埃落定,中國又順利交班換屆,2013年的政治環境將轉趨穩定;加上美、日、歐盟的執政者,為了選票,不惜種下禍根,選擇長痛而不願忍受短期的劇痛,即不敢正視泡沫經濟的病源而予以處理,反而鐵定心腸大印鈔票,並將利率降至近零的水平,以刺激經濟復甦。既然不是對症下藥,自然不可能治癒病患,充其量是比止痛劑好一點,僅能將危難延後而已;但在短期內大量低廉的資金卻可穩住了危機的爆破,甚至使經濟能有輕微增長。故市場對2013年的經濟展望還是相對樂觀的,最低限度可望較2012年平順,少一些不明朗因素。美國在2012年九月推出QE3,到12月時QE4亦出台,其要點是聯儲局每月從市場上購入八百五十億美元的債券;只要通脹率在未來兩年內不高於百分之二點五,此措施將會繼續,直至失業率回落到百分之六點五或以下。聯儲局在2008年12月把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至2012年底已買入了2.4萬億美元的債券,已使美國樓市於低位企穩,近月更有回升跡象,聯儲局預測2013年美國經濟將有2.3%至3%的增長。但美國政府負債在2012年底已達16.4萬億美元,是其2011年GDP的百分之108.75。這限制了美國經濟發展的能量,格羅斯連債券投資者認為低經濟增長(2%至3%),將是「新常態」,未來四年仍會如是。經濟師馬提斯Drew  Matus預計,QE4將令聯儲局資產負債表膨脹一倍,故認為超級寬鬆政策及QE措施已接近極限;假如通脹重臨,單單是央行加息的預期已足以掀起驚濤駭浪。總的來說,美國已暫且告別危機,經濟可望持續增長,雖增幅較低,但其2013年經濟表現,仍將大大優於歐盟諸國及日本。
日本自民黨在2012年底再度執政,安倍新政府的經濟政策是試圖透過進取的貨幣量寬措施,以扭轉經濟失去「第三個十年之心」,在當前衰退泥足日益深陷之際,恐怕會採取相當激烈的手段,已有國際投資機構估計,未來兩年日圓兌美元的匯價會從2012年的高位76.2%下挫至120%,跌幅近百分之五十七點四八。2012年12月31日日圓兌美元匯價已是八十六。日本政府債務已高逾一千萬億日圓,約為十一點六二萬億美元,是其2011年GDP的214%,平均每名日本人要負擔九點一萬美元,是發展國家之最;其經濟陷於「迷失廿年」,實事出有因。更令人關注的是外資持有公債比重已由2009年的百分之五增至去年九月時的百分之九,反映日公債穩定性已較前減弱。安倍政府的新經濟政策能否扭轉乾坤,則有待將來發展的驗證,但日圓大幅貶值則是鐵定的事,對日貨出口將有裨益,並一定會衝擊特別亞洲區內的對日貿易格局,在現階段實難以預測其禍福。
至於歐盟區經濟2013年仍將在衰退邊緣掙扎,政經問題仍將沒完沒了。雖然歐盟央行OMT計劃阻止其債市孳息上揚,但霸菱資產投資總監Marino Valensise表示:歐盟結構性失業率高企,法國要進一步提昇競爭力,並削減預算赤字,難度甚鉅,其對富人增稅已遇上了嚴重的阻力;意大利經濟低迷,可能會在20一3年再陷入類似西班牙的困境。Marino Valensise並認為,歐盟經濟前景愈來愈受政治因素所左右;2013年九月是德國大選,央行對歐盟諸國的財政救助,已引起德國大多數選民的反感。
瑞銀財富全球首席投資總監Alexander S. Friedman認為在德國大選前,歐盟央行不會有太大動作,歐盟諸國遇上較大爭議性的問題時,仍是會玩「踢波」,玩「拉布」。故2013年的歐洲仍難寄厚望。
不少經濟分析師認為2013年新興市場增長會加快,因美、歐、日等國量化寬鬆的措施將會更為進取,新興國家的出口業有望改善;中國及東南亞諸國表現將會較佳。
Alexander  S. Friedman表示,在中國以習、李為首的領導班子已順利接班,政局已穩定,經濟政策持續性增強,故2013年其經濟增長可望再升逾8%的水平;巴西今年增長將提昇至3%至4%,印度會達6.5%,俄國則有3.5%。
中國在去年12月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為2013年的經濟發展策略定下「寬財政、穩貨幣」的基調;並以「提高經濟增長品質和效益」為中心,不再單純追求經濟高速增長,並冀透過擴大內需優化增長結構,且以「城鎮化」作為擴大內需的發展基礎,同時改革收入分配結構,令投資和消費蘊含可觀的增長空間。
高盛首席投資策略師哈繼銘指出,「寬財政」容易帶來樓價反彈,為免功虧一簣,2013年減息可能性較低。
同時「穩貨幣」亦將受到美、歐、日等國的財政量寬措施,所引致洶湧而來的熱錢所挑戰。如何落實「寬財政」投資而又可避免盲目擴張,並達到確保增長和優化增長結構,使增長能保持以較快步伐持續前進呢?故「穩中求進」仍是其工作的總基調。另一方面,中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點出了要高度重視「財政金融領域存在的風險隱患」,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和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底線。雖未有明確指出什麼是「財政金融領域存在的風險隱患」,不過2012年年初總理溫家寶便以金融風險隱患去形容地區融資平台及民間融資的危險性。
顯示出中國領導人具有濃重的憂患意識及無時無刻均以履薄臨深的戒懼心去施政、去進行興革。這種心態是所有成大事業者必須具備,亦是我們要學習和效法的。
香港於2013年經濟發展亦跟隨中國內地及美國的走向,應會享有較去年1.2%為高的增長;特區政府預期在2.5%至4.5%的區間。香港除繼續受中國內地,及美、日、歐的影響外,樓價飈升在2012年內已上漲近兩成,與2008年的低位比較升幅更逾一倍;近期中小型住宅的升幅尤其顯著,租金隨樓價飈升而上揚,更激起民怨;近期大量熱錢的湧入,使問題更為嚴峻。幸通脹因近期原材料和食品價格回落,可望進一步舒緩,但人民幣兌美元又重拾升軌卻又使人不敢樂觀。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