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無記之初探

釋慧聰

引 言
佛陀於印度說法四十九年,為因應各類根器,以八萬四千法門,道盡整個宇宙人生,一切人、事、物無所不包。 但是,我們卻在大、小經典裡,可以找到「十四無記」的告誡。 也即是說,佛陀對弟子或外道門徒所提出十四種問題,皆不正面答覆;因為佛陀認為這些問題,跟修行解脫沒有直接關係,所以不作答覆。
在《雜阿含經》卷十六中,佛陀對弟子們有一段教誡如下:
「一日佛陀召集弟子們到一個森林裡,當大家坐下時,佛陀順手在地上抓一把葉子問大眾,我手上的葉子多,還是森林裡所有的葉子多?弟子們當然說,森林的葉子多出佛陀手上的千萬倍。這時佛陀就說,我所告訴你們的「法」就如我手上的葉子,沒有告訴你們的「法」,就如森林中所有的葉子。因為我手上的法,已經足夠讓你們得到「智慧」與「解脫生死」。其他多如森林中葉子的法,對你們沒有益處,對解脫生死也沒有什麼關係」 ( 註一 ) 《大正藏》二冊 p108上
由上段文字得知,佛陀已清楚告訴弟子;對你們有用的法,雖然只有我掌中一把葉子這麼多,但是對有心學佛求得智慧解脫者,已經綽綽有餘了,若我所說超出這個範疇,只有造成你們的負擔而已。
佛陀這種告誡是必然的,因為人一生的歲月,最多是百年上下,還要除去前後小孩與老年時光,再扣除睡覺三分之一的時間,所剩的確不多。佛陀既是一個圓滿的覺者,必定很了解眾生一生所需要的是什麼?先要解決的是什麼?筆者曾聽過教界大德「普獻法師」開示,其中有一段有趣的演說,很符合前面闡述的道理。他說:「我們對一隻狗最大的獎勵是什麼?若給牠金牌、銀牌…牌等等,掛了牠滿身都是;不如給牠一客牛排。」這是多麼發人深省的妙言。
由上述描述中,我們知道佛陀給人類開示的真理,至少涉及三個重點,第一是「時間」,也就是人的生命有限。第二是「因緣」,經典常說:佛為大事因緣而入娑婆,也可以說佛陀跟娑婆眾生有緣。第三是「根性」,佛陀闡揚的佛法,必須與娑婆世界的眾生相應。由以上三個重點,我們明白佛陀對眾生說法,必然是要有所揀擇的。
筆者從藏經或教界大德的著作中,找到關於「無記」的五種描述,此外佛經由三分教,演變到今日的十二分教中,發現佛陀對「十四無記」,並非完全不答。到底佛陀對十四無記,是否有明白的解釋? 十四無記給我們什麼啟示,玆分四章七小節來探討十四無記。

第一章 無記之異說
目前在佛典(三藏)中與及教界大德的著作裡,可找到五種的無記,分別為「十無記」、 「十二無記」、「十三無記」、「十四無記」、「十六無記」等,本章先依它們的數目與出處,列舉出來做個比較。

第一節  五種無記之比較
〈一〉、十無記: 出自《中阿含經》卷六十的《箭喻經》。
1.世有常。 2.世無有常。3.世有底。4.世無底。5.命即是身。
6.命異身異。 7.如來終。8.如來不終。9.如來終不終。
10.如來亦非終亦非不終。( 註二 ) 《大正藏》一冊p804

〈二〉、十二無記: 出《雜阿含經》卷三十四。
1.世間無常。2.常無常。3.非常非無常。4.有邊無邊。5.邊無邊。
6.非有邊非無邊。7.是命是身。8.命異身異。9.如來有後死。
10.無後死。11.有無後死。12.非一有非一無後死。( 註三 ) 《大正藏》二冊 p245

