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閉關法會側記

曾憲偉

因緣

數月前,聽說莊嚴寺將於十一月底,舉辦千手千眼大悲懺法會。敝人生於末法時代,自知業障深重,不先行禮拜懺悔,修其他法門亦不能迅速得益,故早就下定決心,準備苦修兩日,不求瑞相,但願消業。

未上莊嚴寺之前,本欲在家行大禮拜,以鍛鍊腹部肌肉,唯事情太多,只在臨上莊嚴寺的前一天,行了一百個大禮拜,結果第二天腹肌酸疼,看來未來兩天的千次禮拜,是對自己的意志和身體上的一大挑戰。

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和紐約皇后區的道友搭顧居士的便車上莊嚴寺,車在雪地間奔馳,車上的人兒道情頓發,一路唱念六字大明咒和懺公恩師教誦的彌陀聖號,在一片莊嚴聲中安抵莊嚴寺。不久,雷博士也來了,她笑嘻嘻的說:「這麼好的天氣裡,突然下起雪來,正是觀音示現的瑞相,我們要好好勤修大悲懺法才是」。

 

前奏

二十三日晚上,藥食完畢,大眾集合在觀音殿,由雷老師講解儀軌及注意事項,其重點如下:

1, 此法有別於大乘的八關齋戒,若能發心成佛,願普度眾生,發 大菩提心,而能精進苦修,當可減五逆十惡等一切重罪,並可得未來佛身光明相好。

2, 修持此法,第二日應禁食,禁語,禁水,連飲甘露聖水也只能在頭和胸部象徵性的點一下,不能飲入肚,這是未來飢苦餓鬼的重報於今輕受。又身疲心累之際要努力拜懺,持咒不斷,於聲聲佛號中,滅除未來地獄的果報,修持此法不但能消除罪業,而且因心住正法,堅守誓願,菩提心等白業,自然迅速增長。

3, 行大禮拜時,五體投地,如大山崩於前,向三十五佛禮懺,由專人在旁誦三十五佛三遍,餘眾則不停地禮拜和觀想不同顏色的佛發出不同的光,需依誦念人所提的顏色去觀想。

4, 若體力不支,可以站立以意觀想,隨眾同拜,若不觀想,不誠心懺悔,則禮拜僅是一種運動,能健身而不能消業。

 

閉關首日(二十四日)

清展,五時半入觀音殿,發菩提心,向觀音大士求清淨八戒。本日共修三堂,每堂約兩個小時,沒有早飯,但可以自由飲水,中午吃過午齋後,則不得再吃任何食物。

禮拜時,但覺身體笨重,也覺地板太硬,膝蓋疼痛,這時才知我見身見很重,幸好是集體共修,不敢偷懶。又自覺口業甚重,為防犯戒自己先行禁語,免去與人寒喧而使持咒分心(持六字大明咒)。

禮拜時,有人宣讀三十五佛和描述觀音聖容與聖德,惜聲音太小,不易入耳,不能助我觀想,心中有嫌惡感生起,隨即自我發現懺悔,繼續禮拜時,在額,喉,胸部分別默念六字大明咒,如此攝心禮拜,不去注意他人,不理會地板的堅硬,拜佛的時間似乎過得快一些。

集體持咒,每堂通常持長咒一遍,中咒二十一遍,短咒
(六字大明咒)一百零八遍,其他消業咒,加持念珠咒,禮拜功德增長咒,均為例行咒語,末了再念百字咒三遍,祈請原諒文。(原諒修持時之昏沉,掉舉等過失),其他浴水,獻香,獻花,迴向發願文,種種儀規,非常週到也非常複雜,若無雷老師帶領,自己一人在家是不易修的。

 

毅力和耐力的考驗

閉關第三天,清晨四時左右就醒了,小心盥洗後(防吞水人肚),上觀音殿打坐,持大悲咒和念佛。此時覺得膝蓋、手臂酸痛,腹肌也疼,想來是久坐辦公室,缺少運動之故,修了一陣子,睡意襲來,便回宿舍小睡片刻。

今天是修行的高潮,所有的參加者一律禁語,道場內外一片莊嚴肅穆,可見平時閒話雜語,確是擾亂道心。今天用功,容易提起正念持咒,平日因念彌陀聖號,本日也有聖號自然湧現的情形。由此領會出「法不在多,咒不在長,念到深刻的才管用」。今日既是觀音大悲懺,自應以持六字大明咒為主。到臨睡前,不但不覺餓,頭腦格外清醒,難以入眠,(事後問道友,多人均有同感),乃因口渴,不覺打起妄想,妄想以後每天要喝一加侖的果汁,走念至此不覺笑出來。

 

出關

清晨四時,獨上觀音殿用功,享受一人獨自清修的滋味,出聲持古梵音大悲咒七遍,便於無聲中進入默念靜坐。

六時許眾人到齊,行禮如儀,修至途中,領取聖水,解除餓鬼道之苦,筆者感覺是無水之苦甚於無食,肚子若餓,專心打坐,新陳代謝似乎減緩,胃酸分泌暫停,雖然空肚子偶而會叫幾聲,但無大礙,唯獨渴難耐,時常引起心念上的注意,易影響用功,只有下決心用功修法才能轉移注意力。若修法心稍懈,飢渴之念隨即現前,實在不易對治,可見身體的感受影響修持很大,也證明病苦中修法的不易。

聖水領取完後,繼續修持和迴向,其中有達賴喇嘛親自寫的迴向文,文詞懇切,情理兼備,世間和出世間,一切善願含攝具全,若是密宗行者,常誦此文,可與宿生有緣之金剛上師常相聚會。最後雷老師分贈與會道友,每人兩粒達賴喇嘛親誦六字大明咒一百萬遍,所加持的甘露丸。這種小丸子可做急救的萬靈丹,頃刻間,一瓶的小丸子全數索空。

法會圓滿,參加者在觀音殿前留影紀念後,至齋堂用早齋,屋外冰雪已溶,抖落白雪後的林間和綠草,一片新氣象。

 

感懷與後記

這次參加千手觀音閉關法會,個人有下列幾個感想:

1, 身體的酸痛,到最後幾乎全部消失。行前所有的疑慮,都是我執與我見所引起的妄情計度。

2, 不求修行之功德,但願與眾生同消業障,則至少在修行上不起貢高我慢,事實上這次並未痛哭流淚,足見尚未做到懺悔,無真懺悔則惡習相續不斷,可見懺儀必須常常行之。要做到痛哭流淚,乃至瑞相現前,否則就是懺罪並未澈底。又瑞相現前時,也不可自滿自誇,無始以來的罪業,就靠永恆地勤修懺悔。

3, 在上莊嚴寺之前,曾赴紐約中醫診所診療,醫師把脈後謂肝和腎有毛病,臉部氣色欠佳,閉關後再赴中醫把脈,醫師謂:「臉色和肝腎都有明顯的進步」。閉關期間斷食,斷水,照理應更加虛弱,實則不然,足見三寶(尤甚是觀音大士)加持,不僅消業,也能增進身心健康,真是感激不盡。最後願與讀此文的善信道友共勉,希勿忘三寶深恩,時時勤修梵行,將來往生西方淨土,親侍彌陀觀音。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