〈三〉、十三無記: 出《佛光大藏經》。
1.世間無常。2.常無常。3.非常非無常。4.有邊。5.無邊。6.邊無邊。
7.非邊非無邊。8.命即是身。9.命異身異。10.如來有後死。
11.無後死。12.有無後死。13.非有非無後死。( 註四 ) 佛光《雜阿含》經三 p1428

〈四〉、十四無記: 出《大智度論》
1.世界及我常。2.世界及我無常。3.世界及我亦有常亦無常。
4.世界及我亦非有常亦非無常。5.世界及我有邊。6.無邊。
7.亦有邊亦無邊。8.亦非有邊亦非無邊。9.死後有神去後世。
10.無神去後世。11.亦有神去亦無神去。
12.死後亦非有神去亦非無神去後世。13.是身是神。14.身異神異。 ( 註五 ) 《大智度論》第一冊卷二 p41

〈五〉、十六無記: 出《佛學今詮》
1.世界永恒。2.非永恒。3.即永恒又非永恒。4.即非永恒又非不永恒。
5.世界是有限。6.無限。7.即有限又無限。8.非有限非無限。
9.如來滅後存在。10.不存在。11.即存在又不存在。
12.非存在亦非不存在。13.身心是一。14.是異。15.即一又異。
16.非一非異。( 註六 ) 張澄基《佛學今詮》上冊p135

以上是分別由五種的無記,只做為比較;看起來「十無記」比較忠於原始教法,其他的很可能是後來的大德所衍生出來的。但是「十六無記」所探討的比較深入圓滿。

第二節  解說
十四無記是由四大類問題所組成的:(一)世界是否永存。(二)世界是否有邊際。( 三 )如來滅後是否存在。(四)身心是否合一。由這四大類問題而發展出多種無記。通常教界大德們或老師們,都以「十四無記」為通說。那麼這十四無記,除第四大類問題發展出兩個問題外,其他三大類的主要問題,皆發展出四個問題來,如此一共有十四個問題,通常大乘經典都採用「十四無記」比較多。
十六無記之說,是把四大類問題,都發展出四個問題來,而有「十六無記」的出現。
十三無記之說,是第一類「世界是否永存」,只發展出三個問題,而成為「十三無記」。
十二無記之說,第一類問題「世界是否永存」與第二類問題「世界是否有邊際」,個別發展出三問題,少了二個問題而成「十二無記」。但要注意的是,它與「十三無記」是同一個《雜阿含經》的內容;然而「佛光阿含藏」,只把「十二無記」中的「有邊無邊」分開,成為「有邊」、「無邊」,如此才有「十三無記」的出現。
十無記之說,是把「如來滅後是否存在」發展為四個問題;其他三類主要問題,只發展出二個問題,共計十個無記。另外《大乘義章》卷六中亦有提到「十四無記」;但它第三大類的問題,並非指「如來滅後是否存在」,而是跟《大智度論》一樣,只是指「人死後是否有神 (我)」來去的問題。

第二章  明十四無記
人類心中始終存有懷疑,才會有好奇心;佛陀不願正面答覆的問題,反而讓一些哲學家、思想家,更有探討的欲望。也許他們永遠找不出正確的答案,但探討這類的問題,反而慢慢能證明佛陀敏銳的智慧。

第一節  佛解十四無記
佛陀是證得無上正等正覺圓滿的人格,且具一切種智者; 對十四無記的問題,佛陀應是瞭若指掌分明在目,只是對某些眾生不作正面答覆而已。何以故?因為目前在大、小乘經典裡,都可看到佛陀對這十四個問題,都有解說。尤以大乘經典最為顯者,以《華嚴經》為代表,它詳細介紹了宇宙的成、住、壞、空及各各佛剎土的莊嚴殊勝。
在小乘經典中以《長阿含經》裡的《世記經》、《起世經》、《起世因本經》等為代表,介紹須彌山、海及個個部洲,幾層天…等,還有三千大千世界的形成等,都很清楚的介紹。 這些不就在顯示佛陀對十四無記的解說,證明佛陀對這十四個問題並非不知,只是對某些根器的人不說而已;就如法華會上,五千退席一樣,合者受之。
有關人或佛死後我(神)是否存在,或是身心合、身心異的問題,在部派佛教的時代,是爭論的交點。大乘「唯識宗」則把這個問題解釋得最清楚。由以上的解說、探討,「十四無記」變成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第二節 佛無解十四無記
佛在當時不解答十四無記的問題,是怕落入斷、常、偏、邪等見當中。我們由《雜阿含經》卷三十四的一段公案可以看出。
一日「耆那教」的出家人問佛,到底有沒「我」呢?連問三次,佛皆默然不答,這位行者只好離去;這時阿難問佛陀,您若不回答問題,反而讓他起邪慢,認為佛陀無能答覆問題。佛告阿難說;我若答「有我」,更增加他的邪見;若答「無我」,又增加他的痴惑。反過來我若答「有我」那是我生「常見」,若答「無我」那是我生「斷見」,所以我是離二邊而說緣起的。
可知佛陀只要答覆一個問題,就會衍生更多問題。這位耆那教的出家人仍不死心,又來問佛陀:「像佛陀樣的聖人,死後會到那裡去?」
佛陀答:「一堆柴火燃燒起來,一直到滅掉為止」
「這火熄向何處?是熄向東或西、向北或向南?」耆那教出家人,不知所言,因為他的問題本身就有問題。 (註七) 《大正藏》二冊 p245 中
由此可知,佛陀不回答錯誤的問題,也就是說「十四無記」可能都是有問題的問題,尤其現代的佛學大德們,皆非常讚嘆佛陀這種智慧;如張澄基所著作的《佛學今詮》中有一篇〈佛陀的沉默〉,講述佛陀不答十四無記的原因,說明的非常精彩。另外從南傳佛教中譯的《佛陀的啟示》中也詳細描述,佛陀不答十四無記的原由。
前一節已說明,佛陀有講解十四無記的問題;這不是很矛盾的事嗎?我們若以這些問題問現代的學者,他們很可能會直接說,大乘非佛說。再問小乘的《起世經》又如何解釋;他們也許會說,那是印度社會原有的世界觀,非佛陀所創,只是方便取用而已。這種說法可能也很難讓所有的人相信。但今日的我們要如何面對這個問題?筆者以為我們應該擷取「十四無記」,佛不作答的態度比較妥當,因為就算佛陀有解釋十四無記的內容,但佛陀並沒讓我們看到他所闡述的世界;所以這些問題對我們而言仍然很遙遠,還是先解決目前的問題比較實際,所謂「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

第三章 十四無記的啟示
世上每件事情的發生,對我們而言都有某種程度的意義,尤其佛陀是我們的教主、心中的救主,更是生命的一盞明燈;佛陀的一言一行皆值得我們去學習,但就「十四無記」這件事而言,佛陀究竟給我們什麼忠告,是值得我們去了解的。

第一節自我簡別
人類有許多煩惱圍繞著,主要原因是「我執」(自私),再之就是對人生的目標,仍然一片惘然。縱然進入佛門,所要面臨的仍然不遜於世俗的複雜,因為佛法如大海,每一法皆是那麼珍貴,好比遼闊無邊的金沙漠,不知如何擷取才好。因此,對佛法要有所選擇,如對原始佛法「阿含部」或大乘的「方等」、「般若」、「法華」、「涅槃」等的抉擇;或是由「如來藏」、「性空」、「唯識」等,選擇起亦可。
但做這種選擇也必須配合自己的根性。印順長老的《妙雲集》,提到學佛三要就是「信願」、「慈悲」、「智慧」。若自己的貪、瞋、痴以「貪」為重者,那就選擇「智慧」為入門。若比較以「瞋」為重的人,就修學「慈悲」門為入;若自己比較迷糊而偏向「痴」者,就從「信願」下手。 如此對初入佛門者,是一個很好的指引。所以「十四無記」,告訴我們不必去了解與自己不相干的法,這樣可以減少修行者成就的時間。

第二節 一門深入
佛法最可貴的是實踐,尤其獻身宗教的人士,對自己修行的法門若已確定,就不必枉費太多精力,去研究與自己無關的事,否則就是鑽牛角尖自求煩惱。過去有許多高僧大德,往往一入山修行,就是三、四十年不下山,淨宗的「慧遠」大師就是一例。所以,修行者經過「第一節」所述的簡別之後,就應該「一門深入」至死不悔。就如《箭喻經》中所述的情形一樣,身上中了毒箭,要趕快想辦法把毒箭拔出來,不要浪費時間去了解,毒箭飛來的方向、材料、箭尾毛…等。如此就叫本末倒置,失去與自己相應的機會,這是愚痴的行為。( 註八 ) 《大正藏》一冊 p804 上

第三節 止戲論
在印度當時的社會,有人稱佛陀為「沉默的釋迦聖人」,可見沉默有它微妙的意含。人類的言語並非只有「說」而已,有時眼眸、肢體也是一種語言。〈琵琶行〉有句話:「此時無聲勝有聲」。這也在告訴人們,多餘的音聲、言語是沒有必要的。儒家也說:「君子如鐘反響矣﹗」就是說君子像鐘一樣,叩一下就響一聲,沒有必要再響第二聲。那麼佛陀就是最符合君子的條件了;在《箭喻經》的後段,佛陀有一段話:
我不一向說此,此非義相應,非法相應,非梵行本,不趣智、不趣覺、不趣涅槃;是故我不一向說此。何等法我一向說耶,此義我一向說;苦苦、習(集)苦、滅苦、滅道跡,我一向說;以何等故,我一向說此,此是義相應,是法相應,是梵本行,趣智、趣覺、趣於涅槃,是故我一向說此。( 註九 ) 《大正藏》一冊 p805 中下
佛陀這段教誡明白的告訴弟子們,說話要利己利人才說,否則皆是「戲論」。 佛陀在《遺教經》中也說,戲論者其心則亂。我們縱然受到了誤會,也不必急著辯解,有時反而使事情更複雜;因此,「十四無記」是佛陀沈默的最佳解釋。

第四章 結論
本論所探討的「十四無記」,增加了許多佛學常識。比方有些學者主張「大乘非佛說」,此說並非無中生有的,因為在第一章所探討「十四無記」,竟然有五種之多,很可能「十無記」才是原典所述;其他可能是後面的大德加進去,而衍生出多種無記來,當然標點錯誤也有;總之一個學說的流傳,必然有所變化的,這也能算是一種無常,只因自己沒有福報生長在佛陀的時代。
那麼「十四無記」,究竟佛陀有解釋比較好,還是不解釋比較好呢?若站在修行者立場來說,是否有解釋都沒關係。但依目前的科技來說,已慢慢證明宇宙的浩瀚,或星際之間生滅的原因,如此可以滿足人類的好奇心,也讓現代人知道,佛陀早就對層層無邊的宇宙,有詳盡的描述,使人們重視佛教的教理,這也是一件很好的事。第三章所述的,更是我們現代人應該注意的「言說」; 星雲大師曾說:「若以刀傷一個人,傷口可以癒合;若以惡口罵人,別人一輩子都記得。」可見說話有多重要。
本文主要是引導讀者,對否定的哲理有一番的認識與肯定。尤其在般若心經中特別強調「空」「無」「不」、甚至「非」…等否定字眼的妙用。只要是在般若經系列的經論中,對這種否定用法,幾乎是家常便飯。因此有心修學般若經的學者,對這否定的哲理,要有明確的認識和分別。再之就透過這否定的哲學,使學者建立正知、正見,並去迷生慧,強調解緣起性空的重要性。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對「空」義不可誤解,不能把般若空,了解成虛無的斷滅空,尤其是惡取空,更是學佛者不可犯的錯誤。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